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的俏美狐妻 > 第445章 窝里横!

第445章 窝里横!

    “还没看清形势呢?”

    说着,也不等柳乘风发作,我紧接着便又一脸的冷笑道:“实话告诉你吧,整个柳家,除了你一个人,其它便再没有半只脚踏足‘地仙’境的高手了!”

    “你说什么?”

    一石激起千层浪,尽管对方明显并不怎么相信我所说的,然而这话实在有些太骇人了,所以柳乘风等人的脸色还是不由发生了变化。

    不光是他们,甚至就连我身后的胡三爷等人,此时也不由当场吓了一跳,纷纷都把询问的目光径直投向了我。

    只不过和对方不同,他们的脸上除了震惊,剩下的便全都是惊喜!

    因为如果真的如我所说,那么他们当然也就不需要再惧怕什么柳家了。

    “哼!我说什么,你很清楚!”

    眼看着对方果真被我的话给震慑住了,尽管我的心里很没有底气,但我还是故作一脸的强势,趁热打铁又道:“竟还妄想灭掉整个狐族,有那个时间,我劝你们还是考虑考虑今天,是否能活着离开这儿吧!”

    话音刚落,我还不由直接从自己的乾坤袋中拔出了短剑,摆明一副随时准备动手,拿下他们的架势!

    “你!”

    眼见我如此有恃无恐,那柳乘风等人的脸上忍不住便越发惊疑不定了起来,不过他毕竟是老江湖了,紧接着便又一脸的狞笑道:“还想诈我?”

    “就算王重阳,真去了我柳家又能如何?你以为,就凭他区区一个王重阳,真的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话音刚落,他甚至压根儿就不再理我,而是不死心的又将目光直接瞥向了我身后的胡三爷:“这将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别听这小子在哪儿胡说八道!”

    “如果你还想保住狐族,现在就跟我走!另外还有陈楠这小子,你我各退一步,只要你把他交给我,我便放过你身边的小女娃!”

    “这……”

    乍一听对方终于松口肯放过焰灵姬,胡三爷的脸上顿时就有些犹豫了起来。紧接着便把目光径直投向了我,仿佛是想从我这里听一个准信儿!

    “哈哈——”

    然而就在这时,我却突然笑了,在众人一脸诧异的目光中,我足足笑了许久,这才对着柳乘风反问了一声:“你刚才好像说王真人没那么大的本事?”

    “废话!”

    柳乘风一脸的讥讽笑道:“你以为他是小李吗?”

    “然而他却是小李最好的兄弟!”

    同样冷笑了一声,我这才一脸的信心满满道:“以前的他或许确实没那么大本事,可以同时对抗柳家那么多的高手!”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好像忘了告诉你们,就在我们从阴曹地府脱险的时候,王真人已经成功堪破到了‘地仙’境界!”

    “什么?”

    乍一听王真人已经突破到了“地仙”境界,柳乘风等人的脸色这才突然变了!

    而我则是继续笑道:“不然你以为我们是怎么从那阴曹地府中逃出来的?”

    “对了!”

    说到这里,我还不由故意停顿了一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王真人好像有一个外号叫做‘疯子’吧?你说他反正都要离开这‘大千世界’了,又会在临走之前,干出点儿什么疯狂的事情呢?”

    “你!”

    直到这时,柳乘风的脸色这才真正有些变了,刚要开口,突然间他身后的另一名柳家高手,此时却不由突然间脸色剧变,急忙便将一枚已经裂碎成好几块的玉简递到了他的面前:“果然出事儿了!”

    “什么!”

    乍一眼见到已经碎裂掉的玉符,柳乘风的脸色简直变得比猪肝还要难看,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他又哪里还敢有丝毫的迟疑:“算你狠!咱们走!”

    话音刚落,这便带着他身旁的柳飘飘等人准备离开这里。

    “咦?”

    见此一幕,我忍不住便当场一愣,瞧这架势,似乎柳家竟然当真发生了什么变故?

    难不成王真人竟真就去了柳家?

    “想走?”

    “没那么便宜吧?”

    惊疑不定间,眼看着形势发生逆转,胡三爷的脸上顿时便不由惊喜到了极点,二话没说,这便向着柳家众人径直追了上去。

    “追!”

    同一时间,先前早已憋屈的不行的胡四爷等人,此时也不由同样赶紧追了上去,同时冲着附近的所有人大声吼道:“开启护山禁制!‘分神’境以下,一缕不得外出!”

    话音刚落,连同胡四爷在内的七八名“分神”境高手,几乎瞬间便消失在了我们的面前。

    “呼——”

    直到这时,我这才终于松了口气,脚下一软,这便一屁股径直瘫软在了地上。

    “姐夫!”

