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万古寻梦 > 第一卷:梦醒寻路 第二十一章:血祭
    就在幕洺想要偷偷溜远一点,发现灵识,五识都变得有些混乱。

    幕洺待在原地不敢乱动,尝试用源力包裹自身,但没什么用。又用空间源力尝试了一下,但也只是稍微清明了一点。

    幕洺只是星光境,空间源力太弱并不能把幕洺完全隔绝于这个地方。

    就在幕洺在想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间一阵波动轻微扫过,幕洺感到有股奇怪的感觉,但说不上来奇怪在哪。只是五识及灵识马上变得清晰,并未被迷惑。

    正在这时,幕洺看见一群人偷偷的往裂谷营地上靠近。

    为首是一个典型的欧美大汉,浓眉碧眼,面部粗犷,一头金色卷发披散两边,一身肌肉颇有冲击感。身穿一件黑色弹性背心,军绿色皮裤。

    而幕洺就在他们不远之处。他们却没能发现幕洺。即使对方领头人疑似日光境。

    幕洺猜测,之前那些人是去布置阵法了,把迷识之地与这地方沟通牵连起来。

    迷识之地,为眼迷识之地,耳迷识之地,鼻迷识之地,舌迷识之地,身迷识之地,以及灵迷识之地。人的五识以及灵识在此会被迷幻,之前幕洺就是进入了眼迷识之地。

    这些人已经被阵法所影响,五识不识,灵识不觉,被牵着鼻子走。

    幕洺不知道他们究竟看到了什么,感觉到了什么。反正就是看着他们一步一步接近营地。

    为首那人停了下来,转头朝着众人说到:“各位!我们在座都是被各国通缉逃到这里的。我们有罪犯,暴徒,甚至其他一些人。”

    “然而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在外面生存不下去!”

    “今天,就有一个机会。看到那裂缝没有!那就是秘境,一个新的世界。在那儿我们能变强,能自由。”领头人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当然,也可能是死亡。你们怕吗!说,你们怕吗!”

    “不怕!”一群人被激起了血性。

    这时又有一个棕色头发的人上前说道:“没错!死亡那臭婊子就是个碧池,有什么好怕的。”

    “不怕!”

    “强奸了死亡那臭婊子!”

    ……

    群声沸腾。

    幕洺很怀疑是不是他们脑子被抽了,那些营地这么近,就不怕引起注意。虽然幕洺知道那些营地的人都已经撤离了,但也在不远处看着呢!

    “安静!”那领头人伸手示意了一下并大喊道。

    “我知道,我们来这儿已经被安排好了!就是那些人!那些把我们逼到这里的人。”

    “这里面有陷阱!但不怕,看我手里的是什么!幻蜃珠!这是千年蛟蜃所产,可破一切迷幻。”

    “我们要让他们知道,就是前面有陷阱又如何。迷识之障阻碍不了我们,进入裂缝我们就赢了。”

    “用你们的狼性与血性,狠狠咬下他们一口,敢不敢?”

    “敢!”

    “狠狠咬他们一口”

    “就没什么我们不敢的。”

    “冲啊!”

    一群人如饿狼扑食。往营地冲去。

    这时那些妖兽也冲了过来,仿佛有什么吸引它们的东西。

    大地蛮熊,金翅黑

    虎,黄金师,白头蛮力猿,猩红黑胸鹰,大力凶鳄,黑冠碧玉鹰等等一起出现。

    其中甚至有几只是溯源境的妖兽。

    天上,地下妖兽袭来,犹如海潮,震天动地,周围空气凝滞。

    “启画!”一阵肃耳声音响起。一道道红光从地上亮起,有些红光相互交织,犹如画师在泼墨勾勒。

    感情刚才只是把迷识之地沟通到这儿,幕洺以为这已经结束了,只是普通阵法,没想到竟然是道画。

    道画属于阵法的一种,但凝聚了道画之心,可布置画幕,在画幕之中,可随时改变阵法。

    刚才的只是表画,道画不开启时跟阵法一样,真正的道画一旦开启,随心而发,天地为墨,敌人为角。

    忽然,幕洺感觉有点不对劲。所有人双眼猩红,开始自相残杀。鲜血横流,仿佛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火焰飞舞,电光交织,黑雾丛生,水卷起舞。各种星力迸发,使得这画卷更灵动丰富了起来。

    那些鲜血浸入黑黄色的沃土里,散发出丝丝红光,与红光道纹交织。

    迷识之障只是这道画的其中一部分,道画真正的作用便是这红光,引人戾气,丧失理智。

    裂缝不断在扩张着,好像有人生生把它撕开,里面有无形的物质涌了出来,不断向外扩散。

    还有一部分人没有失去理智,但周围人却不断向他们发起攻击,他们一边集合,一边往裂缝靠近。

    那欧美大汉,手中的幻蜃珠吸收着一股股迷雾,越发的透亮了。

    然而营地那些人却没有任何反应,依旧站在裂谷上方,静静的看着他们。丝毫不在意清醒的那些人在慢慢靠近裂缝,只是有人随手一挥,红光侵袭,本来有些清醒的人变得越来越嗜血起来。

