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344章:群龙汇首(四)
    阿尔萨斯深吸了一口气:“记住,千万不要小看任何判官,到了判官这一级别,已经可以觉醒生前的特性,每一位判官都有自己的特长。幸好……十二天罗中集体战力最强大的周公瑾这次站在我们这边……”

    “不过是平衡而已。”秦夜淡淡打断了她:“他不站在任何一边,谁弱帮谁。可笑啊……堂堂阴司正统,居然被看做弱者的一方。但……他想做墙头草,哪有这么好的事!”

    暂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收拾十二天罗是太以后的事情了。不过现在,他的心情终于轻松了下来。

    天平的两端,平衡了。

    本来,这杆天平是完全倾斜于刘裕一方,但周瑜,班超,王猛的强势插足,让这杆天平看起来还算勉强平衡。

    对方是不会强攻地府的……这是他早就知道的事,生死簿,谛听,这就是压在他们头上的巨石,他们这是在亮肌肉。很常见的外交手段,比如阳间,美国要弄谁谁谁了,要从谁谁谁哪里拿些好处了,势必先谴责一轮,然后派出军队耀武扬威一番。

    不打,就是吓吓你。让接下来的谈判自己占据主动,十二天罗现在采取了同样的战术。

    现在,有台阶下了。所以,也是他出面的时候了。

    刷……阴风汇聚,无常级别的阴气在阳间已经足够让人侧目,但是在这里,在十三位判官眼皮底下,还有接近二十万阴兵之前,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

    他们早就看到了秦夜,如今,这位名义上的第三任未来阎罗首次动作,如何能不在意。

    阴风汇聚中心,身为无常只能低空短距离飞行和滑翔,他不想在可以长时间滞空的判官面前自取其辱,直接站在了中心。

    咚咚咚……心脏没来由地狂跳起来,前方,是数千铁浮屠,只要一个冲阵,就能让他会飞湮灭,距离他不过三百米。

    周围,是数不清的阴骑兵,弓如龙,枪似虎,十万点鬼火齐齐凝望自身。还有后方小山一样的行宫。七道毫不掩饰的判官气息在他落下的一刻轰然爆发,排山倒海一样朝着他压来。

    后方,是数万点火红业火,巨大的机械长城。从远处看,只是感觉窒息。当自己真正站在中央的时候,感到的……还有一种极度的压抑。

    神经在瞬间差点拉断,肾上腺没来由地狂飙。秦夜背负双手,手中已经死死握着阎罗印碎片,阴气毫无保留地灌进去,让阎罗印碎片阴气防护自身,这才不至于在如山似海的威压下腿软。

    “诸位封疆大吏。”他缓缓看了一眼现场,耳朵都是嗡的。他尽量平复着自己说话的声音,但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发颤。只能用自己感觉的最好状态说道:“你们……这是想反?”

    远处,阿尔萨斯阴气已经凝聚到了极致。只要一点不对,她必定出手。哪怕如同当日面对谛听一样差点死去,她也要保住秦夜一命。

    不知何时,她已经认可了对方。对方活着,真的可能能重建地府。但是她活着,却做不到。

    “小鬼……说话居然没发抖……不错……不管是不是装的,你进步了……”眼中闪过一抹宽慰,她凝神看了下去。

    无人回答。

    “是还是不是!”他猛然提高了声音,吼完这一句,才感觉心脏狂跳,喉咙发飘。强撑着不倒,后背已经湿了一层。

    千万要回答不是啊……如果你们说是,我这还怎么演啊……

    仍然死寂。

    过了足足一分钟,刘裕的行宫才响起一道声音:“秦大人,你也在现场?”

    言下之意,卑微无常,本王刚才真的没在意呢……

    “阁下就是未来阎罗?”粗犷的声音笑道:“真没想到您也在现场,失礼,失礼了。”

    “大人说笑了。”高长恭有些阴柔的声音也笑道:“地府百年不开,我等心有戚戚,特地应召而来,怎会反叛?”

    只不过,要求独立而已。

    既然肌肉已经亮完了,接下来就该好好说人话了。秦夜没有追问刚才那些话,明显也知道,追问了也没效果。他们干脆继续装没说过。

    说到底。实力不够,你凭什么诘问我堂堂封疆大吏!

    我一个市区的产值,就远超你新地府,实力不对等哪来的公平?

    真要追问刚才那些侮辱性的挑衅?

    自取其辱而已。

    “那就好。”秦夜仿佛没有放在心上,淡淡道:“各位远道而来,辛苦了。随本王入城。所有大军停驻城外,无招入城视为谋逆!”

