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超武末世 > 第五十五章:这段时间学车,质量下降,我知道,一定努力调整,恢复质量。
    超武末世正文卷第五十五章:这段时间学车,质量下降,我知道,一定努力调整,恢复质量。广域市军区,军区首长办公室内。

    石应虎心中怒火中烧,然而在柳轻锋的心中也是燃烧着一把邪火。

    他追求叶清音多年,虽然叶清音总是回避拒绝,但相对来说,柳轻锋却是众多追求者当中最为接近成功的那一个,也因此,柳轻锋早就已然将那个女孩视为自己心中禁脔。

    传奇武者找对象,竞争多激烈啊,向来的狼多肉少,尤其是像叶清音这样洁身自好,背景深厚的。

    然而在一次外出任务后,清音对自己蓦然冷淡,并且也开始明确拒绝了,柳轻锋能够晋升传奇境界,即便有家族资源的支持,但他自身也并非是蠢人,察觉到清音对自己态度的突然变化后,一方面竭力讨女孩欢心,另一方面从叶清音的闺蜜入手,探究问题的根源在哪。

    在花费一番功夫之后,柳轻锋得到一个名字:“纯阳道宗九绝传人,光头虎王石应虎。”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那一瞬间,柳轻锋心中是这样得嘶吼的。

    江湖上从来都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光头虎王,只听这名号,柳轻锋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拳上站人,臂上跑马,身高八尺,腰围六尺的光头莽汉形象。

    光荣虎王这个名号,是凌建国、钱文军这些老一辈人起的,明显有一些上一个时代的风韵,也难怪柳轻锋会误会。

    事实上,柳轻锋与叶清秋是一个辈分的人,只是柳轻锋自知自身与叶清秋差距太大,因此才把目标定在了叶清音身上,对于传奇武者来说,差二三十岁并不算年龄差距。

    就如同,冰音仙子叶清音看似同石应虎同辈,但事实上她比石应虎大二十多岁一样。

    这次随同叶清秋完成支援广域市的任务,意外得知石应虎也在这里之后,柳轻锋的心里就一直都憋着一股火,当见到石应虎本人时,柳轻锋发现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是个光头,但的确龙行虎步,风采过人,整个人充满一种奇异魅力。

    在心底里客观评价一下,柳轻锋有些绝望的发现,换自己是清音,自己也不会选柳轻锋而不选石应虎。

    因此,在刚刚石应虎说什么,柳轻锋就反对什么,甚至已经不是对事不对人了,而是对人不对事。老男人心生嫉妒起来,是很可怕的。

    此时此刻石应虎向外面走,柳轻锋本能得就过去横拦,甚至都没有其它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不爽。

    然而,柳轻锋没想到,石应虎直接就翻脸了。

    柳轻锋万万没有想到,一直以来都表现得非常理性克制的石应虎,突然发劲之间,他居然变了一个人似的!

    一扫刚刚温文儒雅、大局为重的气质,拔伸筋骨,刹那间,由一个一米八左右,体型均匀的人,猛地膨胀长成了一个高达两米多,全身肌肉鼓绞起一道道虬龙般的夸张起伏皮肤之上泛起了一层暗金色泽,就如同寺庙里的金身神像,这样的变化,简直如鬼如神一般!

    凭借丹道人仙境的体魄承载与太极神功的真气微操奥妙,石应虎几乎已然突破神像门金像功的功法极限,初步练成推衍当中的神像功,当然,是肉身练成,终究还是缺乏内功真气突破先天后的真气灌注滋养,水乳融交。

    “滚!”

