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337章:诏令下达!
    老挝首府,万象。

    国立大学中,不知道多少学生都伸出头,愕然看着天空中难得一见的奇景。

    无数只乌鸦从四面八方飞过来,在国立大学头顶形成一片黑色的风潮。手机,照相机闪耀中。周顾神色如常地看着空中乌鸦黑云,信手一招。一只阴气形成的乌鸦已经站到了手指上。

    知更鸟。

    下一秒,他回到自己的宿舍,身形直接消失原地。

    轰!!再次出现时,一片红色的火浪炸开在漆黑的空间。这是一座临江而建的城市。如同当初的东吴……不,他就是复刻了当初的东吴,“吴”字绿色旗帜飘扬整个城市。黑色天穹下万家灯火,一个庞大的鬼脸在天穹中沉沉浮浮。

    他的出现和所有阴灵都不一样,不是鬼火,而是赤红的九幽业火。火神周瑜真身,冥火都无法近身。

    火浪呈现莲状缓缓盛开,一道穿着白色鳞甲,红色斗篷,腰挎长剑的身影走了出来。

    剑眉星目,面部线条坚毅锋利。却带着一种奇特的柔和。眼眶中跳动赤色鬼火。随着他拉着斗篷轻轻一挥,所有火焰烟消云散。而下方,十位将领已经全部跪了下去:“拜见大都督!”

    这是一座高台之上。可以看到整个堂明地府的风景。就在周瑜面前,有一方案台。上面放着一张金色卷轴。

    圣旨诏令!

    周瑜一步上前,轻轻展开,低声读到:“……着所有封疆大吏,年关前抵达新地府,进行五十年一次的述职朝会……阎罗王秦谕。”

    朱红色的文字,白色的底。卷轴是金黄的表皮,刻印着云纹,垂着金色流苏。看起来精致庄严。

    周瑜手指缓缓拂过那些字,许久才抬头看向远方。

    目光所及,宽大的湄公河河水咆哮,上面一艘艘造型奇特的大船安如泰山,连绵鬼火点燃其上。岸边,就是一片繁华的堂明地府。

    “终于来了啊……”他轻轻闭上眼睛,声音说不出的复杂:“百年之后……地府终于再一次下达封疆大吏朝会……有些胆魄啊……”

    “大人……”一位将领抱拳道:“我们……去不去?”

    周瑜缓缓睁开眼,沉思许久,咬牙道:“去!”

    “大义在此,不能不去。而且……”

    他顿了顿,微笑起来:“这次大朝会……可不简单啊……”

    “地府崩溃以后,首次召见十二天罗,没了孙膑,司马懿,诸葛,刘伯温,秦琼这些千古名将……本王倒要看看,他用什么压我们!”

    “新一轮的利益分配开始了,而且事关整个亚洲的格局。如此盛会,都督怎能不去?”一位白衣阴灵走了出来,眼中燃烧着绿色鬼火:“这次朝会,定亚洲未来百年格局。如果不去,岂不是太无趣了一点?”

    “是吕子明啊……”周瑜笑了笑,挥手一挥手,赤红披风刷啦一声扬起,声音如同雷霆响彻整个堂明地府:“众将听令。”

    “新地府已在华国成立,谕令:十二月底,所有封疆大吏前往朝会。一干东吴将领,点兵三千,随本督前往华国!”

    “是!!”海啸一般的回应,从整个堂明地府反馈过来。下一秒,数不尽的旗帜潮水般流动。漫天红色鬼火,萤火虫一样亮了起来。

    阴风漫天而来。吹得众阴灵心情都随风起伏。许久,下方一位将领才将一份资料高举头顶:“大都督,这是随着诏令同时传过来的表格。您看?”

    周瑜信手拿了过来,看了一眼,失笑:“此时此刻……大朝会必定万象纷呈,这位新晋阎罗这是……向我们示好?”

    “这些无所谓的东西,他不觉得显得地府太过软弱了吗?”

    一支笔出现手中:“不过,既然你有这份心情,陪你玩一玩,也未尝不可……”

    …………………………………………

    巴格马提河和比兴马提河汇入口,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坐落于此。

    无人可知,加德满都——这个尼泊尔最大城市的地下,坐落的却根本不是尼泊尔风格的建筑,而是华国历史上最后一个汉人王朝——明朝风格的建筑。

    极尽奢华。

    明朝,宫殿之美观,广袤,甚至影响到后世。现在所有的宫殿映像,大部分来自于明代建筑。严谨稳重,住宅、园林、祠堂满地皆是。街道上数不尽的阴灵熙熙攘攘,繁荣异常,两旁的楼阁斗拱飞檐,瑞兽呈祥。繁华程度竟然还在汉阳地府之上!

