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385章:三阴聚首(三)

第385章:三阴聚首(三)

    <!--go-->

    两侧是血红的路灯。

    路灯之下,是黑沉沉的房屋,笼罩着如雾如霭的阴风。房屋之中,一双双燃烧着碧绿鬼火的眼睛全部看向他的方向。整条街道上没有一个活人。如果是普通人,此刻恐怕已经吓疯了。

    就在此刻,一栋占地千米的三层建筑灯光亮了起来。

    那是一栋民国风味的建筑,白砖木门。明明街上没有一个人,那扇木门……却诡异地……开了。

    刷拉拉……街道上阴风怒号,吹动房屋上所有招牌笔直朝着秦夜这边飘来。而这阵风中,带着无数女子的对话。

    听不清到底是什么,朦朦胧胧。空无一人的大街,那些女子的声音越来越近,最后……站到木门大开的建筑前,好像走了进去。

    啪,门关上。

    所有声音戛然而止,而刚才狂卷的阴风也悄无声息。

    街道上再次回复了死一样的寂静。那些纸扎人仍然维持着之前的姿势,一动不动。仿佛刚才一幕从未出现过。

    “自成结界……”秦夜喃喃道:“这里的阴气已经浓郁到了化不开的地步,所以反应出了几十年前的留影吗?”

    他深深看了周围一眼,迈步朝着唯一亮灯的建筑走了过去。

    高大的建筑里,灯光仍然是血红色。很快他就走到了门前,轻轻敲了敲。

    咚……沉闷的声音突兀响起,就在这一声落下的瞬间,整条街上,所有纸扎人的眼珠,又悄无声息地转了过来。而建筑里所有灯光啪啪啪连续闪烁了好几次,变为更加浓郁的猩红。

    咚咚咚!没有反应,秦夜连续敲了好几次,终于,随着滋呀一声,门打开了。

    无尽的阴风对直吹了出来,数不尽的纸钱飘飞其中,仿佛站在灵堂前方,那些纸钱被吹得满街都是,又被阴风卷入空中,送到更远。

    滋呀……木门发出一声让人汗毛倒竖的声音,黑洞洞的大门好似择人而噬的巨口。里面是一个四五十年代的工厂模样。大厅可能有十米高大,两侧全都是门帘,正面有一个两米长的木质柜台。柜台前有一个人。

    穿着抗战时期的日军军服。笔挺地坐在柜台中央,两侧全都是血红的壁灯。

    但,这是一个纸扎人。

    随着秦夜缓缓在面前站定。纸扎人眼珠居然动了动,然后……竟然说话了!

    “你迟到了。”他推出一个木牌:“没有下次。”

    “确实没有下次。”秦夜拿过木牌看了看,上面是编号0-81。随意地揣进怀里,紧接着手一抖,判官笔虚空一点,纸扎人画上的眼眶陡然睁大,凄厉的尖叫还没有爆发,脑袋轰然炸裂。

    哗啦啦!如同人被爆头,漫天血雨喷泉一样冲出,纸做的头颅化为漫天钱纸飘飞,看的秦夜都叹为观止。

    噗嗤!鲜血喷射半空,沾染到那些电灯上,壁灯疯狂闪烁着,发出滋啦滋啦的牙酸声。也就在这一刹那,身后大门轰然关上。

    秦夜没有管这些,推开更衣

    室的门走了进去。

    很黑,这里连灯都没有。法眼看去,两侧是一排排合上的衣柜,胸口上有编号。房间尽头,是一扇两米高,一米半宽的铁门,上面是圆形的阀门把手。

    更衣室很大,大概有二十米。就在秦夜刚走过一排衣柜的时候,忽然……一阵令人心颤的滋呀声,响彻一片死寂之中。

    秦夜停住了脚步。目光扫过,他刚走过的衣柜……全部开了。

    里面挂着沾满灰尘的工作服。一动不动,就像悬挂着一具具尸体,直勾勾地看着他一般。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收回目光,秦夜继续往前走,每当他路过一排衣柜,滋呀的开门声不绝于耳!走一路,响一路,令人窒息的寂静中只有这一个声音。滋呀……滋呀……一扇扇衣柜门接着打开,越来越快,哪怕是秦夜,在这种压抑的恐怖环境中,也开始感觉心跳加速。快步走到门口,手搭上了阀门,同时往后一看。

    没有人。

    一个人都没有。

    只是……地面上不知何时出现了无数血脚印!跟着他……一起站在了门口!

    密密麻麻……起码上百!就这么围在他周围,一股冰冷的阴风,带着浓郁的臭味,让人闻之欲呕。

    是谁……在另一个世界凝望自己?

    “可以啊……气氛做的不错。”秦夜深呼吸一口镇定下来,淡定地转着阀门:“不过,鬼差都不到,稍微开了点灵智的孤魂野鬼就算再多,又能怎么样?”

