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权爷宠婚:娇妻撩人 > 177 求婚
    这顿饭倒是吃的挺身心愉悦的,中途清衍也问了权璟霆有关未来婚礼的事情,不过从始至终男人的意思都很明显,以清妤的想法为主要,只要她喜欢,什么都成,这点也让清衍十分的高兴。

    毕竟清家也只有他们兄妹,自己这个妹妹也从小就离开了家里头在外求学,其实在清妤还没回来的时候清衍就想好了,等到清妤回来之后要按照她的想法来,让她走自己想要走的路,从前那些都是父亲和爷爷的要求,她不应该承受那么多。

    况且权家和清家那段过往,他还是多多少少了解一些的,虽然不清楚到底为什么权家和清家后面断了联系,两家互不往来,但是和权家订婚的,毕竟也不是清妤。

    她这么嫁过去了,那样的家庭,已经不是顶级豪门能够概括的了,他还是害怕自己妹妹受了委屈,所以在知道权璟霆和清妤有关系的时候他心里头其实是不太乐意的。

    虽然不太愿意多想,但是权璟霆的那些传言都放在外头,其中最主要的对女性不感兴趣这条,清衍也略有耳闻,虽然这些细碎的八卦他从来不当回事,可是万一要是真的,以后苦了的了可是清妤。

    可是从几次和权璟霆的相处交往下来,他是看到了男人对清妤的那份宠爱,那是从内往外散发出来的,带不得半点虚假的东西,所以清衍心里的担忧也松开了不少。

    妹妹从小背井离乡,现在权璟霆是真的喜欢她,这也算是一桩美事吧。

    餐厅门口,已经用晚餐的三人站在门口道别。

    “那少帅,我就先走了。”清衍开口道。

    权璟霆点头,“不送。”

    清妤看着他的样子,张口关心,“开车慢些。”

    “知道,我先走了,麻烦少帅安全的将妤儿送回去了。”

    权璟霆点头,这是自然,送是会送回去,只不过送哪儿就是他的事情了,旁人也管不上。

    这会儿的天气站在餐厅门口是真的挺凉的,权璟霆半拥着女人往车子那边过去,上了车之后他将空调打开,看着人在车上暖和的样子,他笑了笑。

    “我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抱歉了,晚上给你补了生日礼物怎么样??”男人讨好道。

    到了这会儿,林枫应该已经准备好了。

    “晚上?”清妤转头看着他。

    “跟我走吧,带你去个地方。”

    黑色的越野车顺着马路开了出去,清妤坐在副驾驶上,脑袋里头乱糟糟的一片,总感觉这些天很多事情都让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但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劲,从张雪到温妃,她总是感觉这些人身上像是蒙着一层朦胧的纱布一样的,看不清楚样子,模模糊糊的。

    “想什么呢?”男人揉着她的手掌。

    这丫头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的容易走神了。

    “想你要带我去哪儿,这大晚上的。”清妤不满道。

    权璟霆勾唇,笑的漫不经心,“放心,卖不了你,我也舍不得。”

    车子顺着国道的方向一直往城北的方向过去了,清妤记得这条路好像是往城北军营过去的,这人不会是要带她到军营里头去吧。

    “这个点了,你还有训练?”

    “没有。”

    男人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不乐意搭理她了。

    她脑袋里想着温妃和熊妮的事情,也就没再开口说话,按照道理来说,熊妮和温妃的蛋糕店里头卖出去的糕点应该都是自己做的,为什么会有其他牌子的蛋糕出现。

    并且那糕点是她店里头已经卖了好一段时间的了,那包装样式应该就是从其他店里头买进来的才对,可是这如果说是转手倒卖的话,那么应该卖的价格要比买进来的更加昂贵才有利益可图,可是这两人定的价格可是要比人家蛋糕店的少了整整三分之一。

    这样可是没什么利润可图不说,甚至还会亏本。

    这样贴本的事情,为什么温妃和熊妮会去做,开门做生意,哪有不是为了钱的。

    另外,熊妮身上的刀片来源,她是真的没琢磨透,总之现在为止,温妃和熊妮身上已经满是疑点了,无论如何都得把这件事情给弄清楚了。

    人对真相总是有种无比寻常的好奇心,更加别说是沾惹上了自己的事情了,更加要弄个清清楚楚的才算完。

    她就这么一直想着,一直到了军营门口,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女人才反应过来。

    权璟霆下了车子,将车门拉开给她解开了安全带之后,拉着她一步一步的往里头走进去,回过神来的女人已经踩在地面上了,看着对面广阔的训练场,她愣了愣。

    四周一盏一盏的路灯照射出明亮的光芒,每盏灯下照亮的区域组合起来,正好涵盖了整个军营,好像以往的时候,这里没这么亮的,这会儿左不过也是九点钟,她好像记得这些士兵可是到九点半才训练完的。

    这四周安静无比,甚至都能够听得到山里头传出来的动静,今晚上这是怎么了,人都哪儿去了,偷懒了。

    男人拉着她一步一步的往训练场里头走过去,漆皮军靴踩在土地上,落下了一个一个沉稳的脚印,清妤跟在他边上,一直到走到了训练场的中央地带,才算停了下来。

    “碰......”

