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373章:新征程
    今夜,秦夜没有睡。

    他贪婪地看着第一修大,明知道这一走,自己就不会再联系他们。明知道他们说的再见,在他这里就是永别。

    他不可能在阳间同一身份维持太久的,最多五年,自己必须找个借口假死。然后换一张新脸从头开始。

    “都是阴阳不平衡惹的祸。”许久,他叹了口气,收回目光,忽然之间,心中想把地府重新建设好的希望,无比强烈。

    是不是地府建设好了,自己就能光明正大地出现了。

    也不需要担心道主,不需要担心敌对地府,也不需要担心境界比自己还高的厉鬼。

    可以托梦,可以隐晦地告诉大家,其实自己是阴司的人,不需要再这样偷偷摸摸,五年换一个身份。

    他突然觉得,地府建设的工程还很长。不仅仅是硬条件,以后……如果有可能,他会将地府光明正大地放在阳间面前,告诉所有人,阳间管不了的恶,地府会管。阳间难判的罪,地府来判。

    举头三尺有神明……到了那个时候,是否能实现阴阳一家亲的大环境。是否可以让逝者从悲痛中走出来?是否让那些为非作歹的人心有戚戚?

    “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他闭上了眼睛,听着第一修大里夜晚的虫鸣,蛙叫,喃喃道:“但是做一做……又不会少块肉……”

    试试吧……心里有声音对他说。

    为了自己,顺便为了华国。

    苟且偷生已经过了一百年了,有这种机会,为什么不拼一下?

    很快,天就亮了,昨天许安国后来又和他谈了不少,具体是告诉他,到了地方要怎么做。怎么维持一个地区的捕食区不太少,也不会多到影响民众。怎么监管麾下的捕食区。最后问他要不要坐飞机去。

    他当然拒绝了。

    买了下午的票。当七点钟的闹钟响起,已经有学员开始晨练的时候,他终于转动阎罗印,回到了地府。

    “你脸色不怎么好?”阿尔萨斯已经在鬼门关等着他了,狐疑地看着他的神情道:“这种表情……你有心事?不开心?”

    不应该啊……别人都是: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秦夜不会,他的良心不是早就被狗吃了吗?

    秦夜没有回答,只是接过阿尔萨斯递过来的乾坤袋,阴气运转,一枚六边形,晶莹剔透,大约拇指大小的石块就飞了出来。

    地标,也就是还阳灯,知道自己要走,他开完会就让阿尔萨斯开始凝练了。

    “八百公里,一共四块,千万别弄丢了。”阿尔萨斯肃容道:“等你离开第一修大,走出徽省范围,立刻回地府,本宫助你进阶判官。一旦达到判官,身为阴司之主,你可以不借用明镜高悬直接看到阴地。但是小心,所有阴地天然聚集孤魂野鬼。必定有冤魂在侧,等你埋下还阳灯才会消散。”

    秦夜点了点头,轻轻抛着乾坤袋,忽然问道:“你说……有没有可能,阴阳共存?”

    阿尔萨斯没说话,只是挑眉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忽然问这个问题。

    “如果……以后阳间知道阴司的存在,而阴司……和阳间达成一种共生关系,甚至互相贸易,你觉得……有没有可能?”秦夜没理她的反应,继续问道。神色淡然。

    “你吃错药了?”阿尔萨斯真的感觉莫名其妙,这种麻烦事绝对不在秦阎罗的考虑之中,他考虑最多的一定是眼前的苟且,和未来的苟且。

    “问你就说有没有,哪那么多话!”秦夜不满开口,现在他有些烦躁。

    被训斥了……不过阿尔萨斯意外地没有生气,只是深深看着秦夜的脸,数秒后微笑了起来。

    “虽然本宫不知道你在阳间受了什么刺激……不过,有。”

    秦夜愕然抬起头,惊讶地看了阿尔萨斯一眼。

    真的有?

    阿尔萨斯深吸一口气,凝重开口:“你知道……为什么曾经越古老的时代,神话越多么?”

    秦夜摇头。

    “因为……那时候,就是三界共生的时代。所谓神仙,不居住于天庭,而是存在高山大泽之中,哪怕元始通天也是如此。随着时间的变化,人间的帝王需要集权,再不需要其他两界在他的世界。这是大道,天道应允,所以,三界彻底分开。”

    “真正的分开,就是天书封神榜,人书山海经,地书生死簿的完成。这代表三界遵从天道,不相往来。从此,神话慢慢减少。如果你想要恢复当年初代阎罗时阴阳互存的情况,首先,就得让阳间看到阴阳互通的好处。”

    “具体点。”

    “本宫怎么清楚?”阿尔萨斯翻了个白眼:“这些都是地府志的记录,本宫可比你好学多了。具体如何,当时到底什么情况,谁会去仔细看?那卷轴多大你也看到了,几千万字有的吧?另外,如果你不想走初代阎罗的政治手法,你也可以像二代阎罗那样,实力三界最强,根本不鸟天道,自己爱怎么弄就怎么弄。不过……算了,你还是别想了。上下五千年才出一个二代阎罗这样的大能,岂是区区你能匹配?”

