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总裁爹地霸气宠 > 第1070章 调查结果出来了
    她当初和纪子明能够成为战友站在一条船上,是因为纪子明和郁邵霆是竞争关系,而她对郁邵霆有恨需要报仇,他们有共同的目标。

    可现在如果郁邵霆没有做那些事情,那么她对郁邵霆的恨意自然不在,更不会和纪子明成为队友。

    方采薇没有让自己继续往下去想了。

    现在郁邵霆的事情已经让她脑中一团乱了,她无暇再去想纪子明的事情。

    而关于小薰。

    她想,她确实不应该再过问纪子明。

    “子明,就当我刚刚的话没有问。”

    纪子明笑笑却是说道:“要不要散散心,也许你脑子能够透彻些,我想,你现在很乱。”

    方采薇刚想拒绝忽然想到一个地方。

    她喃喃说道:“我想我确实需要散散心。”

    纪子明站了起来:“我送你去。”

    方采薇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去吧。”

    “好。”纪子明没有强求。

    ……

    等两人分别后,纪子明眼底闪过了涟漪。

    他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从方采薇发觉郁邵霆可能没有对小薰做那些事情后,方采薇和他之间,似乎就有了若有若无的距离。

    果然,在方采薇心中,郁邵霆还是重要得多。

    纪子明有种感觉。

    一旦他们之间的误会真的解释清楚,那么他会输得一败涂地。

    眼底的涟漪渐渐汇聚起来,最终成了一道暗芒。

    他,从来没有输过。

    以前没有输,这次依旧也不会输。

    ……

    方采薇如同纪子明想得那样,来到了大海边。

    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方采薇低低说道:“小薰,你在吗?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能告诉我吗?”

    耳边,忽然传来细碎的声音。

    方采薇猛然一惊。

    她一下抬头看了过去,这才发现,根本不是小薰在回应她,而是远处走来了一大群人。

    看那些人的装扮,似乎是附近的渔民一般。

    方采薇唇角勾出了苦笑。

    是她想多了。

    人死了就死了,怎么可能还会给她答案。

    就在方采薇要收回目光的时候,忽然无意中一撇,随即,呆住了。

    她眼睛死死盯着渔民群中的一个人。

    那是一个年轻女孩。

    她很显眼。

    因为皮肤较为白皙,和旁边人那蜡黄粗糙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更因为她那高耸的肚子。

    这是一个孕妇。

    而这个孕妇,是小薰。

    “小薰!”方采薇不敢置信喊道。

    那年轻女孩一震。

    她的脚步停住了。

    旁边的男人也跟着停住了,他说道:“小薰你怎么不走了,我们得早点去,早去的话说不定赔偿能够多谈些。”

    今天渔村的人忽然接到了通知。

    他们所在的渔村要建休闲会所,而他们的房子通通要拆掉,开发商让他们去海边附近的五星级酒店谈判。

    渔村的人很少和外界接触,还保留着老思想,觉得谈判就是谁先到,谁就占据了主动权,赔偿就能够多要些,所以一个个都急着先到五星级酒店。

    而小薰这个孕妇也是被强行叫去的,因为渔村的人认为,孕妇能够多要些赔偿。

    男人的说话声,小薰就像没听到。

    她眼中先是划过了错愕随即划过了一道惊恐,随即她转身就要跑。

    男人察觉了小薰的动机,一把抓住了小薰。

    他说道:“小薰,你别跑啊,孕妇去了能给大家带来更多好处的,你放心,我们是去谈判,这些人不敢强来的,你不会有危险的。”

    开始,小薰就一直不肯来,是那么多人费尽口舌才让小薰来的,这会男人以为小薰临阵脱逃要走,就急忙抓住了小薰。

    小薰被男人这么一抓,就定在了原地。

    而这时,方采薇也跑了过来。

    她推开了男人一把抱住了小薰,声音几乎撕破了喉咙:“小薰,是你吗!小薰!”

    说话的时候,方采薇的眼泪就一直往下掉。

    她没想到,死都没想到,她还会再见到小薰。

    心心念念的小薰啊!

    ……

    纪飞打开了纪子明家中的门。

    他有门卡,一般来都不敲门,直接开门。

    一进门,纪飞眼中就划过了讶异。

    纪子明在下棋。

    而且在一个人下棋。

    纪飞:“……”

    他说道:“我靠纪少,你是越来越出神入化了,都一个人下棋了,你这玩得果然和一般人不一样啊。”

    纪子明没说话,继续走棋。

    从方采薇走后,他一直心神不宁。

    心脏几乎都要跳出了胸口。

    最后他借着下棋来稳定情绪。

    纪飞一屁股坐在了纪子明的身边:“你让我办的事情办妥了,不过纪少啊,我觉得你这事办得有些失水准啊,那个渔村那么偏僻,你说你要办个休闲会所,鬼才会来啊。”

    纪子明抬眸看了纪飞一眼:“就是给鬼建的。”

    纪飞:“……”

    他说道:“纪少啊,你这话我不懂啊。”

    纪子明没有解答,却是叹了口气。

    他看着棋盘沉沉说道:“纪飞,你觉得我下一部棋应该怎么走。”

    纪飞也懂些下棋,就看了一眼,发现这是一盘死局。

    无论从哪下棋,都无解。

    他就说道:“纪少你够可以啊,自己和自己下棋,都能够下一盘死棋,这棋走不下去了,重新来吧,要不我来和你下一盘棋。”

    纪子明却是摇头。

    他低沉说道:“如果走到死棋的时候,想一句话,或许还能够有解。”

    “什么话。”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说话的时候,纪子明黑眸中的暗芒大盛。

    为了自己想要得到的,可以不惜一切。

    纪飞是一头的雾水。

    这纪子明今天到底怎么了啊。

    先是莫名其妙要在海边建什么会所,还让那些渔村的人去谈判,现在又自己和自己下棋,还说出这么些莫名其妙的话。

    “纪少啊,我说你莫不是发烧了吧。”纪飞摸了一下纪子明的额头。

    额头很冰凉。

    纪飞不由嘀咕了一句:“不是发烧就是发骚,难道是纪少你这么久了还没有争取到交配权憋得已经神经不太正常了。”

    ……

    与此同时,张妈经过了测谎仪的检测。

    侧谎言检测,张妈没有说谎。

    而这边,之前郁邵霆让人去调查的,结果也已经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