    面对柳轻锋,石应虎仅仅只是吐出一个字,便犹如重型战车般冲撞上去。

    而面对这样的轻忽蔑视,柳轻锋若真的滚了,他以后也不用再追求叶清音,以后也不用再在江湖混迹了。

    眉头一挑,一股青绿色的真气环绕螺旋于柳轻锋的手臂,随着柳轻锋以手作剑,一刺而落。

    这记剑诀,柳轻锋可谓是尽出全力的,他本身晋升传奇的时间长,功力爆发力都比石应虎出色,柳轻锋无论怎么算,都不觉得自己这以攻对攻的一式,会因任何理由弱于下风,甚至可以反压石应虎。

    然而,柳轻锋怎么都没想到,随着石应虎的身躯如山一般撞至,他周身的金光突然明亮大炽,犹如赤金燃烧一般。

    “吼!”

    “嗷!”

    随着石应虎全身真气劲力鼓荡,自然而然勃发出虎吼和龙吟声。

    升华半自创武学:高级横练虎啸金钟罩奥义虎啸西风,一道赤金色的燃烧状巨虎,猛得从石应虎身上剥离扑出,扑到了柳轻锋的身上,而柳轻锋身上原本雄浑深厚至极的独门护体真气,在这一瞬间被赤金色的燃烧状巨虎消融了。

    这一刻,失去护体真气的柳轻锋,面对身高两米多冲自己猛扑而来的石应虎时,只觉得自己就像在大雨水赤身裸体的站摩天大楼顶端处,由心至身,周天寒彻。

    这一刻,柳轻锋近乎是玩命一样得往回拖拽自己已然刺出的剑势,他也是身经百战实力强大的传奇武者,如何不知道一个传奇先天境在失去护体真气的情况下,同一个传奇金刚境武者以攻对攻意味着什么。

    石应虎没了护体金钟罩,即便硬吃自己全力一击,也未必会受重伤,金刚境武者皮实得狠,而自己,硬吃石应虎龙影纠缠的全力一击,即便不死也要重伤,甚至死不死很大程度上要看对方有没有痛下杀手。

    一直以来,石应虎以高级练满的虎啸金钟罩来弥补自身没有传奇先天境护体真气的缺陷,练满的虎啸金钟罩也的确达到了传奇初阶武者七八成的护体真气效能,只算绝对值不算双方后续恢复速度的话。

    传奇武者的护体真气,只要传奇武者不死,时时刻刻被动恢复,因此实际来说哪怕练满足的高级横练虎啸金钟罩,也是远远不如传奇护体的,并且,石应虎能够这么快练得满,是因为他气血系武道的丹道人仙,修炼效率几乎比其它人快二十倍以上,肉身对真气的吞噬与承载力惊人。

    心中很清楚自身破绽的石应虎,最终在五年的静修苦练当中,琢磨出“虎啸西风”这一招,逆守为攻,以燃烧的真气之虎,瞬间对冲掉传奇先天境高手的护体真气,至少在一瞬间之间,制造出自身相对的绝对优势。

    当然,这一招看似非常强横霸道,威力无穷,但事实上其实不大实用,首先,因为是燃烧虎啸金钟罩的真气之虎,因此就是说在施展这一招前,虎啸金钟罩本身是不能大幅度消耗的。

    因为完满状态的虎啸金钟罩,堪堪对冲掉传奇初阶先天武者的全部护体真气,并造成短时间的真气封印,但若是虎啸金钟罩大量得消耗,消耗越多,同比对冲越少,这也是为什么石应虎面对饕餮老魔时不施展这一招的原因,在硬接几记大须弥山掌之后,虎啸金钟罩的力量已经残余无多,而饕餮老魔修炼饕餮魔功,他的护体真气还相对特别厚实。

    其次,这式虎啸金钟罩奥义虎啸西风几乎没有传授价值,石应虎能够创造出它,是因为石应虎几乎可以控制微操自身绝大部分的肌肉组织,其中甚至包括内脏,因此他可以逆守为攻,以自身为“拳”轰砸出这一击。

    因此,高级虎啸金钟罩的奥义,对于其它武者来说几乎等于是没有奥义,石应虎以后想传授给其它人此套功法的话,事实上功法修炼价值偏低,除非对方也能将气血系武功修炼到丹道人仙境。

