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巫旅 > 第292章 好久不见

第292章 好久不见

    炼金尖塔周遭三英里,已然化为了神秘之地。

    以奎因斯现在对时间的感知,能察觉到这片区域内,不时会有从过去的时光中走出来的人和事物,当然最多的还是魔怪怪异等,借着幻假成真的神秘力量,出现在现世之中。

    这是两个8阶超凡者同时交手后的结果。

    当然,能够造成如此恐怖的规模,奎因斯觉得这当中还蕴含着深层次的原因,比如那已经消失的巨蛇虚影。

    做直接的证明就是,白袍蛇母塔西娅·阿纳斯与幻术尖塔前塔主尤利西斯·乌尔夫的再次交锋,却再也没有照成过类似的情况。

    不过奎因斯想要近距离观摩两人交锋的机会却是没了,因为两人再次交手时,已然出现在圣德累斯费斯的上空,而且仅仅三次碰撞,两人似乎就打穿了现世的空间,进入到了另一个空间内。

    “8阶超凡者的力量与意志,已经能短暂的影响到现世的空间,形成类似临时灵界的区域,依附在真正的灵界之上。”阿加莎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奎因斯眯着眼道:“你说,之前的蛇影,是什么?”

    阿加莎看着那逐渐形成的神秘之地,有些忧虑道:“恐怕是那羽蛇神的神性产生了作用。”

    “神性吗?和我想的差不多,也只有神性可能才会影响到这么大的范围。”奎因斯道。

    奎因斯:“那你觉得现在神性在谁手里?”

    阿加莎:“我想神性应该没有落在这两人手里。”

    “何以见得?”

    “因为两个人都没有到拼命的程度,若是有一个人拿到神性,就不会如现在这样简简单单只有两个人对峙了。”

    “说的不无道理。”奎因斯赞同的点了点头。

    当然,此时的炼金尖塔中,也不平静,走了蛇母塔西娅·阿纳斯和尤利西斯·乌尔夫两人,就是7阶超凡者的对决的,当然,一开始自然是没什么,各人捉对厮杀就是,但随着时间推移,被包围在刚刚诞生的神秘之地中的敌我双方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无数从过去历史中爬出来的魔怪,人物,疯狂的无差别的杀向了万蛇与十二尖塔的众人,哪怕是7阶的存在,面对这些似乎看不到尽头的浪潮,都有些挺不住了。

    若不是这些似真似假的魔怪之间亦有争斗厮杀,被困在炼金尖塔中的众人可能都要坚持不下去了。

    现在炼金尖塔周围,已经不能用龙潭虎穴来形容了,好在这些从历史中走出的魔怪,都不能走出神秘之地的范围,否则圣德累斯费斯真的要大乱了。

    “嗯!”奎因斯突然察觉到有人从刚刚形成的神秘之地中出来,定眼看去。

    是那个马其努皇室三皇子,和他身边的那个7阶超凡者护卫。奎因斯眼中闪烁。

    奎因斯并没有多想,但直到两人走后没多久,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两人身后,令奎因斯瞬间重视了起来。

    地狱公爵,他怎么会对这位三皇子殿下感兴趣。想到之前三皇子两人从神秘之地中逃脱出来,奎因斯顿时觉得这事不会简单。

    奎因斯手肘微磕阿加莎,示意他看另一个方向。

    看到远处地狱公爵的瞬息,阿加莎瞳孔不由一缩,拿眼看向奎因斯,眼中疑问重重。

    “地狱公爵。”奎因斯只说了四个字,阿加莎顿时了然,她虽然没有见过地狱公爵这个人,不,是魔鬼,但却听奎因斯谈起过地狱公爵在萨鲁纳的作为。

    “跟上他,他跟着马其努的那个三皇子。”奎因斯补充了一句道。

    这种紧要时刻,马其努的三皇子与地狱公爵同时出现,就算是傻子都知道这里面有问题。

    地狱公爵提格确实小心,不过这一次他却漏了马脚,当时奎因斯两人都还在阿加莎的铜伞笼罩之下,加上距离的关系,竟然没有察觉到奎因斯两人。

    这么一来,阿加莎自然不会轻易撤掉铜伞的屏蔽,而是继续展开铜伞,两人远远的吊着地狱公爵提格。

    一路跟随,奎因斯发觉地狱公爵跟踪的方向正是大使馆公馆的去路。

    很快,前后三波人马,都到了大使馆公馆附近。

    三皇子与其护卫径自走进了公馆内,而地狱公爵提格,在其进入后,竟然也堂而皇之的走了进去,大门的护卫连理都没有理会。

    见此一幕,奎因斯没有丝毫奇怪,身拥骗术的魔鬼,怎么可能连一个护卫都骗不过。

    三分钟后,奎因斯两人来到门前,两人没有犹豫,跟着走了进去。

    作为另一大帝国使节团下榻的公馆,自然是按照最高规格来的,故而公馆的面积很大。

    来到公馆大厅前,阿加莎还待进去时,奎因斯却一把拦了下来。

    “怎么?”阿加莎看向奎因斯问道。

    奎因斯神色凝重的看着面前的大门,心灵深处一阵阵警兆如擂鼓般蓬蓬如打雷。

    “不对劲!”这个时候,奎因斯渊博的神秘学识起了作用,那大门之上防护无关紧要的花纹,在他的凝视下,露出了一丝丝端倪。

    “这个公馆……”奎因斯左右看了看,虚空之瞳运使到最大限度,霎那间,在公馆墙壁上,隐藏的花纹在他眼中慢慢浮现:“这个公馆整个都被隐蔽的镌刻上了巫阵纹路。”

    “巫阵?看得出是什么巫阵吗?”得到奎因斯的提醒,阿加莎亦通过自己独特的空间感应,察觉到了整个公馆的不对劲。

    “时间太短了,一时间肯定是看不出多少详细的。”奎因斯喃喃道:“不过能解读出一些片段,献祭,联通,承载,塑造,这些……”

    奎因斯紧皱眉头:“你说这是奥斯曼皇室的手笔吗?”

    “应该不会,”阿加莎思忖片刻道:“使节团里也是有7阶超凡者的,哪怕不是巫师,这么多天过去,也是有可能发现公馆的不对劲的。”

    “这么说,是使节团自己的手笔喽,他们想要干什么?”奎因斯疑惑道:“是针对地狱公爵的?”

    “不可能吧,使节团怎么可能知道地狱公爵在圣德累斯费斯。”阿加莎摇头。

    “地狱公爵,我当然是在等他。”

    一个让奎因斯面色一变的女人声音突然从大厅中响起,大厅的大门亦随之大开。

    “请进,我的朋友,奎因斯·多德,好久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