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还珠格格之情有独钟 > 第101章:云泥之别
    永琪还来不及回答,就听到博轩咄咄逼人的声音:“我也很想知道,那个畜生是谁?为什么你不直接杀了他?以你的武功,那一掌足以当场要了他的命,为什么你要手下留情?她是的妻子,士可杀不可辱,你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她受委屈吗?你算什么丈夫?”

    博轩气的满脸通红,说话语气态度也变的十分不友善,对于永琪这次没有把那个混蛋捉回来抽筋扒骨,博轩意见大的很。

    面对博轩的质问,指责,永琪心里的内疚与挫败感犹如惊涛骇浪般侵蚀着他的心,他紧握着拳头,痛苦难当,这话要是换成别人说,永琪也不反驳。

    可对于博轩,他始终是忌惮的,对永珹的痛恨,对小燕子的愧疚与心痛,对博轩的醋意,使他失去理智,气急败坏的道:“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

    博轩一听,气炸了,冲他喊道:“你少给我摆阿哥的架子,我不吃这套,这威远将军的职位,我从来就没有稀罕过,你要是不高兴,尽管撤我的职。”

    永琪看着气急败坏的博轩,稍微拉回了一些理智,这次多亏了博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敌友不分冲他发火?

    永琪长长叹了口气,诚挚道:“抱歉,我心情不好,你别放在心上。”

    “你生气就应该去杀了那个畜生,而不是冲我发火。”博轩的口气,也明显好了很多。

    :“我也想将他碎尸万段,可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我哥哥,看在皇阿玛的份上,尽管他罪该万死,我也不能下手杀他。”永琪憋着的那股气就这样炸了,一口气喊了出来

    永琪的哥哥,唯一还活在世上的就只有四阿哥,尔康虽然也猜测到了,可听永琪这么说仍然震惊不已。

    四阿哥?博轩也是满脸惊愕,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四阿哥前不久才娶了侧福晋,他宫里妻妾成群,花容月貌的女子,从不缺乏,他怎么会色胆包天想要染指小燕子?难道为了打击你,连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用上了吗?”

    对永珹,他虽没什么兄弟情分,毕竟还是血脉相连,永琪的眸光纠缠着为难和痛楚:“打击我,只是一部分的原因,我想他...他应该爱上小燕子了。”

    “他爱……?”博轩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义愤填膺道:“爱?他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配叫爱,他也太玷污爱这个高尚的词了,爱是无怨无悔的付出,而不是不择手段的占有,他不择手段的去凌辱自己爱的人,他这种爱,未免太可怕了。”

    微微一顿,一脸严肃的问永琪:“难道你要让小燕子白白受委屈吗?”言下之意即使你肯善罢甘休,我也不允许小燕子白白受委屈

    永琪也认真的看着博轩:“我不会让小燕子白白受委屈的,我刚刚的那一掌用了八成的内力,他现在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再说他也不敢宣太医,就算他敢宣太医,太医也治不了他的内伤,他的伤最快也要一年才能康复,这一年,有他好受的。”

    “那以后呢,万一再发生这样的事呢?”博轩容不得他逃避,直入主题。

    永琪猛地抽出随身的软剑,割下一块自己的衣袍,挥剑将割下的衣袍,削成了一片片的小碎布,冷冷的说道:“看在皇阿玛的份上,这次饶了他,这是最后一次,从今以后,我和他再无兄弟情谊,我再也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尔康暗暗一惊,经过此事,看来永琪是不会再忍气吞声了。

    博轩见永琪如此平静的说出这番话,就知道永琪是想了很久,才做出这个决定的:“好,我相信你。”微微一顿:“如果有一天,你手软了,我会出手杀了那个畜生。”博轩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永琪喊道。

    博轩回过头来说道:“我知道,你很纳闷,为什么我知道,小燕子在哪是吗?”

    永琪点点头:“是。”

    博轩一脸正义之色,坦坦荡荡:“我派了人暗中保护小燕子,小燕子被抓,对方人手太多,我的人救不了小燕子,就回来通知我,就是这样。”微微一顿道:“我只是想知道她是否平安,别无他意,如果,小燕子一直很平安,我想,你和小燕子都不会知道我有派人保护她。”

    永琪诚挚的说道:“不管怎么说,我都要向你说声谢谢!”

    博轩却头也不回的走了,谢谢,他从来就没想过他们的答谢。

    尔康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看看博轩,再想想四阿哥,同样是爱慕小燕子,做出来的事,相差得实在是太远了,简直是云泥之别。

    博轩一走,永琪就喊道:“如影。”

    如影如鬼魅般的凭空出现,拱手道:“主子。”

    永琪紧握双拳,眸底的冰冷让人不寒而栗,怒气冲天道:“传令下去,将骁勇十八骑调回京城。”

    将骁勇十八骑调回京城?那是什么概念?如影吓了一跳,单膝跪下:“骁勇十八骑不能轻易调回京城,请主子三思。”

    永琪威严的看了他一眼:“这是命令!”

    “是。”主子都这么说了,如影只好领命而去。

    尔康满脸震惊,不敢置信的看着永琪:“骁勇十八骑,威震天下的骁勇十八骑,据说他们武功深不可测,神龙见首不见尾,没有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天下也没有他们办不了的事,他们是你的手下?”

    :“是。”永琪大方的承认,既然当着尔康的面说出来,他就不打算瞒着了。

    尔康震惊的望着永琪,这还是和自己从小一块长大的永琪吗?还是自己充当哥哥这个角色久了,都忘记他已经是长大了的王子,他早已经有能力独当一面了,看着这样的永琪,尔康暗想:“能力相差如此悬殊,也敢去招惹永琪,四阿哥,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尔康。”永琪温和的嗓音带着从未有过的带着威严

    尔康一听这声音就反应过来了,拱手道:“臣在。”

    “你随骁勇十八骑一起去查下,嘉妃到底给他那两个儿子积累了多少暗势力,他们的手下都是些什么人,他们用什么办法联系,尽快回复我。”

    “是。”尔康拱手道。

    小燕子那可是永琪的逆鳞,敢打小燕子的主意,四阿哥大概是活得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