    胡宝泉第一时间迎了上来,一脸的关切道:“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

    我下意识摇了摇头,这才把目光直接扫向了边上的焰灵姬,焰灵姬只是冲我微微一笑,紧接着说道:“戏不错嘛,差点儿连我都骗了过去!”

    “啊?”

    此言一出,我倒是没什么反应,旁边包括胡宝泉在内的其他人,此时却不由当场吓了一跳!紧接着一脸的紧张问道:“不是吧?你……你真是诈他的呀?”

    “嗯!”

    微微点了点头,我这才一脸的苦笑道:“也不全是吧,毕竟……”

    “混蛋!”

    话没说完,一道刺耳的声音,随即便从我的身后突然响起!甚至都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人早已气急败坏的骂了起来:“不知死活的东西,你这样会害死我们狐族的!”

    “靠!”

    此言一出,我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猛的回头一看,紧接着我便不由当场一愣!

    好家伙,原来还是一个老熟人呀?

    此人并不是别人,正是在我刚刚踏足修行界时,就已经和他打过一架的情敌!

    好像叫什么柏泽,而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当时胡菲菲称呼他为“泽公子”。据说深得胡三爷器重,而且在整个狐族年青一代中,他的地位似乎仅次于焰灵姬,就连胡宝泉也被他远远甩在了身后。

    不过我一直都很纳闷儿,此人既然在狐族拥有如此高的地位,但却居然并不姓胡?不知又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呵……”

    见到是他,我的心中倒突然好了许多,下意识笑道:“哟,这不是泽公子吗?”

    “怎么?提前出来了?”

    这话倒是有点儿故意戳他的痛脚了,因为当时在我俩打了一架后,他便被胡四爷直接罚到‘思过崖’去面壁思过了。

    据说要面壁思过两年才能出来,不知怎么提前就被放了出来。

    不过想想倒也难怪,且不说今天被柳家一伙人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光是胡三爷大寿,所有狐族的核心子弟,应该都会到场才是。

    “哼!”

    果不其然,眼见我“哪壶不开提哪壶”,直接戳到了他的痛脚,柏泽顿时勃然大怒:“你还好意思说?当时要不是你,我又何至于遭到四爷的责罚?”

    “不过我倒应该感谢你呢!”

    说到这里,他竟不由突然又笑了:“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进步如此之快?”

    “是吗?”

    微微瞥了他一眼,好家伙,倒果真进步挺大的,居然同样也踏足了“元婴”境界?

    不过这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吧?

    毕竟当时我俩第一次相遇时,这厮差不多都已经是“心动”境的高手了,当时若不是有短剑在手,再加上对方大意轻敌,我又怎可能是他的对手?

    那时候的我俩,甚至压根儿就不是同一个级数的存在。

    可是现在嘛?

    嘿嘿,接近一年的时间过去,他从“心动”境突破到了“元婴”境,和一般人相比,这速度或许确实已经相当恐怖!

    然而跟我一比,其实他这速度倒也算不得什么了。

    当时在被胡四爷居中调停时,我就曾放下豪言,不用两年的时间,我就会追上他的脚步。事实证明,我做到了!

    如今才只过了短短一年不到,我就已经超过了他!

    尽管我看的出来,他的实力同样要比一般同境界的高手强上不少,但却显然并不是我的对手!甚至即便就是和唐离相比,他都还差得远呢。

    但我还是“假惺惺”的对他拱了拱手:“那可真得恭喜你了!”

    “哼!你少在我面前得意!”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虚情假意”,那柏泽忍不住便又怒斥了一声:“别以为你刚才打败了唐离,你就真觉得天下无敌了!你如此戏耍柳家,可只会给我们整个狐族都带来灭顶之灾!”

    “泽公子,你少说两句吧!”

    话音刚落,尚未等我开口,就连旁边的胡菲菲都有些听不下去了,忍不住便赶紧劝道:“刚才要不是陈楠及时出现,恐怕三爷早就已经被柳家的……”

    “闭嘴!”

    话没说完,柏泽便不由一脸恶狠狠的打断了她,同时有些失望道:“居然连你都开始向着他说话了!你懂什么,三爷这么做,原本就是为了保全整个狐族,这才选择牺牲了自己!”

    “可是如今三爷他们全都受到了这小子的蒙骗,一旦等柳家的人反应过来,他们势必就要血洗狐族!”

    “没错!”

    话才刚落,旁边竟还有人附和起来,而且还正是这高台上的一名白发老者。

    他下意识接过了话茬,一脸的痛心疾首:“我狐族怕是要大祸临头了!”

    “嗯?”

    此言一出,我顿时眉头紧蹙,因为但凡能出现在这高台上的,莫不都是狐族的核心成员。

    我瞥了那老者一眼,这才发现,此人竟还是一名“分神”境的高手,而他刚才居然并没有跟着胡四爷等人追赶上去?

