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追凶 > 第440章 庄园迷云

第440章 庄园迷云

    自进了庄园,卓乐峰就觉得事情越发蹊跷,现在更是被当成贼抓了起来,而且诡异在于那个金边眼镜完全不听辩解,也不找人核实情况。

    钟凯欣当然也意识到情况不对:“你所说的大事是什么?”

    “金边眼镜如此大胆,背后那人则更加大胆。在亚猜台的庄园还能大胆到哪里去?”卓乐峰咬了咬嘴唇,“刚刚那声枪响应该是幌子,更重要的大戏应该会上演。”

    “那我们就干坐着?”

    “当然不可!”卓乐峰看着外面看守的两人,有摸了摸牢门的锁。这把锁并非固若金汤,如果能用枪,则必然能打开。而枪在哪?

    后退几步,卓乐峰让钟凯欣侧身附耳,叮嘱几句后,他便蹲下来假装整理裤腿,却伸手将地上的麻绳捡了起来。钟凯欣做着同样的动作,而后两人又回到门前。

    两人微微点头后,忽然钟凯欣猛烈的咬着牢房大门,嘴里也高声叫嚷。卓乐峰起初冷眼旁观,见有一人上前制止后,他也跟着假装喝止钟凯欣。

    只是钟凯欣全然不顾卓乐峰的劝阻,继续在那摇晃牢门,甚至伸手去拉扯外面那人,惹来另外一人上前准备帮忙。就在此刻,刚刚注意力还在钟凯欣身上的卓乐峰忽然一把抓住最新上来的那人,又用手甩出麻绳勒住那人的脖子。与此同时,钟凯欣也死死抓住面前的男人,同样拿麻绳绕过那人的脖子,用尽全身力气让那人不能动弹。

    卓乐峰的动作干净利索,将那人窒息弄晕后迅速帮忙解决掉钟凯欣手上那人。两人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觉得称得上默契。相互击掌后,两人又从看守身上将枪拿了过来。卓乐峰对准门锁就是一枪,果然锁头瞬间就断裂。

    将门打开后,卓乐峰和钟凯欣迅速溜出牢房。窜头出来后,他们也打量了下四周的情况。今夜庄园内的看守显得很诡异。刚刚抓捕卓乐峰时,他们仿佛一下子就冒了出来。而此刻庄园内却很少看见看守,这和白天卓乐峰看见的截然不同。这么做,已经让卓乐峰有了更加大胆的猜测。

    “是有人故意支开看守!”

    钟凯欣很不解:“为什么?”

    “亚猜台内部存在分裂,甚至是反叛!”看了眼前方,卓乐峰现在并不清楚庄园的构造,也不知道亚猜台等人住在那。可他还是清楚,跟着他们一同来的那些人现在住在什么地方。洪冰言已经来过这里很多次,只要找到洪冰言,便可以弄清楚这里的大概。

    招招手,卓乐峰让钟凯欣跟着自己先往回走。从先前他们住过的花园经过,他们又慢慢靠近离他们套房有一条走廊之隔的地方。卓乐峰先摸了过去,透过窗户,他看见里面灯已经熄灭,悄悄摸了进去后,他果真看见洪冰言的物件。

    先前李婉儿让卓乐峰不能轻易走动,但是他还是听到旁边的动静,所以他猜测洪冰言就在附近。如今被他算准,也算走了运。

    悄悄摸到洪冰言的卧房后,卓乐峰小声呼喊。洪冰言略微惊吓,等他听清是卓乐峰的声音,这才松了口气。

    见卓乐峰如此小心鬼鬼祟祟,江湖经验颇深的洪冰言也赶忙压低声音。问清发生的情况,他也猜测庄园内有异动。

    “之前我来过泰国几次,都不曾像今日这般。加上你说的事情,看来,晚上确实会有麻烦。小卓,你如何打算?”

    “亚猜台没必要也不可能对我们用这种手段。从之前的接触来看,潘提雅库和李婉儿也没必要对我们用这种手段。所以我想去见这些人。你比我熟悉庄园的情况,我希望你能带我过去。”

    “这个……”洪冰言有点为难。他知道亚猜台的脾气,如果今晚没事,却被亚猜台得知自己在晚上乱窜还制造了事端,那时候亚猜台肯定要发难。所以洪冰言不想冒险。可他也隐隐觉得今晚不简单。既然卓乐峰质疑要见亚猜台,洪冰言便把他所知晓的庄园内部大致的情况说了一通。

    卓乐峰也差不多知晓亚猜台和潘提雅库的位置,同时,他也终于知道胡氏叔侄目前在靠近庄园医疗房间的地方。胡大海的伤势不重,可是李婉儿依旧安排专人照料。

    “我在这里认识些熟人,也从他们口中问出这些。至于那个李婉儿,确实口风很紧。”洪冰言交代道,“你要去找他们,我不拦着你。但是我要提醒你,亚猜台这人脾气古怪,且善于猜忌。你最好不要直接去见他,特别是偷偷摸摸去见他。”

    “所以你让我先去找潘提雅库?”

