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灵界战雄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再生事端

第三百一十九章 再生事端

    “朴杰,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麻峰的话刚到一半,朴杰一脸愤愤的站起身来,面露愠色道:“既然你不说,那休怪我等不念旧情!”

    “我们走!免得被这老狐狸摆上一道,到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语落,朴杰大手一挥,直接迈开步伐朝大厅门口的方向走去。

    林惗和余厦对视了一眼,二话不说便起身跟了上去。

    他们虽然不知道朴杰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既然三人结伴而行,对于朴杰做出的决定自然会尊重。加上朴杰的语气凌厉,或许他真的从麻峰之前所说的话里察觉到了什么端弥,才会致使他不顾得罪追灵殿也要执意离开。

    瞧见三人去意已决,麻峰顿时心神大乱,连忙起身大步走到大厅门口处,双臂打开拦在三人面前,语气焦急还有些惊异道:“我已将实情道出,为何诸位不愿相信?”

    “实情?”朴杰冷哼一声,旋即挡在余厦和林惗身前,冷漠的瞥了一眼麻峰,道:“既然你将前方军情说得如此严峻,一来你没有第一时间询问余厦的炼丹师级别,就连他圣丹社都不知道的事实,对此你居然无动于衷?”

    “圣丹社都是一群唯利是图,认钱不认人的家伙,根本不会如你所说,不会派出炼丹师对你方施以援手,你肯定隐瞒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且,正如余厦所说,三天时间让他一人拯救一支万人军队都难以实现,你凭什么把百万将士的生死寄托在他的身上?”

    “最重要的一点,也是最让人怀疑的一点……”

    说到这里,朴杰的话音突然一顿,神色变得阴沉下来,同时将灵武召唤出来指向麻峰,声音中还带着一抹冷意:“此事关系到追灵殿和赦安镇的存亡,事态既然如此严重,你为何不带我们前去和殿主大人商量对策,反倒是在你的住处,让我等听你自圆其说?”

    就在这时,林惗也走了出来,神色冰冷的看向麻峰,补充道:“麻峰学长,我刚刚查看了一下过往的战报,敌方早已节节败退,根本不足为患,为何你要捏造军情欺骗我们?!”

    语音落地,林惗手中一抖,一条黑色长鞭赫然出现在手中,做出一副严阵以待的姿态。

    余厦也不再有所顾虑,随手一握,将一根七尺长棍提在手里,随时做好与麻峰一战的准备。

    如此戏剧性的一幕,霎时间令麻峰怔了一下,看着三人脸上冰冷的表情,麻峰一副谎言被拆除的愕然表情,他叹了一口气,无力的摇了摇头,缓缓抬起目光看着朴杰,苦笑道:“多年不见,想不到你小子的心思变得如此缜密。”

    “我之所以不将实情道出,其实是不想让你们牵扯进来……”

    言语间,麻峰

    无力般垂下双臂,不再阻拦三人离去,悻悻地绕过三人,走到一旁的座位上坐了下来,耸低着脑袋,沉声说出事情的真正始末。

    “林小姐说得不错,之前敌方已被我军打得溃不成军,胜利指日可待。可就在一个多月前,家父在前往视察军情的途中,惨遭敌方设下埋伏,不幸落到了敌方手里。为了稳定军心,此事被我方刻意隐瞒了下来。”

    “迫不得已之下,我已暗中接任了追灵殿殿主之位。但此事并未对外公布,所以也请三位不要对外声张此事。”

    “至于寻求余先生帮忙之事,确实不假……”

    麻峰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拿起桌面上余厦没有带走的灵界香烟,取出一根点了起来,满脸担忧与愁容的吐出一口淡淡的烟雾,唉声叹气道:“本来我只想让余先生替我完成对方提出的要求,便让你们离去,没想过把你们也牵扯进来。”

    “既然你们现在已经得知了真相……”言语间,麻峰藏于衣袍当中的左手里,悄然取出一枚石牌,缓缓转过头来望向三人,叹声说道:“那在下唯有对不住各位了!”

    语音落下,麻峰暗暗将手中石牌捏碎,大厅里出现空间传送门的一刹那,三人脸色骤然大变!

    与此同时,近百名护卫一跃而其,悬浮在虚空之上,迅速形成一个包围圈,朝大厅的方向疾飞而来,将余厦三人围堵在会客大厅里。

    大厅里的空间传送门同时窜出十名全副武装的护卫,每个人的手中都举着一杆造型独特的步枪型武器瞄准三人。

    “事关家父生死以及追灵殿的存亡,在下不得不出此下策。”麻峰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语气里充满了歉疚之意。

    朴杰的一双鹰目对周围扫视了一圈之后,目光落在那十名举枪瞄准他们三人的护卫身上,偏着头淡淡一笑道:“连殿主亲卫队都出动了,看来你真的接管追灵殿了!”

    “不过,你觉得就凭你这么点人,就想把我们留下吗?”

    余厦突然一把按在朴杰的肩膀上,在他身后凝声说道:“别冲动,他身后还隐藏着一个人!实力可是灵将小圆满之境!”