    砰,呛得一声。

    柳轻锋他应变极快,玩命得往回撤剑,终于堪堪完成封挡动作,然而石应虎这一掌打出,却是十八缺三掌的神龙摆尾,手掌与臂剑相撞击,柳轻锋又是仓促撤招,怎么可能接得住石应虎的重掌力。

    咔嚓一声,他整条手臂都断折了,下一刻,柳轻锋身不由已的顺着力道,急旋冲撞到一旁墙壁上,轰得一声,几乎大半个人都陷入进去了,这也是传奇武者肉身有真气滋养,称得上坚固,否则柳轻锋整个人就会像西红柿一样炸开。

    再下一刻,石应虎直接冲碎房门,冲了出去。

    眼前这一幕画面,几乎把房间内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柳轻锋号称“儒风奇剑”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虽然惯用智计相对较少出手,但水准肯定是有的,否则叶清秋也不会将他带在身边。

    然而,此时此刻,柳轻锋一招就被石应虎击败了,看样子,若非石应虎并不想杀他,此时此刻柳轻锋已然是一个死人了。

    …………………

    在石应虎冲出办公室的时候,一群特战队战士正在督促着极恶小队的众人缴械,几十柄枪对准着马德、哈莉奎因、乔尔他们。

    极恶小队的众人并不畏惧眼前这些特战队战士,但他们虽然愤怒却也并不敢动手,一旁的房间里,以叶清秋为首的一众传奇武者扩散的气息,足够让他们冷静下来,更何况这里是广域军区的最核心,在这里硬抗,怎么想也抗不过的。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道疾影蓦然猛扑出来。

    “我的人,没有我的同意,谁敢缴他们的械!”以八卦玄虚步身化幻影,石应虎扑入特战队队员中一个来回,当他再次回到极恶小队众人当中时,特战队队员手中已经没有枪械了。

    被石应虎一掷,扔在地面上。

    若是在其它场合下,专门为对付传奇武者而训练出来的军区特战队,也不至于表现得如此难看。

    问题是刚刚特战队队员拿枪压着极恶小队众人呢,本来就被牵制走大量注意力,石应虎这扑出得又突兀无比,在狭小的房间里,特战队队员被夺枪夺得毫无脾气可言。

    “啊……啊!!”

    这个时候,镶嵌在墙里昏迷过去的男人醒转过来,他发出像野兽一样的嘶吼声,柳轻锋周身真气爆发,震碎墙壁,紧接着他披头散发红着眼睛爬出来。

    “石应虎,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武人好名,行走江湖更讲究一个字号,柳轻锋又何尝不清楚,这一招交手败北,让自己半生积累下来的名声几乎一下子丢光了。这一刻,柳轻锋真的是恨得牙都快要咬碎了。

    其实,他应该庆幸,冷藏锋的这处办公室有一部分是后期改建的,并非是全钢结构,否则他受这一下子应该已经挂了。

    “好了,轻锋,我们没有人会把这件事传出去的,你冷静一点,好好休息一下。”一支纤细白皙的手掌,突然按在柳轻锋的胸膛上,击点之间,轻易击破柳轻锋刚刚重新凝聚的护体真气,令这个狂暴的男人昏厥过去。

    寒冰仙子叶清秋这绝对是好意,因为她很清楚,这个时候已然内伤不轻的柳轻锋去找石应虎麻烦,绝对还是被虐的命。

    “我七岁习武,九岁练剑,至今已然有近五十个年头了,然而攻击型的东禅寺金钟啸,倒也是生平仅见,不虚此行啊。”说着,叶清秋转过身来冲着冷藏锋施礼。

    “既然首长您心意已决,那清秋先下去休整了,待您一声令下,寒螭剑派弟子诛魔卫道决不会稍落于人。”这番话说完,叶清秋转身而去,自然有跟在后面的人抓起柳轻锋,带他一同离去。