    最中央的一盏探照灯彻底打开,照亮了周围的景象,她眯了眯眼睛,就听到了引擎咆哮的声音。

    从他们的四面八方,八两军绿色的越野车开了过来,每辆车的车顶上都站着两名身穿正装的士兵,她身边的男人松开了她的手,转身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她被一个人留在了原地,看着逐渐将自己包围起来的八辆军车,在她四周停了下来,正好留出了一块十分宽阔的空地。

    车顶上的士兵纹丝不动,肩上金黄色的流苏垂落下来,随着车子的停下带着惯性而摆动。

    这好像,是他们的礼服吧。

    “夫人好!”一声响彻云霄的称呼响了起来。

    清妤对着他们点了点头,车门打开,车上的士兵全部下来,将她围成一个圈,每张脸上都带着笑容,晒得黝黑,却是笑的最真实。

    “夫人,嫁给我们少帅吧!!”所有士兵一同呼喊出了震耳欲聋的动静。

    清妤动动耳朵,没有说话,跟着便是第二波,从远处的房檐下跑了出来一群穿着作战服的士兵,不过他们每个人身上却都没有带着枪,手上都捏着一朵红色的玫瑰花。

    满脸春风的跑了过来,逐一从她面前经过之后,将鲜花放到了她手上,一朵一朵的,最后慢慢的凑成了九十九朵。

    不远处林枫看着这一连串的操作,心里暗自唏嘘,少帅这虽然早就将命令下达了,但是大家伙儿都没练习过几次就直接正式开始了,说实话,要比上战场可怕的多了。

    “嫁给少帅吧!!”将花递给她之后,一群人围着她再次喊出了这动静。

    清妤动动耳朵,这些人是打算直接把她吼成聋子是吧,这动静估计帝京市中心都能够听得到。

    看到她不说话的样子,跟着第三波也从黑暗中奔走跑了出来,不过这次倒是有些十分惹眼了,他们每个人手上都带着红丝带,手上还捏着一个随风飘扬的红气球。

    一条红毯直接从那头连接到了她脚底下,清妤抱着花,就看到了远处走过来的男人,他身上穿着深色的礼服,肩上垂落下来的金黄色流苏,随着他走动的幅度摆动,黑色的漆皮军靴踩在地毯上,一步一步,他走的十分稳当。

    一身笔挺的礼服将男人原本就俊美无俦的面容衬的越发的明艳,黑色的腰带显出他精瘦的腰际,清妤看着他一步一步从黑暗中出来,头顶的光阴慢慢的从脚上延伸到了男人脸上,才看清楚了那张脸的弧度和轮廓。

    清妤站在原地未动,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自己面前。

    男人单膝跪下的时候,清妤手上的花束动了动,她面前的士兵满脸激动,少帅是真的求婚啊,真的跪下了呢。

    他伸手拉过了清妤的手,仰头看着她,黑色的眼眸中满是诚恳,带着万千悱恻的爱意纠缠。

    “嫁给我。”

    清妤低头看着他,心上如同被棉絮抚过一般,痒痒的,却是如同春风抚过那样的暖意,好像飘落在水上的梨花,泛起了点点涟漪。

    “你是我到现在,唯一想要用绳子绑起来留在我身边的女人,所以,嫁给我。”

    这告白听的清妤嘴角抽动,果然这男人的温情话语是真的难得听到的。

    “如果我不答应呢?”清妤嘴角扬起笑容。

    看着她的样子,男人起身,伸手将她揽入怀中,薄唇在女人耳边吐出一句话,“如果不答应的话,他们手上的枪会一起发动,我抱着你一起死,怎么样?”

    “如果娶不到你,我的后半生,也没什么意义。”

    清妤叹了口气,这算是被抓住了动弹不得了。

    “好,我嫁给你。”清妤抵在他耳边,认真的吐出这句话。

    男人放开她,从口袋里头取了一枚吊坠出来,伸手替她挂在了脖子上,她低头看了眼,那是一颗银色的子弹,上面好像还刻着字。

    “至此,我所背负的荣光,我的信仰,荣耀和伤痕,将全部属于你......”

