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庶女无敌:挡我者跪 > 第四百九十六章 从未拥有

第四百九十六章 从未拥有

    皇后冷哼了一声,满不在意的说道。

    “她人在此地,不住也得住。”

    今日的众人因着奔波的缘故都已是累了,匆匆用了斋菜之后就各自休息了。

    翌日一大早,天还没亮,寺庙的钟声就已是响了起来。

    宫内嫔妃虽说平日里起的早些,但也没有寺庙之内这么早,一时间私底下也是怨声连连。

    不过此次祈福是由陛下亲自同意过的,她们自然也不敢瞎对付功夫,一大早用完早膳便由皇后娘娘领着众人来到了大雄宝殿上,对着佛像祈福参拜。

    这一跪就是一个上午,足足有一个半时辰,许多嫔妃膝盖早就已经坚持不住了,但又不能说什么,只好硬着头皮死撑。

    好不容易等到吃午膳的时节,又全是素菜,好好的食欲也就这么没有了。

    相反,皇后一直保持着一种怡然自得的样子,就连跪姿也是其中最为端正的。

    看着身侧的嫔妃连筷子也不动,皇后娘娘唇角微抿,轻声的提醒了起来。

    “诸位妹妹莫要忘了,下午还有晚课,若是不吃些东西,身子定然是熬不住的。而且此地是清幽之地,若是有其他想法的话,本宫定然不会纵容!”

    皇后娘娘语气平淡,但众人还是从其中听出了阵阵威胁之意,立马规规矩矩的吃起了饭。

    一日,皇后正领着众人在大雄宝殿之内祈福,殿内檀香阵阵,木鱼之声更能静神,众人皆是一心一意的念着佛经,为大燕祈福。

    观音殿。

    护国寺内除了大雄宝殿之外,还有几处佛殿,皆是礼佛的好去处。

    观音殿内站着两人,为首之人神色淡然,像是例行公事一般,上着香。

    其中一人身着素色衣衫,发髻尽数缠起,其上只插了一株玉簪,未施粉黛,只是眼角有几缕皱纹,但还是不难看出此人年轻时候定然是一个美人,身形消瘦,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简单,素朴。

    那人正是武安侯的夫人,司暮芸。

    当朝一品的诰命夫人,膝下只有南宫承煜一个嫡子,但武安侯府别无姬妾,武安侯一向与夫人相敬如宾,令人艳羡。

    司暮芸平日里深居简出,但最是喜好礼佛,平日里有大多的时间都是居在护国寺之内诚心祷告。

    “夫人,世子如今生死未卜,也不知道侯爷此次能不能找回来。”站在司暮芸的身侧略微年长的嬷嬷慧心,开口说道。

    “慧心,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你也无须操心。”司暮芸闭着眼睛,沉声同慧心说起了话。

    “是,夫人。”慧心心知自己多言,连忙闭上了嘴,又是念诵起了面前的佛经。

    琉璃正好自膳房之内路过,怕打扰各位娘娘礼佛,特意绕了道,却没有想到看到了武安侯夫人司暮芸。

    不过刚开始的她本也没有在意,眼下皇后娘娘都因为水患和瘟疫之事,来此地祈福,如今南宫世子下落不明,南宫夫人素日又爱礼佛,来此也是有缘由。

    只是正当琉璃抬脚要走的时候,却是听到了司暮芸说的那句话,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她略带惊讶的回眸看了看大殿内里,发现两人已是不再说话,她这才带着疑问回到了前院。

    此时,诸位娘娘的课程已是结束了。

    ()

    皇后已是回到了房间之内,正一心一意抄录着佛经,此次不管是为百姓祈福,亦或是对皇上承诺,祈福二字都要尽心而为。

    “娘娘,这是厨房特意着人为娘娘做的小食。”琉璃连忙将糕点给皇后娘娘端了上来。

    “放那吧。”皇后看了眼琉璃,又是开始抄录了起来。

    琉璃心中此刻还是在想着,方才碰到的司暮芸的事情,一时间也是有些心不在焉起来,站立在一旁发起了呆。

    皇后抄录完了经书,轻轻拿起一枚糕点品尝了起来,发现了一旁发呆的琉璃,开口道。

    “你怎么了?何事让你这么心不在焉?”

    以往琉璃在身边伺候的时候最是认真,可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

    “娘娘恕罪!”琉璃听到这话,连忙回神,跪了下来。

    “起来吧,如今不是宫里,怎么了?何事如此?”皇后摆了摆手,示意其起身。

    “奴婢方才取小食的时候,途径观音殿,无意中看到前来礼佛的武安侯夫人。”琉璃这才原原本本对着皇后说了起来。

    皇后听到这话,也就放下了心,整个京城都知道武安侯夫人司氏最是喜好礼佛,就连家中也都满是檀香的味道。

    “她啊?这有何奇怪?”

