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灵天幻梦 > 第五百一十八掌 污水(二)
    “灰绳的条件是,把起源的实验结果交还回来,但是实验结果先放在我的手里,你们双方都会放心,等到灰绳洗白之后,我直接把实验结果交给你,就是说,我还可以先研究研究。”

    关觉的眉头一挑,看向了安小语好像开玩笑一样的笑容,若有所思,说道:“你要是想先研究研究,可以看看,反正你要看的话,我也不能拦着你不是?而且这东西跟你关系很深,你可以适当处理。”

    安小语也是收起了笑容,看着关觉的眼睛,微微点了点头。办公室里面的其他人也都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光屏,没有抬头,似乎都没有关心安小语和关觉到底在说些什么。

    但是安小语知道,关觉是懂了,于是换上了另外一幅表情问道:“你最近怎么这么闲?感觉你们都在养老了。”

    关觉将手里的书放在桌面上,笑着说:“不是很闲,是因为间谍组的工作向来都是定时的,你总不能要求在外面的间谍随时随地跟在你屁股后面汇报吧?所以这边的工作都是定时的,加上我这边主要针对异族,所以大家的定时汇报基本上都很一致,所以就会有农闲。”

    安小语一下就笑了:“农闲,真亏得你能这么说。”

    关觉也是笑笑,并没有说什么。看到他这样,安小语就知道了,自己的信息应该是已经传递给了关觉,于是站起身来,一脚将自己屁股底下的椅子踢回了原地,拍了拍屁股说道:

    “事情我已近说完,我要走了,陆宇琪今天搬走了,我得回去收拾收拾房间。”

    关觉点点头,看着安小语离开。

    就在安小语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之后没多久,关觉身后的一个人,之前还在看着自己的小说,突然抬起头来对深深思索的关觉问道:“老大,有问题吗?”

    关觉点点头,站起身来将办公室的门关上,然后又上了一道锁,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面,按下了抽屉里的一个按钮,这才说道:“安小语不是莽夫,起源的实验结果到底意味着什么,她不可能不知道……”

    他在办公室里面慢慢地踱步,说道:“如果是我认识的那个安小语,她绝对不会说这个实验结果她可以先研究研究这种轻浮对待的话,如果她说了,看起来像是开玩笑,但其实肯定是真的。”

    “说不定真的是开玩笑呢?”其中一个人问道。

    关觉马上摇头:“你不懂,东荒人的这种坚持,这种对生命和自己认真的态度,不是你们所能理解的,何况是少宗?我就这么跟你说,安小语的背后站着灵尊,你在帝国就像是一个漏洞,但是这个漏洞之所以一直都没有成为漏洞,任何她所参与的机密事件都没有从她的嘴里泄露出来,就是因为这一点。”

    “当初她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在沙海基地经历了那么大的变故,孤身一人来到帝都,都从来没有找任何人倾诉过她的任何痛苦,何况是现在?她已经是一个深深了解到帝都阴暗面的高手了。”

    “安小语说出这句话来,绝对是再告诉我,实验结果她肯定会做一些处理。但是如果她要处理的话,她根本就不是什么高科技人才,也才刚上大学而已,她不可能会在里面做什么手脚,所以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另一个人抬起头来问道。

    “安小语要将起源的实验结果替换掉,虽然我不知道她从什么地方拿到替代品,但是她绝对会将实验结果换成一个看起来像真的,但其实假得不能再假的东西,你们觉得,她是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在关觉这个办公室里面的人,全都是关觉的心腹和战友,自然也都不是傻子,他们听到了关觉对于安小语的分析之后,马上就意识到,安小语是在利用这件事情,给关觉提一个醒。

    监察部里面有内奸!

    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开始严肃了起来,低头思索着。大概这样沉默着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关觉开口说道:“马上调查监察部所有的人,从温良人往下,到保洁人员,所有的人都给我撸一遍。”

    说着,他按下了抽屉里的那个按钮,将信号屏蔽给关掉之后,抬起头来又说道:“注意,不要声张。”

    屋子里的其他人瞬间都露出了一张张阴森的笑脸,场面一度极其诡异。

    他们已经想要查自己人很久了。

    但是下一秒,当关觉重新打开办公室的门之后,屋子里面重新又恢复了正常,依然还是那个混吃等死一样的养老部门,关觉依然也是捧着那本古旧的线装书看得津津有味,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然而就在这样安逸的气氛的当中,一股阴冷的风,正在从不知名的地方吹向楼道,吹向了每个办公室,吹向了监察部里面的所有人,就连坐在最深处办公室里面的 温良人也察觉到了这股风。

