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还珠格格之情有独钟 > 第91章:梦碎了
    当博轩跌跌撞撞回到王府的时候,瑞亲王夫妇见到泪痕未干,狼狈不堪的博轩,不禁大惊失色。

    “轩儿,你这是怎么了?”福晋心里涌过不详的预感,焦急的问道。

    博轩看着自己的父母,悲痛的质问道:“这应该问你们才是,你们不是信誓旦旦的答应过我,只要我凯旋归来,就可以心想事成,你们不是说,就算有人请皇上指婚,也能摆平吗?你们不是让我安心出门打仗,不会出任何状况吗?结果呢?我是凯旋归来了,我心爱的人,却嫁给了别人。”博轩的声音带着痛彻心扉的痛楚,他几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两人闻言,不禁惊慌失措,该来的还是来了,还是瑞亲王先恢复常态,无奈道:“要是换了常人,我一定跟皇上禀明,让你们公平竞争,可他不是常人,他是五阿哥,咱们惹不起。”

    博轩已经没有理智了,崩溃的吼:“皇上指婚之后,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最起码还没有成亲,我还有一线希望,我现在还没竞争,就已经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

    瑞亲王怒道:“糊涂,当初你远在准格尔,难道你要为了这件事,赶回来吗?你可曾想过后果?”

    凝视着自己的父亲,博轩歇斯底里的喊:“我的梦碎了,没有希望了,我错过的不是一点半点,我错过的是一生的幸福!你只在乎王府的荣耀,可曾想过我的幸福?”

    博轩喊完,望了望这个让人心寒的家,博轩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轩儿,轩儿”夫妻俩慌乱的喊道,想要去追又放不下面子。

    可博轩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轩儿一向孝顺,几时用这样的语气跟我们说过话,我们这次是不是做错了?”福晋迟疑着,看到儿子这样,她心里也很难受

    瑞亲王冷声道:“事情已经这样了,他再不甘,也只能认了,他出去冷静冷静也好,让他认清楚事实!”

    博轩跌跌撞撞来到了一家酒馆,喊道:“把酒都给我拿上来。”

    店小二立即拿着酒过来,看他脸色不好,放下酒,慌忙的走了。

    爱了两年的人,原本以为,回来之后,能赢得佳人芳心,娶她为妻,结果却是这样,他感觉好不容易爬上天,又从天上狠狠地摔下来,摔得粉身碎骨……

    他喝了一口闷酒,心里痛到无法呼吸了,他一直怕皇上不同意,现在皇上是同意了,可人却是名花有主了,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娶她的人偏偏还是五阿哥,那个他极为欣赏,把他当成至交好友的男人……

    博轩悲痛欲绝,目光毫无焦距,一杯一杯的将酒往嘴里送,酒是喝了,可脑海里娇俏可人的身影,却是挥之不去……

    面前的空酒壶也越来越多,博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杯,直到,太黑了,掌柜关门了,将他请了出去。

    博轩这才踉踉跄跄的走出酒馆,只觉得四肢无力,头痛欲裂……

    永琪在暗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心里百感交集,他理解博轩的心情,了解他心里的痛,可小燕子,是他今生唯一无法相让的人……

    此时,外头却是雷雨交加,博轩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任由雨水,淋在自己身上,和小燕子相识以来的一幕幕涌入脑海中,博轩已经分不清脸上的是泪水,还是雨水……

    天黑了,加上博轩脚下无力,脚下一滑,就跌在了地上。

    永琪深知,博轩现在最不想见的人就是自己,看着悲痛欲绝的博轩,永琪也没办法安慰他……

    见博轩跌倒,一直躲在暗处的永琪再也忍不住了,飞身前去,点了他的穴道,将他带回了王府。

    景阳宫

    小燕子着急的在房里走来走去,突然,房门开了,永琪走了进来。

    小燕子连忙迎上去,看着湿漉漉的永琪,着急的问道:“永琪,你怎么一身湿啊?外面下着雨,也不知道去避避雨。”转头朝门外喊:“小顺子,准备热水,给五阿哥沐浴。”

    “喳”门外传来小顺子的声音。

    好一会,永琪沐浴出来。

    小燕子问道:“洗了澡是不是舒服多了?”

