比奇屋 > 我大概还能活五年 > 第438章
    到底是什么!

    王良俊死死咬着牙才没有让自己怒吼出声,心中的憋屈和即将失去亲人的恐惧在心中交杂成无法述说的痛楚,但这一刻他也知道不管是叔叔还是队友都是为了自己的命在努力,他不能辜负,也无法辜负。

    可他不甘心,为什么,他们的实力足以应对大多数危机了为什么叔叔会如此干脆的让他离开,甚至连敌人是什么样子他还都不知道,就这样离开他此后人生的噩梦都不会有其他了。

    到底是为什么!

    嘶嘶!

    就在王良俊陷入死循环的时候,这一阵隐约的嘶嘶声让包括王良俊在内的四个人齐齐脸色一变,这声音他们太熟悉了,不是因为听了太多次,他们基本没真正听过这个声音,但因为听过了太多这个声音的消息以至于才出现细微的声音他们就已经明白自己遭遇了什么。

    王良俊瞬间冷汗就下来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叔叔会有如此大的反应了,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四个人中只有自己被呵斥着快些走,如今知道了原因,但他还能走的脱吗?

    王良俊一脸苦涩,而与之相对的是他叔叔和两名队友决绝的表情。

    “良俊,快走。”

    一声厉喝再一次响在王良俊耳边,这一次的王良俊没有再多说什么一抹眼泪他身上雷光一闪整个人就冲着叔叔指引的方向闷头冲了过去,身后有爆喝和咒骂响起,一同响起的还有仿佛什么巨物挪动的巨大轰鸣声。

    ‘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背对着战斗的声音,王良俊的心底深处突然响起这样一个声音,那是他自己的声音。

    而就在这个声音响起之后,没等王良俊有所反应他的心底就又出现一个声音,这仍旧是他的声音,但语气却显露出一丝凄凉,这个声音说:‘为什么我不能走,这是叔叔和伙伴用生命给我制造的机会,我不走就是辜负了他们的期盼。’

    王良俊下意识的就想点头,这正是他为什么转身就逃的原因,叔叔和伙伴将生活下去的机会留给了自己,他如果侥幸不死以后就将会带着所有人的希望在活着。

    ‘别傻了,就这样丢下同伴和亲人走了,以后就算还活着也会活在无尽的痛苦和悔恨中,还不如拼一把,四个人的力量就算不能把它怎么样,也不会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

    这个先出现的声音很坚决,王良俊的心一下子就动摇了。

    对啊,他连试都没试过怎么就知道他们一点希望都没有,身为侦查方面的队伍,这个队伍里其实所有人都有很强的机动性,如果配合默契未必不能多跑出去几个人。

    相反他就这样跑了,那身后的三个他在意的人可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因为他是队伍里攻击力最高的。

    ‘你是不是傻,如果真那么容易,上面在下发任务的时候也就不会有遇到就放弃任务竭力逃命的一条了,你一个人能不能活命都是未知数,自己实力多少有点b数,所以,赶紧跑吧,别辜负了为你搏了这个机会的人。’

    ‘同样为我,你为什么如此自私?’

    ‘认清事实才是灾变时代能活下去的基本素质,你给我闭嘴,我不想被你连累的死掉。’

    ‘懦夫。’

    ‘蠢货。’

    ......

    王良俊捂住脑袋表情狰狞而痛苦,心中声音不断在脑中回响,两个蕴含着不同情绪的自己的声音让他内心无比煎熬,那都是他的想法,那代表着他的纠结。

    伴随着脑中争执的是他身后不断响起的剧烈轰鸣,他知道那是自己叔叔还有同伴在给他争取时间,他们都在拼命,而他却在逃命。

    你要做一个胆小鬼吗?

    心底的这句质问让王良俊瞬间停住脚步,是啊,他要当一辈子的胆小鬼吗,带着今天的恐惧苟活下去就真的会那么心安理得吗?他除了叔叔没有亲人了,上一次这样危险的时候是自己父亲舍身给自己创造的机会,这使得他心中始终过不去这道坎。

    今天这一切仿佛是那一天的重演,他真的还要懦弱的逃避下去吗?不!