    什么叫区区!我也是第三代火影好吗!

    傲娇如阿尔萨斯怎么可能体会秦夜的心情?手一招,巨大的地府志传承出现,随后化为一片阴气没入一个乾坤袋中:“你如果有阴阳互通的想法,至少也是几百年之后。地府志里说不定会有记录,这种事情急不得。你可以带上它路上看看。它可以根据你的想法变成任何书籍的模样。”

    秦夜点了点头,化为阴气离开了地府。

    阿尔萨斯的话让他有了一些想法。

    “让阳间看到阴阳互通的好处么……”他眼睛眯了起来,心中不靠谱的想法已经铺天盖地。

    “算了,这件事情恐怕是所有地府都建设好之后才能做的。现在考虑还太早。眼下,打通武阳市的道路才是第一要务。”

    回到宿舍。也没有出门,当下午三点,刚上课不久的时候,他就背着个包走出了大门。

    箱子学校叫人弄过去了,知道他要散散心才过去,也没有拒绝。秦夜就这么缓缓走到第一修大门口,走过一位位热切谈论的市民,和一位位欢声笑语的学员擦肩而过。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第一修大。

    和自己来的时候没有区别。第一修大四个鎏金字,被太阳一照,晃得有些刺眼。

    “再见了。”他笑了笑,用力关闭心中感情的闸门。叫了辆车,直奔火车站。

    宝安市还没通高铁,坐火车也不错。慢慢看着景物倒退,这种休闲的感觉,也是很久没体会过了。

    他坐的硬座,上车之后,带上耳机静静看着人流不息的火车站。很快,周围的人也落座了。

    对面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应该是出去打工的人。旁边坐着一对情侣,应该是大学生的模样,上车开始就腻在一起,女生拿出一个手提,开始看网剧。男生则不时从包里拿出一些零食喂到女生嘴里。

    秦夜觉得他仍然冷漠,面对这些人,他连多问一句的心情都没有。

    况且况且……终于,火车缓缓开动了起来。他情不自禁地再次看向了车站,仿佛能透过车站看到第一修大一般。然而,就在看过去的时候,忽然愣了愣。

    呆霸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窗前站台上,笑眯眯地对他竖了个中指。

    秦夜也笑了,还以中指。

    有人送的感觉……真好。

    “滚吧!!”呆霸王深吸一口气,用尽全力大喊,周围人吓了一跳,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他根本不管,双手拢在嘴边喊道:“老子结婚的时候记得死过来!!明年,我来武阳看你!!”

    轰!火车开动。

    秦夜无意识地挥着手,看着呆霸王高大的身影渐渐消失,直到再也看不到为止。这才收敛笑容,放下了手。

    对不起。

    恐怕……真的再见了。

    叶星辰的邀请,自己去不了。你的邀请,肯定也来不了。数年不曾改变的人,那是怪物。

    “人生啊……不就是这么一段一段走下去么?”他微笑着收回目光:“只不过,我的人生撕裂感有些明显而已……”

    这时候,他莫名想起了夏锦瑟的名字。

    只有真正的有人陪伴,才会在漫长的生命里感觉不会孤独。

    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不知道对方性格如何,但秦夜此刻……很想见见对方。

    不做什么,坐在一起喝杯咖啡,足矣。

    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们,能了解对方的百年孤寂。

    人是健忘的,心情从喧嚣到平复总是很快。等火车驶入一望无际的田野,他的心情已经彻底平复下来了。

    现在的社会是冷漠的,秦夜还记得二十年前,自己坐火车的时候,同坐的大叔大妈,学生老太,刚上车就能聊起来。不到半小时就亲如一家人。

    现在?

    人人拿着手机戳着,要不就对着电脑玩着。滚烫的手指戳着冰冷的屏幕,形成一堵堵墙,将自己和社会割裂开来。

    他自然没兴趣去主动打破隔阂。也没必要。没人比他更适应这种气氛。

    些微的障眼法还是会的,运转被伪装过的阴气,直接从包里拿出地府志的时候,已经成为了一本“天皇巨星养成系统。”

    嗯……一个死胖子的书,看起来还不错。正好前几天看过,他将就用了这个外皮。

    这是他第一次看地府志传承,翻开首页,是大片的目录,从阎罗的诞生,到地府的建立,到阎罗的成长……他一行行看了过去,十几秒后,目光陡然一亮。

    “所谓万鬼夜行?”他的手指着一行字,轻轻读了出来。

    还有这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