    紧了紧领口,温良人笑着摇了摇头,放下了手里的人名单。

    安小语离开监察部之后,受到了关觉顺手发给她的最新资料,和起源无关,是有关星能的。显然,关觉认为现在星能的事情才是安小语应该关注的,毕竟在和件事情牵扯极广,很有可能影响到安小语的动作。

    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关觉的资料,这份资料上记载的东西让安小语有点无法理解。

    资料上显示的数据虽然看起来像是很正常的数据,从事件的严重程度上来说,也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对于安小语这种从一开始就接触到了所有有关星能的机密资料的人来说,这些数据显然是不靠谱的。

    关觉的资料上写了自从二级掠夺者的出现在北云之后,整个帝国的全国各地有关觉醒者暴动的事件报告,一件一件,一起一起,都记录在案,从帝国四个方向的四云省,包括四卫省,其他省份加上今天帝都刚刚发生在安小语面前的那一个,所有的觉醒者暴动事件都在上面写着。

    但就是因为记录的太全面,太详细,安小语才觉得这些资料不像是真的。

    按照资料上所记载的,全国各地现在爆发出来的掠夺者暴动事件总共就有十五件,而且没有一个罗网。其他各级觉醒者,从一到九各型各色,已经超过了上百起。

    如果安小语不是亲眼看到陨星从天空当中坠落,掉在了自己的脚底下,恐怕都要怀疑帝国对于陨星星能总数的预估是错误的了。

    按照预算,流落在外没有被帝国掌控的星能一共也不过两百,还要考虑到有一些人将觉醒者藏起来,或者异族的掠夺。但是这份资料上显示的星能总数已经超过了这个数量太多。

    而且资料显得很合理,并没有一个觉醒者多地犯案的可能,这就很诡异了。

    安小语马上就想到,是有人在背后搞事情,所谓的觉醒者,很可能是伪造的,或者说是有人故意让自己手里的觉醒者出面造成的。有人故意在用性能到 事情造成动乱,不知道目的为何。

    想到这里,安小语的脸色瞬间就严肃了起来。资料上所记载的觉醒者不知凡几,各级都有,甚至还有十五个掠夺者,想要制造这样的存在,恐怕不是自然产生的,而是有人故意让手里的觉醒者在自由厮杀。

    安小语捏紧了手心。

    这种行为和起源又有什么差别?

    将这份资料存储起来,安小语开始猜想,到底是谁在背后搞这件事情?难道是马生时?安小语知道,马生时的手里没有了宗师高手,他迫切地需要自己的高端战力,而且这个人现在也有理由这样做。

    西北城区……

    安小语抬起头来,看着西北城区的方向,思索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去那边走一趟,探探马生时的底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安小语突然感觉到一阵冷风从耳畔吹来。

    她猛地转头,就看到一把巨大的电锯正带着轰鸣声从自己的面前划过。而顺着电锯看过去,就看到了那个肌肉发达的家伙,身上带着的,正是掠夺者的气息!

    安小语的眼神陡然一边,脸上的愤怒还没有表露出来,便被霜狼的面具给掩盖在了没有感情的冰凌之下,长衣的下摆抖动,两把雪白的短刀就出现在了安小语的手中。

    还真以为我是好欺负的?

    看着眼前这个带着一双不知道什么护目镜的壮汉,安小语感受到了护目镜当中的电流窜动,看来也是一件高端的设备,不知道是自动锁定还是自动感知,不过这些对于安小语来说都没有作用。

    宁静!

    安小语的身形一矮,刚刚迈出了半步,便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前。身边还没有跑掉正在围观的人惊呼了一声,四下寻找着安小语,甚至连逃跑都忘了。

    而面前的掠夺者也是警惕了起来,护目镜当中已经没有了安小语的身影,但是依靠着星能刺激出来的生存本能,他能够感受到危机正在朝着自己接近,而安小语飞翔的时候没有一点的动静,让他根本不可能感受到风的存在。

    突然,一道白色的寒光出现。

    掠夺者仓促地将手中的电锯挡在自己的面前,结果连金属的摩擦声都没有听到。安小语的能量包裹着刀刃,将电锯整个切开,然后朝着掠夺者冲了过去,两朵白色的刀花绽放开来。

    掠夺者的眼前一花,但是经过刚刚的交锋,他已经有了准备,当安小语的刀花到了自己的面前的时候,壮汉直接向后一翻,竟然就地打了两个滚在另一边站起来,躲过了安小语的刀刃。

    但是就在他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安小语的身影已经再次消失在了眼前。

    他的心中大骇,不知道这个带着冰凌面具的小豆丁到底用了什么样的手段,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坐以待毙了。他四下看了一眼,便朝着扔在一边断成两半的电锯跑过去。

    如果能够掌控电锯,在身边环绕挥动,至少不会被一击致命,这样才能够给自己留下一分的反应时间。他飞快地冲到了电锯的旁边,弯下腰去就将电锯的较长的那一半抓在了手中,心中大喜。

    “所以,他们就派了你这么一个憨批来对付我?”

