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乞活西晋末 > 第四百四十回 劳工风波

第四百四十回 劳工风波

    元宵前后,随着乐中竞技场主体竣工,来府劳作三月有余的半岛劳工们通过文明岛中转,依依不舍的陆续返乡,带走羡慕的回忆与沉沉甸甸的粮食,留下辛勤的汗水与夯实焕然的建筑,令一直热火朝天的华兴府尤其是乐岛,颇显一份冷清,也更显一份安稳。

    不过,这些来自百济、马韩、弁韩乃至诚韩与倭岛的劳工,来时约有五万,去时却仅两万出头。共有两万多奴隶青壮、五六千贫民青壮以及四千多孕龄妇女,因“改造”表现良好,幸运的融入了华兴府,代之交还给众多半岛“租工头”的,则是依据事前租佣协议,予以赔偿的大笔米粮。

    对于华兴府如此荤素不忌的吸纳人口,大面积扣下劳工,各家大小势力前来文明岛接人的“租工头”们,一得之消息就怒了。本来嘛,奴隶或者贫民劳工干活累死些许也属正常,华兴府少还个三两千也就罢了,毕竟一人十石的赔偿在半岛粮荒时节不算吃亏,可一下少了过半劳工,虽然远非聚落的全部劳力,这已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来年的生产。

    随着华兴府给每家租工头派出对应劳工说明情况,似乎早有串联的租工头们,立马带着仆从,闹哄哄聚集一处,气势汹汹的赶往了华兴府在岛署理处,也即海星棱堡所在,不知是谁带的头,他们并未入内理论,竟然聚在门外,数百人众口一词的喊起了口号:“扣奴违约!退还劳工!扣奴违约!退还劳工...”

    任何地方都不缺看热闹的,署理处外围立马挤满了好奇的在岛商客,指手画脚,议论纷纷,而租工头们则愈加起劲。若非这里是华兴府的地盘,各处都有兵甲森寒的军卒驻守,只怕租工头们会骂得更凶,闹得更狠,局势也将更加混乱。

    “嘿嘿,华兴贼人倒行逆施,竟敢公然毁约,一举得罪这么多海商与聚落头人,他们这文明岛看来是不想开了。”围观商客中,高罗再度刀疤脸扮相,幸灾乐祸道,“闹吧,打吧,最好整出几条人命,叫这文明岛臭名远扬!”

    “仅一群唯利是图的乌合之众而已,韩王能用他们捣鼓出啥?我等来此是为寻劳工了解华兴府情,看看热闹就好,高公子可别多抱希望。”依旧大胡子扮相的邢晨,一脸无所谓道,“华兴贼人敢做,就肯定有所应对,闹不起来,想对付他们,刀剑说话才行。当然,今日若能顺道拉拢几个恨上华兴府的狠角,就更不虚此行了。”

    自知扣奴一事做得不地道的华兴一方,果然早有准备。在一众军卒的围护下,文明岛大执事陶安施施然出现于棱堡的二层楼台,他手扬一份劳工租佣合同,借着人力喇叭,笑吟吟解释道:“诸位还请看清了,之前我等商定租佣劳工时,说好了折损一人,便赔付十石米粮,如今确有劳工不能如期交回,我华兴府也已备有足额米粮用作赔偿,何来违约?若有商客不信,院外告示栏贴有协议范本,尽可鉴证!”

    “你华兴府那是巧言令色!之前仅是论及个别劳工折损,如此赔偿尚可,如今你等一下扣留那么多劳工,叫我等聚落今年如何春耕,年末何以收粮?你华兴府这是将我等往死里逼啊!”人群中立马有人呼喝出声,语甚义愤填膺,“诸位,我等都有聚落生计,华兴府这般逼迫我等,能答应吗?”

    “不能答应!不能答应...”租工头及其狗腿子们随之高声抗议道,响声雷动,经久不绝。

    “诸位,恰逢我华兴大军刚刚歼敌十万,扩土千里,急需劳工垦荒,而所来劳工又有许多向往我华兴生活,苦苦哀求留下,令人难以拒绝!如此两便之事来得突然,也算木已成舟,虽未违约,确给诸位带来困扰,还望诸位见谅。”心中冷笑,陶安却一脸诚挚的喝道,“是以,为弥补诸位损失,保障各聚落正常生产,我华兴府决定做出重大补偿!”

