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阴媒诡记:冥婚吧,首席大人 > 第110章 自寻短见的女人

第110章 自寻短见的女人

    时间锁定在清晨的七点。

    太阳已经从东边的大厦后升起,彩云逐月,隐藏去了月亮的最后一缕余晖。

    坐南朝北的一栋破旧大厦怎么也照不进阳光,黑暗阴森,晦气湿冷,乌鸦见了都要远离三尺之地。

    躺在地上蜷缩着身子的少女着凉了,小手冰凉,脸色苍白,很明显的寒气入体症状。

    被封在墙上的魔鬼弑影不用睡觉,一晚上都在守着一个小姑娘睡觉。由于高楼阴气太重,引来了不少的孤魂野鬼四处盘旋。

    但个个都在惧怕恶魔的威力,不敢靠近最高一层楼顶,只得藏在各个楼层的阴暗角落。

    …

    阎小尛打了个喷嚏,随后便睡意全无,夜里寒凉,她穿得又有些单薄,肉体凡胎的她自然而然的就感冒了。

    弑影见姑娘醒了,笑笑既说:“区区风寒,竟将你折磨成了这般模样,你若是病死了,还如何保吾不入地狱?”

    她这边感冒了,自己的鬼奴竟然还说风凉话!

    小小有起床气,死亡之眼瞪了一下弑影,下一秒他就怎么也开口说不了话了。

    “咳咳,让你办的事,做得怎么样了?”

    弑影也不是吃素的,毕竟是地狱来的恶鬼,区区束灵咒对他还不管用!

    他破除阎小尛的咒法,挑衅:“雕虫小技。”

    “嗯?”

    “已有凡人靠近此处,是名女子。”弑影转换话题,报告着自己的劳动成果。

    小小当然满意的了,能有人来,便证明这恶魔还有些用处。她站起身来,走到窗口眺望远方,雾霾,瘴气,笼罩整座城市。

    …

    “她已经上来了,就快到了。”弑影默默中提示到,让小小立马恢复神智。

    为了不让被引诱来此的凡人看见她,阎小尛躲了起来,杂乱不堪的楼层里有不少石柱,她隐去一身尘灰,藏匿其中。

    弑影不知道契主为什么要躲躲藏藏,同样是凡人,她不敢出现在众生面前,却只想藏在这破败不堪的危楼之中,引诱凡人上楼的做法又是为了什么,他一概不知,只觉得她的想法很是诡异。

    …

    一个穿着红色吊带长裙的女人不思疲倦的爬上了顶楼。

    她长得很标致,身材匀称苗条,肤白貌美长发及腰,黑色的高跟鞋嗒嗒踩在台阶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看着一片荒凉,暗黑潮湿的大楼中央,布满灰尘的地上还有新鲜的血迹,墙壁上也溅了不少未凝固的血液,见状,女人微微蹙了眉,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原来不止我一个自寻短见。”

    她一脸的生无可恋,气息微弱,神智开始不清不楚,口中碎碎念叨一些听不清的话,摇摇晃晃走到隔间破屋的阳台。

    阳台的护栏已经垮塌不见,人若是踩空一脚,掉下高楼,定没有生还的机会。

    躲在角落里的阎小尛目睹了整个过程,她差不多明白了,这个女人,是来寻短见的。

    可她需要的是活人,而不是死人。

    面无表情下,阎小尛从黑暗里缓缓走出,平静着声线朝坐在阳台边上思考人生的女人说道:“你还不能死。”

    突如其来的女声吓到了阳台边上的女人,她吃惊转过头来,只见一白衣飘飘的少女手脚带血的赤脚向她走来,犹如一只冤魂。

    女人不禁头皮发麻,臀部朝一边挪了挪位置,质问道:“你…你是人是鬼。”

    “都是。”

    “???”

    本来女人已经万念俱灰,酝酿心情准备马上跳楼结束自己迷醉的一生,可谁知道半路却杀出了个不人不鬼的小姑娘。

    她有些不耐烦,烦躁的扭过头去:“你快走开,谁也别想劝住我,活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倒不如死了痛快。。”

    话说得很绝,心也完全死了。

    一个漂漂亮亮,气质绝佳的美人即将在破旧的危楼了结此生,若是出了新闻,一定会掀起轩然大波。

    可阎小尛不会让她那么容易的去死,好不容易引来一执念深重的活人,怎么能轻易放过。

    她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逐步走近轻生的女人,说:“你想就这样狼狈的死去吗,我猜你一定是遇到了不可跨越的挫折,告诉我,我可以帮你。”

    “呵,我都拯救不了我自己,你一个不人不鬼的小姑娘能怎么帮我,你一定是脑子有病,我的事,就算是神仙来了也帮不了我了……”

    绝望的女人将视线转向高楼之下的地面,地上堆积了不少的残砖烂瓦,人若是掉下去,定死得很难看。

    可她一点都不畏惧,甚至在庆幸,这样死了,若是化成厉鬼也会是一只长相恐怖的厉鬼。

    阎小尛悄悄靠近女人,站在其身后近一步之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身上的怨气很重,把你的怨气给我,我帮你解决难处。”

    女人微微一笑,摇头道:“不可能的,没有谁能帮助我。”

    阎小尛皱起眉头,蹲下神用手掌捂住了女人的双眼,在她耳边轻轻说:“神不能帮你,那就有魔鬼来帮你吧,给我你的怨气,魔鬼帮你完成愿望。”

    说罢,被捂住双眼的女人从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看见了一只被荆棘束缚的可怖恶魔在熊熊烈火中受苦,渐渐的,恶魔变成了她心中所憎之人的样子,代替恶魔承受狱火之刑……

    “魔鬼……是魔鬼……”颤抖着双手,女人从最初的害怕到最终的兴奋,亲眼看见仇人被大火灼烧,她就兴奋得发出不可泯灭的笑声。

    也在这时阎小尛松开了自己的手掌,让那女人从幻象中醒来,落空一切。

    小小嘴角上扬,“这个交易怎么样。”

    “……你究竟是……什么人?”

    女人不敢看身后的小姑娘,刚刚的一切都不是幻想,这个姑娘,似乎真的不是人。

    自然的,小小自报家门:“我是灵媒,能与阴间的逝者进行沟通,召唤恶魔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你肯献出你的怨气,以及……十年的寿命。”

    “怨气?寿命?”

    女人转过头来,看向少女深邃泛红的眼眸,心一下止住,又一下恢复跳动,默默呆了几秒,最后肯定的点头,答应了。

    “好,只要你真的能够帮我,你要我整条命都没有关系。”

    女人眼眶红红的,愤怒的泪水不停打转,就是不流出来。她很憋屈,想要爆发?

    小小得到答案后,便转身离开,道:“既然同意了就不要后悔,否则你的下场会比死了更难过,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