    “嗯”永琪点点头,拉着她到床边坐下。

    “博轩怎么样了?”小燕子迫不及待的问。

    永琪叹了口气,如实相告:“不大好。”

    小燕子小心翼翼的问道:”我还是伤害到他了?对不对?”

    永琪接口道:“看着他这么痛苦,我也很难受,可是,长痛不如短痛,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不是吗?”

    小燕子忽然又有些信心了:“嗯!就像晴儿一样,刚开始是很难受,想通了,走出来了就会没事的,她现在不是遇上箫剑了吗?”

    “我相信他会想开的,等他想开了,也就没事了。”微微一顿说道:“小燕子,我很同情博轩,可要说我一点也不吃醋,那是假的。”

    永琪忽然把她拉入怀中,紧紧的抱着她:“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都不许离开我,不许不要我,不许不爱我,不许……”小燕子抬头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没过多久,小燕子就后悔了,他不应该主动去招惹永琪,尤其是现在带着醋味的永琪……

    第二天

    “什么?博轩病重?”永琪看着如影:“昨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就突然病重了?”

    如影拱手道:“回主子,将军心力交瘁,昨晚还饮酒过度,又淋了不少雨,感染了风寒,加上他大伤初愈……”

    如影话还没说完,永琪就飞身往王府而去。

    瑞亲王府

    “五阿哥吉祥!”

    “五阿哥吉祥!”

    瑞亲王夫妇连忙行礼。

    “免礼”永琪淡淡的说道。

    卧房里,两个大夫正在商议病情,看着床上高烧不退,脸色苍白,气若游丝的博轩,永琪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上前替他把了把脉,不禁皱起了眉头,怎么会病的这么重?

    永琪转身下令:“来人,宣太医!将胡太医,钟太医,李太医,林太医,统统宣进王府,给将军诊治。”

    跪在地上的太监,为难的说道:“太医可不能随便宣·····”

    永琪温和的脸庞,带着几分威严:“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渣”太监慌慌张张的去请太医了。

    瑞亲王看着永琪,这个五阿哥,有勇有谋,博学多才,平日里是温润如玉,可发起威来,可不含糊。

    就上次郑州的那个贪污案,该杀的杀,该关的关,雷厉风行,就连皇上都是赞赏有加,老狐狸和珅,也只有恨的牙痒痒的份。

    虽说儿子现在卧病在床,可他仍然庆幸自己没将还珠格格被指婚给五阿哥的事告诉博轩,否则,开罪五阿哥,后果不堪设想……

    昨天的事,他自然也知道了来龙去脉,同时也对五阿哥的人品和胸襟气度多了几分敬佩。

    昨日大雨中,送情敌回来,今天又冒着风险给情敌宣太医,世间没有几个男人做的到。

    福晋流着泪,担忧的看着床上的儿子,悔恨交加,早知道,受这么大的打击会让他崩溃,她就该不顾王爷的反对,将事情飞鸽传书告诉博轩,现在,一切都太晚了。

    可同时也纳闷,博轩什么时候跟五阿哥有这么好的交情了?上次博轩受伤,五阿哥三天两头来探望,现在,又冒险为博轩宣太医,那他知道博轩爱的人就是他妻子吗?

    博轩生病的这些日子,紫薇,尔康,永琪倒是成了王府的常客。

    小燕子也很想去探望他,又怕刺激到他,影响恢复便一直就没去。

    而且她也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跟博轩保持距离,免得他心怀希望……

    博轩这一病就是一个多月,经过太医全力诊治,博轩终于全愈了。

    可他的心病,却依旧存在,看着心事重重,沉默寡言的博轩,永琪等人也无计可施。

    全愈的博轩,毅然决然的搬去了乾隆早就为他准备好的将军府。

    尽管福晋,多次挽留,如今他也没办法心无芥蒂的跟父母再住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