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都市绝世少帝 > 第102章 万丈之崖!

第102章 万丈之崖!

    “用一枚符篆换取此炉,如何?”

    辰凡沉吟少许,说道。

    “这个.....不是我不换,而是此物的拍卖权,是上面管理,我做不了主...”

    “要不这样,先生你先把符篆拍卖,我留下一张去请示一下会长,在给你答复。”高明辉询问到。

    “既然如此,那就先把这两枚拍卖了吧!”像这种级别的符篆,虽然在这里是无价之宝,但他随手都能炼制,拍卖几枚,赚取资金,也未尝不可。

    两人正说着,一个女子气嘘喘喘的走了进来,此刻,只见她神情紧张、面色苍白,颤声道:“高...高总,出大事了,外面的所有防御系统都失效了,并且保镖全都昏倒在地...”

    “梓川,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进我密室,不要大呼小叫,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没看到还有客人在此吗?”

    “客人?”

    梓川一愣,由于刚才心里紧张,所以没有注意到辰凡,而此时当看到辰凡时,却是一惊,这不正是五号包厢内那能量爆表的青年吗?

    “难道他是高总的朋友?”

    正在梓川想着,高明辉把那两枚符篆装好,然后说道:

    “这是两件绝世珍宝,拥有保命神通,其上符文颜色暗淡的只有两次功效,另一张完好无损,有三次功效。”

    “你把这两张符篆临时加入拍卖会,有瑕疵的立即出去拍卖,另一枚张完整的作为终极压轴物。”

    “对了,把这位先生请到一号雅间,这是贵客,务必要招待好!”

    “好的,高总。”

    .....

    待辰凡离开后,高明辉收起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凝重。

    缓缓伸出藏在袖筒里,微微有些颤抖的左手,只见手腕处,一枚蓝紫色的微型表盘,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而后咔嚓一声,彻底碎裂。

    “四级能量波动,归宗...高手...”高明辉口中喃喃:“难道此人就是上面要找的存在.....”

    告辞了高明辉,辰凡回到了三楼包厢,楚景苓正盯着下面拍卖大厅,一副无聊模样。

    “你去哪里了?”

    “难道我去厕所也要向你申请一下?”辰凡说着坐在了椅子上:“那枚玉印可曾拍下来?”

    “拍下了。”

    楚景苓说着把那枚玉印拿了出来。

    辰凡接过玉印,却是突然看向了下面的拍卖场,嘴角浮现一抹笑容。

    拍卖场,旗袍女人依旧春风拂面,这次她亲自端着一个盘子,盘子呈古色,红色的丝帕下,一枚刻着复杂符文的符篆盛在其中。

    这符篆自然就是辰凡炼制的防御符。

    旗袍女人看了一圈众人,然后微微一笑,说道:“在拍卖这件物品之前,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

    旗袍女人话音刚落,便有一个络腮胡大汉接话道:“不知苗颖小姐要问什么问题?别看我外表粗鲁,实则手慢心细,没准我还真能回答上呢!”

    被称为苗颖的自然是旗袍女人,络腮大汉一直就想与苗颖搭话,奈何一直没有机会,既然现在苗颖问话了,他自然不放过这个机会。

    苗颖笑容不减,继续道:“如果在座的各位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从万丈悬崖坠落,有几人能安然无恙的继续起来正常奔走?”

    络腮汉子一直在注意听苗颖的问题,此时听到苗颖的话,想都没想就回答道:“苗颖小姐,不说从万丈悬崖坠落,就是从百丈、千丈的高空坠落,也会尸骨无存,从万丈悬崖坠落,还能起来继续走路,除非是活神仙。”

    “就是,这纯粹是胡说吗,苗颖小姐,赶紧宣布这一件拍卖的究竟为何物。”

    听着拍卖场的各种议论,楚景苓注意力也被吸引了好过去,也是一脸不信,对旁边的辰凡说道:“这明显不是在信口雌黄吗,哪有什么人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从万丈悬崖坠落而毫发无损的.....”

    辰凡淡淡一笑,说道:“别说是万丈,就是从亿万丈坠落,也会有毫发无损的存在。”

    “吹牛皮!”

    楚景苓轻哼一声,显然不相信,虽然她曾看过辰凡能凌空站立湖面,但仅凭一枚符篆,从万丈悬崖坠落,还毫发无损,显然是无稽之谈。

    “你且接着看吧。”

    辰凡也不在说过,只是静静的看着下面拍卖场。

    “估计大家都不相信,在我第一次听到这个问题时,自然也是不相信的,但奇迹就发生在眼前。

    我手里的这枚符篆,就能使人从万丈悬崖坠落而毫发无损!”

    苗颖说着揭开了红色丝帕,露出了里面一张泛黄的符篆。

    “什么?这不可能!就算现在的顶端防御措施,也不可能从万丈悬崖毫发无损!”

    “就是,同盟拍卖行乃京都大行,全国知名,怎能愚弄我等?”

    “这是想要提高拍卖品的知名度,以此炒作物品价值!”

    ...

    二楼三层十一号雅间,一猥琐男子端端坐在椅子上,盯着那泛黄的符篆,神色微动。

    旁边一位青年,看着拍卖场中议论,冷笑一声,说道:“同盟拍卖行这次算是闹笑话了,区区一枚古玉佩,也敢如此大放厥词...”

    猥琐男子瞥了眼青年,淡淡道:“不,那符篆的功能,或许比这还要强。”

    “什么?”

    青年吃了一惊,这话要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他早就一个耳光呼过了!但是,要是从这位口中说出,这分量就不一样。

    猥琐男子没有在说,想到自己上面那位存在的恐怖,别说万丈,就是穿越外围大气层,也有几分可能。

    三层六号雅间,一位穿着青色古式服装的年轻少女眨着好奇的大眼睛,对旁边一位同样穿着古服的青年说道:“老哥,他们是不是在吹牛,就是师姐从万丈高空跳下,恐怕也得真气枯竭。”

    古服青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说道:“这符篆的确有一股奇怪的能量波动,但此次我们主要是收回葛洪炉,所以,不易多事!”

    八号包厢,僵面三师兄盯着下面的拍卖会,邪邪一笑:“符篆,有意思.....有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