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女修重生之青凤劫 > 182.超值赠礼
    因为青凤和玄倪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情,就是随便到处逛一逛,就混在这些人的队伍里,最后发现能住店的日子越来越少,好多地方都住不进去,在外面搭帐篷的人越来越多,个别的有小灵屋住,那小灵屋都是破烂不堪的。

    青凤偷笑着说:“这样的东西好像是我们上界淘汰的一样,我二哥的那个别人就认为丑了,这里那么神气活现的,比我二哥那个还丑。”

    玄倪说:“是他们的技术不行,因为符箓的画法不一样,很多东西造不出来,就是同样的符箓,因为时间空间的不同,它产生的效果也不同。”

    青凤笑着问:“那为什么我们的小竹楼,还是很好用呢?”

    玄倪道:“造出来了,在那一界都好用,我说的是制作的时候需要的空间和环境。”

    王丝雨有个小法屋,三平方丈那个样子,是一种暗色的木头做的。

    主仆三人都挤在那个小法屋里,就是这个时候她的女儿有点无法忍受了。

    “阿妈,我们回去吧,我再也不会说孤独寂寞了,这个屋子住着很难受,又狭窄,水不方便。”

    小姑娘说的时候声音在撒娇,软而缠绵,王丝雨笑:“晚啦!你知不知道你老娘我每天都是这样过过来的,就为了让你过一个好日子,当然,说起来有点儿不厚道,主要是我还是想飞升,想做一个有道的仙人,是那该死的婚姻,让我失去了好多好多,现在我自然要加倍的讨回来,只能这么辛苦了。”

    青凤听到王丝雨这样的对她的女儿说,她们就坐在法屋门口吃饭,用一个葫芦带了水,葫芦是个法器,但是每天她们用水还是很节俭,除了做饭吃茶的水,什么水都不用。

    也就是那天晚上有人要打劫她们仨,有个男人很大声的说:“我要带我媳妇回家,看到的都不要动,有那打想打抱不平的,只要不怕死,也可以上来领一刀。”

    是个长相清清秀秀的高个男人,他跟了两天了,一看就知道不是她们的亲戚,也不是她们的朋友,纯粹就是因为看到她们的小法屋想打劫罢了。

    那个男人眼红兴奋的样子,让青凤觉得无比的丑陋。

    因为青凤他们几个收敛着身上的气息,给人的感觉就是已经返璞归真了,所以没有人感觉出他们的修为,最多就是看起来是几个漂亮的人罢了。

    人的修为是怎么看出来的?需要定定的看着对方一会儿,这样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一般在外面很少有人会这么看,小心看到高价修士把你打死了。

    陌生的人最好多多回避,不要触碰对方的禁忌,人的活着就是个偶然,灵修士活着更是偶然之间的偶然,要惜命!

    青凤他们自己在竹楼上观看那个人对王丝雨他们三个人的打劫,也有不少人在远处的路边上站着望,没有人管这样的闲事。

    那个人男人实际上很不堪,一个刚刚筑基的修士,王丝雨已筑基二境,她的丫头跟她差不多,这男人真是胆子大呀。

    一般来说,女灵修与男灵修在体力上的区别让女人很吃亏,哪怕是境界一样也要吃亏,但这男人如此的狂妄,真的有点不靠谱了。

    有人悄悄的说:“这个人就是李大胆,他还在练气期就打败过筑基期,所以他对自己很自信呢,要欺负这孤儿寡母了。”

    被误以为孤儿寡母的三个人,听了那个男人的话就慢慢站起来,小姑娘多多毫不犹豫地窜进了小法屋里。

    仿佛她早就适应了这样的打斗,也相信她母亲一定会保护住她。

    两女持剑相迎,男人狞笑着:“媳妇,不要再走了,跟我回去吧,东海上面有什么好?去了以后再也回不了家乡,还不如在城里快活一辈子呢。”

    王丝雨一言不发,嘴角有着轻蔑的笑意,脸上染满了红霞,有突然的整张脸变白,那种变化只是一瞬间,青凤惊讶的道:“她要发怒了!”

    她的周身像是裹了一层寒气一般,或许现在那个男人不攻击他们俩还跑得掉,当她的脸变白的那一瞬间,这个男人就不能活着了。

    看热闹的人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

    还没有反应过来,男人已经碎成了几块,掉在了地上。

    刚刚还活生生一脸流氓阿飞气息洋洋得意的人,就像街上摆卖的羊腿一般,一块一块的掉在了地上,血还没有来得及溅出,小丫头的指尖弹出了一把火,瞬间就在尸身上燃烧起来。

    这期间两个女人的眼睛都没有眨过。

    青凤身体抖了一会儿,牙齿打着颤说:“这才叫杀人不眨眼,肯定她们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

    玄倪的两个侍从脸变了变,他们自己对视了一眼,这样子当众杀人,毫不犹豫,要多么强大的心理素质。

    王丝雨笑着,脸儿又变得红红的了,笑的可以说有点甜美,她的眼神扫了一眼街上看热闹的人,有人偷偷的往后退,仿佛下一个被杀的人是自己一般。

    这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镇,他们已经赶了四天路了。

    一家三口还坐在门口吃饭,大概因为小法屋里太暗了,饭食简单,只有两菜一汤,一道莫名其妙路上采来的野菜,一个油煎豆腐,一个火熛牛肉干巴。

    多多脸上也是很平静,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的样子,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吃饭。

    她们的小法屋紧靠在小竹楼旁边,青凤让谨草送下去一道滑溜鱼片,意思要给她们添个菜,因为往天看到她们都是三菜一汤。

    谨草回来后王丝雨跟了上来,恭恭敬敬地捧上了一块火熛牛肉干:“这个是我自己做的,味道还行,希望你们不要嫌弃。”

    青凤看着这个女人笑着的很自尊的模样,知道她们永远不会接受任何人的同情和怜悯,或许他们需要的生活就是不被打搅。

    青凤有点不好意思有一点尴尬,拿出一个竹盒,装了满满一盒的各种果子,都是玉扣里的,应该算是仙果吧,不但吃起来味道好,吃过以后的感觉也好。

    王丝雨没有打开那个盒子,抱着回去了,过了一会儿,带着她的女儿来磕头。

    她自己却是站着的,小多多说:“谢谢仙人的礼物,实在是太珍贵了,盒子还是还给你们吧?我阿妈说,这么贵重的东西不能要。”

    她们把空盒子拿回来了,这样的盒子在上界到处都是,就是大家用来装送礼物的,可是在这里是个神奇的东西,需要很多灵石采买,还没有这个好。

    王丝雨一脸受之有愧的表情,青凤觉得和她交往真困难,只得对多多说:“盒子不值什么的,送给你装东西用了。”

    多多惊喜的抬头,牙齿笑出来一个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