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338章:最后的冲刺(一)
    有一个好处。

    但凡华国人,秉承的是家丑不可外扬。所以,这场搅动亚太风云格局的大朝会,其他地府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自家事,自家关上门解决。

    一个月内,华国所有藩属国都动了起来。一只只军队海潮一样汇聚边界。刹那间,紧张的不仅仅是新地府,还有三位道主。

    远在宝安的秦夜,当然不会关心边界的情况,现在时间已经十一月十日,距离十二月底的大朝会,不过二十几天时间!

    整个地府一如既往,只有真正的高层,比如地府政府,才知道年底即将面对着什么。

    严谨肃杀的气氛弥漫左偏殿,一条条命令不停被发下去。而右偏殿中,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气氛。

    织田信长,阿尔萨斯,秦夜全部在此。就在特意隔开的角落,一具漆黑的甲胄已经基本制作完毕。

    整具铠甲都是归天蛊甲壳制成。和虎式铠甲差不多外形,不过根据织田信长的一些提议,融合现代锻造技术,又进行了一些更改。

    比如……在原本光滑的铠甲上加上了细密的鳞片。这是为了防止弓弩和刀的伤害,和枪的刺击不同,这些东西一旦遇到阻碍,攻击力都会不可见地降低,虽然不多,但关键时刻很有可能救人一命。

    秦夜尝试过,归天蛊的甲壳,需要无常认真一拳才能打碎。上万具甲胄,等于凭空多出上万准无常!这在封疆大吏那里绝对是中流砥柱!如果不是局势需要,这种东西,他都不愿意拿出来。

    “咔擦……”阿尔萨斯头发盘住一柄小刀,阴气携裹刀身,终于将最后一部分雕刻成秦夜想要的形状。这才站起身来长舒一口气:“完成了,哪怕本宫是判官,这东西也用了一个月。没有撼灵堂,效率还是太低了。”

    “撼灵堂是大朝会的过程中建筑,让他们知道,我们有实力开发出更多更好的武器,你辛苦了。”秦夜一步走上来,根本不顾地上全是归天蛊甲壳的碎片,兴奋地摸着这具漆黑的甲胄。

    很像虎式,但在虎式的基础上更进一步。

    肩膀,胸口的狮头取消,改为直接的护肩和护胸镜。护胸镜是用阴灵石打磨成薄片,背部阿尔萨斯亲自勾勒了加强防御的阴符。掀开护心镜,有一个小小的凹槽,可以放入一块婴儿拳头大的阴灵石。同时,如果再掀开胸甲,会看到两道凹槽从这里蔓延出去,直通肩膀。

    肩部就是纯粹的黑色护肩,也有两个凹槽。同样用作放置阴灵石。正是由于这套铠甲全身阴气的振幅,才能让结成战阵的人员减少。这才是它的精华所在。

    抛开内在,新虎式全身覆盖着细密的鱼鳞,外形每一个部位都采用的流线设计,这是为了减少阴灵夸张的速度下,风压的印象,另外,也考虑到水中作战,水流的阻力。最后,哪怕骑马,都不会给马增加什么负担。

    “尽善尽美。”秦夜感慨了一声,强压着兴奋将铠甲单手提了起来,放到旁边准备好的电子秤上试了试。

    十斤!

    仅仅十斤!

    这也是归天蛊甲壳的另一大优势——轻!

    自古以来,任何铠甲越厚重防御越强大,只有归天蛊——这种地府覆灭才能产生的神奇物种,才有这种逆天的效果。若非如此,防御如此高的铠甲密度必定无比之大,归天蛊根本不可能飞起来。

    轻轻摁了摁手腕上的鱼头,刷刷两声,两道雪亮的刀刃伸出。刀刃上已经增加了两道深深的血槽。阴灵和人类一样,不过人类喷的是血,而它们,喷的是阴气和鬼火。

    斩鬼利器……秦夜放下手,感慨地深呼吸了一口,淡淡道:“赵七。”

    “属下在。”门外,一位一米八五左右的壮汉,闻声踏了进来,半跪于地回答。

    “鬼门关后门等我们。拿出你最好的状态。”

    “是!”

    数分钟后,所有人都到了鬼门关之后,赵七如同标枪一样站立于此。在看到新虎式的一刹那,他的目光陡然亮了起来。

    秦夜却没有立刻给他穿上,而是负手道:“听说你是玄甲军中的千夫长?武勇过人。可惜,玄甲军中不得有名字,只有姓和编号。”

    “大人谬赞了。”赵七荣辱不惊地回答,目光却从没有从铠甲上拿下来过。

    任何战士,都会渴望最强大的兵刃,而看到这套盔甲的一刹那,他就砰然心动了。

    杀戮机器……比玄甲军的玄甲更坚固……如果当时有了他,自己……甚至可以在敌军中杀个七进七出!

