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九日焚天 > 第八百一十四章 斩仙剑

第八百一十四章 斩仙剑

    “娘亲,我们大家都要在一起!”孙兰香呜咽道。

    “这一次宗门劫难,非同小可啊,现在你们这样一折腾,恐怕更会触怒罗汉国,如果举倾国之力来攻打我上清宗,后果不堪设想!”

    彩虹仙子沉声说道,一副非常担忧的模样。

    “娘亲,我出发时,秦太上长老有跟我说,他们几们太上长老正在祭炼一件仙器,不知道祭炼成功了没有?”孙兰香问道。

    “听说还没有祭炼完毕,幸好这几天罗汉国的大军也没有进攻,不得不说,你去罗汉国皇城一趟,所起的作用也是非常大的。”彩虹仙子肯定道。

    “是啊,我被送到皇城,见到太子,提的第一个要求不是停战几天,那太子倒也不错,竟然同意了。”孙兰香笑道。

    “有了这几天的缓冲,形势也许会得到改变!”刘官玉点点头,“神仙姐姐,你立大功了!”

    “其实,我现在想想,也是后怕的很!”孙兰香脸色微微一白,“我以为大礼之时便是我的死期,没想到官玉和父亲都来了!”

    说到此处,她狠狠的盯了刘官玉一眼,说道:“官玉,你也太任性了,我去皇城,就是为你创造生的机会,你怎么还跑去寻死呢?”

    “你不会告诉我,你真想成为太子妃吧?”刘官玉笑道。

    “怎么可能?!”孙兰香摇摇头,“那天我正准备自杀,你就来了!”

    “这就对了,你可以为我舍去性命,我就不可以吗?!”刘官玉缓缓说道。

    孙兰香表情一怔,眼神中满是真情流露。

    “好了,你们两人都做的对!还有正风,就是把我担心死了!”彩虹仙子故作不满道。

    三人在密室畅叙别情,孙正风也见到了宗主尚云天。

    他对着尚云天深深一礼,沉声道:“宗主,大恩不言谢!”

    “免礼!”尚云天手一抬,一股无形的大力席卷而出,将孙正风的躬下的身子扶了起来。

    “说到底,是我愧对你们,如若我上清宗乃是五大仙宗一般的存在,罗汉国岂敢如此猖狂?!”尚云天沉声道。

    “我必定为宗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孙正风语声激昂,像是承诺一般。

    “但愿这次能够逃过劫难!”尚云天摇摇头说道,“怕只怕,罗汉国根本不给我们机会啊!”

    局势的发展,竟不幸被尚云天言中。

    刘官玉一行人回到上清宗次日,罗汉国太子上官震亲临,而等候在山下的黑木崖黄袍和飘月宗左远书,竟然也一同来到了阵前。

    有了黄袍和左远书,太子感觉底气十足。

    “上清宗,速速交出孙兰香和刘官玉,否则,今日便是你上清宗灭宗之日!”他虚立半空之上,左侧是金禅寺白长老,右侧是黑木崖长老黄袍。

    身后,是一百多艘战舰,呈进攻队形悬浮在半空中,气势骇人至极。

    下一瞬。

    两道人影从开阳峰冲天而起,正是宗主尚云天和孙正风二人。

    “要打就打,交人,不可能!”尚云天朗声说道,语音铿锵,声震长空。

    “你上清宗御下不严,此乃一罪!”

    “拒绝交出要犯刘官玉,此乃二罪!”

    “拒绝成为太子妃,冒犯天子圣颜,此乃三罪!”

    “如今三罪并罚,上清宗,灭!”

    太子说完,手一挥,暴喝一声。

    “进攻!”

    说罢,身形迅速向着地面上的大军退下去。

    罗汉国大军和空中战舰,蠢蠢欲动。

    “特么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我上清宗,真以为可以把我们按在地上随意摩擦吗?”一向挺有风度,稳重大气的尚云天,竟然爆了粗口。

    太子飞速暴退,黄袍和白长老挡在了尚云天前方。

    “死去吧!”

    黄袍暴喝一声,直接出手了。

    “斩仙剑!”

    他手一抬,一道光华冲天而起,旋即化作了一柄一丈多长的飞剑。

    这飞剑,正是黑木崖崖主赏赐给他的两件法宝之一,名叫斩仙剑。

    号称无坚不摧,无物不斩!

    虽然形体不大,但迸射而出的剑芒,却似乎能够贯穿天地。

    剑芒如同经天长虹,挟裹着无以伦比的威势,从天而降,就朝着尚云天斩下。

    那速度,太快了。

    比瞬移还要瞬移,比电光更电光。

    面对这速度,这气势,想要靠身法去躲避,绝对做不到。

    唯有正面应对。

    但,这道剑芒,却是至强!

    无坚不摧,无物不斩!