    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壮汉的脸上显露出了一丝慌乱,反手就要将电锯抡起来,然而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安小语直接一刀刺进了他的后心,将他的胸椎整个斩断,并且将刀刃别在了胸椎里面,不让星能修复胸椎的创伤。虽然连血都没有流出一点,但是壮汉的四肢抽搐了一下,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

    身影出现在壮汉的面前,安小语将白色的短刀留在了他的身上,拍拍手走到了他的面前,蹲下来将他的护目镜给摘了下来,看着那张凶狠的脸,问道:“说吧,是谁让你过来杀我的?”

    壮汉冷哼了一声,控制着还能动的脖子,将脑袋转过去,不看安小语。

    安小语笑了,站起来轻声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

    话音刚落,警备队和军委的人再次赶到了现场,看到安小语的时候瞬间满脸苦涩,感觉今天整个帝都的觉醒者暴动都被安小语给解决了,到时候他们怕不是要被说失职。

    安小语说道:“后背上的刀不要拔下来,这样他就不能动。还有,他是被人指使的,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杀我,但是你们懂的,这件事情背后值得调查一下。”

    警备队和军委的人点点头,将壮汉抬上了担架送走。

    安小语看着他们的车辆离开,眯起了眼睛,将自己的存在抹去,快速地离开了人群当中。

    在回别墅的路上,安小语一直都在思索,这件事情有两个疑点,让她有些不解。

    首先就是幕后的黑手。刚开始的时候安小语确实认为是马生时制造了那些觉醒者暴动事件,但是现在看来,这件事情绝不是马生时做出来的,因为马生时不会傻到会派一个不能比肩宗师的人过来杀自己。

    其次就是,掠夺者的力量似乎并没有安小语想象中的那样强力。

    按照北云传来的消息来看,二级掠夺者身上有一种能够将射入身体当中的子弹融化变成护甲的能力,但是安小语的刀刃刺进对方的体内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刀刃上有任何的能量入侵。

    就算是等级差了一等,但是按照许何为的推测来讲,一个大等级之内不可能产生这样迥异的差别。除非是北云省的那个觉醒者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想了想之后,安小语直接打给了白茑和许何为。

    “妈的!妈的!是谁?到底是谁在背后给老子捅刀子?老子现在还不够惨了吗?”暴怒的声音从马生时的家里传出来,伴随着的还有稀里哗啦砸碎东西的声音。

    房间外面的佣人噤若寒蝉,听着马生时的怒吼,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的雇主已经在房间里面喊了半天了,一个个的电话打进来,每听到一个消息之后,马生时都要更生气一些,到最后暴跳如雷,终端光脑统统砸碎,什么都没有剩下。

    他再也不想听到那些狗屁消息了。

    从帝国各地传来的那些消息,已经有人暗中将矛头指向了他。马生时已经能够想象得到,等到明天的时候,就会有一大票的人来到自己的面前,质问自己是不是在帝国上下搞生搞死。

    他很无辜,这次真的不是他。

    闹了半天之后,马生时有些疲惫地坐在椅子上,看着满地狼藉的房间,喘了两口气,刚想歇歇,结果下一刻管家就从外面拎着电话过来了,说道:“老爷,朝阁的打电话来了。”

    马生时就像吃了死苍蝇一样,但终究还是接过了终端,说道:“我是马生时……好,我知道了,明天早上十点钟准时到,就这样。”

    挂了中断之后,马生时坐了两秒钟,对管家说道:“朝阁叫我明天早上十点钟去问询,有关这次觉醒者暴动的事情,你去准备一下吧,顺便把屋子收拾一下。”

    管家微微欠身,马生时走出了房间。

    第二天早上九点钟,马生时的车子驶出了宅邸,朝着朝阁的方向缓缓行驶,天气温暖,风和日丽,初春的暖阳照在悬浮车黑色的外壳上,反射出漂亮的色彩,考究的外形设计显得轻盈而优雅。

    空气当中突然凝固了片刻,优雅的悬浮车摇晃了几下,冲进了绿化带里面。

    马生时看着新闻,心有余悸,站在朝阁的问询台上,大声说着:“绝不是我做的!什么?全程监控?我有权利拒绝!是的我保证,绝不是我做的……我怎么知道是什么人想要杀我?”

    “如果你不知道,为什么会提前来到朝阁,让你的司机开着空车吸引注意力?”问询官问道。

    马生时油盐不进,不是他做的就不是他做的:“这件事显然是针对我的阴谋,我要求朝阁调查下手杀我司机的人!”

    问询官互相对视了一眼,落下了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