    “是不是谬赞,马上就知道了。”秦夜微笑道:“穿上,试试,我已经准备好了对手。织田先生,请你的人过来吧。”

    织田信长点了点头,轻轻拍手,顿时,一位穿着古华国甲胄的战士,却配着一把长长的武士刀,磐石一般走了进来。

    “鬼武邬。我的亲卫之一。那么……秦大人,开始?”

    随着秦夜的颔首,赵七立刻开始换甲胄。刚拿起新虎式,眼前就是一闪,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好轻……

    轻得不可思议!

    他的臂力极大,觉得轻的时候用尽全力摁了摁,盔甲上却没有一丝痕迹,更不要说变形。

    这到底什么鬼东西!

    简直……天生为战场而生。如果唐代有这种甲胄……当初和天方大食的一战,也不会如此艰苦。

    心绪复杂地换上甲胄,锵锵两声,雪亮的刀刃伸出。他闭上眼睛感受了足足三分钟,猛然挥拳。

    刷!空气都颤了颤,他的目光第三次亮了起来。

    心随意动,玄甲军最大的问题就是笨重,玄甲为了追求防御,每一件都差不多半寸厚。战场上,他们就是绞肉机,用的都是斩、马刀。因为盔甲太重,行动不便。而这套战甲……却释放出了他们特种兵真正的一面。

    轻灵,迅捷,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深吸一口气,他郑重朝织田信长点了点头。而对面的战士,也伏低了身子,手握在刀柄上,阴气四溢。

    “鬼武邬师从柳生新阴流,拔刀术尤为擅长。大家点到为止,赵七,小心了。”织田信长和秦夜退后一步,手立刻压下:“开始!”

    就在开始的刹那,鬼武邬眼中鬼火猛然闪烁,摁在武士刀上的手用尽全力,一道阴气喷泉一样冲出,雪亮的刀光携裹其中,直劈赵七腰侧。

    是为了试验新盔甲的成色……赵七没有动,因为他敏锐地发现,鬼武邬并没有用全力。

    拔刀术,是借助拔刀瞬间产生的冲力,让这一击达到速度和力量的巅峰。然而,对方即将拔出来的时候缓了缓。

    当!

    一声闷响,秦夜和织田信长全都瞪大了眼睛。电光火石,武士刀已经斩在盔甲之上,但是……却没有留下一点痕迹!更不要说破碎!

    好硬……鬼武邬心中有了底,一声长啸,下一秒,刀若狂龙出海,四面八方都是刀影,这一次,他用出了全力。

    不愧是织田信长的亲卫队,周围竟然形成了一片仿佛结界般的刀山,地面上的忘魂花蹭一声齐齐飞起,又在漫天刀影中化为齑粉。

    快,极致的快。几乎达到了肉眼的极限。但是,他快,赵七更快!

    就在刀出现的刹那,赵七身形已经消失原地。刀山出现堪堪三秒,猛然顿了下来。

    赵七的臂刃已经横在了鬼武邬的脖子上。鬼武邬苦笑了一声:“秦大人,我输了。”

    啪啪啪,秦夜不吝掌声:“很好,非常好!”

    “鬼武邬先生,你觉得,你输在哪里?”

    鬼武邬无比羡慕,甚至带着嫉妒地看了看赵七,毫不犹豫地说:“装备。”

    “我的武器根本无法破防,甚至刀印都留不下。而且……”他苦笑着伸出手抖了抖,铠甲哗啦作响:“小鬼的铠甲大概有五十斤左右。速度也无法达到更快,变招也很难……小鬼实在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样的铠甲,可以达到这种轻如鸿毛的地步。”

    秦夜感慨地深呼吸一口,目光灼灼地看向赵七:“你的感觉呢?”

    “大人!神器!”赵七兴奋地声音都有些飘:“太轻了……我们曾经的玄甲,有四十七公斤,和明光铠差不多重量。每一分都是实打实的。我们最多穿着坚持一个小时。穿上这件铠甲,简直像解放了整个人!而且,它的防御简直匪夷所思!”

    织田信长深深点头:“拘魂对拘魂,鬼武邬也是我手下的高手,竟然破防都做不到……更重要的是重量,宋史记载,宋代甲胄重二十九公斤,普通士卒穿的也有十五公斤。而新虎式铠甲,竟然只有五公斤重……神物啊……谁如果买下它,简直有了其他封疆大吏都不敢觊觎的杀手锏!”

    他长叹道:“可惜,如果不是因为局势,我都不想让这种战场杀器流传出去。”

    秦夜颔首深思,数秒后,才看向众人:“那么,各位,你们觉得,这种东西,作为军备出售,各方势力愿不愿意购买?”

    “必定!!”首先回答的不是织田信长,而是赵七,他激动地拱手道:“如果是唐代,太宗大人哪怕挖空一半的国库,也不吝买下它!这只部队一旦五千上万,在战场上可挡五倍兵马!”

    “何止是愿意购买,而且是争抢。”织田信长中肯道:“尤其……这种重量,可以把骑兵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冲击力,杀伤力,防御力……恐怕宋代的枪阵都防不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