    这绝对不是一句玩笑话。

    剑芒一起,孙正风的脸色立时凝重下来。

    上一次在耀日帝国,如果黄袍有此剑在身,谁胜谁负可就很难说了。

    这道剑芒的威势,实话说,都令得他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忌惮之意。

    在剑芒飞起的瞬息,便有一股极致凌厉的气息,暴涌而出,似乎能摧毁万物,斩天灭地,这一剑凌厉到似乎都能劈开这一方虚空。

    那一股从剑中涌出的气息,明显让这一道剑芒比原来至少强大了十数倍。

    在黄袍出手的同时,白长老也出手了。

    白长老双目圆睁,脸露狰狞,不声不响,直接就是一拳打出。

    一道拳芒破空而出,直奔尚云天而去。

    这一拳,速度快捷绝伦,拳芒过处,虚空被打破,爆出阵阵锐响,看起来威猛无比。

    孙正风正想出手,却听尚云天低喝一声:“我来!”

    他立时止住了出手的打算。

    宗主自有宗主的意思。

    作为下属,他直接听令就行了。

    尚云天脸上风轻云淡,出手却是快如闪电。

    左手一掌拍出。

    一道凝若实质的掌影狂飙而出,朝着那拳芒拍下。

    “恩?”尚云天出掌的同时,白长老只觉自己的心中莫名一颤,大惊。

    一股极度的恐惧感袭遍全身。

    他以为,有黄袍在侧,有百万大军和战舰虎视眈眈,尽管尚云天是上清宗宗主,实力超凡,但也不敢对他怎么样。

    但此时,他却感觉到了极致的危险。

    他立时后悔了,本能的想逃。

    但,太晚了,已经来不及了。

    “轰!”

    尚云天的掌影和白长老的拳芒,在空气中,一下子就碰撞了。

    巨响之声冲天而起,拳芒刹那间完全碎裂成无数光点,掌影挟威直进,朝着白长老闪电般拍下。

    速度之快,气机之盛,力量之强,远远超出了白长老思维的极限。

    他只是做出了一个晃动身体的动作,就被掌影拍中。

    他连护身法宝都来不及祭出。

    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

    “呯!”

    刹那间。

    白长老的整个身体,如同一个硕大的红瓤西瓜,陡然间碎裂成无数碎块,一篷血雾飞洒而出。

    漫天血红。

    曾经耀武扬威的白长老,直接被一掌拍死了。

    “这么猛!”目睹眼前一幕,孙正风也是小小的吓了一跳。

    宗主的实力,有点恐怖,肯定比他想象中还要高。

    便在尚云天出掌的同时,他右拳亦是闪电般击出,朝着那令得他心生畏惧的剑芒砸去。

    孙正风立时便觉得心中一跳,似乎漏拍一般。

    这简直了。

    居然用拳正面硬抗剑芒?!

    这种战斗方式,如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就是对自己有着无比强大的信心。

    尚云天当然不可能是脑子进水了!

    孙正风一时间有着些微的心惊,神情更是猛然一滞。

    地面上罗汉国众人,也都惊呆了。

    暴退中的太子,眼眸狠狠一抽。

    “还好有飘月宗左长老在,否则……”他心中后怕不已。

    虚空中,拳影气势如虹,横推千里。

    电光火石之间。

    与那道剑芒狠狠撞击在了一起。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闷响,陡然爆裂开来。

    一片炫彩夺目的光华,如同烟花般四散而开,狂猛至极的气浪,朝着四周的虚空绞杀弥漫。

    爆裂处的虚空,开始层层崩塌。

    那一道剑芒,被拳影直接砸碎。

    那柄斩仙剑哀鸣一声,迅速缩小,化作一抹流光,回到了黄袍手中。

    拳影挟威直进,势如破竹,朝着黄袍击去。

    黄袍大叫一声,惊骇欲绝,魂飞天外,右手闪电般一抹,一道光华飞旋而起,化作了一面青铜色的盾牌,迅速挡在了拳影前进的方向上。

    这是黑木崖崖主给他的第二件法宝,遮天盾。

    号称可以把天都遮住的盾牌,可见其防御力之强悍。

    但下一瞬,黄袍再次傻眼。

    “呯!”

    拳影迅雷般砸在了遮天盾上,一声巨响炸开,而遮天盾也如同玻璃般碎裂四散。

    拳力所及,黄袍如被巨山冲撞,整个身形猛然流星般抛飞而出。

    一股血箭,从口中暴涌出来,抛洒在空中,如同下了一场血雨。

    黄袍,一个照面之下,重伤!

    “战舰,暴光袭击!”

    刚刚落到地面的太子,心惊肉跳的下了指令。

    空中的战舰,立时发出暴烈的轰鸣,数百道光柱朝着尚云天和孙正风二人射来。

    “毁掉这些战舰!”

    尚云天的声音虽轻,却是非常清楚的传到了孙正风的耳中。

    话音未落,尚云天的身形,已然冲着那一片暴光扑去。

    孙正风不敢迟疑,身形化作一道闪电,紧随其后。

    尚云天的身上,蓦然迸射出一片金色的光芒,令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一个金光闪闪的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