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鬼儡残魂:绝色洗魂师 > 第11章 老太死了 ̄□ ̄
    “那两位魂师死在了这镇子里的什么地方?”

    “我也没去过啊,不过听说是西南角一个废弃的工厂里,现在已经拆了。”老太太朝着西南角指了指,“诶?昨天你不是还给那两个魂师献花呢吗?你又是他们什么人?”

    “哎呀,奶奶,我得赶紧去医院接我朋友了!”昱转了转眼珠打岔道,“我最后再问您一句,委托您上供的人,现在在哪里?”

    “早就搬去别的城里啦!哎,也是个可怜的人啊,搬走没多久,小儿子还在幼儿园里呢就被车撞死啦!”老太太咂咂舌,“当晚他就失踪了,估计是疯掉了。”

    “幼儿园?”昱问。

    “你不知道那个事吗?十多年前有个大城市的幼儿园,一下被撞死了好几个小孩儿呢!”老太太摇摇头,叹了口气。

    康馨幼儿园!

    昱的心里立刻冒出这个名字!

    “奶奶,我先走了,晚点儿我再来看您。”昱眨了眨长长的睫毛,嫣然一笑。

    老太太一听昱说今天还要来,立刻眉开眼笑地说道:“哎呀呀,那个…小伙子啊,我最近啊腿脚不好,可是你瞅瞅我这一个人,冰箱也空了……”

    “我知道了,奶奶,您放心吧!”昱从木椅上一下跳了起来,“您别送我了,晚上见!”

    昱迅速走出了深红色的铁门,心里乱成一团。他开车直奔医院,接到了元凯和脚上打着石膏的娄蜜。

    “打石膏了?这么严重的吗?”昱一边开车一边心不在焉地问坐在后座的她。

    “昨晚就已经肿的很厉害,疼的不行了!元凯非说今天早上再来医院!”娄蜜带着哭腔抱怨着。

    “我也没想到您是个玻璃人啊!”元凯回答。

    娄蜜伸手捶打着元凯的后背,她眼睛通红,明显刚刚被疼哭过。

    他们一同回了酒店,然后昱将老太太所有说的话都告诉了情侣两个人,元凯始终半信半疑。

    “我还是不能相信,这世上有什么魂师……”元凯若有所思地说。

    “你为什么不信?!我亲眼看到了关昱和家人为那九个小孩子转世,他都吐血了,你不相信他就算了,那你还不信我吗?!”娄蜜半卧在床上嚷嚷着。

    元凯无言以对,他低头摆弄手机,不过一会儿他抬起头告诉他们:“我查了一下,康馨幼儿园现在还是有的。”

    昱眼前一亮:“如果我想找到委托那个老太太给我父母上供的人,就只能回去找康馨幼儿园了。”

    “都过去那么久了,应该没有人记得了吧?”娄蜜说。

    “那死去的九个孩子是康馨最大的乱子,肯定有记载的。”元凯抢先说道。

    昱俏皮一笑,夸赞道:“你说的很对呢,别看你不信,但你不傻呢!”

    元凯抓起手边的一包饼干向昱扔过去:“堵上你的狗嘴!”

    下午,娄蜜选择留在酒店休息,昱带着元凯去超市给老太太买了很多食品。这老太太倒是好哄,给点钱给点吃的就打发了,总比柴米油盐不进强多了。

    当他们两个人停好车,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向老太太家时,却发现她家门口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昱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丢下手中的袋子,急忙上前凑过去。

    “哎呀,哎呀……”

    “真惨啊,这怎么回事啊……”

    “啧啧啧,这昨天还好好的啊……”

    “血都流出了门外啊……”

    人群传来七嘴八舌的声音,昱扒开人群,看到老太太家深红色的铁门还是紧闭着的。但是门下的空隙伸出一只皱巴巴的左手,手腕明显被利器深割了,皮开肉绽,触目惊心的鲜血已经流了满地!

    昱眉头紧皱,不知所措。

    没过多久,警车鸣笛而来,警察撬开了老太家的铁门。

    她死了。

    死相很惨,明显是失血过多导致死亡的。她的右手还握着一把尖锐带血的刀,铁门背面也被喷溅上大片的血迹。老太太的双眼瞪得大大的,有种死不瞑目的感觉。但是现场的一切似乎都向所有人说明,没有任何人的脚印,也没有任何人的指纹,老太太是割腕自杀的。

    昱昏昏沉沉回到车里,一脸严肃。而元凯显然吓坏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更从未亲眼见过死尸!两个人就这样呆呆地并排坐着,谁也不说一个字。

    深夜,星广镇这样偏僻的小镇子,失去活力的人们早已洗洗刷刷进入了梦想。

    昱独自一人站在巷子里老太太家红色的铁门前。铁门已经被警察上了封条,门口也围上了一圈警戒线。

    夜幕低垂,树影婆娑,昱的身影被路灯拉得斜长,投射在巷子中央。

    他试推了一下铁门,铁门竟应力而开,昱便一闪而进。

    简陋的院子里幽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月光洒下来,铁门背面和地上还是有大片大片没有清理掉的血迹。昱想起白天时候看到老太太的死相,瞪着双眼仿佛被什么惊吓到一样,不寒而栗。

    但是好像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他杀,镇民们也都纷纷议论着老太太一个人太孤独了,无依无靠,才选择了终结一切的。

    昱不信,他蹲下来,怔怔地盯着地面上已干涸的血迹。然后,他伸出了白皙的手指,颤颤巍巍地落在地上。

    然而,万籁俱寂,什么也没有发生,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去面对他以为能看到的场景……

    可是,他还是蹲在这阴森的院子里,眼前还是一片阴暗。昱自嘲地笑了笑,真是高估了自己,堂堂魂皇之孙依旧还没走上正轨啊……

    昱起身拉开门正要出去,就在他的手握在铁门把手上的时候,电光火石间---

    他眼前迸射出白色刺眼的光!透过频闪的白光,昱真真实实看到了老太太!

    她仿佛被什么看不到的东西直直逼着往后退去,逼到铁门上无路可退!老太太惊恐万状,满脸的皱纹里似乎都夹杂着恐惧!

    眼中白光频闪的强度太强烈了,昱为了努力看清老太太的情况而感到阵阵眩晕。不过,他还是看到了老太太整个人像被驱使着一样,表情狰狞地举起右手中的尖刀,一刀刀狠狠割向了自己的左手腕!

    满眼的鲜血侵占了白色刺眼的光……

    “你是谁?!”

    一声低吼拉回了昱的神志!他浑身一抖,吓了一跳,眼前的一切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即刻恢复到院子里的黑暗平静之中。

    他抬头看着门外的警察,眼中闪着冷却的万点寒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