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樱花落尽念离别 > 第九十七章 简单纯粹,情正浓时
    学生时代的爱情,总有种英雄不问出处的决绝与孤勇,我喜欢你,与你的出身,你的家庭,你有没有房子,你父母有没有钱,能出多少彩礼钱等等所有与物质、利益有关联的东西,统统都没有关系。

    两个人不顾一切的在一起,只是因为你单纯的喜欢这个人,只是因为感觉对了一切就对了,从来都未考虑过其他现实的因素,只要你觉得那个人好,他就是你的全世界,那时候所有的想法总是那样简单,我只是纯粹的想要和你在一起。

    从情窦初开后的砰然心动,青涩,懵懂,一路跌跌撞撞,荡气回肠,说好一起为梦想努力,一起拼搏一起组建一个你们的家,似乎与那个人在一起所有的憧憬都无比美好。

    那时的手机存储空间总让人觉得很小很小,小到你的短信收件箱总是装不下彼此说不完的心事与想念,手机电量总是让人觉得那么不经用,因为每次都打电话总能打到手机发烫,手机话费总是让人觉得高的离谱,一不小心一学期就会用掉无数张公用电话卡。

    多年后那个曾与你说好要一起做很多很多事的人,现在身在何方?

    你们是从学生时代一路爱情长跑坚持到今天,还依然甜蜜如初,有了你们爱的结晶,还是那人已然被深埋到记忆深处,偶尔在你看到这段文字的时候,脑海中会忽然闪现出某个人青春稚嫩的脸庞,又想起失恋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心中的某根弦忍不住的就跳了一下。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是永远,一个转身就是一辈子。

    为了能给陆荫荫过她二十岁的生日,林墨念不远千里,历经旅途的颠簸,舟车劳顿,尽管已经很累,但在见到心心念念的小人儿,扑进他怀里的那一刻,所有的相思之苦,旅途之累,都不值一提。

    陆荫荫从来没有问过他爸妈是做什么的,他的家境如何,他也从来没有说过,因为陆荫荫对这些都不甚关心,她想要的也只是林墨念这个人,而林墨念也有信心能给她富足优渥的生活,不会让她吃一丁点苦。

    似乎在恋爱中男生总要考虑的比女生多很多,多到某天猝不及防的分手时,会心痛的死去活来,感觉随时都会死掉。

    那天的月光很美,两人步行着到了林墨念一直订的那个房间后,陆荫荫早就给吴小莉打过电话,让她跟女生部的打声招呼,她这两天都不回宿舍住了,吴小莉便调侃她,这是大表哥又来了,你俩悠着点,别一不小心弄出个小娃娃来。

    陆荫荫羞的快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连忙解释道他俩直到现在都还没到那一步,她想的太多了,思想一点都不单纯。

    吴小莉说“哎呀,到没到谁知道啊,我只是担心你嘛,自己注意一点,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陆荫荫连忙答应着,心里暖暖的,被人牵挂的感觉真好,等她挂了电话之后,只见林墨念微微眯起他好看的丹凤眼,满是探究的看着她,都让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便问“干嘛这样看着我,就像要把我给生吞活剥了似的。”

    听到这话林墨念忍不住就笑了,说“我舍得吃了你吗?我只是觉得我媳妇又漂亮了,只是怎么越来越瘦,一点都没有长肉的迹象,胖一点才可爱。”

    罕见的能听见林墨念夸自己漂亮,他好像也从来没说过她漂亮,恋爱中的女孩子其实都有那样一点点虚荣心,陆荫荫臭屁的说“你是不是突然发现我美的似仙女下凡,哈哈哈哈,你是不是就是被我的美貌给征服了?”

    林墨念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她,随即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你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吧。”

    “喂,哪有你这样的男朋友,你都不知道夸夸我嘛,我就纳了闷了,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改行不行,哼,不要理你了。”陆荫荫噘着嘴不满的说。

    看到陆荫荫这个样子,林墨念失笑着摇摇头,说“我的小姑娘这么美好,我觉得所有的词语都表达不出我心中对你的仰慕,你不仅长的美心也美,我对你的喜欢犹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我喜欢你给我的感觉,我喜欢你全部的全部,这些你都没办法改掉。”

    心里一下就甜滋滋的,陆荫荫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难哄,林墨念几句话总能把她逗乐,随即靠在椅背上,撒娇的伸出两只手说“老公,要抱抱,你试试我是不是轻了好多。”

