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第一讼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默许
    第一讼正文卷第二百三十一章默许第二百三十一章默许

    “起来吧。”萧樱示意风二起身。风二却十分固执,执意要跪着等候萧樱的裁断。

    是走是留……

    风二觉得自己简直像在等候审判,来自命运的审判。

    他其实很愧疚,算计谢年的同时,也等于算计了萧樱。

    他这样做,简直就是不忠不义不仁。他不配继续留在萧樱身边,不愧再用风二这个名字。

    “属下以后若是不能在姑娘身边保护。姑娘出门一定要小心些……万万不要轻敌,有时候那些人脸带笑意,实则心黑手狠。”

    风二觉得萧樱太容易心软了。

    似乎不管别人做什么,萧樱都能替对方找到完美的理由。然后选择原谅或是信任。

    对公子如是,对他们这些属下也如是。这样的好姑娘,风二希望她平安如意。

    风二说完,脸上黯然之色一闪而过,似乎已经断定,萧樱要赶他走。毕竟他心怀异心……

    哪怕他没有丁点害萧樱的心思,可他做的事……“风二,起来。”

    风二怔了怔,难得听到萧樱用这样郑重的语气和他说话。风二不知不觉的起身,然后乖顺的站在萧樱身边听训。

    “这些事,你不需要瞒我,也不需要瞒你家公子的。”

    啊。

    不是训斥他,而是……风二狠狠的闭了闭眼睛。“而且我相信,你家公子必定是知道这些的,可他还是让你来保护我,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风二眼中满是疑惑。

    萧樱轻轻一叹。“因为,他知道,你一定能分清事情轻重,一定能保护好我,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是吗?

    在公子心中,他是那样的人吗?他以为自己被派来保护萧樱,是因为自己话太多,惹人嫌,所以才被从公子身边谴到萧樱身边。

    原来不是吗?

    是因为公子相信他,所以让他来保护公子最在意的人。

    公子,将自己最在意的人交到他手上。

    而且公子是知道他的出身的,哪怕他从未对谁说过,可公子却有法子知道。

    风二觉得自己有些犯傻,他也曾被派去查过新入府护卫的身份,怎么轮到自己,反而不相信有人会为他大动干戈呢。

    “公子知道……公子一切都知道?”

    “知道。他那人,无所不知。”这点风二赞同,自家公子很神奇。

    世上的事,似乎没他不知道的。明明他满腹才华,是个有大本事的,可偏偏整天呆在王府中。

    这些年,风二听了很多关于注西的传方,几大家族争斗,互有损伤,最终谁略胜了一筹。

    当时风二想过,公子为何坐视不理。任那些人自相残杀……

    难道……十年前那桩陈案,是真的找不到真凶吗?还是有人并不希望真凶落网?

    会是谁?

    公子吗?

    有些事,不能深想,一旦去想便要疑神疑鬼,风二定了定神,抬头看向萧樱。“他都默许了,你有什么好担忧的。今天你这事做的,虽然有些僭越,不过我也不喜欢那个阮夫人,看我的眼神,像看一块待烹的猪肉,让人厌烦极了。你做的很好……有谢年替我们传话,想必阮家这次不太容易应对。”

    风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萧樱非但没责怪他,反而夸他的法子好。

    风二几乎瞬间满血复活,再加上自己最大的秘密已经告诉了萧樱。风二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恣意。

    “姑娘不怪属下。”

    “自然怪你……怪你不把我当主子。”

    风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没不把萧樱当主子,相反的,他视萧樱如自家公子。便是因为在意,才不想自己的不堪暴露在萧樱眼中。可是他错了,他自以为的不堪,根本不是不堪。

    因为萧樱眼中的心疼不是假的。

    她是真的同情他,真的替他疼……

    风二想,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便是遇到一对这样的主子吧。

    “属下的错,以后不会了,再不会了。属下以后做什么,必定请示姑娘。姑娘不要嫌属下惹人烦便好。”

    萧樱没敢直接回不会。

    因为风二这张嘴,来的路上她可是见识了。

    许是萧樱这逃避的神情太过惹人发笑了,一旁的聂炫竟然轻笑出声。

    风二简直叹为观止。

    因为从今天出门,聂炫全程冷脸,别说笑了,脸上除了冷,便没有第二个表情。风二还以为聂炫天生一张冰块脸呢。

    原来,不是不笑,而是时机未到。

    风二也挺喜欢穆臻的,即喜欢又崇拜。所以聂炫若是和他一样,崇拜萧樱,风二觉得没什么,这么一想,聂炫不过笑了一下,他何必大惊小怪,安慰好自己,风二狠狠瞪向聂炫。“聂公子,刚才我说的话,还请公子守口如瓶。”明明是求人,态度却和萧樱说话有着天壤之别。聂炫回以冷眼。

    “……你只要对萧樱忠心。我自然不会多嘴……”

    “这还用你说,我对姑娘的心,日月可鉴。”

    “唔,日月可鉴这词用的妙,我有时间和殷九明交流交流。”

    明明就是调笑的话,偏偏聂炫说的一本正经,风二反应过来,立马扑向聂炫,聂炫似乎早有准备,飞身让开。两人竟然在小小的包间里上演了一出你追我夺的大戏。

    萧樱静静的看着。

    脑子却在疯狂的转着……

    殷九明把风二派到她身边有何用意?风二一家被秦家所害,和秦家十年前被灭门有没有关系?

    风二心里又是怎么想那个真凶的?

    侠客?

    似乎真相离她并不远,可是她眼前似乎又永远挡着一层薄雾。

    拨不开。

    果然,不出风二所想,当晚萧樱回去探望殷九明时,只粗略的说了说阮一鸣所说之言。对于阮夫人只字未提,殷九明竟然也没问。

    殷九明依旧精神不济,和萧樱说了几句便透着疲惫之色。

    萧樱很心疼,可除了让他静养外,也没有旁的法子能帮他。只能靠殷九明的忍耐力,一点点去磨身体里的毒。

    萧樱不开口,可谢年却毫无保留的,全数抖搂给了殷九明。

    简直就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阮夫从的丑态鹦鹉学舌,学了个十成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