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1027 她还是个孩子

1027 她还是个孩子

    为了更好地使用这些捐款,尼亚萨兰大学成立了一个基金会,对尼亚萨兰大学下属各院系,以及尼亚萨兰境内的教育、卫生体系进行援助,阿布来鹰堡,其中一个重要目的,是邀请菲丽丝担任基金会理事长。

    其实菲丽丝名下已经有一个基金会了,而且还是罗克和小斯共同成立的基金会,这个基金会也是南部非洲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基金会,每年得到的捐款同样在百万兰特以上。

    捐款百万并不意味着收入百万,罗克和小斯成立的这个基金会,对外援助的同时还在对外投资,投资的盈利同样会用于对外援助,以前这部分投资主要是通过兰德银行进行,现在又增加了尼亚萨兰公司,投资收益逐年攀升。

    “我们现在每年拿出收益的百分之三十用来对外援助,去年在尼亚萨兰境内捐赠了四所中学和两家医院,总计花费了八十万兰特,理事会会对基金的使用情况进行监督,在这个过程中,理事会发现有一些不好的情况发生,所以我们想请尼亚萨兰夫人担任基金会理事长,严格执行基金会的相关规定,不能把好事变成坏事。”阿布也是无奈,八十万兰特不是个小数字,执行的过程中肯定会有很多问题发生,贪污挪用估计倒不至于,铺张浪费无法避免。

    尼亚萨兰大学基金会的成员,大多是尼亚萨兰工作人员的家属,这些家庭的收入都比较高,所以贪污挪用的违法成本太高,没有人铤而走险以身试法。

    不过那些专家教授的家属也有一个问题,他们长期处于尼亚萨兰大学那种环境里,被尼亚萨兰大学保护的很好,倒不是说不食人间烟火,而是在基金的使用上不可避免的会犯一些常识性错误,对基金会的名誉也会造成不良影响。

    如果是菲丽丝担任基金会理事长,虽然不可能完全避免类似情况发生,但至少能最大程度上避免流言蜚语,维护尼亚萨兰大学的荣誉,这也是尼亚萨兰大学当初成立基金会的初衷,不是为了盈利,不是为了避税,更不是为了敛财,而是为了更好的反哺尼亚萨兰。

    南部非洲的慈善基金会,和美国那种变了味的慈善基金会不一样,美国的基金会已经沦为富人逃税的工具,南部非洲的基金会相对纯粹很多,基金会不是想成立就成立的,个人或者企业只有捐款给联邦政府承认的基金会,捐款才能用来抵税,而且基金会管理人员也不能利用基金会的名义购买商品用于个人使用,这就最大程度上避免了基金会管理人员以权谋私。

    需要说明的是,南部非洲的基金会也分为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私募基金也受联邦政府承认,但是不能接受社会捐赠,而且每年也要拿出一部分收入交由联邦政府对外援助,最大程度上杜绝某些私募基金会借助捐赠行为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尼亚萨兰大学成立的基金和罗克、小斯牵头成立的基金一样,都属于公募基金,公开接受社会捐款。

    罗克为了管理名下资产成立的基金则是私募基金,除了不能接受社会捐款之外,每年也要拿出一部分收入上缴联邦政府。

    当然了,私募基金的收入是可以那啥的,洛克家族的基金今年刚刚成立,联邦政府估计收不到钱。

    因为洛克家族基金的对外投资很多,所以估计今年洛克家族基金的盈利不会太多,不赔钱就不错了。

    “这得看菲丽丝是否愿意,不过我得提醒你,如果让菲丽丝管理你们的基金会,那么说不定一年就能把基金会的钱全部花光。”罗克先把丑话说前面,让菲丽丝担任基金会理事长有利有弊。

    作为尼亚萨兰夫人,菲丽丝是全心全意把尼亚萨兰当做罗克的领地来经营,具体来说就是罗克负责赚钱,菲丽丝负责花钱,因为小斯的妻子常年留在索尔兹伯里很少离开,所以罗克和小斯成立的基金会实际上都是菲丽丝负责管理。

    菲丽丝管理的基金会,每年对外捐赠都在150万兰特以上。

    “没关系,花完了再赚,基金会每年的收入都在100万兰特以上,如果夫人愿意担任基金会理事长,尼亚萨兰大学每年再固定向基金会捐赠100万,随便夫人怎么花。”阿布大方,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100万!真有钱!”罗克都不知道尼亚萨兰大学居然已经豪富到这种程度。

