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灵天幻梦 > 第五百一十七章 污水(一)

第五百一十七章 污水(一)

    觉醒者突然来袭,让管心兰措手不及。但是安小语则不然,她早就知道,二级掠夺者的出现,必然会导致流落在外的觉醒者觉得自己真的已经即将天下无敌了,都会一个一个地蹦出来。

    但是显然,这些觉得自己无敌的人,显然也是脑子有毛病的,被人利用是再难免不过的事情,所以也就有了现在这个场景。

    虽然安小语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攻击管心兰,但是看样子也不过是个一级觉醒者的样子,安小语甚至连刀刃都没有用到,直接侧身的躲过了对方的拳头,然后用刀把砸在了对方的后脑上。

    安小语甚至都能看到他后脑的皮肤上面显露出一大片红色的能量聚集在了被攻击的地方,希望修复受伤的组织。觉醒者的自我修复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大脑被重击之后产生的眩晕一时半会还避免不了。

    没过多久,警备队听说了这里的事情,带着人赶到了现场,紧随其后的还有军委负责搜索觉醒者的人手,将昏迷的觉醒者带走。安小语亮出了自己的证件,对他们说道:

    “这次的动乱显然是有人在背后指使的,现场参与追逐的人一个都不要放过找出背后主使,你们尽管上报,就说是我说的。”

    警备队和军委的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点点头离开了。

    管心兰两只大眼睛里面都是小星星,走到安小语的身边挽着她的胳膊说道:“小语小语!你怎么这么威风,这么帅气!”

    “没有你哥威风,也没有你哥帅气。”安小语摆摆手说道:“走吧,我跟你一起回家,别到处逛了,我觉得肯定是有人盯上你了。”

    管心兰的点点头,也没有想要继续在外面逛,于是跟在了安小语的身边,直接就把口罩给摘下来了,大大方方地走在了安小语的身边。

    刚刚发生的躁动就像是瘟疫一样的传遍了整个帝都,觉醒者的出现,加上还有管心兰,让这个消息具有急速的感染力,所有人都知道了刚刚有人在大街上追逐管心兰,然后觉醒者突然袭击。

    结果呢?现在这些人全都被关进监狱里面去调查去了,现在看到管心兰身边站着一个身穿白色军装的女孩,谁不知道这就是一击就解决掉觉醒者的狠人?不要命的才会凑上来找死。

    安小语看着管心兰拿自己当挡箭牌,实在是有些无语,但是又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好在所有人对于安小语的印象都只是在百省会战上面那个身穿着黑色长袍带着黑色面具的女孩,而不知道她的相貌到底是什么样的。

    备受瞩目地来到了第一雷家的地界,周围才彻底宁静了起来,没有了路人的侧目,也没有了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第一雷家周围所居住的都是雷家的附属家族和一些工作人员,对于管心兰在自然是熟悉无比。

    管心兰也轻松了许多,一边走着,一边不时跟身边的人打着招呼,然后走到了门口,就看到管山桐派来的人正在雷家的大门口等待着他们,恭敬地说道:“小姐,少族长知道你和少宗要来,特意让我过来迎接。”

    两个人跟着这人进了雷家,安小语便敏锐地感觉到,雷家的大门周围,以及外围的围墙上面,布满了一些奇怪的雷电,带着特别的意味,似乎暴躁,又仿佛不存在一样。

    看来雷家确实是准备好了对付点墨的新手段,这样的雷电防护网,很可能是应对这些潜入者的有效手段。

    安小语没有多问,只是来到了管山桐的办公室,就看到管山桐这边来来往往的都是人,管山桐就在这些人里面发号施令,说话的时候语气强势不容置疑,手下的人接过一条条的指令,快速地离开执行,紧接着后面的人就顶了上来,继续听着管山桐的吩咐。

    “看到了吧,你哥威风的很。”安小语站在门口说道。

    管心兰嘻嘻一笑,并没有反驳,在她的心里,不管管山桐到底是不是这样的人,是不是能够号令整个雷家,都是她认为最帅气、最威风的人。

    看了一会儿,管心兰突然说道:“你找他有正事,我不听你们说这些无聊的东西,我先去茶室等你们。”

    安小语点点头,也觉得自己要说的事情和管心兰实在是没有多大的关系,而起牵扯到的太深,最好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于是看着管心兰离开,安小语静静地站在了办公室的角落里面,等待着管山桐的工作告一段落。

    一直等到了中午的时候,管山桐身边的人才开始渐渐变少,见到办公室里面只剩下了两三个人,管山桐站起身来说道:“休息一个钟头,你们的事情下午继续。”

    办公室里面的人也没有反驳,只是点点头,然后带着自己的东西转身走出了办公室,同时也都悄然看了一眼安小语,不知道这个站了半天的女孩到底是来做什么的,他们甚至都开始怀疑,安小语是管山桐的女朋友了。

