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重生野火时代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膨胀
    村中小卖部。陆坤正和小卖部老板聊得兴起。

    “嘿,陆老板,你怎么躲这儿来了,大家都等您吃饭呢”,一直待在林区长身边的小张秘书,寻摸到小卖部这儿来。

    陆坤掏了掏口袋,把烟盒和打火机抛给他:“区长让你来叫我的?”

    “那可不,咱们今天算是有福了,满满一桌子的好菜”,小张秘书把陆坤抛过来的烟盒和打火机一把接住,熟练地从烟盒里取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

    陆坤弹了弹烟灰,笑问道:“都有些什么山珍野味呀?”

    “嘿,我刚才瞧了。有山羊、野兔、竹鼠、穿山甲,山药煨母鸡......老鸭汤我尝了一口,正宗滴很!”

    “哎呀,陆老板,您倒是快点啊!”,小张秘书见陆坤走得慢慢吞吞地,干脆拽着他的胳膊半拖着走。

    陆坤踩灭了烟头,咳嗽了一声,“倒是没看出来啊,你小张秘书还是个吃货。行,那咱们快点吧!”

    “洪老板,咱们回头再聊啊!”,陆坤没忘记跟小卖部老板打个招呼。

    ......

    酒桌上,大家伙儿也没什么可拘谨的,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好不畅快。

    陆坤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就中途溜了,再喝可就喝大了。

    “哎,区长,您怎么也出来了?”

    陆坤从屋里出来,受凉风一吹,方才那微微的醉意,立即消散。

    “去放个水,一起?”,林区长把指间夹着的燃剩下一般的香烟直接甩进水沟里,香烟在废水里呲呲冒泡,抬头看向陆坤道。

    陆坤愣了一下,随即立马反应过来,笑着回道:“本来就是出来放水的,一起就一起”。

    唰唰唰!

    这厕所建得跟廊道似的,两头灌风。凉风从脖子钻进身体里,整个人都不禁抖了抖。

    “区长,您可想好了?咱们要搞这个生产原料基地,问题的根子在下头,要是基层组织不支持,不配合,甚至是唱反调、暗中搞破坏,咱们可得不尝失。我固然是亏钱,但您也得搭上前途命运。有些事情,那可真是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陆坤手上快速甩了好几圈,差不多了之后才收回去。

    “这事儿我心里有数”,林区长动作不慢,神情自若道:“你瞧瞧今天饭桌上他们弄的那些好东西,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呢!”

    “那我刚才怎么没见你下嘴比别人慢个一星半点?肉都让你捞了去了。”,陆坤整了整衣领,打趣道。

    既然林区长已经有了主意,下定了决心重塑附近几个村镇的基层组织架构,陆坤倒是放下心来。

    接下来的时间,陆坤陪着林区长走访了几位农户,跟他们谈了谈生产原料基地组建的事情。

    不出预料的,村民们对此事一点都不知情。

    林区长全程假笑,内心也是怒火中烧,再好的政策到了下边,总是会走样,内部传阅传阅文件,连形式主义都懒得搞了。

    村里的事情瞒不住,只要有三两户人家知道,那所谓的秘密就不再是秘密。

    故而,陆坤他们并不需要每家每户地走访,只是走了几户人家,就把康师傅食品饮料集团和农户们一起打造原料生产基地的事儿给传了出去。

    陆坤他们现在只是给农户们“吹吹风”,当项目正式启动的时候,自然会有专业对口的人员来给农户们做思想工作。

    或许一开始农户们也会顾虑重重,但若是出现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其他人也会毫不犹豫地跟进。

    在发财这事儿上,中国人向来是不甘落于人后的。

    ......

    “走了啊,走了啊”,林区长侧了侧头,瞥了一眼陆坤表上的时间,冲众人喊道。

    现在是下午三点半,出到外边坐车回到区政府,大概就是下午五点,差不多就是下班时间了,也不耽误各家接孩子。

    “区长,各位领导、陆老板,以后你们常来啊!这次招待不周,下次你们提前打声招呼,我们一定预备好”村支书、村主任带着呼啦啦七八个人,送陆坤他们几个到停车的地方。

    “再来?我怕吃穷了大家伙儿哟!“,陆坤打趣了一句。

    村支书忙摆手,大气道:“那不能、那不能,农村虽然没有城里漂亮,但物产可不少,寻摸寻摸,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陆老板什么时候来,我们都高兴!”

    村支书给村主任打了个手势,村主任立马会意,赶忙指挥着村委会的一帮干部不停地往车上搬东西。

    “这......咱们这连吃带拿的,多不好意思啊?”小张秘书双手各提着一捆山药,尴尬笑道。

    “不碍事,不碍事,山药炖鸡,味道美滴很!”,村主任竖起大拇指,让小张秘书不用客气,尽管往车上搬。

    ......

    陆坤和林区长早已坐在中间的那辆车上。

    看着在外边忙碌个不停的村干部,陆坤手肘碰了碰林区长,嘿嘿笑道:“区长,你说咱们这算不算是‘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

    林区长侧了侧头,往外头瞧了瞧,撇撇嘴,没好气道:“一群蛀虫,就会搜刮民脂民膏,不打掉他们,老百姓的日子还有什么盼头!”

    陆坤算是瞧明白了,林区长这人,有点儿官迷,但并不是多贪财专权,对老百姓的感情,还是有一些的,并不是铁石心肠的类型。

    “那区长你猜猜,他们招待咱们这一回,得花费多少?”,陆坤挑起话题道。

    林区长沉默了一下,试探性地猜了个数字:“五六百块?”

    “呵呵。”

    陆坤回答他的只有两个字。

    没等林区长发作,陆坤边比了个八字的手势给他看,边开口道:“至少得翻八倍!”。

    “嚯?!这么多!”,林区长显然也是被吓了一跳。

    这都是他近一年的工资了!

    当然,这是废话,混到一定程度的,都不会靠着工资过活。

    林区长对于金钱还是有一个概念的,毕竟经常接触各种数据报表。

    这几年国营工厂的效益不好,安桂工人们的平均工资也就七十出头。

    这意味着他们这些人一顿饭,就吃掉了一个工人奋斗近十年才能挣到的收入。

    “区长,您注意到村支书第一轮给大家倒的那瓶酒没有?茅台,还是珍藏了二十多年的飞天茅台”,陆坤提了一句。

    林区长思索了一会儿,摇摇头道:“我喝不出来,当时只觉得那应该是好东西”。

    陆坤要换做是在前世,估计也喝不出来,但奈何这一世,季克良连续好几次给他寄了不少好酒,每次都是成箱成箱地送,品酒这事儿上,陆坤倒是进步了不少。

    车子开始缓慢开动。

    “这王八犊子!下这么重的本!”,林区长一拍大腿,气道。

    陆坤有些疑惑,问了一句,“怎么了?”。

    “嘿,你以为他下这么重的本儿,让咱们连吃带拿的,是怕了我?他那是想求我办事儿,把他儿子塞进区政府呢!想得倒美!”林区长啐了一口,而后给陆坤解释道。

    “基层党建工作抓得松,让他们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膨胀了呗!”陆坤看向身影不断朝后倒退村委会那几人,脸上闪过一丝讥讽之色。

    “这事儿我会跟书记提的”,林区长双眼微眯,神色之间带着一股子戾气,沉着声音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