    “我等只要自家劳工,不要补偿!”租工头间又有人带头喝道,不过,这一次跟随的吼叫明显稀稀落落,更没持续几息。开玩笑,人家刚刚歼敌十万,是展示军威呢,再说了,千里奔波只为财,听听如何补偿再做抗议也不迟嘛。

    临时联盟果然是乌合之众!陶安见此更加心中有底,他不急不慢道:“陶某这是代表华兴府,诚意十足的与诸位商榷问题,若是有人对补偿方案不敢兴趣,大可以站到人群右边,等待众人解决问题之后,陶某再与你依据之前协议,仔细探讨!放心,我华兴府行事素来讲究规矩,以德服人,无论如何也会公平合理,令彼此满意。”

    租工头们一片哑然,这时谁站出谁傻,人多力量大才好说话,单对单他们可没人敢与华兴府扎刺,便是其中别有目的的“有心人”,此刻也乖乖选择了闭嘴。

    “好了,再有不满者请站出说话,莫要增加混乱,耽搁众人要事!”陶安笑得更真诚了,他转头一挥手,立马有军卒压着数名夷州土著上前,他这才说道,“首先,为表歉意,我华兴府此番将在既有协议基础上,为每名被留劳工加付两石米粮!当然,诸位也可选择本府商品替代,绝对优惠!”

    这会儿可没人再打断陶安,都在等着搞清他展示夷州土著的目的。陶安续道:“其次,基于部分聚落确实缺乏春耕人手,本府此番业已备有一批夷州奴隶,体格不下韩人,用以交换所留奴隶,当然,两石米粮的追加补偿依然有效!最后说一点,夷州奴隶与补偿钱粮数额有限,陶某不敢保证所有人这两日都能得到补偿,还请有意者动作快些,进来与我方人员具体洽谈!”

    陶安话音落定,还不待租工头中的“有心人”想好下一步的应对台词,人群中已有一个矮小租工头排众而出,大部行往署理处,口中更是吵吵道:“这天气早暖和了,咱聚落正等人春耕呢,可没空跟你等瞎捣鼓!陶大执事,俺要补偿,第一个多点优惠啊!”

    “卧槽,看那小矮子如此猥琐,一定是倭人,出来添什么乱?”围观商客中,刀疤脸的高罗怒不可遏道。

    “托!那厮肯定是托!”大胡子的邢晨同样愤愤道,却比高罗看得更明白,“哎,今个估计也就到这了。”

    邢晨评论方毕,又有一名韩人租工头小跑而出,尾随那名小矮子冲往署理处,口中同样不忘吵吵:“卧槽,这些补偿挺值,手快有手慢无啊!”

    “直娘贼!说好的大伙儿同进同退,怎的不仗义?去他的,老子也不耗了,可别落个鸡飞蛋打!”又有一名租工头按捺不住,跟着奔往署理处。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穷,由是,越来越多的租工头脱离大队,冲往署理处,继而被分流至十数间小厅。棱堡门外,最终仅余了十来位租工头,以及他们的仆从在那大眼瞪小眼。至于他们是否进去商议补偿方案,似已不再重要!

    “一帮唯利是图之辈,简直目光短浅,完全不识大体!哼,他们难道就不知道,华兴府一举多了数万青壮,定会更加强大,日后定会威胁他们国家,乃至他们自身吗?”刀疤脸高罗禁不住抱怨连连,吐沫横飞之际,忽见邢晨业已摇着头转身而走,只得骂咧咧的跟着离去...

    进了碗里的肥肉哪有那么容易出去?一口气净吞两万半岛青壮,削弱对手壮大自身,这早便是华兴府的既定计划,若非考虑还要与半岛各国各势力继续交往做生意,华兴府怕是连淘汰下来的那些也不会归还。当然,既然补偿,就尽量令人满意,分化瓦解租工头之后,陶安便带着一众铁嘴铜牙与租工头们和和气气的掰扯起了道理。

    “贫民劳工留下是别个的自由吧?孕龄女子留下不影响春耕吧,他们能出来劳务又自愿留下,家里本也不缺他干活吧?再说了,他们本来就非奴隶,叫你租工头经手给“卖”了十二石米粮,揣入自个腰包多少你丫自个清楚,就偷乐去吧!”

    “再说说奴隶,你那部落多少青壮多少田,你当咱摸不清楚吗?留下两百,再补上一百夷州奴隶,足够忙活那点田了。再说了,半岛兵祸缺粮,这时正闹春荒吧,粮少嘴多,人比粮贱,你在咱这将奴隶换成钱粮,回去后去周边没租劳工的聚落随便转一圈,奴隶都补齐了还能白赚一大笔,低买高卖你丫该比咱在行啊!”