    管山桐靠在椅子靠背上,捏了捏眉心,说道:“你都不用去上课的吗?在这儿等了半天了。”

    安小语笑着坐在他办公桌的对面,将脚踩在办公桌的后面,晃着椅子说道:“反正远征军都已经翘课一个多月了,不差这一天,反正现在我们学的都是理论知识,我去不去上都一样,没人敢给我记旷课。”

    管山桐笑了笑,站起身来泡了一壶茶,给安小语和自己各自倒了一大杯,放在桌子的两边,重新坐下来说道:“喝点茶,怠慢你半天了。”

    “你是大忙人,看来你已经彻底掌控了雷家?雷帝已经把所有的事情交给你处理了吗?”安小语端起那一大杯浓茶,看了看颜色就觉得大事不妙,小心地抿了一口,然后吐着舌头说:“好苦!”

    管山桐喝了一大口,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看着安小语可爱的表情,笑开了:“苦后回甘。”

    安小语翻了个白眼:“我是个东荒来的粗人,我就喜欢甜的,不喜欢苦的。”

    说着,她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不管不顾了,管山桐说道:“你们小姑娘不是都不喜欢苦的?心兰也不喜欢……所以,你这次来给我带了什么好消息过来?我听说你跑了九道关和魏家,正等着你来我这儿呢。”

    安小语心里骂了一句直男老木头,然后说道:“是给灰绳做中间人的,顺便帮我将来要建立的势力做个宣传,牵牵线。”

    “哦?”管山桐将已经空了大半的茶杯放下,手指敲着茶杯的玻璃壁说道:“灰绳终于要开始了吗?他们什么时候把雷书的扉页还回来?”

    安小语笑了,这些当权者果然都是心里跟明镜一样,阴谋毫无用处,全都是阳谋。于是她也没有掩饰,直接说道:“魏家已经谈妥了,如果你现在答应不阻碍灰绳的洗白,那雷书的扉页就会落在我的手里,等到灰绳洗白之后,由我交给你。”

    管山桐点点头:“这我倒是还能接受,毕竟雷书的扉页在他们手里,我还是有点不太放心,如果是放在你手里……呵呵。”

    雷子到底说的什么,安小语心里清楚。将雷书的扉页放在安小语的手中,安小语断然不会把在手里,还不是放在管理员那边?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是比玉守灵尊的手里更安全的?

    两个人都没有继续说,但是灰绳的事情就算是谈妥了。对于管山桐他们这些人来说,灰绳其实都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他们所看重的,只是车梓畅这个人而已,灰绳洗白之后到底能够走到哪一步,对他们来说都只是一块蛋糕而已。

    管山桐更加关心的是,安小语口中的那个她将来会建立起来势力。他们对于安小语的实力也是了如指掌,与是管山桐也问道:“你手底下好像没有能去地下势力的人吧?”

    安小语突然有些烦躁了:“谁说我没有?呵!我藏得深着呢!你们都不知道。”

    “哦?这还真是让人惊喜!”管山桐笑着又喝了一口浓茶,这才感觉心情舒适了很多,也没有多问,只是说道:“那我就要等着你给我们惊喜了,需要什么帮助吗?”

    “修行总盟那边我没什么关系,我会在东南城区开一个修行馆,暂时交给顾昀管着,作为是我开始介入灰绳洗白的起点,我会培养一部分的修行人,修行功法是炼精化气的进阶,不过出自灵尊的进阶,我也不会将功法透露出去,你帮我找找关系,别让他们天天给我找麻烦。”

    “这好办,到时候我让两个雷家的子弟去给顾昀打打下手,修行总盟既要给你和灵尊面子,又要顾及雷家的力量,就不会去骚扰了。”

    安小语点点头,继续说道:“还有有关点墨的事情,我之前带着点墨去了魏家,让魏方圆打他一顿出出气,结果魏方圆居然没答应,只是说让灰绳欠一个人情给魏家。”

    管山桐点头:“他又不是傻子。”

    “所以说,上次偷走雷书扉页的事情,雷家就不要追究了?如果你们还要一些什么赔偿的话,到时候我跟灰绳去说。”

    管山桐笑了:“你都这么说了,难道我还真让你灰头土脸地回去跟灰绳说你没谈下来,雷家还有其他的条件吗?我们才是明面上的人,是现在真正站在一条战线上的。算了,不追究了。”

    安小语听到这句话,很开心地说道:“还有一件事。”

    “还有?”管山桐有些诧异,不知道自己到底疏漏了什么事情,开始对自己掌控雷家的能力有些怀疑。

    “不是不是,不是我的是,管心兰在茶室等你了半天了,你去看看吧。上午我们刚遭到了袭击,你已经知道了,都不知道是谁下的手,如果真的有人在背后指使,到时候是我出手还是你出手?”

