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仙武狂歌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破碎虚空
    太玄子昏迷,郑小婉战败,现在唯一还能站着的就是苏三了,但是他苦涩一笑,望了一眼林澈闭关的石门。

    大哥,我终究还是愧对你的嘱托,没有把你的江山治理好。

    本来明国是蒸蒸日上的,但恨就恨在引狼入室,被两位大宗师忌惮。

    郑小婉狠狠瞪着九霄天魔,哪怕是这最后一刻,她也没有任何的屈服畏惧,她只恨自己不能再快一点,否则现在倒在地上的就是他们两个魔头了。

    九霄天魔啧啧一笑,打量着郑小婉清丽绝世的小脸蛋,道:“老夫还从未玩过像你这样的天骄,真是不简单,才武圣境就能威胁到本座,你说要是本座把你炼成一具百依百顺的尸姬会怎么样呢?”

    郑小婉打了个寒颤,她实在无法想象那一幕,自己竟然要被这个大魔头炼成行尸走肉般的尸姬?

    绝对不允许!

    她眼中闪过一丝决绝,就要催动体内的真气自断经脉。

    “呜......”

    九霄天魔捏住她细嫩的脖子,将她掐的脸色发紫,差点昏迷才放开手。

    “在本座面前,你就会知道什么叫求死不得,哈哈哈!”

    吟!

    神兵有灵,天下第一剑哪里能忍受自家主人受欺负,锵的一声就刺向九霄天魔,但还没有刺到,就被一双大手握住剑柄,那双手上缭绕着红色的火焰,正是沉默许久的烈火尊者。

    “嘿嘿,这把剑不错,本尊刚好有个弟子也喜欢剑,老毒物,剑给我,人给你,没意见吧?”

    烈火尊者此时的铠甲上也布满了剑痕,很多地方都被斩断了,伤口不浅,都是拜郑小婉所赐。

    九霄天魔心里有些不舍,但还是道:“成交。”

    天下第一剑还在挣扎,烈火尊者眼中露出一丝凶光,然后催动熊熊火焰灼烧天下第一剑,这可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他的本命真火,自负为火中至尊。

    天下第一剑发出痛苦的呻吟。

    “放开它,这是我师傅送给我的!”

    “哈哈哈,你师傅?就是那个缩在山洞里不敢出来的胆小鬼?”

    话音刚落,那厚重的断龙石大门发出砰的一声巨响,仿佛里面有一个怪物要撞门而出,背后的那座山都颤了一颤。

    “什么呀,还以为那林澈要出关了呢,看样子他连着断龙石都打不破呀。”

    又是话音刚落,厚重如山的断龙石上开始蔓延出一道道裂痕,如蜘蛛网一般,最后轰然一声化为了粉末,尘土飞扬。

    一个身影从里面缓缓走出,长发披肩,灰尘中看不清面容,但却能看到那刀削一般的轮廓,和那冷漠的目光。

    烈火尊者一怔,那是一种怎样冷漠的目光,仿佛高高在上的仙帝在眺望凡人,一如巨龙在九天俯瞰蝼蚁。

    “师傅!”

    郑小婉惊喜地喊道,在这一刻她仿佛看到了守护自己的天神下凡,于绝处逢生,看着那道身影一时间竟然痴了。

    她对林澈有一种盲目的自信,认为这世间就没有什么师傅办不到的事情,只要师傅出现,再大的危机也能立刻化解,他是自己无所不能的师傅,也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师傅。

    烟尘散去,露出林澈有些削瘦的面庞。

    师傅他.....有些瘦了......

    这一刻,郑小婉竟然觉得有些心疼,恨不得立刻便要为师傅做一顿丰盛的大餐,果然,没有自己服侍在左右,师傅他就不懂的爱惜自己。

    林澈眼中的神色有些过于冷漠了,似乎没有任何感情,唯有当听到那声师傅时,才泛起波澜,然后渐渐有了色彩,有了人间气息。

    林澈摇了摇头,果然,突破到那个境界是有一些副作用的,自己身为人的感情似乎在渐渐变淡。

    何为仙?一人一山罢了,站在山巅眺望世间,看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得到强大力量的同时,也会渐渐失去与生俱来的人性。

    换言之,就是林澈的心境会逐渐接近仙人模式,甚至再也分不出彼此。

    林澈本来还有些头疼这个副作用,但当看到郑小婉可怜兮兮的样子后,顿时心中怒火中烧,什么狗屁副作用通通消失不见了。

    敢欺负我林澈的弟子?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顿时,林澈眼神冷漠地盯着九霄天魔,淡淡道:“小婉,是他欺负你吗?”