    而听到叶清秋的话,同样在房间里的彭烈与花盈月是懵的,他们一时间没能想明白其中的关节,有些不明白叶清秋话语中的心意已决,所指的是什么。

    摇摇头,冷藏锋对一旁的彭烈与花盈月道:“两位也请先去休整吧,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会非常辛苦。”

    “呃,遵命。”

    “……首长,石应虎兄弟。”虽然能清晰感受到冷藏锋身上的威压,但花盈月依然上前一步皱眉问道。

    “我自有安排。”

    “……”冷藏锋这样说,花盈月虽然义气,但也不好再说再问什么了,只能同彭烈一同离去。

    “石应虎,你继续统领极恶小队。但我丑话跟你说在前面,你带的这些人出了任何问题,你都要承担主要责任。”喝了一口茶,然后冷藏锋略显疲惫得这样言道。

    随着他的话语,对峙当中的特战队众人散开了,给石应虎以及他的极恶小队留出通行的空隙。

    “您若是不用我,我调头就走,您若是依然要用我,我就必须得问,什么时候突击血祭之地?”

    “……很快,快得超乎你的想象。现在,带着你的人下去休整。”大概五分钟之后,诺大办公室里除广域市军区首长冷藏锋以外,人去楼空,一个人都没有了。

    冷藏锋也不理会满地的墙壁碎片,他注视着一张广域市的地图,一遍又一遍的看着。

    “首长,您明明要重用石应虎,明明打算采纳他的意见,为什么,为什么做那些事?”冷藏锋注视着地图,而他的身后,传来蒋云飞充满困惑不解的话语声。

    “有什么不好吗?多此一举之后,极恶小队的人对石应虎更忠心了,他们本来就是社会的弃子,现在好容易碰到一个肯为他们出头,敢为他们出头的人,哪还有不拼命抓住的道理。只要他们肯效死力,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不管他们是肯为谁效死力。”冷藏锋回过身,注视着自己身后满脸委屈的学生,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可是,老师,您这样做,功劳荣誉都是石应虎的了,这也没什么,但我担心有人离开后乱说,对老师您的风评不利。”

    “我已经六十多了,什么风评不风评的,我一生的心血都投入在这片土地上,只要广域市能安然渡过此劫,我便是遗臭万年也无所谓……不管谁,不管是什么东西,哪怕是神,敢动广域,我也是他的命!”砰,一拳砸在墙面上,老而弥辣的古国将领,嘶声低语。

    ………………

    很多人觉得,科技/武道文明与信仰文明体系作战,绝大多数人类是难以抵御奉神永生的诱惑的,一旦真的开打,恐怕会出现大量的人奸叛徒。

    实际上,这种想法思路和炎黄古国重建后与美利坚合众国对峙时期,异曲同工,即便有人奸想投降,也得人家肯收才行啊,对于同一星球的异国都是如此,更何况不同星球的不同文明。

    文化的隔离排斥,就足以让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奸,欲做叛徒都没有条件,而且信仰文明体系那边的“奉神永生”也并不是全部信徒都能奉神永生进入神国。

    血月世界绝大部分的灵魂也一样是进入下位面,开始轮回,奉神永生是一种资源,大部分信徒的信仰强度与深度,都达不到获得这种资源的下限,更遑论遥远地球的地球人了。

    美利坚合众国是当世第一强国,但它也限制人口移民,对于环球人才的吸纳是有上限的,因为资源是有上限的。

    当天深夜,正在盘膝打坐恢复状态的石应虎接收到了攻击血祭之地的军事指令。

    他连与冷藏锋师长见面的机会都没有,被要求五分钟内搭乘武装直升机,前往目标。

    “起来,起来,带上你们吃饭的家伙,马上去执行任务。”见睡得迷糊的哈莉奎因往自己的餐具扑,石应虎拽着她的头发把她甩到她的枪械一旁,经过白日里的事情,石应虎在极恶小队的权威更进一步加深了,不仅仅是因为石应虎肯帮他们,更是因为极恶小队的众人知道石应虎一招击败了“儒风奇剑”柳轻锋。

