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还珠格格之情有独钟 > 第7章:交易(下)
    “就算你不给我解药,我也有办法从别处得到解药。”向来温和有礼的永琪不屑的说道。

    :“是吗?我看不见得吧,即使医术高明的太医也绝不可能在一个时辰之内配置出解药,更和况这里离皇宫有一段距离,五阿哥就算是武功盖世也不可能马上出现在宫中,时间绝对不够,微微一顿,如果你现在回宫找太医,格格身中媚药之事一定会传到老佛爷耳中,要知道,答应让你们成亲,老佛爷可是做了很大的让步,老佛爷若是知晓此事,你盼望已久的大婚只怕是要付诸东流了,除非你不在乎她的名节,不想如期大婚,否则你别无选择。”

    丰绅殷德说的头头是道,一字一句说中了永琪内心的顾虑,永琪永琪将小燕子轻放在软榻上,冰冷的眸光带着杀意,出手如闪电般的扣住了他的脖子,沉声道:“把解药交出来!”

    丰绅殷德丝毫不惧:“我要是怕死,就不敢把格格骗出来,除非你带我去见公主,否则你就是杀了我,也休想得到解药。”

    :“我不会答应你的条件,更不会跟你做交易。”永琪厉声道。

    :“永琪……永琪……我好难受……,……我……我……永琪放开他,回到小燕子身边,抱起她,让小燕子依偎在他怀中,。

    “……好热……我好难受”红唇轻轻的在他颈上磨蹭着,这一举动天知道对永琪来说是多大的诱惑,永琪浑身像触电般,开始燥热起来,他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起了反应,该死的丰绅殷德居然给她下药。

    永琪见她神志越来越不清,抱起她,往外走。

    丰绅殷德顿时慌了神:“你不要解药了?你舍得她死吗?

    :“这世上并不是只有解药才能救她的命”永琪愤怒的转头看向他。

    :“你要了她的清白,的确可以救她的命,可老佛爷那怕是不好交待吧”!

    永琪冷笑道:“我会负全责,更何况,小燕子是我未婚妻,我们马上就大婚了,我不过是提前圆房,也没什么好交待的”。

    “你·····你···我就赌你不会这么做。

    永琪咬牙切齿:“你试试看!

    :“别人或许会,可你五阿哥是正人君子,绝对不会干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更何况她是你心爱的女人,你绝对不会趁她神志不清的时候要了她的清白。”丰绅殷德,似乎很有把握。

    原本永琪这么做无非是想让他以为自己不想要解药了,现在被他说中心事,不禁恼羞成怒:“如果格格,有什么万一,我要整个和府殉葬,我说到做到!”

    丰绅殷德反驳道:“他日就算你血洗和府,也换不回格格的生命。”!

    永琪心想,他说的没错,就算他日血洗和府也换不回小燕子的生命,现在最重要的是救小燕子,冷静,冷静,要怎样做,才能既拿到解药,又不出卖皇姐·····

    永琪将小燕子放到椅子上,让他靠在自己怀里:“丰绅殷德,你当真宁愿毁了和府也要见皇姐,”

    “是”我非见她不可。”

    “你不在乎自己的命,不在乎和府上下的命,难道你爹的命你也不在乎了吗?”

    丰绅殷德故做镇定道:“我不在乎,再说天下有多少人想要我爹的命,他们成功了吗?”

    :“他们不行,我可以,我是皇阿妈的儿子,只要我把你爹的罪证交到皇阿玛手里,和珅必死无疑。”说着就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向他晃了晃:“拿解药换你爹的罪证”永琪一副没得商量的口吻。

    丰绅殷德大惊,不知永琪说的是真是假,可爹做了这么多违法的事,就算是被五阿哥拿到证据也不足为奇,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永琪见他动容了,趁热打铁的说,“他可是你亲爹,你当真能不顾他的安危”。

    “拿公主的下落来换解药。丰绅殷德不想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拿解药换你爹的罪证”。永琪丝毫不退让

    :“丰绅殷德,你可以不拿出解药来,了不起我就提前圆房,而你,明天就会收到和家垮台的消息,要知道你跟皇姐的婚事乃是政治婚姻,如果和家垮台,你成了平民,甚至是阶下囚,你跟皇姐的婚事也就取消了,试问,以皇姐身份之尊贵,皇家又怎能让皇姐下嫁给你,你不在乎和家上下的生死,难道也不在乎不能娶皇姐吗?”

    永琪一下就说到了丰绅殷德的心坎里,心想,五阿哥说的没错,如果和家跨了,我就再也见不到公主了,更不可能娶她为妻了,就是娶个普通的格格,到时候我也高攀不起,更何况她是固伦格格。”

    “怎么样?”是给解药?还是让和家跨台?你自己选择。永琪脸上波澜不惊,心里却是翻江倒海,小燕子一直在他怀里蹭着,他快把持不住了。

    丰绅殷德心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一咬牙,好,我答应给你解药,不过,你得让我先看看,那所谓的证据。

    永琪语带强势,一副没得商量的口吻:“一手交证据,一手交解药。”

    :“我怎么就知道,你这证据是真是假”。丰绅殷德摆明不相信永琪。

    “你现在只能选择相信我,····如果你不照我说的做,你就会失去皇姐,这么大的风险你冒的起吗?”永琪拿回主动权道

    “好,算你狠,我给你解药”。

    :“如你所说,我能让皇姐来见你,微微一顿:“你若是敢耍花样,我也能让你再也见不到她”。永琪冷若寒冰,朝他放话

    丰绅殷德认命的从怀中拿出个瓶子,向永琪扔去,永琪接过瓶子,把信随手放桌上:“丰绅殷德,今天的账,我日后定当找你算!”抱起小燕子,扬长而去。

    丰绅殷德打开永琪留下的信一看,愤怒的将信捏个粉碎,这哪有什么证据,也就白纸一张,“该死的,居然耍诈,五阿哥,我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