    在林澈出关的时候,郑小婉之前脸上的勇敢和无惧统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被人欺负后可怜兮兮的样子,甚至大眼睛里还噙着泪珠,就像一个被人欺负了后找父母告状的孩子。

    “呜呜呜,师傅,他刚刚掐我脖子,还有那个大块头,他刚刚欺负我的天下第一剑,师傅,你快替我教训他们!”

    “大哥,务必小心呀,他们两人都是大宗师,一人擅长毒,一人擅长火,对了,还有太玄子前辈,他中了九霄天魔的剧毒,现在已经昏迷不醒了。”

    听到二弟的话,林澈望了一眼昏迷的太玄子,眉毛一皱。

    太玄子对他有大恩,若不是他借了龟河图这件神器,林澈也无法在短短三年就能修炼到这个境界。

    “本来还想折磨一下你们两个,现在看来,只能快点杀了你们了。”

    林澈淡淡道。

    烈火天尊和九霄天魔对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

    “我还以为明帝是什么人物呢,原来就是一个喜欢吹牛皮的毛头小子,真是快笑死本尊了!”

    “哈哈哈,我九霄天魔纵横天下的时候,你小子的祖母估计都还是个雏呢,也敢在这里嚣张?”

    九霄天魔不愧是玩毒的,连舌头都很毒,这已经有些下流了。

    林澈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道:“丑人多作怪,既然命不想要了,就留下吧。”

    林澈剑指一伸。

    “小婉,看好这一剑,这是为师新创的......屠狗剑法。”

    轰!

    白云化剑,天空化剑,群山化剑,江河化剑......

    整个人间都似乎被林澈铸造成了一口宝剑,随着他剑指一动,斩仙灭神、诛妖屠圣!

    “这是剑之大道?不对,剑道不可能有这样的威力,不可能!”

    在这一剑下,九霄天魔竟然生出毫无还手之力的感觉,只觉得自己就好像一只蝼蚁一般,而这一剑便是巨象。

    九幽水、千机灭神毒、万魂噬心散.......九霄天魔把所有压箱底的手段都用了出来,只求能挡那剑气片刻。

    但令他绝望的是,哪怕是他炼化一城百姓的亡魂而得来的万魂噬心散都在这一剑下成了泡影。

    他的毒,可以灭一国之人,却终究奈何不得一个世界。

    嗡!

    剑气穿过他的身体,却只有一点声响,没有造成任何的波动,周围的一切都完好如初,地面上连一道剑痕都找不到。

    这一剑的破坏力,似乎完全对不住它浩大的声势。

    但九霄天魔却呆呆地站着,完全没有劫后余生的兴奋。

    烈火尊者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

    烈火尊者望着九霄天魔那化为飞灰的肉身,瞳孔一缩,老毒物......就这样死了?

    再看林澈,一脸的轻松淡漠,似乎斩杀一位大宗师就好似踩死只蚂蚁一般简单,怪不得他称之为屠狗剑法,这样的剑法,杀谁不都像屠狗一样轻松吗?

    “明帝......你踏入那个境界了?”

    尽管心里已经有了八分猜测,但不听到林澈亲口承认,烈火尊者便怎么都无法相信,这个连三十岁都不到的年轻男子,他真的......破碎虚空了?

    破碎虚空,是江湖上只存于传说中的境界,只有上古时最为巅峰的几个妖孽才成功过,而后当着无数英雄豪杰的面,白日飞升,到了另一个世界,再也没有出现过。

    围观的人只看到在另一个世界里有三个字璀璨耀眼——南天门!

    因此,破碎虚空,便等同于成仙,以武入道,以武成仙。

    林澈似乎看透了他心中的想法,淡淡道:“如果我想走,随时都可以走。”

    烈火尊者心中一震,然后便是苦涩袭上心头。

    他真的到了那个境界,到了那个自己或许永远都无法看到的境界。

    烈火尊者已经很老了,潜力几乎开发殆尽,也才是七重天的大宗师,他对自己心知肚明,若无意外,将来是难有突破了,所以他才会答应与九霄天魔联手夺取明国,也是为了给后代多留下点东西。

    “那个境界,如何?”