    说完,他的身影化作阴风,率先飞入了新地府。

    得意吧……先让你们得意着,等进了老子的地盘,到时候……要让你们把吃下去的全都吐出来!

    阿尔萨斯判官阴气轰然展开,飞到场中,冰冷开口:“各位,请吧。”

    没有人再开口,不多时,十二天罗,再加上身毒大使高渐离,汉阳王刘裕,一共十三道判官级别的阴气,从行宫中飞出,跟着阿尔萨斯飞了进去。

    刘裕首当其冲,和他一起的其他七位封疆大吏跟在身后,杨继业在最前,于谦殿后。所有人,除了于谦杨继业外,都穿着极其华丽的衣袍,尸身布满青紫色的尸斑。

    刘裕目光微微扫了扫周围,低声对身侧的察罕说道:“你觉得……新地府会是什么模样?”

    察罕是典型的蒙元人,带着圆顶盔,盔甲周围一圈毡毛,穿着漆黑的甲胄。很壮,脸上刺着红色花纹,嗤笑了一声:“能怎么样?我们当年受封封地,刚去的时候是什么样?满地疮痍,鬼不辽生。新地府才建立几年?有三年吗?比我们当时只差不好!”

    高长恭带着青色的鬼面,黑衣玉冠,身绣仙鹤飞日图。淡淡道:“曾经来朝贡,起码有赐宴,今天……不会是让我们坐树林吧?”

    “呵呵,听说任何地府新立,天道都会自己成立鬼门关。放心,起码殿宇还是有得坐的。”“哦?椅子齐全吗?恐怕新地府从没接待过这么多人吧?”“所以……鬼门关就是议政殿了吗?真是寒碜地可怕啊……”

    他们声音没有掩饰,于谦在身后听着,目光越来越冰冷。

    他当然知道这次大朝会的意义。

    宣告整个亚太,华国地府尚在,不管结果如何,这就是最大的意义。

    但是,当第一阶段,十二天罗仗势欺人地亮肌肉已经结束之后,另一重担心立刻涌上心头。

    新地府到底如何?

    说达到老地府辉煌时候的规模,封疆大吏进京阎罗王都不怎么在意。那显然不可能。

    赐宴,赏赐,游玩,这些需要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才能出现的东西,更不可能。

    刘裕他们说的不中听,但……很可能这就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一个地府要发展,那是数以百年计算的时间,刚刚新立的地府有什么?他太清楚不过了,漫无目的,毫无生气的鬼民,荒山野岭,孤零零的鬼门关,恐怕就一个村大小,更不要提什么仪仗,十里软红……

    “希望不要太差……”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起码……鬼门关要保存完好,否则……就算老夫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啊……”

    心思各异,十三位判官穿过旋涡。下一秒,所有封疆大吏眼前都是一亮!

    秦夜站在红色的地毯上,冷冷看着他们,而在他脚下,是一望无际的红毯。两侧,是数以千计的,黑塔一样的军士。

    绝对精锐!

    只要看一眼,就能明白,这些阴兵绝非花架子,而是真正的生前精锐,死后厉鬼。那厚重的斩。马刀上,甚至沾染着生前的血迹,有些裂痕的战盔,根本不显得破败,反而平添一分肃杀。

    “这是……玄甲军!”郭子仪只看了一眼,立刻认出来了。同时,心中已经感到一股难以置信的感觉。

    竟然有玄甲军?

    新地府……怎么可能拥有这种强军?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弱嘛……

    然而,这只是开始。

    就在他们进来的刹那,两侧的侍女齐齐俯身,手中宫灯同时亮起,从他们的角度看去,无论俯身的角度,还是宫灯挑起的角度,全都保持在同一个水平线!而且,宫灯亮起也在同时!

    “这是……”于谦只感觉自己有些懵,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作为能文能武的代表,他太清楚这是什么了。

    这就是……文明的程度!

    文明不发展到一定地步,是做不出这些仪仗来的。大家都为了生存奔波,谁有空去弄这些花架子?

    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绝非空话,他想起自己刚接收封地的时候,钦差前来都不愿意呆,自己弄出第一只仪仗队的时候……是百年?还是一百五十年以后?

    现在……仅仅两年不到的地府……仪仗队都出现了?

    文明已经发展到了这种程度?

    新阎罗王……已经解决鬼民的工作问题了?解决娱乐问题了?不老不死的鬼民这两样不解决,绝对会分分钟暴动的啊……

    预想的天然树林没有出现,刹那间的死寂。紧接着,十三位判官的目光,看向了更远的地方。

    这一眼,让他们思维都差点颠覆了。

    这是地府?

    这是新立不到两年的新地府?

    你在逗我?

    当我没亲自建设过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