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回七零小媳妇 > 第十一章,我和夏团长是
    在夏军亮与秦奋说话间,外面已经动起手来。

    “嗷!我就知道你这个医生不安好心。”姑娘听见秦医生说她恩将仇报,干嗷一声,就猛地扑过去,“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让你勾引人。”

    她跳起来,一手抓住头发,另一只手用力扇过去。

    秦医生没想到对方会一言不合就动手,脸上硬生生挨了一巴掌。

    火辣辣的脸颊以及被揪疼的头皮,令她气的发抖,“放手!你这个疯子,快给我放手!”

    “不要脸的女表子就该打!”姑娘不但不放手,反而洋洋得意的加重了手劲。

    她妈说的对,这些城市娇娇女就是欠教训。揍一顿,看她们还敢跟她张翠抢男人。

    秦医生用力去推,拽着自己头发的手,但无奈她的力气太小,两手都无法撼动对方分毫。

    想到自己这个样子被别人看在眼里,她羞愤欲哭。

    这时,他们身后的病房门啪嗒一声打开,高大的男人,三两下就分开了两人。

    姑娘只感觉手一麻,整个身子就退出去三四步。

    张嘴,她就要骂,可嘴刚张开,她就意识到推她的男人,是从病房里走出来的,立刻就堆出笑脸,转了话语。

    “夏团长,我是那天被你救的姑娘,我叫张翠,我是来……”

    秦奋一听就知后面的话不好,忙打断,“姑娘,我是团长的警卫员。”

    警卫员?那是啥?

    张翠姑娘被这职务弄得有点懵。

    “秦医生,您没事吧?”秦奋一眼就瞅见了那红红的五个指印,担忧的问道。

    比起彪悍的张翠姑娘,半捂着脸,眼含水光的秦医生,就显得顺眼多了。想到对方的遭遇都是因为自家团长,他语气中还带着愧疚。

    秦医生是多尽职的医生,为了病人的休息,受了大委屈了。

    微摇了摇头,秦医生视线无意瞥向病房内。

    “我说这位啥警…警什么来着,你怎么还问这不要脸的女人有没有事?她勾引你们团长,你知道不?”张翠姑娘不满的嚷道。

    秦奋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位姑娘,我们团长的事情,我们做下属的从来不多嘴。”

    “也是,你不过一个下属,你让开,我找你们团长。”张翠说着往病房挤。

    转身挡住病房,秦奋不悦道:“团长在休息,不见外人。”

    “外人?你说谁是外人?我的命是你们团长救的,我整个人都是你们团长的,我怎么能是外人?”张翠拔高声音,“你一个下属,居然还敢拦着我们夫妻见面?快让开,否则我去举报你。”

    她已经没有时间三番五次来碰壁了,今天无论如何要见到人。

    秦奋简直想哭了,怎么能有这么奇葩的人,无语的他,第一次疯狂想念政委,这样的活计,他实在处理不来。

    他只能木讷道:“我们团长不认识你,我不能让你进去。”

    秦医生看眼病房门内,低首扫过自己腹部,眸中闪过疯狂。

    “他不敢,我敢,我是夏团长的对象。”她两眼定定看着对峙的两人,语气郑重的对张翠说,“你若是想报恩,就对我说。想见人,不可能。”

    秦奋一惊,“秦医生,你……”

    “秦警卫员,我确实是夏团长的对象,因为怕影响不好,所以我和你们夏团长本来商量着,等他出院再宣布。你若是不信,我让你们夏团长自己说。”

    今天闹得这么凶,必然不好结束,在胡搅蛮缠的村姑与自己间,两权相较取其轻,她相信夏团长会选择她,况且她本身就不差。

    只要那位夏团长今天承认,只要……

    她的视线扫过自己腹部,目光坚定。

    秦奋这下是真的哭了,若不是知道团长有对象,他差点就信了。

    这倒好,一个打着报恩,实际想讹人的姑娘还不够,秦医生也来凑一份。

    ……团长,救命啊!

    他求救的视线,触到自家团长寒光凌厉的目光,整个人一颤。

    糟糕!团长,要发飙……

    “滚进来,推我出去!”夏军亮冷声道。

    秦奋下意识回,“团长,医生不让您下……”

    夏军亮一个冷眼飞去。

    让外面吵闹的人进来,他怕脏了地界。

    秦奋怂的将剩余的话咽下。

    他办事不力,所以还是老实听话吧!

    “夏军亮,你敢下床试试?”

    早在刚才,苏悠就占了个能望进病房的位置,如今夏军亮撩开被子,她才发现,那裹得严实的纱布。

    一嗓子,吓得正在怂的秦奋一抖,脑门砰的磕在了门框上。

    揉着发痛的脑门,他想。

    夭寿!这又是哪里来的一个女人?他们大黑熊一样的团长,原来女人缘这么旺。不过这个好厉害,直呼团长名字,就是长得黑了点。

    等等……

    直呼团长名字,这莫不是正主?

    “嫂子?”他试探的叫道。

    苏悠轻飘的看他一眼,“你是小秦同志吧?”

    “是,嫂子好。”秦奋刷的站直,兴奋回道。

    “我给你们团长带了晚饭,你一起来吃。”

    苏悠说着就往病房里走,秦奋非常自觉的让开路。

    从苏悠出声,夏军亮的眼睛就盛不下他人,整个眸子闪闪发亮,委屈巴巴的说道:“媳妇,你终于回来了?我想……”

    “哼!”苏悠斜了一眼,夏军亮识趣的闭嘴,但眸子却舍不得移开半分。

    媳妇风尘仆仆的样子,一看就是刚回来,连休息都没有就来了医院,他心中软乎乎的。

    至于黑不黑的,夏军亮表示,他已经脱离了外在,欢喜内在。

    好吧,还是有一丢丢可惜,他媳妇之前多白啊!

    但还是好喜欢,看那小眼神斜的,好似带着小勾子,挠的他心里怪痒痒……

    苏悠懒得理那痴汉,她已经被正名了,所以也该行使点相应的权利。

    想着,她转了脚步,站在门边,脸对着门外,先将四周扫了一遍,最后视线落在两个觊觎他家男人的女人身上。

    分开打量了两个女人后,她将目光对准捂着脸的秦医生,“您是我们老夏的主治医生?”

    不等秦医生回答,为了争取未来嫂子好感的秦奋,积极抢答,“嫂子,团长的主治医生是钟医生,秦医生是钟医生的徒弟。”

    苏悠点点头,和她想的差不多,虽说医生不分年龄,达者为师,但年龄长的毕竟代表着经验多。若医院真塞一位年轻经验少的医生给夏军亮治疗,她都要考虑是不是要转院。

    “谢谢秦医生对我家老夏的照顾,您作为医生辛苦了。对您因为我们受到伤害,实在是抱歉。”

    秦医生突然抬头,仿佛豁出去一般,孤注一掷道:“你不用抱歉,我和夏团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