    烈火尊者眼中有着七分羡慕,两分黯淡,一分嫉妒。

    “还不错。”

    林澈再次伸出剑指,就要挥下。

    “等一下!”

    烈火尊者突然挺起腰板,眼中再次燃起豪情与战意。

    “本尊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但本尊修行火道八百七十一年,遍寻天下异火,终于练出自己的本命真火,但现在全天下都认为你才是火道第一人,本尊不服,你可敢不以修为欺人,来试一试我的本命真火?”

    烈火尊者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林澈却是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剑指继续挥下,风云再次变动,那股可怕的剑意再次出现。

    “你是被火烧傻了脑子吗?明明一剑就解决的事,我为什么要再试试你的那什么本名真火?”

    烈火尊者脸上一僵,连忙道:“明帝,如果你能在火道上击败我,那我就可以立下天道誓言,以后便做你的仆从,任由驱驰!”

    林澈却毫无反应,仆从?对不起我不需要这么弱的仆从,大宗师又如何?在到达那个境界后,林澈才发现以前需要忌惮的大宗师高手都不过是井底之蛙。

    差距大到就和后天高手与先天宗师一样,一个先天宗师会稀罕后天高手的仆从吗?那绝对不会。

    然而一个声音喊住了林澈。

    “大哥且慢!”

    林澈的剑指一顿,看向二弟,不言不语。

    被林澈的目光看着,哪怕是苏三都觉得心中一颤,隐隐间竟难以直视,只觉得大哥现在的威严比以前强了好多,大哥他.....似乎有了些改变。

    “大哥,人族大劫就在十年之后,到时候如果我们能多一位大宗师高手,那么应该能多救下不少百姓。”

    林澈收回剑指,望着烈火尊者道:“算你好运,捡回一条狗命,将来大劫之时若是不能有好的表现,我再亲自收回你的命。”

    烈火尊者苦涩道:“你就对我的本命真火如此小觑?”

    “呵呵,赶紧放出你的火吧,少磨蹭。”

    林澈手一伸,太玄子的身体便自动飞起,林澈用一只手抵在他背后运功,靠着强大的真元渐渐把那如跗骨之躯的毒素逼出。

    本来这毒都已经流入了心脉,就算是人间最高明的大夫也无回天之力,除非神仙下凡,而刚好,林澈现在本质上和神仙已经没什么差别了。

    突然,林澈皱眉道:“喂,你不是要试试你的本命真火吗?怎么还不出手?”

    烈火尊者嘴巴一张,却说不出任何的话来。

    哪怕是踏入了破碎虚空,也太自负了,敢在和别人疗伤的时候接自己的本命真火?

    “那要是坏了你的疗伤,你可不许......杀了我。”

    烈火尊者突然觉得好屈辱呀,什么时候纵横天下号称不败火尊的自己竟也能说出这种羞耻的话?

    他突然觉得自己那维持了数百年的绝世高手风范,很有可能就要丢掉找不着了。

    “开!”

    他的本命真火并非经常使用的红色火焰,而是呈现七彩之色,火焰刚刚出来,四周的温度就豁然上升,仿佛身处一个巨大的蒸房一般。

    “这火焰是我采集足足十三种天下异火而成,其中有藏在沙漠深处中的青莲地火,也有极北冰川常年燃烧的骨灵圣火,更有号称天下第一异火的灭世妖火——”

    “少废话,赶紧扔过来。”

    林澈直接打断了烈火尊者得意洋洋的介绍,语气中仿佛那些震惊天下的火焰都是玩具一般。

    “你......你小心。”

    烈火尊者将本命真火扔向林澈,七彩火焰化作一只吞天巨蟒,一口咬向正在为太玄子疗伤的林澈。

    然后他就看到了这一辈子都不愿意再回想起来的一幕。

    只见林澈张口一吸,那七彩火焰巨蟒竟然被他吸入腹中,一点都不落下,然后林澈打了一个嗝,喷出一缕黑气。

    “有点意思,你这本命真火......”

    林澈有些欣赏地望着他道:“竟然还能助消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