    这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唉!”

    喟然长叹了一声,那老者看向我的眼神顿时充满了不善,摇了摇头,这才又道:“我们怕是迟早都会被你给害死!”

    卧槽?

    一听这话,我顿时就不乐意了,心说我这tm是图啥呀?

    老子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吓退了柳家,而且从刚才柳家众人的反应来看,柳家分明确实出了什么问题!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很可能就是王真人现在,真的是在大闹柳家!

    也就是说,尽管我一开始确实是在诈他们,可是最后事态的发展,却正是朝着我所希望的方向在发展。

    我不敢说,是我救了胡三爷,但最起码我保全了狐族的面子,并没有让他们丢脸跌份。

    他们不感谢我,这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我也是为了焰灵姬,就冲我“小驸马”的身份,我也义不容辞!

    可他们要说,我是在害他们,那我可就真不爱听了!

    难道他们就这么希望牺牲掉胡三爷,以此来保全住他们的性命吗?

    “都给我闭嘴!”

    都没等我发作,旁边的焰灵姬,此时却早已率先怒道:“就知道窝里横!刚才柳家的人在这儿耀武扬威时,怎么不见你们有这么大的胆魄?”

    “我……”

    柏泽有些语塞,不过刚才附和他的那名白发老者,此时却一脸的眉头紧蹙道:“小公主,话不能这么说吧?我们这不也是为了大局考虑吗?”

    “而且三爷一早就曾叮嘱过我们,千万不要和柳家发生不必要的冲突!否则,你以为我们愿意忍气吞声,眼睁睁看着柳家骑在我们的脖子上拉屎吗?”

    “大局?”

    焰灵姬冷笑了一声:“你所谓的大局,难道就要是眼睁睁看着三爷爷白白送死吗?”

    “这……”

    焰灵姬把话说得很重,就连那名白发老者,此时也不由哑口无言!

    “嗯?”

    与此同时,我的心中却不由越发狐疑了起来,而且这个疑问从一开始我就没想明白,下意识问道:“老听你们强调说,三爷打算牺牲自己来换取狐族的延续,可我不明白的是,为何只要三爷乖乖跟着柳乘风离开这里,柳家就会放过你们呢?”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焰灵姬下意识摇了摇头,却并没有直接告诉我答案,而是下意识对我说道:“走吧!反正现在狐族也已经封闭,我先带你去周围参观参观!”

    “那敢情好!”

    微微点了点头,其实我也不想在这儿继续面对柏泽等人,如今既然焰灵姬主动提起,我自然不会反对。

    “等一下!”

    然而,几乎就在焰灵姬带着我和胡宝泉等人刚要离开这儿时,满脸铁青的柏泽,此时却不由突然间叫住了我们。

    “陈楠,你少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更别以为你击败了唐离,我柏泽就会怕了你!我现在要向你发起挑战,你敢接受吗?”

    “嗯?”

    此言一出,我不由当场一愣,心说这柏泽的脑袋怕是有坑吧?

    不是你丫自己上赶着跑这儿来骂我的吗,我tm什么时候又向你耀武扬威了?

    再者说了,真要挑战,刚才唐离等人在这儿真正耀武扬威,就差骑着狐族脖子上拉屎的时候,你tm又跑哪儿去了?

    你不挑战唐离,等我把唐离给打跑了,你却要跑来挑战我?

    真就只会“窝里横”吗?

    我原本以为,焰灵姬应该会出面阻止这场挑战,可我等了半天,她除了面色有些阴沉之外,其它竟再没有丝毫表示。

    无奈之下,我只好回应他道:“你确定你要挑战我?别怪我太坦白,现在的你,可远不是我的对手!”

    “哼!”

    眼见我的眼中毫不掩饰对他的轻视鄙夷,柏泽自然气得够呛,不过显然连他也不得不承认,此时的他确实已经远不是我的对手!

    “是!”

    柏泽紧接着说道:“我承认你很厉害,甚至就连唐离也差点儿死在你的手里!”

    “不过若是在不使用真炁的情况下,纯粹只比肉身力量的话,你却未必就是我的对手。”

    “嗯?”

    颇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我下意识问道:“听你这话的意思,你是想跟我较量纯粹的肉身力量?”

    “没错!”

    柏泽一脸自信的点了点头,颇有些挑衅的意味道:“怎么?怕了吗?怕了就请你赶紧滚出狐族,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怕?”

    我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心说我现在,最擅长的几乎就是肉身力量,我连“出窍”境的唐离都已经干趴下了,我会怕你?