    两人身后,漆黑的夜空当中绽放出绚烂的烟火,照亮了整个山间,烟火硝烟的味道弥漫开来,清妤侧目,看着男人忽明忽暗的侧脸,在她目光当中,和一张脸颊完美的重合在了一起。

    “祝少帅同夫人,永结同心,百年好合,长长久久!”一声声祝福重叠在了一起。

    他们手上红色的气球脱离手中,慢慢的往空中漂浮上去,清妤仰头,看着空中不断炸开的绚烂花火和气球重合的景象,和着夜色当中的迷离,这样的美感,要比看到的花团锦簇的灿烂更加来的明艳。

    权璟霆低头,薄唇吻上了她微微上扬的唇角,额间相抵,带着万千的缠绵悱恻,两人身后,飞扬的红色气球和着绚烂的烟火点缀了漆黑的夜空。

    容业和林枫一身军装站在不远处的房檐下,看着这边的情况心里一整唏嘘,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够看的到权璟霆对着一个女人单膝下跪的样子。

    那样一个睥睨天下的人,能够单膝跪地亲吻一个女人的手背,这已经能够确定了,清妤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权璟霆那腰啊,这辈子估计也就只为了这么一个女人折了。

    “我到现在都没能想通,这丫头是与众不同,只不过,她这身份,璟霆应该是清楚的,你们两知道不?”容业看着身边的林枫。

    后面隐在黑暗当中的黑牙点了支烟,“你什么时候也好奇起这事儿来了。”

    “废话,我一起都好奇。”容业回了句。

    林枫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目光直视盯着对面,看他们两这样子,容业算是清楚了,这三人是指定知道清妤的身份到底是什么的。

    和着这几个月就瞒着他一个人了。

    “说说呗,怎么回事?”容业张口道。

    林枫侧目看着容业,十分严肃的说出了一句话,“容将军,该知道的时候少帅会同你说的。”

    现在,恕他们无可奉告。

    “白问,不过马上我们都得到h国去,这婚求了也只能等到后面回来办。”容业张口道。

    林枫和黑牙到现在其实都担心的是一件事情,清小姐的身份,他们那时候的确是和清小姐有过几面之缘,也知道她不简单,但是却从来没有知道她到底是那个组织的人,又是哪国人。

    不过能够协助地方军的,说明她也是被雇佣而来的,这样的人要么杀手特工,要么雇佣兵,总之不会是能够行走在阳光之下的职业,她身上背负的黑暗,和他们不一样。

    现在是人将所有的事情都给忘了,所以能够这么安宁祥和,少帅虽然带她去看了病,但是心里头到底是不是真的希望她能够想起来,这点他们都不得而知。

    毕竟清小姐,和他们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少帅是战神,是整个m国乃至国际上都赫赫有名的存在,他的出现意味着威慑和和平,纵使做事狠厉,但是他们护了一方平安,这是事实。

    他们是能够行走在阳光下的人,而且少帅身上背负的荣耀和他的地位,就注定了他未来的妻子不能够是暗夜里头行走的人。

    而且不说,少帅以后会不会是坐上那个位置的人,如果是,也要求国母是完全没有污点的。

    清小姐如果一辈子都想不起来也就算了,可是一旦她想了起来,以后她同少帅要走的路会十分的艰难。

    其实从林枫和黑牙想起来了清妤到底是谁的时候,他们心里的担忧就没有减退过,少帅这个人是不会顾及后果的,他看上了就是他的,外界的任何声音他都不会管,但是清小姐是不是真的有那个恒心和爱他爱到什么都不顾,

    这点不得而知了。

    “走吧,过去看看。”容业说着提起脚步往前头过去。

    热热闹闹的场面,所有士兵都满脸欢喜的看着中间的两人,清妤这才发现,他们从分批次出来之后,现在已经站成了三个字。

    嫁给我。

    如果不是很细致,是看不出来的。

    “啪啪啪......”容业鼓掌过来,看着两人倒是由衷的祝福,“恭喜恭喜啊,总算是得偿所愿了。”

    权璟霆拥着清妤,同他击了个掌,容业视线落在了清妤脖子上挂着的子弹上头,跟着笑了笑,“这东西都送出去了,看来我很快就得改口了。”

    “容将军。”清妤打了个招呼。

    “不用这么客气,不过我有生之年还能够看得到他求婚的样子,还真的是多亏了你的福了。”

    “一边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权璟霆难得心情好,也不同他多说什么。

    容业嘚瑟了两圈才提了重点,“你们两这是腻歪着,指不定有什么话要单独说呢,去吧,不用客气,我看着他们训练。”

    他身后兴高采烈的士兵脸色不约而同的变了变,今天这样的日子,怎么还要训练呢。

    “走。”权璟霆搂着清妤往自己住所那边过去了。

    容业转身的时候看到了后面两个排长,脸上的笑容未退,上前笑呵呵的问,“这个点了,还要训练啊?”

