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鬼儡残魂:绝色洗魂师 > 第44章 欲火涅槃(∩TT﹏TT∩)
    当四个人终于脱离烟雾时,他们才发现已到达山顶。

    这并不是一座多大的山峰,仅仅是座小小的山崖。它一边面向的是容海镇,另一边则是无边无际的大海。

    “你陪着她们俩在车里等一下,”昱对元凯说,“我下车看看去。”

    昱走了大概五分钟左右,来到可以纵观容海镇全貌的地方时,他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了!

    此时的容海镇再也找不到祥和的景象,它像一座巨大的焚尸场燃烧着弥天大火。滚滚的浓烟像天空升去,硕大的叠叠火浪张牙舞爪地吞噬能吞噬的所有。由于距离太远已听不见人们悲恸的呐喊声了,不知道这次这个镇子会不会全军覆没……

    面对如此的大火,苍茫天地间,昱渺小地竟无能为力……

    他轻轻叹了口气,火焰在他好看的桃花眼里被熄灭。

    昱转过身正要离开,却忽然发现了不远处隐隐约约有个人影背对他,在这微微开始发亮的天空下显得几分诡异。昱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海风掀起他额头的碎发,他轻轻地甩了甩头。

    这个身影……

    昱在心里惊叹!

    如果没错,这正是傍晚时他们开车险些在街道中央撞上的那名年轻女子!因为她清瘦、矮小,还有她那如瀑布一样的黑发都给昱留下了再深刻不过的印象!但是此时的情况,看起来不太妙,昱分明感觉得到这空气中凝结了无比沉重的空气分子。

    昱安静地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看她矗立在山崖的边缘,没有惊动她。她的背影是那么悲凉、孤寂,像沙漠中的一粒沙,像天空中的一丝云……

    在昱的注视下,这女人竟然抬起脚,一步一步缓缓向前走去。她的步伐有些怪异、僵硬,如同傀儡飘在空中一样。

    昱觉得不对劲,再不阻止好像就要来不及了……

    “小姐姐,你在做什么?”

    在这样如此混乱的情况下,昱用最温柔的声音呼唤她,生怕一不小心就刺激到她。紧接着,就在她听到声音扭过头来的一瞬间,昱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将她往后拽回,只是没想到这姑娘脚下乱了步伐,她竟然仰面栽进了昱的怀里!

    昱身上的薰衣草体香迅速在两个人之间扩散。

    昱没有言语,低头温柔地看着怀里的这个被他从悬崖边上拉回的女人。他的眼睛此时此刻是深邃认真的,像聚拢了世间所有任何人不曾见过的温暖,在这低头的瞬间全部倾泻而出。

    而怀里的这个女人,盯着这个恍然间出现的男人,无法移动目光。

    她的两只漆黑的眸子里噙满了晶莹的泪水,右眼尾下一颗明显的黑痣闪着神秘的光,而脸上的那道伤口依旧鲜血淋漓。

    两个人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动作,谁都不敢呼吸,甚至连动都不敢动……

    然后,这个女人的泪水率先淌了下来,经过她绽开的伤口,与鲜血混杂在一起划过了下巴。

    昱微微蹙了蹙眉头,眼前明明是一张精巧的脸蛋,怎么会变成这样狼狈不堪?他将女人扶起,日出的第一缕阳光恰好在这一刻投在了昱绝美的脸上,他整个人都散发着天使般的光芒,美轮美奂。

    昱正要张嘴说话,远处传来云灵的声音:“昱!你在干吗?”

    昱没顾得上回答云灵,这女人听到声音后,脸上浮现出一种难以形容的表情。她面向昱,开始一步一步向后退去,海风吹乱了她长长的头发。她白色的裙角也随风飘扬,画面有些凄美。

    昱眼波流转,朝她伸出一只手,笑容在他的唇边绽放开来:“小姐姐,你回来~”

    这样的场面还真是奇特,两个无言的陌生人,一边是茫茫的火海,一边是茫茫的大海……

    “否!!!”

    突然,一个惊恐的男声来自另一个方向!昱的心脏顿时漏掉几拍,向声源投去目光!这名字……

    “谢谢你……”

    耳边响起这样空灵、幽深的声音……

    好像隔着好远好远的距离……

    尽管昱用最快的时间反应过来,但是这一切也还是晚了……

    眨眼间,眼前的女人留下了这最后三个字,便转身向山崖下纵身一跃……

    像断了线的风筝……

    像海鸟回归了天空……

    像大鱼汇入了海洋……

    一切,恢复平静。

    大火依旧在山脚下熊熊地燃烧着,太阳也没有因为一个年轻生命的消失而停止升起……

    刚刚喊话的那个男人,踉踉跄跄地跑了过来扑跪在女人消失的地方。堂堂三尺男儿,就那样失声痛哭着,他的上半身被血迹染透了。

    这男人原本捂着胸口的手握成了拳头,狠狠砸着地面,对着山崖下绝望地嘶吼着。

    昱的耳边,有哭声、有崖下海浪争先恐后撞击崖石的声。这些声音混混沌沌交织在一起,也没能盖过他耳边回荡着的那句“谢谢你”……

    风在一瞬间刮得更凶了,昱不禁打了个冷颤。

    云灵不知道何时已经跑了过来,茫然地看着昱和地上哭喊的男人,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所以……”昱终于鼓起勇气开口,“她是荀奶奶的孙女……”

    男人没理会昱,昱也能理解。

    “对不起……”昱又喃喃地说了一句,“我刚刚已经拉回她一次了……”

    昱的心无比沉重,好像他在哪里,哪里就会发生不好的事,即便与他无关……

    “哥!”

    刚刚这男人跑来的方向,又出现了一个穿着牛仔裤、梳着高高马尾辫的女人,看起来与刚刚跳崖的女子年龄相仿。

    这个女人小跑着过来试图扶起地上她所谓的哥哥,看到昱站在一旁,就顺带问了一句:“你是谁?”

    昱耸耸肩,随口答道:“路过而已。”

    她的目光在昱的脸上停留了几秒,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继续又搀扶她的哥哥。

    而他哥哥,在她的帮助下站了起来,也逐渐控制住了情绪。

    他一把甩开了这个喊他“哥哥”的女人,再次捂住胸口,怒声道:“滚!从今往后,我不是你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