    “什么,你家粮食够了?那就贩些货回去呗,咱来给算算,嗯,这些华币你拿着,在岛上随便买,以往限量供应的,今个九折优惠敞开买!补偿嘛,就要令你满意嘛!”

    “什么,只想要真金白银或者铜钱?没问题,这华币在岛上钱庄尽管兑换,不过咱丑话说在前面,华币兑成铜钱随意,再想兑回华币优惠购货,钱庄就要手续费了,咱们自家百姓兑换华币都限量呢。其实叫我说,如今兵荒马乱的,也就咱华兴府用华币锁定粮价,迟早要比铜钱值钱,留手里只赚不亏!”

    终于,在华兴府多付出二三十万石米粮,以及万余夷州土著之后,租工头们大多开开心心的带人走了。而随着数万劳工返回故里,华兴府的大量信息不可避免的传播至半岛各处。马韩、弁韩、诚韩、百济,乃至更远的高句丽、晋二郡与倭岛,一时都充斥着有关华兴府的传闻。

    在底层小人物看来,那是一块令人向往的乐土,有丰衣足食,有大房畅路,若能作为治下百姓生活在那里,该多美好。只可惜,那些更多只是梦想,圆梦尚还阻隔重重。

    然而,对于半岛各处的上层人物来说,消息可不算好。劳工们对华兴府的实际观察错不了,动辄数万上十数万的游行百姓,动辄成千上万的精兵,还有魁伟的舰船,高大的城墙,四通八达的道路,丰衣足食的生活,怎么看这华兴府都势头强劲,本地区更拥挤了呀!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华兴威胁论顿时在半岛喧嚣尘上,首当其冲的马韩更是上蹿下跳,就劳工一事试图拉拢近邻共同遏制华兴府。怎奈大家去年刚血拼一场,坐下谈谈已属勉强,立马同心协力可没那么容易,大不了死道友不死贫道嘛。当然,明白人还是有的,就在半岛诸国犹自绥靖之际,一群始终紧盯华兴府的家伙却是再也坐不住了,而且,他们已然有了一定的执行力...

    文明岛风波仅被华兴高层视作一小段花絮,尚未意识到自个已将别人逼到反弹的地步。打铁还需自身硬,他们依旧着力于自家发展。稳步推出的政府订单,持续不断的建设工程,有的放矢的刺激政策,诸多华兴府在新年伊始采取的积极举措,有效驱动着商家、工匠与农民继续忙碌。体制转型的华兴经济,非但不曾有所停滞,反因个人私欲的调动而愈加活跃。

    正月二十一,为了帮助解决在岛商家与产业的人手问题,行政署与司法署联手借用四县县学为分场地,主办了一场乐郡四县联办的人才交易会。由于事先宣传得当,有华兴商会等数百工商单位,以及过万男女百姓参加了这场一直被沿袭下去的人才交流会。

    会中,令人惊异的是,方才起步的华兴经济太过生机勃勃,贼匪流民出身的新兴商家们也委实敢打敢拼敢出手,居然令个别现场出现了短暂的用工荒。不但与会的大多数男丁取得了一份或长或短的雇佣合同,更有数千女性也寻得了工作机会。随之而动的,则是佣工薪酬有了小幅上扬,这也再度让华兴高层们琢磨起了人口引进。

    当然,华兴府积极介入这次劳工雇佣,也是为了及早规范乐岛的佣工合同与劳动保障,用纪泽的话来说,要将对资本家的防范做在前面。依据华兴府的一应律条,这次人才交易会的所有佣工合同,都需按照固定范本,经过官方公证。

    公证合同中,须得涉及工作时间、工作环境、工作薪俸、超时补贴以及工伤、辞退、养老等诸多内容,在商家能够接受的最大限度内,保障雇工的利益,从而将资本家们的剥削程度,从毫无下限规范为略带人性。

    只是,华兴官方这样一搞,吃亏的是新生工商业主们。无端挨了记闷棍的他们,心中不爽了,又琢磨曲线救国了,继而开始寻思奴隶业务了,而带着他们的希望,张憧的南洋拓荒船队也在这一天,搭了支南下瀛东的华兴船队离开乐东港,越洋追随南洋军去也...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