    管山桐,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面,站起身来说道:“当然是我出手。”

    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安小语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跟着管山桐站了起来,说道:“你去吧,我自己走,接下来还有点事去找关觉。”

    管山桐立刻会意,说道:“你加油。”

    “加油加油!我当然加油!”安小语走出了房间,站在门口的阳光里面,回过了半个头对管山桐笑道,披着阳光的身影,就如同谪落人间的仙子。

    管山桐竟然看得有些痴了,管心兰从后面摸上来,狠狠地推了一下他的后背才把他推醒过来,吃味地说道:“要不要追上去再表个白?”

    看着管心兰的样子,管山桐笑着说道:“别瞎说,我只是觉得,安小语这个人,将来还真的有可能站在那种我一辈子都企及不到的位置上面俯瞰人间的存在。”

    “哪有那么多将来?”管心兰依然吃醋,拽着管山桐回了房间。

    安小语离开了第一雷家,走到街道上发现没有人跟在自己身边,看来上次确实是把朝阁的那些人和起源给打疼了,估计他们又能安静一段时间。于是打开宁静隐藏掉身影,消失在了空旷的街道上。

    没过多久,安小语从天空中落下来,轻盈如风,没有发出一点的响动,看着眼前这个只挂着一个简陋牌子的地方,脸色有些古怪。

    每次见到监察部的总部的时候,安小语就会有这样的感觉。虽然这个地方看起来很不起眼,而且楼房破旧,整体都是灰突突的根本就没有一点的排面,但是莫名的就有一种让人觉得很大的压力。

    但是偏偏这个建筑给人的干感觉如此的反差萌,但是在这一条街上所有的办公场所里面,依然还是最不起眼的那一个,甚至都没人会去关心这个地方到底是做什么的,里面有什么人。

    难道这也是什么神奇的法术?混淆是非类型的?

    安小语这样想着,走进大门的一刹那,解开了宁静。

    来到了人家的地盘,自然不能这样偷偷摸摸的,不然被温良人那个老狐狸的大老板给抓住,还不是要给自己穿小鞋?

    在办公室里面找到了关觉,这个家伙这段时间居然难得的在办公室里面呆了这么长时间,没有跑出去出任务惹是生非,难道监察部风格变了?不是能用的人就肆无忌惮地去用了?

    关觉这边显然就比管山桐那边清静很多了,办公室里面几个人都在喝茶看着光脑屏幕,甚至还有两个在看着小说,关觉显然也是没什么正事可做的,正在那边捧着一本老式的书籍看着。

    走到了关觉身后,安小语问道:“看什么呢?这么出神?”

    关觉放下了嘴里的棒棒糖,说道:“我一个手下从异族那边一个遗迹里面偷出来的东西,送回来让我看看,你认识吗?”

    安小语接过了这本书,看了两眼之后,头大如斗,扔回给关觉说到:“不是灵媒文,我不认识。”

    关觉嘿嘿笑着,安小语这才想起来,自己来的时候这家伙已经刷刷刷看了好几页了,他肯定是认识这上面的字只是想逗逗安小语而已。

    撇了撇嘴,安小语从旁边随便抽了一张椅子坐下来,说道:“你认识还问我?上面写的什么?”

    “是一本什么人的游记,好像是建国之前的一个异族,喜欢和平的异族,在大陆上四处游历,然后记载下来的见闻,上面写了很多帝国建立之前历史上没有保留下来的王朝的故事。当然这个冒险者在人类的疆域里面收到了礼遇,反而是在异族的地盘上被人杀死了,游记就落子了遗迹里面。”

    “呵,异族!”安小语说道,突然又想起来什么,问道:“上面有没有提到一个叫做有元的王朝?”

    关觉翻看了一下,说道:“我还没看完,暂时还没有。有元这个王朝有什么问题吗?”

    安小语念道:“有元六年春,天燥。三月已入,至五月百日无雨,耕艰。五月廿三,天大雨,七日方住,是夜风动摧顶,火光自天降,坠于盘城近郊。民以为天人陨落,恭奉之。时有武道者十七,不敬鬼神,径入,得神尸一具,金光耀夜不可直视。民且前阻,皆被屠,遂不知神尸之所去。”

    关觉愣了一下,没想到安小语张口就是一段古文,仔细琢磨了一下,心里突然一惊。

    安小语看到他的表情,说道:“是不是觉得很耳熟?我感觉,有元这个王朝,很可能就是起源最开始的产生地,他们手里的天灵尸体也不是近几百年获得的,而是已经把持了万年之久。”

    这句话说出来,整个办公室都开始变得静悄悄起来,剩余的四个人都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安小语,又看了一眼关觉,看到关觉还在思索,他们便重新低下了头去。

    心里忍不住说了一句“间谍的心理素质就是高”,安小语继续说道:“我这次来,就是有件事情,跟起源有关的,来跟你说。”

    “哦,灰绳要开始了?”关觉恍然大悟。

    安小语有些郁闷,你们就不能假装不聪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