    那欧美大汉轻啐了一口:“早知道他们不会那么轻易让我们过去的,没想到除了迷识之障,还有这让人失去理智的东西。要不是我们修为高点,血腥的东西见多了,真还可能被控制住。”

    “不过也无所谓!反正他们只是被放弃的棋子。再靠近一点,我们立马冲入裂缝,不要恋战。”

    幕洺今天整个人有点懵,感觉好奇怪啊,就算他空间源力能隔绝别人探测,但他毕竟修为不深,面对这些日光境,对于灵源已有一定的了解。

    那大汉不拿出幻蜃珠,幕洺还以为是这迷识之障的原因。但他拿出了幻蜃珠,幕洺这才知道他根本就没有受到迷识之障的影响,一开始应该就能探测到幕洺。

    但奇怪的是,他竟然没有反应。而之前在营地的时候,幕洺觉得他们应该也没有说谎,的确是被监控了,但营地并没有针对幕洺有啥动作。

    幕洺总觉得周围空间有点不对劲,但总感觉说不出来在哪里,只能轻蹙了一下眉头。

    幕洺也不清楚是不是这块地的原因,因此至始至终也不敢乱动,安安静静当旁观者。

    看着人与兽,兽与兽在相互厮杀。随着时间不断流逝,遗留下来的人与妖兽越来越少,但实力却更强。

    红光笼罩了此地,天空也被映得通红,妖异万分。大地之上的血液早已消失不见,仿佛成为了这道画的染料,勾勒出了这血与葬歌的画卷。

    身为一个旁观人,幕洺无法真正

    感受到其中他们的无奈,怒火,以及深藏着的畏惧,一切的一切。至始至终淡漠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内心并没有其他波动。

    他知道自己不一样,没有那种第一次见血,第一次杀人那种恶心感。

    背叛,出卖,人性的丑陋在发生着,生存到底重不重要?重要!但正因为重要,一切仿佛在生存面前变得渺小,“我只不过是为了生存,这有错吗?”一句话可以堵上别人的嘴。

    有人感同身受,要是这种情况发生在我身上,我也会这么做。也有人说,我理解你,但你这么做是错的。还有人说,你这是狡辩。所以终究人与人存在划分,挣扎于生存的人,挣扎于生活的人,挣扎于顶阶的人,以及高高在上的人。

    欧美大汉已经离裂缝只有几丈远,只需瞬息的时间便可进入。

    但他并没有立马进入,他嗅到了一丝不对劲,那些人不可能毫无防备让他进去,也许是诈他,也许是真不怕他进去。

    但他已经离裂缝如此之近了,只要稍有动静便能立马进入裂缝。所以他停住了脚步,并没有立刻进去。

    然而他不进去,一群妖兽却撕杀着靠近了裂缝。

    其中,一只白羽红嘴的鸿天雁不敌猩红黑胸鹰,全身染满鲜血,翅膀已折了一只。在坠落的时候往裂缝上扑腾过去,想要逃离魔爪。

    而猩红黑胸鹰也追了上去,一只爪子狠狠穿透了鸿天雁另一只翅膀,晶莹的血液顺着伤口流了出来。

    鸿天雁撕鸣着。

    猩红黑胸鹰脚踩着鸿天雁一起进入裂缝。

    然而想象之中的并没有发生,鸿天雁在接触到裂缝的时候,便浑身撕扯开来,鲜血铺满了天空。

    看到这情况,即使因嗜血失去理智的猩红黑胸鹰也在危险面前却步,但高速坠落那强大的惯性使得猩红黑胸鹰最终没能逃过一劫。

    鲜血,肉身精华,所有的一切被裂缝吞噬着,而裂缝在不断的扩大,即使不明显。

    欧美大汉吓了一跳,还好没有着急进去,不然不是去新世界,而是赶着去投胎了。

    随着妖兽,人越来越少。那些营地的人从裂谷上面回到营地周围,并将他们包围了。

    来人很轻松的便把那些失去理智的妖兽一击斩杀,血肉被泥土所吞噬,成为了裂缝的养料。

    画卷已经快要完成了,主角们即将演绎成功,也即将要退场了。

    “雷欧!你已经没有退路了。”一位身穿黑色制服的华夏人站了出来,那火焰燃于灰烬之上,星火肆虐的标志很是惹眼,这就是传薪者。

    “哼!我又没有去你们华夏犯过罪,你叶凡仙起头干什么?”

    “没有,不代表你没这个想法,你是个罪犯!我也不多说什么。”叶凡仙轻道。

    “乖乖束手就擒吧!”这时一位胸前佩戴着白头海雕的人似是不满叶凡仙如此大出风头,以领头人自居,开口嚷嚷。

    叶凡仙看都没看他,也没有说什么。

    “法柯尤!做梦吧!就算我粉身碎骨在这裂缝中,也不会束手就擒的。更何况,我不是没有一拼之力,待会把你的头给按好了,别掉了下来。”震耳欲聋的话自雷欧口中传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