    心中两个吵闹的小人儿瞬间消失,王良俊眼神坚定的停下逃窜脚步,这一刻的他身上萦绕着从未有过的决心,他怕死,甚至为了活着让自己父亲失去了生命,那样懦弱的他从刚刚他停下脚步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既然已经死过一次,那,现在的他什么都不怕。

    身上雷光闪烁,王良俊从未像现在这样与雷电如此契合,原本使用能力时别扭的感觉也消失不见,察觉到自己的变化王良俊仰头露出释然的微笑,是啊,雷电的力量暴躁狂霸,那样畏畏缩缩的自己如何能发挥出这样狂暴力量的全部,所以之前的他错了,那么现在就去弥补这份错误吧。

    雷光闪烁中王良俊的身影化作流光瞬间消失在浓雾之中,因为速度太快浓雾被他搅动的如同经历过风卷一样,让人意外的是如此浓重的雾气和夜色中王良俊完全没有失去对方向的感知,他冲过去的方向就是发生战斗的方向,哪怕这个位置已经和之前王良俊离开的时候有了不小的偏差。

    一片狼藉中,两具尸体毫无声息的躺在地上,残缺不全的身体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撕扯的,又仿佛单纯只是被大力撞碎的,血腥味儿在浓雾中格外浓郁,半边身子都被血液浸满的中年人正是速度异能者,他靠着速度勉强没有被瞬杀掉,但只是一个擦蹭他的半边身体就没了知觉,血不要钱的往外涌,他脸上浮现苦涩的同时也有一丝欣慰,苦涩是因为自己实力自觉还可以,但面对这庞然大物却连一个小小的剐蹭都差点死掉。

    这让原本自我感觉还不错的他很是沮丧,同时也很欣慰,他死不要紧,只要良俊能逃出去也不妄他做出如此牺牲,王家终究是没有在他手里断了血脉,只要做到了这一点他就算死也知足了。

    浓雾翻滚,剧烈程度前所未见,托着一条伤腿的他知道自己在劫难逃,没有再挣扎,保持着复杂的表情他缓缓闭上眼睛,这该死的世界,他终于解脱了。

    就在他闭目等死的时候,一束就算他闭着眼睛也能强烈感觉到的光芒突兀亮起,滚滚雷霆声慢了半步出现,让心存死志的速度异能者瞬间睁大眼睛,他不敢置信的看向身后眼睛里满是不敢置信还有怒意。

    人影一闪,浑身浴血的人身边就多出一道人影,与之前恐惧畏缩不同,来人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他冲怒视自己的人咧嘴:“叔,我是不是很帅?”

    “你个......”速度异能者想骂人,可望着来人坦然的目光他就骂不下去了,既然人出人意料的回来,那他便不能轻易的死了,因为他要重新帮着寻找逃走的机会。

    似乎是察觉到了对面人的心思,折返回来的王良俊灿烂笑着,他说:“叔,你不走我不走,你别想让我一个人活下去,我不想,那太孤独了。”

    速度异能者身体一震,他凝视面前的人,似乎真的有了很大的变化,但这份变化可不是他想看到的,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四周传来的动静表示他们已经被包围,就算现在他想离开也没办法离开了。

    已经失了最后的机会,速度异能者重重叹息:“你不该回来的,王家......”

    “叔,姓王的那么多,怎么的都有些亲戚关系,灭不了的。”

    速度异能者气的都不想说话了,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们叔侄今天会一起死在这里,悄无声息,因为除了彼此都已经没有了可以牵挂的人,同一小队的人早他们一步也都死光了,所以他们会死的悄无声息吧。

    就在此时,两人周围不断翻滚的雾气突然向两边分开,一只巨大蛇头突兀的闯入两人视线,大,实在是太大了,光是那对竖眸的蛇眼就已经比一个成年人的身体还要大,藏青色的蛇麟在雷光中萦绕出诡异的阴影,王良俊面色浓重,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巨大海蛇的真身,也许也是最后一次了。

    嘶嘶~~~~

    刺耳的蛇信声让叔侄两人身上汗毛倒竖,那双不带丝毫人类感情的蛇瞳让他们仿佛看到了地狱的缩影,重伤的速度异能者本能想要将侄子保护在身后,就在这一刻,王良俊脸上表情突然狰狞起来,他身上萦绕的电光突然变得激烈而刺目。

    仰着头王良俊愤怒看着那巨大的蛇头,如果不是这些海蛇他们根本就不用冒着危险出来寻找物资,如果不是因为担心这些海蛇,他们也不会迷路耽误了回去的时间,如果不是这些海蛇他的长辈就不会死,如果不是这些海蛇他也不会和唯一的亲人一起陷入这必死的局面中。

    当忘却生死,王良俊终于感觉到了自己身为异能者的强大,也许还不足以对抗这恐怖的巨蛇,但作为被惹急的兔子,他就算死也要在对方的身上咬下一块肉。

    察觉到王良俊身上的决绝,速度异能者张嘴想说点什么但终究什么都没说,托着受伤的身体他站到了侄子身边,既然要死,那就死的轰轰烈烈吧。

    咔!轰隆隆!

