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383章:三阴聚首(一)
    他的声音仿佛带上了冰,有些发颤:“秦先生您以前没来过谷城县,谷城县是建国后新立的县,从确定县级规格开始,这里……就有一栋出名的凶宅。”

    感情是无法骗人的,哪怕是鲁平。作为土生土长的谷城县人,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握着方向盘的手也抖了抖。

    “别的地方的凶宅可能是传言,但是谷城县……是百分之百的凶宅。几乎全县人都看过,甚至……体验过……从小到大,我们都是在这个恐怖的传说中长大的……”他的声音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恐惧,哪怕是中午,也感觉浑身冰寒。

    “我来说吧。”感觉到对方的情绪波动极大,坐在后方的陈念叹了口气。神色凝重起来,打开手中的档案夹,沉声道:“东升小区,建国前……为乱葬岗,50-80年代,为国营谷城农合社,后改为国营谷城皮化厂。80年代中期,皮化厂成绩极好,在附近修建了厂分配房,也就是东升小区的前身。”

    秦夜微微点了点头,80年代初期,正是国营大厂日天日地的时候,那时候房子是不用买的,而是分。摊上一个好的厂子,房子工作都有了。所以,90年代当某位总理下定决心结束大锅饭,掀起下岗大潮的时候,整个社会才会哀鸿遍野。

    那时候,爷孙三代在一个厂子里绝对不是玩笑。全国都以能进厂工作为荣。

    陈念继续读了下去:“但是……在东升小区前身的时候,就出现了连绵不绝的灵异事件。不夸张地说,整个谷城县三分之一的人,都有过灵异事件经历。因为一个皮化厂,就有全县三分之一的职工。只不过,那时候灵异事件并不致命,只是惊吓而已。”

    “90年代,随着入世敲定,皮化厂的生意江河日下。最终,只留下了这个小区。终于,皮化厂资不抵债,老厂长和所有职工商讨后,决定卖掉职工家属楼的地皮,但是……这一挖就出事了。”

    车拐入了县中心,但马上又拐入了一条小路。两旁绿树成荫,几成拱门,极有风韵。

    车静静地行驶在路上,陈念的声音在继续:“当时开工的时候,请了附近最有名的三仙山无为观老道来镇场子。具体情况已经不得而知,只知道……当夜,全县人都听到了上千女人的哭嚎。仿佛就在门外,窗户外!但是却偏偏看不到一个人影!第二天,无为观的道长七窍流血毙命工地。然而,开发商不忍心投资打水漂,硬是开发了下去。”

    “这就是第一任东升小区,当时名叫懋园小区。是谷城县第一批商业化小区。说来奇怪,建好之后,灵异状况反而消失了。直到半年前,懋园小区的地皮被另一位开发商看上,加之懋园小区也实在年代过于久远,列入拆迁计划。但是……”

    秦夜本来闭着眼睛聆听,此刻淡淡道:“又出现了灵异事件?”

    陈念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而且……比98年那次更狠!这次一出现,就是以十几起血案开始。全部都是密室作案,死状完全非人能造成。通过监控也可以看出,事发时间根本无人进出小区!经过特别调查处判定,将谷城县……划分为狩猎区。“

    陈年读完了。但没人开口。

    在座全都知道狩猎区代表什么,那是无常级别厉鬼的领地!小小的谷城县,驻守的只有十位普通调查员,怎么容得下这尊凶神?

    “可惜了。”秦夜率先开了口:“那位无为观的老道,倒是个人才,应该在拘魂级别,甚至无常也不是不可能。”

    “啊?怎么会?”“他……只是个普通人吧?”“如果是无常,无为观应该有特殊拨款!他从没上报过啊?”

    秦夜摇了摇头:“我曾见过几位世外高人,他们有独特的隐藏气息手法。而这次……我推测,在第一次挖开懋园小区的时候,他在当夜就发现了不对。然后拼尽修为给懋园小区布下了法阵,但是厉鬼同样凶残,两者拼的两败俱伤。最后老道没有留下一句话,坐化而去。”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说话。

    “也只是猜测。”秦夜不在意对方信不信,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个线索, 那就是……这里的狩猎区很直白,就在小区之下。不需要其他灵异那样寻找别的线索。这对于在谷城县不想呆太久的他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灵异之所以诡异,就是因为线索千头万绪,什么东西都有可能成为它的栖身之地。什么事件都可能成为它的诱因。而这次的灵异……如果不是形成原因浅显,那就是……极端凶残!