    连朴杰都无法察觉到麻峰身后还藏有一名灵将级别的心能者,余厦竟然一眼便能看出,朴杰从余厦双眸里发现一道淡淡的蓝芒,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他使出了源技破源瞳。

    林惗在一旁听得两人的对话,踏步而出,纤细的玉指将一缕青丝捋到耳后,语气平淡道:“麻峰学长,别忘了你的军情可是由我林家提供,难道你就不怕因此得罪我林家?”

    麻峰掐灭手中的烟头,缓缓的站起身来,躬身抱拳说道:“在下无意冒犯,只是当前情势不容有失,待到追灵殿危机解除,在下定当

    亲自上门负荆请罪,眼下还请林小姐能多多包涵。”

    听完麻峰此话,余厦收起手中的‘一念’,轻轻拍了拍林惗和朴杰的肩膀,沉声道:“你们别出手,他的目标是我,这事让我来解决吧。”

    说完,余厦从朴杰身后信步走出,惊得那十名护卫同时向前踏出一步,手中的武器全部瞄准到他身上。

    余厦淡然一笑,指了指那十名护卫,又瞥了一眼门外悬浮在虚空中的百名守卫,语气平淡道:“麻先生,既然你想我出手相助,那是不是先把你的人给撤了,我们再坐下来好好谈谈?”

    麻峰点了点头,抬手一挥,十名护卫迅速收起武器退到大厅门外,与空中那近百名守卫一起,迅速飞出墙外,继续驻守住所周围。

    “承蒙余先生海涵,待到危机解除,在下必当……”

    麻峰的话没说完,余厦摆了摆手,开口打断道:“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麻殿主,您身后这位……是不是也该露个脸了?”

    此话一出,麻峰脸色骤然大变,随即身形一晃,闪现到余厦身边,惊声道:“余先生,你说我身后有人?”

    闻言,余厦、朴杰、林惗三人双眸中无一不是闪出一抹惊色,死死的盯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座位。

    “现身吧!再这么躲下去,还有意义吗?”余厦向前迈出一步,眼神冰寒,目光里掠过一道森冷杀意注视着前方,声音低沉的说道。

    片刻过后,大厅里依然没有丝毫动静发生,除了余厦依旧直视着前方之外,麻峰和朴杰还有林惗,相互愕然的对视了一眼,似乎除了余厦之外,他们根本看不到大厅里还有第五个人的身影。

    林惗只感觉到余厦的身体就如当初在别院里出手的时候,莫名的轻微抖动了一下。

    眨眼之间,余厦的身影已然出现在面前不远处,一手抓着一名全身黑衣装扮的黑衣人手臂,一手将其按倒在桌面上,可惜黑衣人的脸上佩戴着一副黑色的面罩,完全遮挡了其面貌,无法看到面具之下到底是男是女。

    如此匪夷所思的一幕,让麻峰骤然大惊:“真的有人!”

    同时,对于余厦施展出连自己都无法看清的诡异身法,麻峰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悔意油然而生,悻悻地咽下一口口水,暗暗大惊道:“幸亏刚才没有对其动武,否则此时被按在桌面上的必然是我!”

    黑衣人岂会想到自己会暴露于人前,被余厦出现在身后按倒在桌面上也着实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之后便急忙开始挣扎起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

    余厦的话音刚落,黑衣人身上顷刻暴涌出一股强悍的气息,震得余厦双手不由得一松。

    挣脱了束缚,黑衣人身躯一转,反手一记迅猛的肘击挥出,余厦躲

    闪不及,连忙抬起手臂护在耳边。

    沉重的肘击轰在余厦手臂上,手臂处顿时传来一阵酸痛。

    不作二想,余厦迅速将手肘坠下,黑衣人没料到余厦竟然还能忍痛反击,挥出的手臂还未来得及收回,余厦的肘击已然砸落在胸前。

    “砰!”

    一声巨响,浑厚的力道将黑衣人狠狠的轰倒在地上,身下的桌子炸成一堆碎木四溅飞出,余厦此时竟然失神的愣了一下,并没有继续追击。

    黑衣人抓住这一霎失神的间隙,身体向外一个翻滚,面朝余厦,抬起双脚朝着余厦肋下蹬去。

    只见余厦脚下交替换步,侧身一转,刚避过黑衣人的蹬腿攻击,没想到黑衣人双腿一收,单手撑起身子,弓起脊梁之后迅速打出一记抬膝攻击。

    咚一声!

    黑衣人的膝盖顶在一面突然出现的黑色盾牌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不料黑色盾牌只出现了不到一秒的时间便和余厦一起消失在黑衣人的眼中。

    如此一幕,令黑衣人霎时怔了一下,刚反应过来,猝然出现在一旁的余厦,抡起一记沉重的手刀狠狠的劈在其胸口处。

    再度被余厦打回地上,黑衣人捂着疼痛欲裂的胸口刚欲起身,一把乌黑无光的手枪悄然抵在其眉心处。

    “你是能管局的人?!”

    一把女子的声音从黑衣人的面罩下惊呼而出,麻峰竟然面露惊色,快步走到她身旁蹲下身来,一把扯下她脸上的面罩,满脸愕然道。

    “竟然是你?!”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灵界战雄》,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