    似乎感受到了王良俊的怒意,天空陡然闪过一道雷霆,出人意料的是那并不是来自王良俊身上,王良俊惊喜抬头,虽然天空仍旧被黑色的雾色弥漫,但他能感受到天空正酝酿着雷霆的威力,是雷暴云,他从没想到的助力出现了。

    “叔,我们也许不用死了。”

    王良俊脸上的喜色毫不掩饰,这让速度异能者非常不解,就在他想要询问的时候一阵刺耳的呲呲声传来,巨蛇终于受够了那啰啰嗦嗦的小虫子,那讨厌的气息让它恨不得立刻就将他碾死,于是攻击呼啸而至。

    “来得好。”

    王良俊一声尖叫,声音中的兴奋让深知他实力的速度异能者严重怀疑自己这侄子傻掉了,这种大蛇攻击过来竟然会叫好,难道吓傻了?

    不管是不是傻孩子,终究是自家孩子他不能不管,只是还不等他有什么动作眼前陡然一亮后瞬间又暗下来,这暗可比之前要浓化的多,因为之前实在是太亮了,在光芒消失后他的眼睛需要足够的时间去适应。

    好亮!好强!

    速度异能者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可他看到了那个挡在他身前身上同样闪起刺木光芒的人,那是他的侄子,而耳边随后向响起的雷霆声还有巨蛇的嘶吼让他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但一丝名为生机的东西还是在不经意间降临到了他们叔侄的身上。

    雷霆伴随着巨大物体重击的声音响在这一片浓雾之中,浓雾翻滚在夜色中间或夹杂着刺目但只是刹那绽放的雷霆,不知过了多久有暴雨从天而降,稀释了浓雾也将这一处战场暴露出来,这里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本草木茂盛的模样了,到处都是什么东西碾压的巨大痕迹,还有雷霆轰击过的焦糊。

    空气中有刺鼻的焦味儿还有血腥味儿弥漫,即便大雨都无法稀释,现场没有任何生命和尸体存在,偶尔存在的类似于生命组织的也都是烧焦的根本看不出是什么,最新的一处痕迹蜿蜒伸向远方,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离开,而随着滂沱大雨在地上形成一个又一个的水坑,其中一块被掀翻的草皮突然动了,然后在某一时间哗的一下被掀翻到一边。

    草皮吓王良俊吐了一口血沫,顾不得去擦脸上血与雨水的混合物他翻身从身下将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挖了出来,第一时间听了听那人的胸口王良俊拍着胸口长出一口气,他们成功了,成功在那巨大海蛇的攻击中活了下来,虽然仍旧挺狼狈的但只要没死就好。

    王良俊的嘴裂开无声笑的灿烂,不光是因为死里逃生,他还发现了一个秘密,一个港深可以战胜海蛇最重要的秘密。

    ............

    与此同时,苏苏从梦中惊醒,瞬间睁开眼睛的她看向窗外,窗外电闪雷鸣瓢泼大雨让本该安静的夜色变得喧嚣而明亮。

    “怎么了?”在苏苏醒来的瞬间郭铭言也睁开了眼睛,看到苏苏望向窗外的雷雨他伸手将苏苏揽住:“打雷而已,不用担心,雷云很快就会散去的。”

    苏苏并不害怕打雷,也并没有在担心雷云的事情,白了自家老公一眼她翻身下床,虽然有保姆在,但苏苏还是担心这么响亮的雷声会吓到小郭曦。

    望着苏苏匆匆离开的背影郭铭言露出无奈又宠溺的笑,都说孩子是爱情的结晶,可当这个结晶出现你老婆的视线很可能就不在你身上了,嗯,被个臭小子占据了心爱妻子大部分的视线这种感觉还是挺郁闷的。

    算是甜蜜烦恼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