    “南宫夫人礼佛是不奇怪,奴婢原想着她是给世子祈福,可是南宫夫人好似并不关心世子一般,对着身侧的嬷嬷……”

    琉璃又是将两人的对话复述了一遍,照常理来说,一般母亲碰到自己儿子出这种事,早就已经要急疯了,可是南宫夫人面上仍是淡然的口气,还说什么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的话,这实在是让人怀疑她与世子的感情。

    “这倒是新鲜事,平日里南宫世家可是和睦异常,这个司氏着实是有些奇怪。你心细,若是无事了就盯着。”皇后听了琉璃的话,越是对司暮芸上了心。

    难道司暮芸当真是念经念的四大皆空?连自家儿子的死活都不顾了?

    “是,娘娘。”琉璃连忙点头应了下来。

    次日,诸位娘娘照旧礼佛,琉璃则是秉着皇后娘娘的吩咐,装作无意的来到了昨日的观音殿。

    不过今日她并没有看到的司暮芸的身影,观音殿内此刻空空荡荡的一片。

    琉璃算了算时间,距离皇后娘娘礼佛结束还有些时间,琉璃平日里又没有机会出宫,也就在寺庙之中转了起来。

    说不准会碰到南宫夫人也不一定。

    护国寺内有大殿五座,其中最为宏大的便是大雄宝殿,其次才是观音殿、大悲殿、伽蓝殿、地藏殿四殿,四殿位置距离不甚远,但大殿修筑本就盛大,画栋雕梁,丹楹刻桷,又因是佛门重地的原因,平添了几分祥和之气,少了点人间的烟火气。

    琉璃也不敢转的太远,只是在附近清幽之地缓缓的走着,只是就在走到一处院子的时候,却是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这么多年过去了,夫人还未放下?”住持空凡大师缓缓的开口。

    “从未拥有,何谈放下?”司暮芸也是在一旁感慨了起来,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都没有放下过。

    “夫人若是郁结在心,苦的必然只是自己。侯爷和世子对夫人已是极好。”空凡大师也是抬眼看了看司暮芸失落的神情,出言

    ()

    开导了起来。

    琉璃在外好奇的听着两人的谈话,南宫夫人与侯爷最是亲和,还育有一子南宫承煜,深受陛下倚重,这样的日子怎么反倒看不见南宫夫人的喜色,倒是愁苦更多一些。

    司暮芸看了看空凡,自嘲似的笑了笑。

    “这心一旦有了裂痕,不管如何都不能恢复如初不是吗?”

    “一切事情皆是因果。阿弥陀佛。”空凡听了这话,暗自摇了摇头,双手合十感叹了一句,径直起身离开了院子。

    琉璃瞧见两人动了,连忙从原路返回到了前院当中,对着皇后娘娘匆匆回禀此事。

    如今看来武安侯府看起来根本不似表面上那么祥和,起码在南宫夫人司暮芸的身上有一道裂痕,而这道裂痕对于司暮芸来说很是重要。

    “他们真是这样说的?”皇后听到这里,还有些奇怪,这两人话中的深意确实值得仔细推敲一番。

    “回娘娘,千真万确!”琉璃点头肯定道。

    “看来这南宫府倒是真有几分我们不知道的秘辛。”皇后的眼眸微眯,透着一股子危险的气息。

    身为人母,却不忧心自己儿子安危。身为人妻,却一心抱怨生活。看来这个司暮芸当真是不简单。

    皇后在入宫之前是认识司暮芸的,两人虽是不熟识,但亦是凰仪书院的同学,其人温婉柔顺,在十七岁之时就与南宫远定下婚事,两年后就有了南宫承煜,她与南宫远的婚事一直是京内百姓所乐道的事情。

    如今看来这其中必然是有什么她们不知道的缘由。

    皇后越想就越觉得可疑,当日他们成婚之日就是仓促了事,而孩子也是由武安侯宣布给了众人,再加上司暮芸的性子,本就不喜出门,一时间回想起来,皇后竟是发现她从未见过司暮芸大过肚子。

    想到这里,皇后又想起了宫内的一些往事,顿时着急了起来,连忙唤来了琉璃。

    “琉璃,你先行回宫,去找……”

    ——

    宣州。

    谢轻谣和哑巴女子,聊了一会之后终是知道了她的名字,忘忧。

    她的父亲是一名医者,但穷极一生也找不到医治好女儿不能说话的病,最后因为采摘草药不小心坠落了山崖。

    忘忧本是萱草的别名,传闻食萱草能令人忘忧。

    可忘忧是个哑巴,她的父亲希望其一生无忧,但是没有想到因为这不会说话的毛病,在其撒手人寰之后,忘忧就被村民所欺负。

    原本应一世无忧,却免不了这些俗世侵扰。

    “那位公子已经昏迷多日,我医术不如父亲,只能给他治治外伤。”忘忧给谢轻谣指了指内里躺着休息的南宫承煜,提醒道。

    谢轻谣回过神看向了里面的南宫承煜,缓缓的走了过去,只是身子却是一软,差点摔倒,忘忧看到这一幕,眼中略有惊讶,连忙将谢轻谣扶到了南宫承煜的身边。

    谢轻谣这才抓住了南宫承煜的手,看着南宫承煜面色苍白的样子,谢轻谣也是跟着心疼了起来。

    他肯定伤的很重,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还不醒来。

    南宫承煜,你听到了吗?

    是我来找你了,是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