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隋末之大夏龙雀 > 第七百四十五章 上钩了

第七百四十五章 上钩了

    李孝恭英姿勃发,行走之间充斥着异样的魅力,这是李唐宗室之中,除掉李世民之外,最会打仗之人,在武关附近和谢映登厮杀了大半年之后,虽然没有击败谢映登,夺取南阳之地,但不得不承认,经过一番杀戮的男人,已经成长起来了。李孝恭就是其中的代表。

    “看样子李煜和刘黑闼两人都不想我们卷入其中,甚至连前线的态势都不让我们知道啊!”李孝恭望着远处,虎牢关之外,一马平川,看的十分清楚,李孝恭的目光好像是穿过了眼前的一切,落到荥阳城下一样。

    李勣点点头,苦笑道:“可不是吗?除掉第一日我们还能得到一些情报之外,最近几日,荥阳城方圆百里之内,都被敌人的哨探所覆盖,任何人进入其中,都会被斩杀。无论是李煜也好,或者是刘黑闼也好,都不想我们卷入其中,这双方的厮杀到最后肯定是两败俱伤。”

    “懋功是想及时卷入其中?”李孝恭显然是知道李勣心中所想,顿时笑呵呵的说道:“将军这是想报仇吧!”

    李勣正容道:“这不仅仅是报仇,更是秦王意志的体现,是我们大唐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李将军认为呢?”向李煜报仇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机会难得,他现在恨不得马上就能知道双方厮杀的结果,然后亲自率领大军前往,击败两人。

    李孝恭点点头,并没有说话,实际上,这不仅仅是李勣一个人心中所想,同样也是李孝恭心中所想,若是能一举击败李煜和刘黑闼两人,他李孝恭的名声肯定能够超过李世民,成为李唐宗室第一战将。

    “不管怎么样,大军的哨探仍然派出去,否则的话,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前线的一些情况。”不管怎么样,李勣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派出哨探,刺探荥阳城的一切,随时侦探双方交战的信息。

    “这是自然。”李孝恭连连点头,这一点他和李勣两人的目标是一致的,他也想着击败李煜和刘黑闼两人。

    随着李孝恭的到来,双方的哨探厮杀的更加激烈了,几乎每一寸土地都沾染着双方的鲜血,李唐的哨探拼命的寻找着其中的漏洞,查探着荥阳城的一切。

    坐镇虎牢关的李孝恭和李勣两人每天的任务,就是看着军中哨探死了多少,又能得到多少的消息。到了后来,他们已经麻木。

    忽然,有一天,李勣忽然说道:“今天回来的哨探怎么比昨天多了这么多?不会是这些哨探没有深入荥阳吧!”哨探的死亡率是很大的,尤其是像现在这种事情,死亡的人更高,可是现在,死的人是昨天的一半,李勣就有些迟疑了。

    “不是,是刘黑闼撤军了。”李孝恭忽然说道:“我们的人已经看到荥阳城墙了。”

    “什么?撤军了?”李勣和李孝恭相互望了一眼,猛的大声说道:“快,擂鼓,兵出虎牢,杀向荥阳。”作为两个久经沙场的老将,李勣和李孝恭两人瞬间就想通了这里面的奥秘。

    疲兵的李夏大军抵挡了刘黑闼的进攻,刘黑闼兵力损失惨重,已经兵退东郡,甚至退回了黎阳,但作为防守的一方,李煜的损失更大,这个时候正是荥阳最为虚弱的时候,这个时候进攻,不仅仅能够夺取荥阳,还能击败李煜,甚至挥师南下,夺取更多的疆土。

    两人做了出兵的命令之后,就命人向洛阳房玄龄催促粮草,又调遣兵马,除掉留守虎牢的三千兵马之外,其余的数万大军倾巢而出,朝荥阳杀了过去。他们两人很高兴,因为此战弄不好能够击败李煜,甚至能名扬天下。

    等到房玄龄接到的消息的是,已经到了第二天了,房玄龄一面调派粮草,一面命人飞报李世民,他总感觉到这里面有些问题,事情太过顺利了,难道李煜和刘黑闼两人都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吗?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大军倾巢而出,总是让他心神不定。

    李孝恭和李勣两人行军速度很快,不过两人也是一个谨慎之人,在快速行军的同时,仍然派出人手前往荥阳打探,只是沿途所过之处,看见尸体遍布,心中也能猜到荥阳战事的惨烈的,但等到两人杀到荥阳城下的时候,才发现沿途所能见到的惨烈根本不算什么。

    昔日的荥阳是何等的坚固,荥阳郑氏对自己的老巢可是十分用心,每年都会精心维护,哪里像现在这样,城墙破旧,到处都是箭孔,上面的血液已经变成漆黑,散发着一股怪异的气息,城下的战场想必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但仍然能看见厮杀的痕迹。

    “懋功,你看城墙上。”李孝恭忽然指着荥阳城头上,笑道:“李夏大军军容鼎盛,啧啧,盔甲明亮啊!的确不同凡响。”

    李勣望了过去,只见城墙上兵马无数,火红色的士兵站在城墙上,远远望去,就好像是火焰在燃烧一样,的确是有精兵强将的模样。只是这个时候出现这种模样,显然是一件很怪异的事情。

    “我若是李煜,这个时候宁愿将士兵们正常模样摆出来,这样一来,或许本将军还会忌惮一二,他越是如此,越是说明对方此刻是外强中干,李煜是不是太小瞧我们了。”李勣忍不住说道:“他纵横天下不败,现在更是以疲兵击败了刘黑闼的精兵,天下的雄兵几乎都败于他手,大概也因为如此,才会变的猖狂起来了。”这个时候,连李勣都认为李煜已经飘起来了。

    “传令下去,扎下大营,立刻进攻李煜,绝对不能让他休息。”李孝恭看了看日头,就下令大军扎下大营,抓紧时间进攻荥阳,不会给李煜休养生息的机会。

    “裴卿,你信不信,李勣和李孝恭两人肯定在今日对荥阳城发起进攻。”城头上,李煜也穿着一身红色铠甲,看着城下的一切,笑呵呵的说道。

    “可惜的是,他们将会损失惨重。”裴世炬心中感叹。

    “他们太过贪婪了,认为我们已经两败俱伤了,所以才会迫不及待的杀到荥阳来。却不知道黄雀在后。”李煜冷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