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残明霸业 > 八百七章 躲避什么

八百七章 躲避什么

    天浪醒了睡,睡了醒,这下真的再也睡不着了,再次睁开眼,看到芊芊正在和徐青青拉着手,坐在外间聊天,案几上

    的白瓷香炉散着袅袅烟香,画面一派愉悦祥和,天浪索性拿起了

    一本书,随便翻看着。

    晚饭没多一会儿便做好了,外屋摆上一张桌子,四个女人和天浪一起坐下来吃饭,一时间倒也显得其乐融融。

    “万岁爷,这是你爱喝的人参鸡汤,给您盛上了,”穆清眉眼带着笑意,将汤碗拿给天浪,天浪也点头接过,尝了一

    口,味道很不错。

    “这么短的时间,便连鸡汤都炖好了?”有些疑惑,还不到一个时辰。

    “早些给您煎药的时候,便已经在炖了,药都扔了,只有鸡汤不是无用功,尝尝味道怎么样?”

    拿起汤碗和勺子,喝了一口,“嗯,还不错,”天浪点头,夸赞的时候,还偷偷瞟了苏芊芊一眼,苏芊芊却只是低头

    吃饭。

    “万岁爷,也尝尝我做的吉首酸肉,”舒窈献宝一样笑盈盈夹了一筷,放在了天浪碗里。

    “嗯,很不错,”天浪还没吃,却同样夸赞道。

    “您还没吃呢!”

    “怎么没吃,经常吃,一闻味道,便知道非常不错,”舒窈嘟着嘴,心里却有些小得意。

    “万岁爷,喝碗红豆粥......”

    “万岁爷,”“万岁爷......“

    舒窈和穆清的殷勤令苏芊芊这顿饭吃的有些烦躁,不过回到二人以外的世界后,她和他想要在一起,路依然很长。

    从普通少女到大明的皇后,是比天还高的一个门槛,这也正是苏芊芊最初不自信的源头。

    只有越过了这个门槛,她和天浪才是名正言顺的夫妻,才有机会对想要靠近自己爱人的女人们说不。

    还好表哥也爱吃辣,家里有许多辣椒,否则舒窈和穆清的爱心晚餐还真未必做得出来,苏芊芊甚至开始有点儿恨自己

    表哥了。

    天浪喜欢吃辣,芊芊要差了许多,太辣的还有些吃不消,舒窈和穆清做的菜,她吃的很少,有些勉强。

    “芊芊,莫非你也喜欢吃辣?看到你家的厨房有好多辣椒啊。”穆清柔声一笑,看似好奇的问道。

    “这里不是我家,是我表哥的家,我表哥同两位何姑娘是同乡,”见人家已打上门来了,芊芊放下筷子,不漏声色的

    应对。

    “哦,是这样啊,不过我和姐姐都不姓何,”第一次感受到芊芊的锋芒,看似柔柔弱弱的,“可能苏姑娘误会了,我

    们都是何阁老的养女。”

    “哦,是这样啊,阁老对两位姑娘可真是爱护有加,让人好生羡慕。”

    养女的身份,本来就不尴不尬的,苏芊芊难道会一点儿不知道?不过苏芊芊还真希望她们俩是何腾蛟的亲生女儿,因

    为那样的话,她们便没资格同自己竞争皇后的位置了。

    国朝太祖有遗训,大明皇后出自民间,所谓的民间,便是不能同朝中肱骨大臣有任何血脉关系,否则便会形成外戚专

    权的祸患。

    “苏姑娘的兄长和我们是同乡?真是巧,”穆清没有接着聊自己的身世,她的话题,始终想围绕苏芊芊的兄长,“是

    啊,”芊芊顿了顿。

    “你的兄长,是不是马上要成亲啦,家里各处都透着喜庆呢,”“是的,兄长就快要成亲了,”芊芊淡淡地答道。

    “不知是娶了谁家小姐?”穆清追问,连天浪的耳朵也立了起来,这也是他关心的话题,无奈芊芊一直没告诉他,连

    王家的下人们也不敢乱说。

    “兄长的原配妻子在两年前便已亡故,现今要继娶的是襄阳郑仪珂之女郑氏,兄长不在家,便是去襄阳迎娶嫂子。”

    居然她表哥迎娶的不是她,而且还是继娶,看来父亲也根本没打探清楚,穆清有些悻悻的,不想问下去了。

    王公子隐居全州城外,连王家的仆役和护院对他的真实身份也知者寥寥,只是不知道他除了在躲避清兵,还在躲避什

    么人?

    天浪倒是长长舒了一口气,芊芊一脸玩味的看着他,他也不介意,虽然知道自己是被她耍了吧,情急之下,为了解释

    ,还把舒窈她们叫了来当面解释,不过这样被耍终归比眼看着芊

    芊和她表哥定亲,再成亲,然后自己拎着刀子去抢回来的要好。

    便一脸释然的对视着芊芊问道:“还一直没问起过你表哥的名讳,高必正说他是很佩服你表哥的。”

    舒窈和穆清能出门一次很不容易,何况回去的只是怀揣思念的女人,而男人即将踏上战场。

    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意锁深闺情难抒。

    舒窈、穆清、徐青青,都走了,雨中的背影很落寞,萧索。

    何腾蛟的心思也很复杂,舒窈和穆清的心事,是他一手造成的吧,可是他之所以这么做,也是看到当初的落魄皇帝荒

    凉无助,他原是想把自己最好的先给他,期望以此来抚慰和激励

    他受伤的心,没想到最后受伤的却是自己的两个女儿。

    两个女儿频频回头,看到的却是两个并肩站立的身影,何腾蛟袖中苍老的双手攥了攥,感觉他想捕捉的画面太过缥缈

    ,深一脚浅一脚走向等在门外的老马,不再回头。

    有人欢喜有人愁,黄昏的雨莫名停了下来,琼花疏影透过轩窗,微风吹着凉爽清新的味道。

    苏芊芊一手捏着胭脂膏,红豆沙的味道是甜甜的细腻,自己咬一口,剩下一半喂着天浪吃,在天浪张口吭哧一下前,

    吓得慌忙抽回手指,笑着回头用另一只手里的剪刀去剪烛花。

    天浪口里含着胭脂膏,伸手拦住她的细腰,那腰肢盈盈一握,虽不似徐青青那般柔软,走起路来连屁股都是扭着的,

    却很有弹性,很腻滑,是既可以圈在臂弯,又喜欢圈在臂弯的那

    种。

    心驰荡漾着,探头想把拉住吹熄了,嘴又被芊芊的小手封住,“你干嘛要把蜡烛吹了?”天浪的气息就打在她的手上

    ,令她的小手一阵酥麻,两汪深潭也不由的迷离起来。

    天浪贪婪地看着她,嗓子有些发干,攥住她香喷喷的小手,唇齿动了动,轻声道:“知道什么是艳若桃李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