    强者的恩惠者是恩惠,弱者的恩惠叫作谄媚讨好。

    传奇级数的行动力强大,在石应虎的催促之下,五分钟时间,极恶小队的众人已经到了直升机机场,只是,以叶清秋为首的传奇武者以及军方的传奇武者,先一步就已抵达了。

    根本就来不及细想,在极紧张的时间压迫下,石应虎带着自己的下属迅速登机,呼呼呼,直升机升空而起,同时有一名军官站出来,通过直升机上的设备,为众人讲解这次攻击血祭之地的战术要求。

    渐渐得,石应虎反应过来了,冷藏锋他谁都不信,他真正相信的人只有他自己,作为广域市军区最高指挥官,冷藏锋不允许任何人在他的战略计划上置喙,当然,意见可以听,但接不接受却是他的问题。

    这种思想,是一种非常冰冷坚硬的军事指挥思维:除最高指挥官以外,士兵不需要有过多的思想,完成指令也就可以了,因为一切的计划都在最高指挥官自己的脑海里,因此也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行动的隐秘性。

    比如说,叶清秋隐隐猜测到了,而石应虎就根本不清楚,冷藏锋会在什么时候下达攻击指令,他只能带着自己的下属,第一时间就进行休整,尽快恢复最大战力状态。

    这样情况调配下,就算广域市军区内有地位权限很高的人奸,很可能也根本无法察觉到今夜的行动,因为每一个部门只负责自己那的一小块,冷藏锋下达命令了,即便有人奸很可能也根本就不清楚自己所作所为为的是什么,战略战术意图又是什么。

    “第五小队,要从京华路潜入,然后分队攻击血祭小队,师长的要求是:‘尽最大的可能,尽全力打进去。’”

    那名特战队的军官在讲述完战术要求后,问石应虎是否还有什么补充的,这tm眼看着就快要到地方了,还tm能补充什么?

    在一定意义上讲,无论是当年东安的凌建国,还是今日广域的冷藏锋,他们身上都有值得敬佩,可敬可爱的地方,但同时也有着许多老派军人那种冷硬的,压制个性的意味,这种意味从冷藏锋的身上传递到整个广域军区,令许多军官士兵的身上,也充满这种看似包容,实则说一不二的意味。

    心中愤愤怒骂着,然而已经快要到降临落点了。

    到目前为止,石应虎只知道要攻击血祭之地,除此之外他对其它的一切计划细节都一无所知,在冷藏锋的概念里,他石应虎就仅仅是一柄锋利至极的刀而已,刀,是不需要知道太多事情的。

    打开直升飞机舱门,自然是最为精锐强横的极恶小队先下,然后是一名名特战队队员滑翔降落,而后从降临落点向血祭之地突击。

    “头,为什么不直接把我们送到目标地点啊?”

    “因为……”石应虎还不及回答马德的问话,一道橙红色的火球便呼得飞出,轰得一下击中众人头上刚刚升空的隐形直升机上,那驾价值不菲的隐形直升机直接就冒着烟打着旋,倾斜砸落在一旁的楼宇上了,幸好,那两名飞行员及时跳伞出逃,而袭击直升机的存在,对于他们并没有费力击杀的兴趣。

    “明白是为什么了吧?因为实际上根本就靠不近的。”

    “呃,明白了。”马德咽一口吐沫,在所有的人当中,他的心性意志是最弱的,比之普通的特战队员都远远不如,若是没有手中的那支古董散弹枪的话,事实上马德就是一个黑道大混混。

    既然发现了隐形直升机,事实上自然也就是发现突击小队了,地鬼腐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驾驭操控不死病毒的被感染者,因此仆一落地,恐怖的尸潮就犹如恶浪般席卷而来。

    从整个广域市战场俯览下视,可见血祭之地最中央处有深红血色的光柱沟连天地,而在血祭之地的四面八方则是涌动的尸潮,地鬼腐窟的精英武者分散驻守,残余的七大长老当然是其中的驻守核心。