    泥婆罗地府。

    地府中心,一栋七层木质建筑,成为整个城市的最高点。带着明显的明朝大员气魄。门口一对青色谛听雕像雄壮威严,内部装饰色调以明黄和红色为主。不单调又显得庄重。

    此刻,就在这栋建筑最高层。周围摆着瓶炉三事,还有供,镶嵌螺钿的家具美轮美奂。一位穿着红色长袍,配白玉带,诗传珮玉的老年男子阴灵,正颤抖地看着面前的案几。

    一品大员!

    他很瘦,满脸老人斑,胡须雪白,而他面前的案几上,正摆放着一卷明黄色圣旨。他逐字逐句地读过,眼眶中鬼火闪烁不定。

    “好……好……好!”许久,他才连喝三声,坐到了椅子上。

    “于大人。”身旁的侍者立刻端着一杯茶放到桌子上。于大人端了起来,却没有喝,轻抚茶杯盖,忽然道:“钦差在哪?可安顿好了?”

    “当然,照您吩咐,安排在最好的使馆。”

    于大人闭上眼睛,轻轻点着头。声音微不可闻,却带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味道:“立刻,让仇德怀点兵五千。只要精锐!全员披挂,随时准备前往京城!”

    “京……京城?”侍者愣了。

    “新地府所在,难道不是京城!”于大人狠狠将茶杯顿在桌上,茶水都洒了一桌,他胸口起伏着,仿佛在压抑心中激动:“百年了……老地府崩溃,新地府终于出现!王朝初立,内忧外患,此刻我们这些封疆大吏不帮着安稳局面,还有谁来稳住!”

    他摁着桌子边缘的手有些苍白:“十二天罗……满打满算,根据平时的性格,最多两三个能站在朝廷一边,其他的……都是些乱臣贼子!”

    “大人……息怒。”侍者立刻拍着他的背道。

    “那……就别怪本王不顾同事情谊了。”于大人冷哼一声,明明苍老无比,声音中的杀意却让人不寒而栗。侍者犹豫了一下,试探道:“大人,那……仇将军的部队……没有军令,也无法出兵啊……”

    “你懂什么!”于大人一挥衣袖:“这是护驾勤王!要什么军令!我敢打赌,这次汇聚宝安的军队起码三万以上!京畿之地,岂容他人觊觎!信得过的只有本王和吕宋王,其他人……别看历史上留下了偌大名号,数百年后……鬼心不古啊。”

    沉默。

    许久,侍者才轻声道:“于大人,那随着诏令一起下来的调查问卷?”

    “胡闹!”于大人脸上浮现出一缕恨铁不成钢的神色:“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写调查问卷?!传下去,让其它人填。大朝会上必定风起云涌!百年之后十二天罗再会……阎罗王怎么还有心情弄这些东西!”

    与此同时,不丹。

    第斯泰河对岸,一片苍茫草原,草原上,一顶硕大的金色帐篷屹立于此。但是,人类没有一个能看到它。

    这是阴灵的国度。仿佛来到了曾经盛极一时的元帝国,数不尽的骸骨马上,骑着算不清的阴兵。一只只刻画着各色图腾的旗帜飞扬于此。和华国周围藩属国景色完全不同。

    金帐内部,一派奢华。珍珠宝玉随处可见,地面上铺着不知道什么阴兽的皮毛地毯。周围悬挂着各色阴兽骨骸,中央一团数米大的鬼火燃烧。围绕着火堆,一圈桌椅,正中央,一位穿着元朝服饰的武将,正端着一杯酒沉吟着。

    “各位……宋武帝已经给本王发来了消息。小皇帝的诏令也到了,各位都是跟随本王数百年的亲信,大家说说,这次……怎么做?”许久,他才开口道。

    无人开口,明明是普通的朝会,是惯例,这里,却带出了一片肃杀气氛。

    “大人,宋武帝见过新王,不到二十岁,他……能坐得稳吗?”一位将领终于冷声开口。

    “难。”首位上,胖状的武将狠狠握了握酒杯:“有几个愚忠的蠢货,必定会站在他们那边,而且……很可能,新地府已经得到了生死簿。如果强攻……咱们没什么打下来的希望。”

    生死簿……这个词出现,让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么好的机会,难道我们就眼看着一个二十岁不到的毛头小子坐上阎罗王的位置?!”另一位将领开口了,他身材魁梧,上身,梳着蒙古小辫,身上画满了图腾:“末将不才,倒想看看这汉人的新王,是否还有当初明皇的气魄!”

    首位上的武将脸色阴沉,数秒后,一把捏扁了手中酒杯:“不,我们不能把他怎么样,他们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通知交趾王,暹罗王,三佛齐王……看看他们到底怎么个意思!”

    “时隔百年,十二天罗再聚首,等于亚洲势力重新洗牌!我就不相信……没人心动!”

    所有将领都点了点头,数秒后,一位将领才低声道:“那大人,随着诏令发过来的调查问卷?”

    “填。”首位武将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他想玩,就陪他玩。一个二十不到的小鬼能懂什么?他以为这是过家家吗?满足一下他的好奇心,让他在宝安安稳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