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330章:修罗道主
    关根没有看到,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不过,后来他走了。没想到,再见面已经天人两隔。”

    “节哀。”秦夜终于开了口,有些沙哑地回答。

    关根转过头看着他,就这么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眼睛。嘴唇动了动,足足过了三分钟才沉声问道:“他……怎么死的?”

    “无常级别的厉鬼,我能活下来都是侥幸。”秦夜虚弱开口。

    “你好像没什么感触?”

    “为什么要有?”秦夜淡淡回答:“每天死在阴灵面前的调查员没有二十个也有十个,我天天为他们伤春悲秋?关先生,难怪你在新康市永远调不走。”

    话说的很不客气,然而关根却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叹了口气站了起来:“是我多疑了。”

    “那么……秦先生,再见。另外,三天后你们的飞机回宝安。最后……希望你说的都是实话。”他顿了顿,若有深意地开口:“他的同事们,绝不会放过一位同僚的死去。”

    秦夜没有回答,咚的一声,病房大门关上了。

    屋子里,只剩下了他自己。吃了个水果,疲乏之感忍不住地冲了上来。

    真的有些困了……

    好几天的忙碌,今天晚上,不仅身体累,脑子更累。

    休息下吧……舒了口气,床头就有控制灯,扭了扭,灯悄然熄灭。然而……就在他要缩回手来的时候,猛然触电一样跳了起来。

    刷!一道道伪装过的真气疯狂涌出七窍,身体一滚,扯断仪器猛然滚到床另一侧,如同猎豹一样低伏起来,眼睛死死盯着旋钮的位置。心脏都在咚咚乱跳。

    就在刚才……他缩回手的时候。有一个人的手……摸到了他。

    冰冷,毫无弹性。

    那是一只死了不知道多久的人的手!

    就在这一片黑暗之中,还有另一个人。一个死人。会动的死人。

    哗啦!病房的窗户齐齐打开,窗帘笔直飘荡了起来。映着苍白的月光,他赫然发现……原本空无一人的床边,不知何时坐了一道身影!

    这间病房有两张床,本来,他旁边的床是空的,现在,这道人影背着他坐在床边,笔直不动,紧接着……一道道若有若无的啼哭声响了起来。

    “呜呜……”声音很沙哑,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怖。黑夜,病房,单人,猛然打开的窗户,疯狂的夜风,直直飞扬的窗帘……这一切,让秦夜都感觉起了一手臂鸡皮。

    “呜呜……呜呜呜……”

    声音夹杂在夜风之中,如泣如诉。凄凉地让人汗毛倒立,秦夜深吸了一口气,手已经摁在了阎罗印上。

    厉鬼……

    厉鬼将至。

    而且……还在无常以上!居然能不知不觉坐到他身边,他都发现不了!

    就在他刚要转动阎罗印的时候,忽然,对面的电视闪了闪,自己亮了起来。

    明明是电视,此刻却出现了监视器一样的黑白画面。秦夜赫然看到……画面之中,通道内……挤满了人。

    死人。

    浑身缠绕着数不尽阴气的……活死人。

    看不清面容,他们穿着五颜六色的长衫,有青色,黑色,蓝色,白色……打着破损的油纸伞,很高,几乎顶到天花板。它们拥挤成两排,手里提着一只铃铛,从医院走廊上缓缓飘过。后方如潮阴气海一样蔓延。也就在此刻,他房间的大门滋呀一声,幽幽打开。

    就算是秦夜,此刻也感觉毛都竖起来了。

    这种恐怖,和以往完全不同,是一种压抑的,无声的,窒息的恐怖。

    冷汗拼命冒了出来,布满汗渍的手死死握紧阎罗印碎片,这是他最后的底牌。

    “呵……啊……”厉鬼哭嚎声不绝于耳,仿佛门外就是十八地狱。每一声都让心中恐惧的分贝更高一分。他咬了咬牙,立刻转动阎罗印,却发现……

    转不动。

    “府君已经可以影响小半华国阴阳运转……”一个沙哑的声音鬼魅一样从门外飘来:“区区无常……安静呆着吧……”

    道主!

    秦夜头皮都要炸了,他马上明白了这是什么!

    道主亲临!

