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黑狗修仙传 > 第319章 鬼王请客

第319章 鬼王请客

    众高人眼睁睁看着堂堂神兽海马,当真的一拜到地,顿时心中突生莫名。

    别人不敢问,神龟却是毫无顾忌,“老冯,你好说也是神兽,丢人不丢人?”

    老冯也不回头,冲着螃蟹又是一拜,这才站起了身子重新挂上了笑脸,“爸爸!老哥哥跪也跪过了,咱给鬼王让让座?”

    “凭什么?他妈的老鬼,给我跪下来叫声爸爸。”

    鬼王根本不加理会,却是抱臂一脸的不屑。

    神龟:“小谢,你小子脑袋让驴踢了吧?”

    “老王八,别他妈给你脸不要脸,资格老也得给我跪下来叫声爸爸。”

    神龟:“我?我是老王八不假,可是能给你跪下?”

    螃蟹一拍胸脯,“切!也不看看爷们儿坐在那儿?见了的不叫声爸爸,小心老子把你王八壳掀了。”

    神龟大怒,猛地幻化龟壳飞在了头顶,“你还想掀我壳?今天爷爷带你老子教训教训你小子。”

    莫无修好似看出了些许门道,“别啊!神龟,你看这小子脑袋都烧红了,让他多发会儿烧,多做会儿梦?”

    “呦!莫无修,你拉两个老头就以为了不起啊?尾巴断了没钱花,自己祖宗都能卖了,怎么,祖宗还多不多?要是钱不够花,叫声爸爸,做爸爸的也买你一万祖宗?”

    莫无修眉头一皱,“大哥,这螃蟹骂咱呢?”

    “当老子的能骂自己儿子?来跪下来叫声爸爸,老子开心了没你亏吃。”

    青龙:“螃蟹,你傻了吧?”

    老冯眨了半天眼眉也毫无作用,提气大喊道:“爸爸!鬼王爷宝座,不是谁都能坐的。”

    螃蟹却是豆眼一撇,伸出了巨螯炫耀道:“儿子,你给我听好了,看到爸爸钳子没?直接甩出去,天都能砸出个窟窿,让你们叫声爸爸还委屈了?”

    莫无修:“哦!是啊!做爸爸的就是了不起。”

    “知道了还不给爸爸磕个头?叫的好听了,爸爸砸出个窟窿给你们各个扔上仙界去。到时候,老子就是世间万物的爸爸。哈哈!”

    神龟也明白了,冲着鬼王劝道:“鬼王孙孙,别折腾他个螃蟹了。”

    “螃蟹是你王八叫的?对了,爸爸看你家那风骚孙女不错,叫来给老子蹭蹭壳。”

    本还一脸安然站立不动的鬼王,顿时火了,“你也配?”

    “怎么不配了?你争我抢的伤了儿子们的心,干脆也别抢了,爸爸我受用了。”

    说到这里,就听咣!的一声,一扇重壳正砸在螃蟹硬壳脑袋上。

    砸的手舞足蹈的螃蟹爸爸一缩豆眼,猛地脑顶火起,大吼一声蹿起了身子。

    伸着巨螯怒目指着神龟,也没还手也没开骂,眉头却是一皱心中一片混沌:‘怎么火气如此之大?怎么如此癫狂?怎么如此不知含蓄?’

    想到这里摇了摇头,“算了算了。”又要再次落座,却听脑门又是咣!的一声。

    忍不住指着破口大骂:“老王八?老子惹你了?”老冯腆着脸上前一迎,小声说道:“爸爸!够瞧了,这宝座恐怕有鬼,再坐,老冯也要忍不住,跟着众人忤逆犯上了。”

    “什么?”回头看了看身后宝座,突然脑袋一涨顿时恍然大悟,摇头一阵后怕。

    鬼王又是一迎:“海爸爸,还请上坐?”

    吓的螃蟹呲牙傻笑、连连摇手:“不敢,不敢,再坐就吹破天了。”

    莫无修:“呦!顶多砸一个窟窿,就算天塌下来,能砸着爸爸脑袋?”

    鬼王再次一迎:“无修老弟,不如您来上坐?”

    “看哥哥说的,咱能来那捅窟窿的吗?”

    “龙大哥请坐?”

    “咱做了一辈子老光棍儿,哪儿来一大堆儿子?”

    鬼王再次一笑:“冯大爷,不如您来坐?”

    说的冯洧然摇手尴尬一笑,却是对着螃蟹低低埋怨道:“爸爸!老哥哥可没这么丢人过,哎!以后别总出头,学学人家神龟,缩着脑袋不也让鬼王腆着脸叫爷爷吗?”

    “哈哈哈哈!众位不坐,老鬼我就当仁不让喽!”说着脑袋一甩,大模大样的落座在了宝座之上。

    伸手一指身旁座位:“众位,还请一旁落座?”