    林墨念几步走到她身边,一把将她打横抱起,陆荫荫最喜欢他的公主抱,就喜欢这样紧搂着他的脖子,所有重量都依附在他身上,林墨念说“下次再见到你,要是再瘦两斤,必须要惩罚你。”

    说着就象征性的轻拍了她的小屁屁两下,就要将她塞进被窝里,陆荫荫两条小腿晃啊晃的,到处乱蹬,意犹未尽的说“还没抱够呢,再抱一会,再抱一会嘛。”

    林墨念只好又重新将她抱起,说“就这么喜欢公主抱,可是媳妇我好想你,我的小人儿都二十周岁了,已经够法定结婚年龄了,再等一年,我二十二周岁,我们就可以登记了。”

    陆荫荫眨巴眨巴眼睛,坏笑着说“然后呢,你想跟我隐晦的表达什么意思?”

    所谓饮食男女,食髓知味,即使俩人一直没有突破最后那一步,可林墨念依旧知道他的小姑娘味道很甜美,因为俩人已经不止一次的用各种方式进行过探索,他显然是上瘾了,彻底迷恋上了这具柔软无骨的小身子。

    爱一个人总想将自己的身心都全部交付给他,其实每次陆荫荫都想完完全全的把自己交给林墨念,可是每次他看到陆荫荫有些紧张的表情,以及她怕痛怕的要命的样子,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将心中的小火苗给掐灭了。

    他忍一忍,难受一会,不算什么,可是女孩子的第一次一生只会有一次,他不能也不舍得在什么都未给予她的情况下,就这样要了她。

    所以林墨念说“媳妇,一年后把你完全都交给我可好?”

    此时俩人早已裹进了被子里,相互纠缠在一起,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林墨念即使自制力再好,可这是他心爱的姑娘啊,于是再也忍不住的开始上下其手,对每一处都极尽宠.爱,细细品尝。

    陆荫荫眉毛轻颤,林墨念的唇齿所到之处,都让她忍不住的全身颤.抖,仿佛有一股电流穿.过身体里,暖暖的痒.痒的,不时在勾着她的心,想要得到更多。

    所以陆荫荫涨红着脸,声音细若游丝的说“你不是说要找一个对我们俩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嘛,一年前这个时间你要了我的初吻,一年后你何不再做一次坏事,保证这辈子都忘不了。”

    听陆荫荫如此说,林墨念有些激动的说“真的可以吗?你真的准备好了?”

    在他身下低吟一声的陆荫荫,有些难为情的点点头,而后搂紧他,说“我愿意将我所有的一切都无条件的给你,包括你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呵护着的第一次,我的第一次拥抱,第一个吻,第一次牵手,那个人都是你,这不就是我一直都想要的爱情。”

    不再浪费多余的时间,两人互相撕扯着彼此身上多余的衣物,待许久后眼见俩人都情难自已,情正浓时,林墨念才惊觉上次他们去超市买的小雨衣忘在了碧水苑。

    见林墨念迟迟没有任何动作,陆荫荫轻推了他一下说“怎么了?”

    林墨念有些懊恼的直起身说“做坏事准备不够充分,上次买的那个忘在家里了,等我一会好吗?我马上回来。”

    说完就开始穿衣服,陆荫荫拉住他的手说“老公,这深更半夜的你要去哪?”

    林墨念亲吻着她饱满的额头说“乖,我去买小雨衣,就一会功夫,回来我们继续。”

    陆荫荫从后面环抱住他精瘦健硕的腰身,异常羞涩的说“哦,那我等你。”

    等林墨念急匆匆的从外面回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他有些急不可耐的刚走到床.边,就看到了陆荫荫甜美的睡颜,伴随着轻微的鼾声,显然已经进入了甜甜的梦乡,不时还吧唧一下小嘴。

    不忍再将她弄醒,林墨念有些认命的将手中的盒子塞进了包里,今晚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可惜最后因为这样一个乌龙,注定是做不成了。

    这样想着林墨念重新躺回了被窝,然后将睡熟了的小人儿轻轻揽进了怀里,因为太过疲惫,一天一夜的路程都没有好好的睡过,很快也睡着了。

    而远在千里之外的密城,夜渐深,此时酒店的大床上,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正在热火朝天的进行着成.人间最私.密、最深入的交流。

    女人完全忘乎所以的扭动着丰.腴的身.体,期待着一次又一次更猛.烈的进.攻,尤其那声声让人酥到骨子里的叫声,任何男人光是听到,身.体都会忍不住的起反应。

    就在那叫声一浪高过一浪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疯狂的敲门声,砰砰砰的声音无意就泄露了敲门者心中的烦躁与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