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迷踪谍影 >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兆丰公园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兆丰公园

    证据,充分的不能再充分了。

    人证物证齐全。

    哪怕知道这是一个陷阱,可是,傅筱庵和吴麦汀也根本没有分辨的机会。

    “傅先生。”莫耶斯面色严峻:“我想,如果把这些公布的话,会引起舆论界的一片哗然,原本保持中立立场的各方,也会出现动摇,对吗?”

    傅筱庵有些无奈。

    是的,后果极其严重。

    甚至连美英法这些领事馆,都会向“上海市特别政府”提出严重抗议。

    到了那个时候,谁也无法承担责任。

    因为,傅筱庵无法拿出证据,证明这起刺杀和他们无关。

    自己的亲信,外交秘书吴麦汀已经成为了“焦点”。

    必须要做出抉择了。

    傅筱庵是一个聪明人,在这样的时候,没有过多的迟疑:“总裁先生,警务处长先生,对于菲利普先生的遭遇我感到非常同情,我将亲自对他进行慰问。我相信,在工部局和警务处的领导下,公共租界的安全,将会得到充分有效的保障!”

    够了。

    最后的这句话才是关键。

    这意味着,傅筱庵已经暂时放弃了对公共租界警务权的追逐!

    双方心知肚明。

    到了这个地步,大家都可以收手了。

    莫耶斯满意地说道:“傅先生,我代表菲利普先生感谢你的慰问,也希望我们在未来能够有更深一步的合作。”

    “谢谢。”

    傅筱庵并不愿意在这久留,敷衍了几句:“那么,我就告辞了。”

    “再见,傅先生。”

    傅筱庵面色极度难看,恶狠狠的瞪了吴麦汀一眼,怒气冲冲的走到了门口。

    一个年轻人忽然拿了一根香蕉递了过来:

    “傅先生,我请你吃香蕉。”

    “滚!”

    傅筱庵嘶哑着嗓子骂了一声。

    “真是没有礼貌啊。”

    孟绍原一声叹息,剥开香蕉皮,把香蕉塞到了自己的嘴里。

    会议室里,忽然响起了掌声。

    那是来自莫耶斯和辛克莱尔的。

    他们无法想象,孟绍原居然会用这样的方式瓦解了来自傅筱庵的压迫式进攻!

    最奇妙的地方就在于,对方明知道这是一次栽赃陷害,但他们却毫无办法。

    这个神奇的中国人,总是不会让人失望的。

    “我无法说出感激的话。”

    莫耶斯开口说道:“你帮助我们渡过了一次难关,你想获得我们什么样的回报呢,孟?”

    公共租界的警务权,这不光意味着权利,也意味着工部局的尊严和荣誉。

    一旦失去了警务权,那么工部局的存在感,便会逐步消失。

    而现在,孟绍原帮他们保住了这个最重要的权利!

    “不用感激我什么,我说了我们是朋友。”孟绍原吃完了香蕉,把香蕉皮塞到了吴静怡的手里,站了起来:“可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支持傅筱庵的。”

    “什么?”

    莫耶斯和辛克莱尔都糊涂了。

    “我不是赞成傅筱庵这个人,我是赞成傅筱庵的这种行为,如果他不是汉奸的话。”孟绍原笑了笑:

    “你们早晚都会失去公共租界的警务权,当然,这种权利将会还给国民政府,包括整个公共租界在内,你们早晚都会失去的。”

    “也许吧。”莫耶斯耸了耸肩:“但我可以确认的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我已经不在这张位置上了,所以在此之前,我们还是朋友。”

    “好吧,既然是朋友,那么我希望你们为我做一件事。”

    “说吧,无论什么事,我们都会竭力帮助你的。”

    孟绍原终于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兆丰公园。”

    “兆丰公园?”

    莫耶斯一怔:“难道你对这个公园感兴趣?”

    兆丰花园原是英国兆丰洋行大班、地产商霍格在上海西郊的私家花园,由极司非尔路通往静安寺。

    霍格将花园北半部靠近苏州河的部分卖给了美国圣公会,圣公会在那里创办了圣约翰书院,以后发展成圣约翰大学。

    “是的,很感兴趣。”孟绍原点了点头:“也许我愿意购买这块土地呢?”

    “哦,那可不行。”莫耶斯脱口而出:“这件事我可做不了主,得需要董事会的批准,而且,这还牵扯到圣约翰大学,你想,要一所大学搬迁会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瞧,刚才还说对朋友的事会全力以赴的。”

    孟绍原笑了:“放心吧,莫耶斯先生,我知道要购买这块土地有多么的困难,我不会让你为难的。不过,我需要你公开出面,陪同我的一个朋友,一起去那里看一看。”

    “仅仅如此?”

    莫耶斯满腹疑惑。

    “仅仅如此。”孟绍原很肯定地说道:“看一看,尽可能多待一些时候,如果有可能的话,让圣约翰大学的校董,陪同我的朋友转一转。”

    “孟,你想要做什么?”

    这种事,对于莫耶斯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

    可是孟绍原如果就只这么做,那就不是孟绍原了。

    “没什么,因为我无聊。”孟绍原伸了一个懒腰:“我是一个好朋友,比任何人都好的好朋友,是吗?”

    莫耶斯和辛克莱尔互相看了一眼。

    这的确是个非常好的好朋友,但,他也是个极度危险的朋友!

    ……

    “你要去兆丰花园做什么?”

    一上车,吴静怡就忍不住问道。

    “不是我去。”孟绍原特别强调了这一点:“是贺雨去。”

    “贺雨?”

    “贺雨!”

    孟绍原淡淡说道:“我要放一点假消息出去,我要操纵一个市场,我要让钱,自己乖乖的到我的口袋里来。

    这个市场很快就会疯狂的,现在它只是处在疯狂的前夕,需要的,是给它加上一把火。”

    吴静怡完全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她也没有想着要追根问底:“徐越俊他们怎么办?”

    “会关上一两个月。”孟绍原笑了笑:“等到这件事情的风波过了,没人再想起他们了,他们自然会得到释放。人,总是很健忘的。”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阴沉下来:“今天,我终于见到傅筱庵了,他好心请他吃香蕉,他居然对我说了一个字。”

    滚!

    “谁不知道你是个眦睚必报的人。”吴静怡冷笑一声:“你早就准备干掉傅筱庵了。”

    从这一刻开始,傅筱庵已经进入到了死亡名单!孟绍原亲自制定的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