    自己还是小看了道主对新地府的重视程度……冷汗一滴滴从他额头滴落,真的没想到……道主竟然亲自出行。

    啪嗒……话音未落,一只手搭在了门上,将门完全推开。

    咚……大门砸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在寂静的深夜医院,无比渗人。

    那是一只苍白的手。僵硬且冰冷,布满尸斑,依稀可见拐角尽头一抹五彩衣袂。下一秒,一把油纸伞从拐角处伸了出来。遮住苍白的月光,露出下面披头散发的头颅,一只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秦夜。

    “呵……”秦夜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狠狠咬着嘴唇。门口处,第二把油纸伞……第三把……不到十秒,深夜漆黑的病房门口,已经堆满了油纸伞,一颗颗黑发半米的头颅,睁着一双双血红的眼睛,从房门两侧扭曲地伸出头颅,凝望着他。秦夜这才看清,黑发之下……全都是纸扎人。

    叮铃……叮铃……铃声在门口响起,随着铃声,秦夜赫然发现屋里的墙壁竟然开始刷拉拉掉皮,就像一瞬间走过了几十年那样。

    墙壁开始发黑,墙角长满黑青色的霉迹,天花板上出现潮湿的痕迹,很快……一滴滴鲜血下雨一样滴落了下来。仿佛……他孤身一人被关在废弃的房间。

    一道人影出现在了门口。对方没有撑伞。就在出现的刹那,周围撑伞纸扎人全部跪了下去。那道人影眨眼间化为阴风,最后,在秦夜面前形成了一道阴气旋涡。

    “阴差。”旋涡中,阴气沸腾,形成一张扭曲的面容。肯定地说道:“正牌阴差……地府竟然真的存在啊……难以置信……”

    “修罗道主?”秦夜无比警惕地开口。刚才,那种阴差都能感觉到的,如同实质的恐怖,让他呼吸都有些困难。

    “一个投影而已。天罡二十身上有我的阴气坐标。他在哪里,就能暂时启动身上的坐标,打开一条阴灵通道。虽然我本身因为太强大过不来如此狭小的通道,不过,放个投影过来,顺路杀了你。我还是可以做到的。”旋涡中的人脸缓缓道。

    一个投影就有如此强大的压迫,这就是府君级别的厉鬼么……秦夜没有开口,脑海中已经在飞快思索,要怎么做。

    怎么做才能让对方平息?

    有办法的……自己和道主最根本的利害冲突在哪里?只要打开这个结,一定能让对方安稳。

    谁都没有说话,过了足足一分钟,修罗道主才开口道:“新地府……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秦夜终于舒了口气,沉声道。

    再次沉默。

    道主有点懵。

    你这是……怎么个回答?

    正常剧本不应该是:我们新地府很好很强大,弄死你个渣渣府君不在话下。这样才对么?

    以前的阴差都这么回答的啊?

    你……忽然上来就认怂,认得本道主毫无心理准备啊……

    不等道主回过神来,秦夜立刻说道:“六道轮回没有建好,十八地狱也没有。老地府崩溃,会出现归天蛊,没有什么传承,我们现在纯粹是百废待兴。”

    修罗道主:“……”

    亲,你清醒一点!

    你是阴差啊!从进入地府系统开始,就要缉拿我们这些十恶不赦的灵魂,咱们不是天然对立的吗?话说……你这么一哔哔,让本道主警戒心忽然松了好多是怎么回事……

    从没见过上来先把自己踩到地底下的阴差……我特么恐怕是见了个假阴差……

    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秦夜接着飞快说道:“以为我在骗你?不,你仔细想想,人才,新地府有吗?所有人才随着地藏升天,新地府就一个阎罗,忙地府建设都忙不过来,你以为还有工夫着眼在你们身上?”

    所谓口若悬河,就是秦夜此刻的状态。他很清楚,一个说的不对,自己今天恐怕死了都没人知道。极度的危机导致肾上腺飙升,思维开拓。接着说道:“物资?一个纯新的地府,没有传承,哪里来物资?如果有物资,你们觉得你们在三大区域搜魂还会搜得那么顺利?早就有阴差和你们抢了吧?不说的多,随便册封几百个拘魂,你们有多少无常?忙的多来?抢得过新地府?”

    好像……是这样啊……道主满肚子威胁都被憋到了肚子里,但总觉的有哪里不对?

    “没人没物资,怎么发展?六道轮回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建起来要多少材料?我敢打赌,起码一两百年,地府都没有时间照顾你们。”

    是了……这就是死结!

    地府以惩恶扬善为己任,六道阴灵必定生前罪无可赦,道主自然害怕被拘捕。但是……

    那是老地府。

    新地府的宗旨:能苟则苟,不摸出无尽绝不参团,能怂则怂,不建设好百万阴兵绝不出山。

    六道恶人?

    关我屁事。

    “甚至本官还听阎罗王说过。”秦夜诱导地开口:“如果你们能从此之后不作恶,在新地府建设好之前安分守己,那么……不是不可能册封官职,正式进入地府体系。”

    “什么?!”这一次,修罗道主都震撼了。

    现在是第三任……是第三任阎罗王吧?你是狗吗!

    第一第二任阎罗王如同听到这句话,恐怕会跳出来拍死你啊!

    和地府宗旨完全违背了啊!你们……你们这是叛党啊!他做梦都没想过,这一任阎罗王居然出这种招数!

    完全不按牌理出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