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幸孕甜婚:厉总,妈咪又跑了! > 以她现在的脾气没人能欺负她,除了我

以她现在的脾气没人能欺负她,除了我

    杨玉蕊身子猛然一颤避开了姜枕那像是要食人一般的眼色。

    手心渐渐的也冒出了点点虚汗。

    像是在害怕。

    ***

    宛时府。

    被抬回来的姜释年也已经疼的昏睡下去,背上琳琅满目的伤口也在潺潺的冒着血液。

    姜枕皱紧眉头等待着金妈将温热水拿来,而此时他的那件雪白t恤也被染成了红色。

    少许还黏在了肉上,乍一看简直是惨不忍睹。

    “少夫人,我,我要不要去把陆少爷叫来,你一个人真的行吗?”金妈端着水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询问着。

    那姜家老爷到底是有多憎恨姜家小少爷,竟然下那么重的手。

    再怎么也不至于打成这样啊,他是想把他打死吗?

    姜枕抿唇,随后还是点了点头。

    她都已经很久没有行医了,如果不是害怕陆遣风一直到不了,她也不会出手。

    金妈一见,转身就赶忙下楼去打电话。

    而此时的姜枕也已经站到了姜释年的身旁,细长的手指捏起一把剪刀。

    一只手扯着他背上的t恤就准备开剪,虽然说有些黏着血肉但有些还是没黏住。

    好好的剪应该也不会给他弄疼,看着那一条条的伤口姜枕咬紧了牙尖。

    心中的怒气也在冲冲的上升,今日姜释年所受的苦难,来日她必定让某人加倍偿还。

    ***

    厉家后院。

    厉老爷子坐在凉亭内打量着面前的那副棋盘满意的点了点头。

    “果然还是我小孙子走的棋让我喜欢。”厉耀慈满意的摸了摸下巴赞叹道。

    可惜就是他这小孙子不能和他经常对弈,要不然他可就是天天都有乐趣呢。

    厉时衾面无表情的将手中最后一颗棋子落盘,抬眼道:“爷爷我赢了。”

    “……”听着这番话厉耀慈一顿,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懵懂的扫了他几眼,突然咧嘴大笑:“哈哈哈~好啊,你又把我给赢了。”

    兴奋的气息顿时传满了整个凉亭,自从厉时衾成年后他这爷爷下棋就已经很少赢过他。

    看来他是真的老了,连这个最小的孙子都赢不过去了。

    哎。

    厉时衾薄唇一勾甚是满意,谁让他每次跟他下棋都喜欢聊天。

    又不注意这棋盘不会输才怪。

    “听说枕枕遇见了麻烦事,时衾不去帮忙怎么倒还有心情和爷爷在这里下棋。”厉耀慈杵着拐杖疑问。

    跟他在这里坐了那么久,始终都没听见他说姜枕的事情,难不成是还不知道

    不可能吧,他的消息一向可都比他这个老爷子灵通。

    厉时衾一愣足足顿了几秒,抬眸:“我不想把她养成温室里的花朵。”

    他能护她一时,但不代表他就能护她一世。

    倘若哪天他不在了,那谁来解决那些事。

    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只能是陪她长大。

    “哈哈哈~”厉耀慈突然笑了起来:“厉猪猪难不成就不怕你那小媳妇被人欺负”

    厉时衾:“……”

    告诉我,厉猪猪这个名字你是从哪听来的。

    “以她现在的脾气,没人能欺负她,除了我。”愣了愣,他还是抿着薄唇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