    “是啊将军,这几天抓紧了排练少帅这求婚场景,我们都没好好休息。”

    要不然今晚上就放假吧。

    容业脸上的笑容拉长,“你们自己也说了忙活了好几天了,所以今晚上的训练抓紧了!”

    “是!!”

    几乎是听到他话的同时,士兵全数立正站好,昂首以待。

    两人牵着手走在营中,清妤手上还抱着玫瑰花,两人十指相扣,路灯打下来的光将两道影子拉长,这会儿营中安静无比,都能够听得到两人脚步的声音。

    清妤侧目看了眼他,不得不说这权璟霆穿成这样,是真的好看极了,挺拔俊美。

    “怎么了?”男人低头看着她。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穿成这样挺好看的。”

    他嘴角的笑意止不住,走了两步之后蹲在了她面前,“上来我背你回去。”

    清妤站在原地,看着他宽厚的背影,“你这是?”

    “上来。”

    她看了看四周,巡逻的士兵都还没从这里过去,应该也不会有人看到,这么想着,清妤上前一步,趴在了他背上。

    男人背着她往前走,步子沉稳,像是在散步一般慢慢的走回去。

    清妤手上的玫瑰花动了动,扫过了他鼻尖的位置,她下巴撑在了男人肩上,秀气小巧的鼻子贴着他的耳垂。

    “你今晚上为什么想起来求婚了?”

    “很奇怪?”权璟霆好笑道,“水到渠成的事情,有什么好奇怪的。”

    “是吗,我还以为是被我大哥给刺激出来的。”清妤漫不经心的回了句。

    权璟霆步子顿了顿,原本架着她腿的手松开,清妤一下子没了支撑,差点从他身上掉下去,他原本个子就高,这会儿这么一刺激,清妤下意识的就将两腿自后往前的勾在他腰上。

    “你放我下来。”她不乐意了。

    男人手没动,跟着侧脸,“知道错了没?”

    “知道了。”

    “错哪儿了?”他脚下步子未停,却是慢慢的往前走。

    清妤抱着他的脖子,低头一口亲在了他的侧脸上,“我不应该质疑你......”

    男人满意的将手放回去,背着她继续往前头走去,清妤两手搂着他的脖子,笑脸盈盈,“这子弹是怎么回事儿啊?”

    她倒是好像有听说过军人送子弹的,只不过她好像觉得权璟霆不是这样会煽情的人。

    “代表,我的信仰,从今往后,我忠于你,我的妻子。”男人背着她走了这么一段路,却还是脸不红气不喘的。

    “你不是说,要出任务吗,这次去了h国,怎么都得一两个月的时间吧?”清妤脸埋在他的后颈,语气闷闷的,

    如果那边起了战火,就更加不是一两个月不回来了。

    “嗯,等到婚事定了,我也差不多该走了,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等到我回来了,我们就办婚礼。”很快走到了权璟霆的住所下头。

    大老远的哨兵看到了两人这样子,对着权璟霆敬了军礼之后自动回避。

    “要不然,我陪你去吧。”清妤提议道。

    其实她自己心里也不清楚,为什么现在会变得这么黏着权璟霆,想到两人会有两个月的时间见不到,她心里就不舒服,不想同他分开。

    权璟霆背着人上楼,听了她的话,嘴角带着宠溺的笑意,“我是去驻守,出任务的,太危险了,你在帝京等着我回来。”

    进了屋子,他将人放在了椅子上,清妤看到他额头上的薄汗,伸手取了纸巾给他擦汗。

    “我如果有空的话就回来看你,乖乖听话。”权璟霆蹲在她面前,两人目光平视。

    清妤给他擦干净额头上的汗水之后低头,伸手拉着他的手,半响之后,说出一句话,“我舍不得你。”

    男人笑了笑,鼻尖蹭着她的,“嗯,我这不是还没走吗。”

    “我知道。”清妤抱着他,长须一口气,“怎么办,你现在还没走,我就先想念你了。”

    “宝贝儿,你今晚上这么粘人,是不是做好心理准备了?”权璟霆咬着她的耳朵开口。

    清妤抿唇,凑到他耳边说了句话,男人眼中一亮,抱着她死活不撒手......

    ------题外话------

    额......求婚了,不过这船戏这段时间不敢太放纵了,下一章可能会接上,另外,这个月依然忙着准备毕业的事情,找工作啊,论文,忙的头昏脑涨的,这个月的更新字数可能会少一点,不过不会很低,也不会轻易断更,希望大家本着爱心耐心的包容态度,不要离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