    只不过我考虑到这地方毕竟是狐族的地盘儿,此人又深得胡三爷的赏识。不看僧面看佛面,真要是把他打成重伤,貌似胡三爷的脸上怕也并不好看。

    于是我下意识一脸的冷笑道:“你觉得我会怕你吗?不过我学的都是‘杀人技’,向我挑战,你就得有死的觉悟!”

    以他的实力,我其实根本就不屑跟他动手,所以我才把话故意说得杀气腾腾,想要以此直接吓退对方!

    毕竟他连唐离都打不过,而我却差点儿将唐离直接干掉,只要不是傻子,我想大概都能看出双方在实力上的悬殊吧?

    “你!”

    然而这却并没有什么卵用,甚至反而还起到了相反的效果,因为对方不仅没有被我直接吓退,似乎反而坚定了要挑战我的想法。

    紧接着便听他勃然怒道:“你还真是够狂妄的!若纯粹只是比拼肉身力量的话,我柏泽还从没有怕过任何人!”

    “你要是能在这方面赢了我,那我便对你彻底福气,同时也认可你狐族‘小驸马’的身份!”

    说到“小驸马”这三个字时,柏泽眼中明显闪过了一抹阴沉,甚至还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仿佛像是我偷走了他一件极为宝贵的东西一般。

    看来这小子居然还没对焰灵姬死心?

    “那就随你吧!”

    当着狐族这么多人的面,既然对方执意要向我发起挑战,焰灵姬也并没有出面阻拦,那我也只能无奈的冲他点了点头!

    紧接着话锋一转:“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一下,我这人下手向来没轻没重,万一要是伤了你,你可不要怪我。”

    “放心!”

    柏泽一脸的很没好气道:“你要真能赢了我,我不仅不会怪你,甚至反而还会感激你呢!”

    “是吗?”

    颇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眼看着对方心意已决,我倒也懒得再劝,下意识说道:“既然是你自己要自取其辱,那我就成全你!”

    “靠!这小子也太狂妄了吧?”

    话音刚落,高台下的众人顿时便又议论纷纷起来,没看出来,这小子在狐族的呼声似乎还蛮高的嘛!大概在场的很多人,都对我抢走他们狐族的小公主,心有不满,此时几乎一面倒的全都站在了柏泽一边!

    尤其是柏泽的那些小迷妹们,此时更是大声喊起了“泽公子加油”,全都开始为他加油打气!

    “哼!”

    见此一幕,柏泽的眼中不由就更得意了,紧接着便冲我大吼了一声:“小心了!”

    一边说着,这厮早已迫不及待的向我径直扑了过来,凌冽的拳风,摩擦着空气呼呼作响,狠狠便是一拳径直轰向我的面门。

    不得不说,这小子的肉身确实也非常的强大,而且还很狂妄,甚至都没有丝毫的试探,从一开始,竟就选择了要跟我直接硬碰硬?

    “哼!”

    同样冷哼了一声,我却依然不曾将他放在眼里,眼看着对方凌厉的拳风须臾便至,我甚至压根儿就没有丝毫动弹!

    直到的他的一拳,真正轰击到我面前,我这才突然动了!非常轻描淡写的一拳,这便和对方的拳头直接碰撞在了一起。

    “砰”的一声!

    我的脚下依然纹丝未动,然而对方却是脸色剧变,接连退了好几步远,这才堪堪稳住了身体。

    “什么?”

    直到这时,众人的脸色这才变了,傻傻的看着高台上的我和柏泽二人。显然没有想到,这才不过只是第一拳而已,他们口中呼声最高的泽公子,竟就吃了一个不小的暗亏,当场便被我直接震退!

    但凡是明眼人,几乎一眼就能看出双方的实力,到底是有多么大的差距。一时间就连原本对柏泽的呼声都小了许多。

    “混蛋!”

    狠狠的咬了咬牙,对于这样的结果,柏泽显然有些接受不了,甚至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在他看来,我的实力或许是要比他强悍不少,可我毕竟是人类,我的实力很大程度上都倚仗我所掌握的神通秘术。

    而他却是妖修,几乎先天便在肉身上占有极大的优势,而且我俩又都只是“元婴”境界,按理来说,若纯粹只比肉身力量的话,它肯定要比我更强才对。

    可惜现实却给了他狠狠一耳光!

    若不是我的体内的确没有丝毫的“炁场”波动,甚至他都要怀疑我,是否公然违背约定,直接动用了体内的真炁。

    “如何?”

    冷冷的瞥了一眼对方,其实在我看来,挑战到这里基本就可以结束了。

    孰强孰弱,早就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实在没必要再大打出手。

    毕竟他好歹也是狐族年轻一代中的“二号人物”,地位仅次于焰灵姬,哪怕是我“情敌”,就算我再怎么不待见他。我也多多少少得顾忌狐族的面子,不想让他在人前输的太过难看!

    于是我下意识问道:“还要继续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