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权爷宠婚:娇妻撩人 > 79 温情
    和这样的人面对面,是困难的,只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纠缠,清妤也并不是第一次那么的不舒服了。

    她动了动身子,随意的回了句,“少帅这是哪儿的话,我只不过挪动一下位置而已。”

    丝毫不提男人的那三个字。

    权璟霆眼露玩味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她身上的那股子淡漠疏离,也让他看的分外明白。

    若说单纯冷漠,是提不上的,她只不过,是懒得同人交往而已。

    “你过来有什么事情吗?”清妤也懒得说客套话了,没用。

    “晚饭好吃吗?”

    莫名的话让对面的女人一滞,紧跟着她想到了那天晚上权璟霆做好的饭菜,他的手艺其实并不差,虽然比不上厨师那样的美味,但是也是手艺挺好的家常菜。

    尤其是汤做的她最是喜欢,那味道挺不错。

    “你只是为了这个问题过来的?”

    “自然是还有其他的。”男人掏出烟盒取了一支烟放在手心内。

    清妤看着他的动作,心下思索之后刚准备张口说明,却被他半路截住了话。

    “吃了我的东西,你以为还想跟我撇干净关系?”他语调松散,但是却带着绝对的不容置喙。

    对面的女人揉揉鼻子,话到了嘴边却被人堵住了,她选择忽视之后慢悠悠的起身往一旁的收银台过去,同样的话说一遍就够了,不用再多说第二遍。

    看到不愿意搭理自己的女人,男人好看的眉眼一挑,眼角上扬带着温情。

    路过权璟霆身边的时候,男人抬手,扣住她纤细的手腕之后往怀中一拽,原本因为脚伤站立不稳的清妤直接被拖到了他怀中。

    男人大手一扣,将女人死死的按在了自己腿上,肌肤相贴之间,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上灼热的温度。

    清妤两腿被斜放在他腿上,身子偏靠在男人身上,她下意识的动了动,却被楼的更紧。

    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他的力道带着不容置喙和强势霸道,让人无法反抗。

    “别动,我抱会儿……”他语气轻柔,但是却带着不容抗拒的压迫之感。

    “权璟霆!”

    她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语气之中听得出来的冰寒。

    “呵……”男人低头闷笑,似乎是带着愉悦之情。

    高挺的鼻梁抵在清妤脸颊处,鼻尖似有若无的抵住,呼出的气息落在女人脸上,十分的灼热,撩拨心扉的炽热感。

    “原来你生气的模样,这么美。”他张口,似在感叹。

    清妤有一瞬间的失神,紧跟着着反应过来这男人的意思。

    “我原本以为,你脸上是不会看出喜怒哀乐的,看样子,我是挺特殊的。”

    他低声沉笑,心情似乎十分愉悦的样子,原本以为这丫头脸上都是万年不变的冰块脸,无论心里怎么想的,怎么生气都不会表露出来。

    她这么一声吼,倒是将男人的心情吼的高兴了。

    喜怒哀乐,他现在看到了怒,那么后面的三个,倒是让他十分的期待。

    一个女人,尤其是像她这样的女孩子,能够将自己的所有面表现在一个男人面前,其中代表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有话好好说,这里人来人往的,少帅,我还要做生意。”清妤回过神来,压下了火气冷着脸说。

    他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过来买花的人很少,一般是下班的时候才是高峰期,所以就算透过店门口的玻璃也只能够看得到稀稀落落从这里走过去的几个人而已。

    “你乖一点,我抱一会儿,我三天没睡觉了。”男人低沉的嗓音从她的发间传出来,

    紧跟着他坚毅的下巴直接落在了女人的头顶,两条手臂如同铁环一样紧紧的扣住她,将她按在了自己身上,挣脱不得。

    清妤扭了两下,感觉他下巴磕在自己头顶的位置有些疼,似乎是用了些力道的,带着警告的意味。

    “我不是抱枕,如果少帅累了的话,我可以提供休息室给你。”

    头顶的男人没再说话,十分的安静,她低头就看得到环在自己腰上的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带了多少的力道。

    坐在他膝盖上的位置,也让她感觉到有些尴尬,和不舒服。

    顺从他的意思,应该一会儿这人就会走了,越反抗,他便越有兴致,只要乖顺一点,最后自己没了兴致的话,他也就走了。

    感觉到怀中人的乖顺,闭着眼睛的男人薄唇轻勾,脸颊蹭了蹭她的头顶之后呼吸平缓下来,闭目养神。

    这个的休息区是在店内的后方的,被花架挡住了,但是还能够从侧边的入口和花架的空隙之间看到里面的情况。

    期间并没有客人进入,整个空间之内除了弥漫的花香之外,还有两人之间交错的呼吸,男人身上的龙涎香将她紧紧的环抱起来,充满了整个闭塞的空间。

    清妤脑袋里现在还是一片迷茫,从权璟霆搬到她隔壁开始,给她做饭开始,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对经,莫名其妙的就发生了变化。

    到底是因为什么?

    被抱住不能动的清妤保持冷静的头脑,手指不断的打转拨动,耐着性子等着这人休息够之后放开她。

    大约过了几分钟之后,闭目养神的男人睁开了眼睛,他动了动下巴,“挺乖的。”

    “现在可以放开了吗?”

    感觉到她口中语气的冰凉,男人笑了笑,唇角勾起的弧度带着宠溺之意,这丫头看上去还不是那么的能够接受她。

    时间还长,得慢慢来,现在还是不要将人吓跑了。

    几乎是权璟霆手一松开的瞬间,清妤就起身到了一旁站定,她身上似乎还带着男人身上的龙涎香的味道。

    “你忙吧,晚上一起吃饭。”看着她避如蛇蝎的样子,男人眸中闪过一丝危险。

    “你不是累了吗,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简而言之,你自己去吃吧,她没那个兴致。

    闻言,沙发上的男人慢悠悠的起身,并没有再搭理女人,清妤以为他要离开的时候,就看到他几步越过去,打开了她准备的休息室的门。

    那房间里有简单的床铺,用于午睡的。

    “我先休息了,到点了叫我。”门合上的同时,男人的话被挡在里头,但是她却听的清清楚楚。

    整个花店内只剩下清妤一个人站在原地,她眨眨眼睛,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