    和南部非洲的其他大学不一样,尼亚萨兰大学的学费很高,普通学生每年的费用在150兰特以上,比英国中产家庭的收入还要高。

    听上去150兰特很高,其实也没多少,北部三州随便一个面积200英亩的农场,每年的收入就在300兰特以上,达不到这个标准,就可以归入经营不善之列。

    城市家庭的年平均收入少一些,但是拿出150兰特也不困难,而且学生还可以申请助学贷款,尼亚萨兰大学每年会以奖学金方式,将一部分助学贷款再重新发放给学生。

    尼亚萨兰大学的另一个收入来自尼亚萨兰大学下属的50多个实验室,这些实验室每年产生的利润让人瞠目结舌,阿布管理的实验室,每年的利润就在百万兰特以上,这些利润中的大约百分之五十是要上缴给尼亚萨兰大学的。

    话说到这份上,罗克也没有拒绝的理由,送走阿布,晚上吃饭的时候,罗克和菲丽丝随口提起这个问题。

    “你是已经多久没有关心过基金会了,基金会花钱是多,但是挣的钱也多,自从成立到现在,基金会每年的资产增长都在百分之五十以上。”菲丽丝对罗克的忽视很不满,每年百分之五十堪称理财小能手。

    “这么多的吗?”罗克惊讶,这还那是什么理财小能手啊,这个敛财能力堪称守财奴。

    菲丽丝大大方方的翻白眼,一边吃饭一边注意坐在旁边婴儿椅上的萝丝不要把饭吃到鼻子里。

    萝丝是罗克和菲丽丝最小的女儿,菲丽丝总算是完成了儿女双全的心愿,而且还是大写的“好”。

    整个南部非洲都鼓励生育,尼亚萨兰也不例外,罗克和菲丽丝作为尼亚萨兰第一家庭要以身作则,现在罗克和菲丽丝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为尼亚萨兰州做出了最好的表率。”管理尼亚萨兰大学基金会也可以,咱们的基金会这两年把主要方向放在对退伍军人的安置上,和尼亚萨兰大学基金会可以形成有效互补,覆盖面更广,影响力更大。”菲丽丝的生活并不是围着孩子团团转,如果把尼亚萨兰看成一个大家庭,菲丽丝很好地扮演了女主人这个角色。

    最近这两年,尼亚萨兰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对退伍军人,尤其是伤残退伍军人的安置工作上。

    这个工作对于尼亚萨兰州政府来说非常重要,世界大战结束后,仅仅是尼亚萨兰,有超过十万军人脱下军装退伍回到地方,他们中的很多人加入地方警察或者布拉德办公室成为安全人员,更多人回到自家的农场,成为新一代农场主或者小镇治安官,别看这些工作都不起眼,但是对于尼亚萨兰的稳定有着很大好处。

    南部非洲参加世界大战的远征军成员,只要是获得过勋章的,每年都可以在南部非洲各级联邦政府领取到相应的奖励,世界大战期间南部非洲共有超过五十万人次立功受奖,联邦各级政府给这些立功人员每年发放的奖励超过2000万兰特,现在联邦政府的财政还算宽裕,这笔钱不成问题,未来负担就会越来越重。

    菲丽丝管理的基金会,通过军人服务社和步枪协会在这个问题上,最大程度配合尼亚萨兰州政府对退伍军人进行安置,在开普州和奥兰治州,有部分退伍军人因为安置工作进行的不顺利,和当地政府发生了一些纠纷,在尼亚萨兰就没有发生过这个问题。

    “你就不能帮帮萝丝吗。”罗克心疼,萝丝还没有学会吃饭,吃的满脸都是,菲丽丝不管不问完全放养。

    “等吃完了再收拾,现在让她自己吃,从现在开始就要培养她的独立能力。”菲丽丝对孩子有自己的教育方式,完全不要罗克插手。

    对于罗克这样的家庭来说,对于孩子的要求不仅不会放松,而且还会更加严格,菲丽丝教育孩子从来不让罗克插手,也不需要其他人帮忙。

    当然了,洗衣服打扫卫生这种事菲丽丝肯定也不会自己做的,这么大一个鹰堡,全靠菲丽丝自己打扫卫生,能把菲丽丝活活累死。

    “她还是个孩子!”罗克接受不能,终于喊出这句至理名言

    “孩子怎么了?孩子违法犯罪就可以不受惩罚?”菲丽丝在教育孩子这个问题上异常坚决,这年头成年人的权利都无法受到法律的普遍保护,未成年人更不行。

    萝丝还不知道因为吃个饭水了这么多字,看着罗克开心的张大嘴巴笑。

    罗克陪家人吃饭的机会确实是不多。

    ps:建军节本来想制造点冲突,写些喜闻乐见的情节,想想还是算了,明天再写,今天要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