    秦夜手轻轻掰了掰指节,发出轻微的咔咔声……凶残到看到血食就忍不住扑上来么……对不起,判官之下,本官的肛度超乎你的想象。

    而如此凶残的阴灵……和那个水字又有什么关系?是否就是在火车站暗算他的那一只?如果不是……

    谷城县的局面就更加诡异了。

    或许,这起灵异事件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是不是,看到就知道了。修炼者都有些冥冥中的直觉。如果老道发现自己撑不住了,他一定会给接下来的人留下提示。”

    就在此刻,车停了。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隔离带,并非普通的胶带,而是拴着符箓和铃铛的细密铁链。周围明显已经清空,除了警察和武警,看不到任何人。

    好强的阴气……哪怕秦夜也心跳加速了一下,无常高阶……只差一步就是判官……到底这里发生过怎样的惨事,才能让这只厉鬼夜夜抠刻地下,随时都想冲上阳间。

    看到这一行人下来,周围所有人都齐齐行了个军礼。鲁平点了点头,率先带头,带着一行人往里走去。

    隔离带隔离的是一个街道,刚拐过去,秦夜的目光就跳了跳。

    那是一个工地。周围都打上了围。但此刻没有一丝机械声。只有一片死寂。

    数百位军警荷枪实弹,全部对准工地。工地不大,比省会城市的小区小得多。但此刻……仿佛隔绝了生死,打围之内,就是凶灵世界。

    秦夜抬头看了看,小县城绿化非常棒,周围绿树成荫,都是榕树,树冠极大,风吹过,带起一片静谧的沙沙声。

    青天白日,周围数百活人,对比起这片停尸房一样的寂静。厉鬼抓门一样的树叶声响,静中取动,让人莫名的毛骨悚然。

    “老陈。”刚到,三位白大褂就走了过来。然而在看到秦夜的一刻立刻倒抽一口凉气,脸都红了,手中拿着的资料都没地方放,数秒后才想起来手在胸口一顿,激动地低声道:“sr见、见习研究员沈默,见过高阶调查员!”

    “不用多礼,先看看情况。”秦夜点头之后,这次改为他在前方,先行进入了工地。

    偌大的打围,此刻只有一个出口,其他地方铁链一层一层。就在他们进入的刹那,秦夜瞳孔倏然一缩!

    “呜……”不知道是风的啼哭,还是人的哀嚎,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响彻众人耳机。下一秒,头顶一片昏暗,须臾立刻恢复明亮。就在太阳在一瞬间被天狗吞掉一样。

    温度倏然下降了好几度,外面恐怕有二十度,而这里最多只有十五六!四面八方停着的工程机械仿佛一尊尊高大的棺材,那些阴影之下,不知道是否错觉,仿佛……有影子动了动?

    而就在他们面前,是一片巨大的坑地,这是打地基的地方。明明是普通的坑地,秦夜此刻看去,却看到了……漫天烈火!

    下方仿佛就是十八层地狱,无尽的烈火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尖叫疯狂响起。而火坑边缘,一只只烧焦的手,起码有数十上百!拼命扒在那里,扭曲着,哭嚎着,随后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态收入坑底。

    就像刚才有上百人扒在火坑坑沿上,惨叫着要爬出来,最终……悲呼着跌落地狱。

    “火灾?”秦夜不动声色,判官之后,一眼就能看穿阴灵的来龙去脉,这是他没有想到的,阿尔萨斯也没有说过。

    只能说,不愧是正牌阴差么?和旁边这些妖艳贱货就是不一样……

    “阴气程度不知道为何差不清楚。”忽然,沈默的声音响起耳侧。就在同时,秦夜眼前一切幻象消失,看了看沈默手中一个八卦一样罗盘没说话,径直走到坑前往下看去。

    哗……

    这一瞬间,若无数人耳语在侧,千万鬼哭,而秦夜……也看到了让他都感觉心跳加速的一幕。

    千人坑!

    坑底距离地面有五六米高,下方……没有石头,而是……铺满的尸骨!

    掺杂在黄沙之中,有着各种姿势,颅骨,胸腔……等等看的一清二楚。一眼望去,让人头皮发麻!

    更诡异的是……它们都穿着衣服!崭新的衣服!

    说是崭新也不恰当,它们穿着大概四五十年代的布衫,白大褂,每一件……都和当年一模一样!甚至丝毫没有损毁!

    这不应该!

    在地下埋了这么多年,这些东西早就该腐朽,然而现在……就像一双双眼睛,死也不肯闭上,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人一样!

    “最新消息。”沈默有些颤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其实……在皮化厂,甚至乱葬岗之前,这里……还有一段过去……”

    他深吸了一口气:“抗战时期,这里……是日军殖民的江浙第八缫丝厂。”

    “员工一千二百人,皆为女性。战争结束前一星期,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