    卡啦啦啦……随着话音落下,厚重的铁门轰然打开,一股尘封的酸臭味扑面而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惊涛拍岸一般,无数的女人对话声。

    这是一个很大的空间。

    可以看到,左右两方的更衣室都可以通到这里,大概有四百米左右。分为数十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有一个长长的台子,台子上放着陷入的瓮,蒸笼等等。尽头处有一台机器,木质,脚踏式,带着一个大大的轮子。而在房屋中央,有一个巨大的水池。

    头顶上满是管道,四面八方有几个排气孔,四周在同一高度布置满了镜子。下方布着一圈水槽。沾满灰尘。这个高度……大约就是盥洗台抬头就能看到的高度。

    阴风从通气口吹进来,带起如泣如诉的呜咽,若万鬼嚎哭。瓮,蒸笼正冒着白色的蒸汽。每一台机器的轮子都在转动着,对话声,机器转动的声音,火焰焚烧的声音……声声入耳,偏偏……整个偌大的工厂没有一个人!

    孤零零转动的机器,咆哮的阴风,按道理,这里应该温度极高,但是并不。这里的温度甚至达到了零下。灰尘随着阴风飘动,仿佛遮挡阳间的纱幔,掀开它,就能看到满屋的……厉鬼。

    “老式缫丝机。”秦夜的目光从尽头带轮子的机器上扫过,了然地点了点头。

    这是缫丝厂。他以前见过不少。

    首先要将蚕茧煮过,再捞起来,现在应该就在做这一步。屋子里弥漫的也是他熟悉的缫丝味道。

    顺便……还带着一种腥咸的,难以形容的恶臭。

    咚……就在此刻,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身后厚重的铁门轰然关闭,也在同时,整个屋的电灯疯狂闪烁起来!

    啪滋啪滋!房间中红色和黑色交替。若死亡的世界。就在电灯第一次亮起的时候,秦夜倒抽了一口凉气,哪怕是他,此刻也感觉有些头皮发炸!

    人……

    整个工厂全都是人!

    他看到了……那是数百穿着三四十年代工作服的女人,背对着他,笔直地站在每个工作台前。有梳着短发的,有留着辫子的……出现于光明与黑暗交替的一瞬。还不等他看清楚,电灯啪滋一声熄灭。

    不到半秒再次亮起,如同在看一帧一帧的恐怖片。这一次……所有的女人全都转过了身,正直勾勾地看着他!

    那……根本不是活人。

    所有人,每一个!全身焦黑,那是尸体被焚烧之后的迹象。下方鲜红的肌肉搭配着漆黑的皮肤,看起来简直如同地狱恶鬼!

    卡卡卡……每一个人的头颅都转动了一百八十度,明明前方手还在工作,头却转到了背部,死死盯着他这个不速之客。

    啪滋……电灯再次熄灭。

    就在同时,秦夜倒抽一口凉气,一股通电般的恐怖感从脊椎直冲天灵盖!

    一只手,抚摸上了他的脸。

    “呃……呃呃呃呃……”一种从喉咙中短促发出的音节无意识地响起耳侧,他甚至能感觉到,有人……在吹着他耳朵后的绒毛。

    恐怖感是人的本能,无人可以避免,除非成为阴灵。哪怕他是阴差,也同样会感觉到恐怖。而这个千人坑内的场景……在他经历过的灵异场地中,堪称第一。

    肾上腺瞬间到顶,但是……这根本不是结束!还不等他转头,黑暗中,不知道是谁,牵住了他的手。

    “呃……呃呃呃呃……”同样的音节,就在这短短零点几秒钟,不止一个“人,”来到了他身边。

    啪啪啪……一只只手接踵而至放到了他的身上。有的抱住了他的腰,有的抓住他的腿,有的缠住他的手……不知道多少“人”将他团团包围。就在同时,啪滋一声,电灯再次亮起。

    就在秦夜面前三十公分处,一张张烧焦发黑的,流满血水的面孔。正扭曲到一个人所不能做出的角度,直勾勾地看着他。

    乱蓬蓬的头发盖在脸上,透出漆黑的眼眸,那是完全的黑色,根本没有眼白。脸,还是脸,只有脸,上下左右,全都被这一张张恐怖到极点的死人脸包围!

    “呃……呃呃呃呃……”机械一般的声音响起这些人的咽喉,那种纯粹漆黑的眼睛,如同不见底的深渊。紧接着,啪滋……电灯闪了闪,印入眼帘的,是数百上千的漆黑反光的眼睛,仿佛草原上已经咬住自己咽喉的狼群!

    黑暗中,她们张大了嘴。

    越张越大,如同择人而噬的巨蟒,可以看到里面漆黑的牙齿。

    这一次,灯没有再亮起。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