    这场战争,在此时此刻已然到了白炽化的阶段,对冲,绞杀,明暗手段,齐齐上阵,只是最终到底是谁胜谁负,目前而言谁都无法断言,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确定,那就是今晚这一夜,会过得很漫长很漫长。

    “……转化完成。目前,已积累四点黄金潜能点。”

    当眼前尸潮冲击过来的时候,石应虎注视一眼远处那接连天地的血魂之桥,然后他呛然拔刀,迎向敌人。

    只是最先展开攻击的并非是石应虎、杀人鳄阿维纳斯、古兽人剑圣穆萨罗这些人,而是特战队的队员以及乔尔、哈莉他们,这些修炼武道的高手将自身武功与现代科技武器充分结合,一时间展现出绝强的杀伤力与杀戮效率,即便面对变异感染体时,也可以通过配合与大威力武器将之绞杀,的确是无可否认其威力的。

    然而,突然之间,石应虎却脸色骤然一变,虽然紫瞳金睛暂时无法使用了,但石应虎的五感之强依然要远远超过同阶武者,一股晦暗诡秘的杀气穿梭于尸群,并且疾速杀到了。

    “小心尸群的影子,其中藏有刺客!”

    “察觉到得太晚了。”

    石应虎话音刚落时,一名乱发男子便已然陡然自群尸当中冲出来,他双手装置铁爪,爪速极快,仅仅只是一刹那间,随着漫天爪影乱舞,就像炸开一样,他四周一瞬间就有五名特战队员被格杀,爪力贯穿,那五名特战队员的身躯一瞬间就被撕裂,场面极为血腥恐怖。

    “杀了人,也就别想走了。”

    石应虎正面,穆萨罗侧翼,两道刀光同时劲斩向那名乱发铁爪男子。此人极擅长乱中取势,借尸群掩护自身的身形,然而石应虎双手挥刀,其冲杀之势却来越猛烈,就好像不断挥刀斩倒丧尸,反而可以让他借力冲锋,不断得加速一样。

    “哈哈哈哈,你说可不算。”

    面对石应虎身法速度不断叠加,最后劲斩而至的刀光,那名轻功高明仓猖狂至极的乱发铁爪男子身形飞退,同时铁爪伸展向前一击,打算借力而遁。

    然而,爪刀相击之时,乱发铁爪男却意外发现那气势显赫,挟带着腥风血雨劲斩而至的刀光,远远没有气势上展现得那般庞大气力,刀身虚不着力,虚无一片,甚至自身铁爪的一部分劲力都被其抽掉过去了,疾退身形不由一顿。

    而阴刀得手,借到力道的石应虎第二记快狠阳刀陡然斩飞出手,这是脱胎于太极杀剑的太极杀刀法,张三丰的太极杀剑更多的是阴阳转换,阴阳相济的武学理念,事实上本身并不拘泥于用刀还是用剑,张三丰当年弃刀用剑,是因为他在战场上用剑的话,拥有更强的续战能力,剑远远比刀更难用,但这一点对于张三丰而言却并不是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当然会选择用剑。

    石应虎的太极杀刀法阴阳转化,一下滞住了铁爪男子,同一时刻剑圣穆萨罗的剑光也斜飞斩向对手的左腿,只要把此人纠缠住了,四周的人一全围,要杀他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毕竟,整支极恶小队几乎全都可以称得上是传奇战力。

    然而,砰得一声闷响,一大股黑灰色的浓烟以那名铁爪男子为中心炸散,再下一刻,此人便身形闪烁,诡异无比得脱出了石应虎与穆萨罗的合围。

    “这是魇魔诡身,地鬼腐窟七大长老之一懒惰的功法,杀了他!”在出发之前石应虎已然做足功课,虽然懒惰是地鬼腐窟七大长老中修为最浅,但性情最为狡诈的,几乎从来都不露面,但他标志性的魇魔诡身一经施展,石应虎还是一眼就辨认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