    洪冰言道:“潘提雅库是亚猜台最得力的助手,加上他和你也算有交情,你偷偷去找他总比贸然去见亚猜台好。再者说,现在一切都是你的猜测,你没有真凭实据,还是不要把事情闹大。”

    一句不要把事情闹大,就在提醒卓乐峰真要行事就得秘密进行。如果大张旗鼓,不仅会惹来亚猜台的猜忌,说不定若是真的庄园有阴谋,也会打草惊蛇。

    从洪冰言房间溜了出来后,卓乐峰又带着钟凯欣绕过庄园看守直接进入后面一排小楼。洪冰言所言潘提雅库等人平常就住在这里,且潘提雅库和尼雅璨并不和艾斯波西多住在一起。

    钟凯欣小声议论道:“亚猜台只让亲生儿子住在主楼,让养子女住在后面副楼,说到底,还是有些差别。”

    “说不定是人家主动要求住在这边。”卓乐峰指了指那边一个入口,做了一个手势后,他先猫腰窜了进去。钟凯欣同样身手灵活,紧跟卓乐峰进到楼内。

    从靠近阳台的窗户翻进去后,两人慢慢朝着最北边的房间走去。洪冰言以前来过这边,他记得李婉儿的房间就在最北边。

    “为何我们不直接去找潘提雅库?”钟凯欣还是有些不理解。

    卓乐峰不假思索:“我总感觉李婉儿更加可信。”

    “额。是因为她是女人,而且是漂亮的女人?”

    直到这一刻,卓乐峰才明白自己随口而出的一句其实稍稍有点不妥。毕竟这是当着钟凯欣的面。且说实话,此事确实去找潘提雅库更合适。但是卓乐峰的直觉却在提醒他,这事就得先找李婉儿。

    不管这个直觉准不准,总之卓乐峰现在有些尴尬。好在他明白钟凯欣不是耍小女人脾气的人。又或者,他觉得钟凯欣吃醋纯粹是他自作多情。

    终究到了李婉儿的房间,卓乐峰发现里面还有亮光。他侧身透过门缝看去,果真见女儿正在沙发上擦拭匕首。

    这么晚竟然还在做这事,让卓乐峰有些意外。稍稍的一个身体变动,卓乐峰触碰到了门。这样轻微的一个动作,便让李婉儿耳朵一动。紧跟着,就跟一阵风一般,李婉儿一下子冲到门外,匕首也跟着上前。

    好在卓乐峰身手同样不错,他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钟凯欣也跟着拉住李婉儿的手。三人一个照面,卓乐峰赶忙道:“我有要事要说。”

    “卓先生。钟小姐!”李婉儿美眉微蹙,“这么晚为何你们来到这里。我记得我对你说过,亚猜台先生不喜欢客人随意走动。”

    “能让我们进去说话吗?若非迫不得已,我们决然不会想和你这样见面。”

    见卓乐峰如此态度,李婉儿稍作犹豫,还是让开一条道。让两人进来后,她又朝门外看了看,随即关上门,道:“你们是如何知道我住在这里……哦,我想你们一定见过洪先生了。”

    “以婉儿小姐的聪慧自当能猜到这些。我们过来确实有事想说。”将刚才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通,卓乐峰也提醒道,“这些人的行为非常古怪,且今晚庄园有些不一样。”

    听完描述后,李婉儿表情也变得严肃,她在房价内来回踱步:“你们所说的金边眼镜应该是埃尔顿,他是艾斯波西多少爷的亲信助手。至于为何会发生刚才那些事,我也暂时没想明白。不过,你说庄园今日有些异样。本来这事不打算先告知你,可既然你已经猜到一些。那我不妨实说。其实就在你们进入庄园前,亚猜台先生遭遇枪击,虽说没什么大碍,但庄园还是加强了戒备。且亚猜台先生特意吩咐,有艾斯波西多少爷负责客人的安全以及庄园的防卫,而潘提雅库少爷会负责在庄园找出枪手。”

    “等等,你刚才说艾斯波西多负责我们这些客人,那埃尔顿作为他的手下亲信,他不可能不知道我们这些人!”卓乐峰更加不可理解,“婉儿小姐。如果袭击亚猜台先生的枪手就是庄园内的人,那此人万一同时也在安保防卫的队伍中,岂不是监守自盗难以自查?又或者,潘提雅库能查到艾斯波西多手下那边吗?”

    “潘提雅库少爷一向尊重艾斯波西多少爷,也都尽量避免和对方发生冲突。所以,若非证据确凿,潘提雅库少爷决然不会轻易动艾斯波西多少爷身边的人。”李婉儿吸了一口气,“不过你一说倒是提醒了我。我今天安顿你们好了后也去看望亚猜台先生。从先生卧房出来后,我看见埃尔顿和几个人在那窃窃私语。而那些人看到我后立马都散开。我对庄园内的人都有点印象,可我记得清楚,其中有一两个生面孔。”

    钟凯欣迫不及待道:“那你问过埃尔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