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阴媒诡记:冥婚吧,首席大人 > 第20章 代表陆氏家母出席宴会

第20章 代表陆氏家母出席宴会

    就在她的胸前,代表陆氏的印记处一直闪着红色的光芒,如同火焰一样不停灼烧。

    因为阎小尛穿着睡衣,陆北殇再次觉得小巧的女孩儿发育得却不小巧。

    印记突然产生反噬,似乎是因为本体的排斥。

    阎小尛为什么要排斥他的力量呢?至于原因,陆北殇也不得而知。

    为了缓解阎小尛的痛苦,他伸手俯在她的胸口处,用自己的阴气减轻灼烧。渐渐的,阎小尛松懈了眉,不再吃疼呼唤。

    她终于能安心睡觉了。

    彻底平复印记的反噬后,陆北殇也不敢再离她太远,况且待在阎小尛身边,他也能减轻身上的痛苦。

    坐在床边的沙发上,他渐渐和黑夜融为一体,除非光明来临,否则陆北殇不会离开半步。

    ……

    翌日清晨。

    天色依旧是灰蒙蒙一片,光线照射入阎小尛的房间,但没能将她唤醒。

    直到……

    咚咚咚……

    “家母,请问您起床了吗,家主请您下楼用餐。”

    女仆甜美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将阎小尛从梦中唤醒,她迷迷糊糊的唔叫两声,懒洋洋的翻了个身。

    “家母,您醒了吗?”女仆小心翼翼再次呼喊。

    “唔……嗯,醒了。”

    阎小尛继续懒洋洋的回答,声音有些沙哑,有些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

    阴暗的房间里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可就在床对面的沙发上,黑暗中,却出现了一双血眸。

    “咦?!!”

    这一发现彻底惊醒了阎小尛,她睁大瞳孔,从床上爬起身来抱着柔软的被子。

    待她仔细一看,这才看清熟悉俊美的脸庞。

    “是你吗?”

    “……”

    陆北殇守了她一整夜,可谓是把阎小尛睡着时的一些情况都看在了眼里。

    他脱离黑暗,现身与她见面:“是我。”

    果然是陆北殇,阎小尛还是吃了一惊,松开被子,阎小尛冲他笑了笑,耸肩:“你不是离开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陆北殇看着她慵懒的模样,有些出神。

    她原地坐着,睁大眼睛呆呆的盯着陆北殇看,恨不得把他装进自己的眼中欣赏个够。

    一身军装的男人真的很霸气,男人味儿十足。

    …

    “家母,家主邀请您下楼用餐,他已等候多时了。”女仆再次提醒,打断了阎小尛。

    “…哦,好。”

    陆北殇微皱眉,也提醒道:“先起床,我在楼下等你。”

    说完,陆北殇再次化成星光,消失在了阎小尛眼前。

    “好。”她答应。

    阎小尛听话起床洗漱换了衣裳,一番打扮花了一个钟的时间,等她用餐的那人一定等急了吧。

    ……

    楼下,餐桌上。

    陆泽逸已经等候多时,拿着手机在通电话,面色有些难看,似乎通话不悦。

    阎小尛心道:陆北殇已经附身在陆泽逸身上了吗?

    她不敢确定现在的陆泽逸是他本人还是陆北殇。

    见阎小尛来了,陆泽逸也挂了电话,眉头皱得更紧,双手撑在桌上质问:“怎么这么久?”

    她坐上椅子,认错道歉:“不好意思,我起晚了。”

    “……”陆泽逸也没说什么,毕竟阎小尛认错态度还不错。

    “先吃饭吧,等会儿带你去个地方。”陆泽逸变换语气,脸色也没那么难看,认真的对阎小尛说道。

    她确实饿了,盛了粥准备喝。

    “陆总要带我去哪儿呢?”

    陆泽逸接着回答:“聚会。”

    “聚会?!”

    无缘无故,陆泽逸为什么要带她去聚会呢?

    对面的男人似乎知道阎小尛的疑惑,嘴角一丝冷笑接着又说:“你现在是我陆氏的家母,虽然还没嫁进来,但也该向世人介绍,表面上你会是我陆泽逸的未婚妻。”

    表面上?!

    说得也对,总不能说她阎小尛其实是一个死了一百多年的男人的未婚妻吧。

    陆泽逸和陆北殇现在是一体的,做谁的女人在外界看来都一样。

    阎小尛不再接话,默默吃饭。

    她还在好奇,陆泽逸什么时候会变成陆北殇,陆北殇又什么时候会变回陆泽逸。

    这确实是一个无法预判的事。

    …

    吃过饭后,女仆们也相继为她们的家母收拾打扮一番。一会儿她们的家主就要带着家母一起参加上流人士的聚会。

    据说,全sj的著名人士,财团大咖,影星名家都会去,算是一场比较大型的上流社会人士们的活动。

    陆氏家族的陆泽逸是整个聚会的焦点,他是不能缺席的。

    对于这么一场盛宴,阎小尛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倘若让自己媒体圈里的记者朋友们知道她代号魔三小摇身一变陆氏财团新任家母,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第二天的新闻头条一定会写:xx媒体公司当红记者魔三小竟是陆氏豪门家主陆泽逸未婚妻!

    这样子不光是媒体圈大乱,就连整个娱乐圈乃至全sj都会沸腾的。

    “我可能要火了。”

    想象一下,阎小尛低声自言自语,脸上尽显惊异紧张。

    …

    “好了,家母看看可满意?”为阎小尛打扮的女仆温柔提醒着。

    阎小尛抬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些出神,只因为镜子里的自己太过惊艳,太过……难以置信!

    灰蓝色的蓬纱礼服长裙完美修饰出了她的苗条身材,露背的深v又给她增添了百分百的性感,烈焰红唇,妖娆眼影,白皙肤色……都将阎小尛本该有的魅力体现出来,素颜的她本就天生丽质,现在做了修饰,自己简直可以和电视上的影星影后比试一番了。

    “哇!这真的是我吗?”阎小尛还是不敢相信,问着身边的女仆们。

    女仆们微笑回答:“就是您呀,家母本就长得好看,现在更美了呢。”

    确实很美,美到令人窒息。

    …

    “准备好了吗?”

    陆泽逸亲自前来迎接阎小尛,在进门那一刻,目光停留在她身上好一会儿。

    好一会儿,陆泽逸才无动于衷的移开目光,竟皱了眉:“准备好了就走吧。”

    说完之后,陆泽逸整理西装转身就走,这让阎小尛有些神伤。

    “难道他不喜欢我这个打扮吗?”

    后来,她确实跟上了陆泽逸的步伐,拖着长裙快步跟上。

    ……

    车内。

    陆泽逸如同往时一样微闭眼睛,稍作休息。阎小尛闲得无聊,只好盯着陆泽逸的脸看。

    她歪头想:陆北殇什么时候会出现呢?

    就在她想着想着的时候,陆泽逸睁开了眼睛,转头看着她……

    “……!”

    只见陆泽逸瞳孔血红,明显鬼眸!

    “是你吗?”她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