    客气过后,也不管众神坐是未坐,手掌连拍三下,冲着众鬼呵吼道:“把我“品善万魂酿”,给在座众神满上。”

    声落,却见魂煞艳鬼,领着一众秀丽的渺渺倩影飘入大殿。

    飘入女鬼没有凶煞,还各捧一托盘,一脸的喜庆。有的端着酒壶酒碗,有的捧着各色香炉,飞临众神。

    顿时,跨步飘上桌案,倒满了酒杯却并不离去,而是飘落在硕大的桌案上扭动着魔鬼般的腰肢,缓缓褪去了身上华丽衣衫,仅着一身飘逸隐现的白衣,手捧酒杯妩媚的翩翩起舞,好似只要自己愿意,眼前美人儿就能撇去缥缈的累赘,投怀送抱。

    青龙看着桌上女鬼连连咳凑:“咳咳!鬼老友,何必呢?你也知我龙族不喜此好。”

    鬼王单手一迎:“龙大哥这是怎么说的?不尝一尝怎知不美?”

    青龙大惊,瞄着女鬼愣愣的反问道:“这还要尝啊?咱一辈子光棍龙,不知从何下嘴啊?”

    莫无修提醒道:“大哥,人家说是让你尝酒,你想到哪儿去了?”

    “咳咳!就是,喝酒。”

    鬼王单手冲着神龟也是一个请势,“神龟,怎的还嫌咱家的酒不够美?”

    螃蟹却是大笑:“哈哈!龟老头正想着打包几个,带回家好好享用呢?”

    “螃蟹,你得了吧!”神龟说着,从美人手中接过酒杯。

    高举酒杯冲着鬼王一礼,“我说鬼王,你鬼王大驾,如此众多丽人,何必还???”

    “还什么?老龟,你不好意思说,爸爸我给你说,鬼王爷,你这么多美妞,干吗非要和王八抢老婆呢?”

    鬼王一个苦笑,仰头长叹:“哎!!!曼曼伊人帝后身,误认皇王乃是鳖,待到梦醒离秽去,誓斩众秽碎魂灭。”啪!的一声神龟摔杯而起,举着宝壳指鬼大骂:“鬼孙子,你骂谁是秽呢?”

    一句喝骂,骂的鬼王心头一愣,顿时撇开了鬼王架子,换来了一脸的怪笑。

    神龟举壳又问:“笑什么笑?爷爷问你呢?”

    “没啊!可是,我骂......谁呢?”说着,心头一阵悔恨,尴尬的伸着脑袋寻找能为自己好心顶缸之人。

    却见迎来的却是魂煞痴痴一笑。

    这魂煞艳鬼能在恶鬼男人堆里脱颖而出,怎能想不明白鬼王心思,顿时捡起酒杯飞身上前,满满倒上捧在了神龟面前,盈盈一礼:“神龟老祖,您消消气,我家鬼王爷这是在骂粉鬼我呢!哎!我家爷爷好是了得,竟然知道我喜欢上了你家女婿,哎!好羡慕龟姐姐啊!我小鬼真是该死,这不?爷爷气恼,编个诗骂我呢!”

    一通胡言,身在鬼境的神龟不信也得信了,“好一位帝后啊!真的?”

    魂煞艳鬼果真了得,打趣笑着,竟然绕开了话题:“肯定是真的喽!您老不尝尝美酒?您是不知道,要是前几年头里,可是吃不到如此美酒的。”

    “这酒有如此宝贵?”

    “前几年念绝堵着我家大门,可寻不来这么多善魄酿成此酒呦!想想,百善才酿您手中这一杯,小鬼我闻的资格都没有,碰撒了多可惜啊?”

    神龟心中默默嘀咕着:‘他奶奶的鬼孙子,变着法想抢我孙女。身在鬼境,五眼我忍了,回家可定要守着俩龌龊货不让出门。’

    想到这里,再次举杯冲着鬼王一礼:“鬼王赐下如此美酒,众位兄弟们,痛饮此杯。”说罢!也不废话,仰脖就是一口,阵阵辛辣涌入喉咙,转瞬间却是阵阵祥和涌上心头,果真是好酒,竟浇灭了心头大半恼恨。

    “你看看,你看看,一句胡话扰乱神龟千年神境。该死。自罚一杯。”鬼王说着举杯一饮而尽,可杯酒下肚,却是心头更念伊人,顿时心生一计,拽出一支鳖老婆所送烟卷儿,欠身离座恭敬敬冲着神龟递了过来。

    “您老,来支烟卷儿消消气?”

    唯恐天下不乱的螃蟹一声呵喊:“我去,堂堂鬼王,你有点出息行不行?”

    见着神龟待遇,青龙也稍显嫉妒:“就是,有烟给龙老哥也来一支?”

    “众位参加兄弟大典,就是给足了老鬼面子,烟无好烟。”

    说罢,扭头冲着粉鬼一声呼呵:“别愣着了,去,给我到定海城捡最好的海蛇烟卷儿给众神来上一沓,记得,找不着卖烟的,就去问问常抽烟的再哪儿买哦!”说着冲着艳鬼一阵眨眼。

    莫无修何曾见过如此鬼王,挠着脑袋喃喃自语:“这还是咱们那位鬼王吗?”

    青龙:“怎么不是?如此客气的鬼王,咱哥们赶着神龟的福了。”

    艳鬼施礼就要离去,却听螃蟹一声大吼:“慢着。”

    见螃蟹阻拦,鬼王却是紧张的生怕神龟看出了破绽:“螃蟹,老子待客,敬几支烟卷儿,你还拦着不让去?”

    “怎么会呢?来,爸爸赏你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