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287章:王虫(二)
    无论是村井贞胜,或者织田信长,包括秦夜,这一刻都感觉到了,偌大的地府中,两股强悍的阴气突兀爆发,若针尖对麦芒。

    “一股是阿尔萨斯……另一股是?”通天阁废墟旁,秦夜愕然看着一个方向。就在那里,方圆数万米都在颤动,房屋地面宛若地震,肉眼可见地上下起伏。伴随着一声嘶吼,一个巨大的身影带着漫天水幕,轰然从一片巨大的湖泊中冲天而起。

    “握草……”秦夜倒抽了一口凉气,如此庞大的东西如同太空堡垒一样飞翔天际,嗡嗡声这里都听得到。恐怕有五六十米高。

    浑身漆黑,俨然是归天蛊的模样。甲壳缝隙中燃烧着碧绿的鬼火,身侧一排赤红的眼睛。背上打开的翅膀下,是一张巨大的女人面孔,仿佛在痛哭哀嚎。而肚子正面,中央则有一只猩红的眼睛,如同恶魔一样看着这个破败的世界。

    刷!随着它翅膀扬起,轰然巨响,巨大的风压眼睛都能看到,它周围的天空都波动了一下,下方树木猛然一压,一些破碎的石木竟然被这阵狂风吹起,形成一片灰蒙蒙的烟雾。

    在它的位置,可以俯瞰大半个地府,然而它没有,所有小眼睛全都死死盯着面前的人,庞大的身体中响起一片片打雷一样的声音。

    就在距离它五十米的地方,一道五彩的身形虚空站立,黑发如万蛇出巢,浑身阴气和对方不相伯仲。双方明显已经交过手了,阿尔萨斯的黑发上有些焦痕。而巨大的归天蛊翅膀有些碎裂。

    咕嘟……秦夜狠狠吞了口唾沫,然后……果断地找了个地方躲起来,露出一双眼睛暗中窥探。

    这特么也太吓人了吧?画风突变啊你这是?

    其他归天蛊可爱得能让人想起童年,到你这儿忽然变成科幻风了?

    “不到一年就出现了王虫……应该说老地府上官归天带给你的粮食太丰富了么?”阿尔萨斯冷笑着看着面前巨大的王虫,黑发猛然海啸一样冲出:“你就安安静静在这里呆一会儿吧……本来还想尝试能不能驯化,你好像不太乐意呢……”

    刷!宛若漆黑的彼岸花盛开,她的头发竟然开始飞快阴气化,每一根黑发都化为一道怨灵,短短数十米的距离,形成了一片怨灵海啸,尖啸着冲向王虫。

    “吱!”面前阴灵如海,冤鬼似山,王虫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下一秒,翅膀下突兀冲出无数的归天蛊,黑云一样,毫不示弱地对着阴灵之海压了过去。

    轰!!

    接触的刹那,天穹都仿佛震荡了一下,数不清的阴灵被归天蛊撕成碎片——归天蛊本身就以阴气为食。但紧接着,怨灵消亡后的漫天鬼火,又化为苍茫火海,形成一个鬼火的云洞,将王虫包围了起来。

    若水火相生,金土互克。每一秒钟都有大堆大堆的归天蛊掉落,更有无穷鬼火妖娆而生。本来黑漆漆的天穹,这一瞬间金色,红色,绿色,白色,黑色,五色交杂,映照得地面都是五彩斑斓。

    判官和判官的交手。

    如同改天换地,异象纷呈。明明阴森恐怖,鬼火连天,阴气四射,却隐隐带出一种煌煌之威。

    刷拉……又一片蛊虫疯狂噬咬着阴灵,再被对方燃烧的鬼火化为灰烬,村井贞胜站在阿修罗像前,深吸了一口气:“这就是天朝上国的判官啊……和日本地府的判官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轰!鬼火连绵,万虫狂奔,天穹上绚烂的银河,拉出织田信长脸上斑驳的影子。他出神地看着天空,许久才长长舒了口气:“或许,投靠他们也不错。”

    “一个完整的传承,数千年的传承,远比日本地府来得高贵……挑战一国冥府不是单枪匹马能做到的,我需要的……是一个强大的后盾!”

    阴灵和归天蛊的地狱,死亡的结界绽放天穹,僵持数分钟后,火焰云洞已经磅礴上千米,旋转着,碾压着,尖叫着朝着中央的虫王靠拢。

    “吱……吱!!”王虫扬天发出一声嘶鸣。那些正在和阴灵交织的归天蛊,赫然全身膨胀起来。如同一颗颗高悬的流星。疯狂颤动,周围天空都模糊了起来。就连相隔如此之远的秦夜,都感觉到一股震慑心灵的威能。

    紧接着,所有归天蛊同时炸开!

    大音希声,恐怖的冲击波横扫小半地府,让天地都好似崩塌,哪怕隔得这么远,秦夜也感觉到宛如地震一般的轰鸣。就在此刻,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所有人脑海:“都到手了吗?”

    “阿尔……”秦夜愕然道,但还不等他说完,阿尔萨斯急促的声音再次响起:“到手没有!到手立刻走!”

    “这只王虫已经到了判官高阶,距离府君也不过一步之遥,本宫拿不下它……该死……不管到手没有,十秒后立刻走!”

    秦夜皱起了眉,心有不甘地看了一眼地府。

    如此的广袤,如此的庞大,哪怕天空中判官激战,引起的波动也不过一隅之地而已。

    数千年的传承……还有多少散落在这无垠酆都?

    然而,就在阿尔萨斯话音刚落的刹那,鬼火云洞中爆发出一声震天嘶鸣,庞大的云洞竟然硬生生被爆炸冲开!化为道道冥火飘荡天穹。

    判官对判官,谁也奈何不了谁。

    “走!!”等不了了……阿尔萨斯双手一合,一声厉喝,庞大的鬼火云洞猛然朝着中央一合,一个数十米大的罗刹女鬼脸,赫然从云洞中冲出,嘶吼着咬向虫王。

    与此同时,所有人的身体如同被看不见的丝线拉扯,直接飞上半空,闪电一样朝着阿尔萨斯射去。

    瞬间掠过数千米。下一秒,王虫所在的位置,一团宛如核弹爆炸的赤红火光疯狂炸开,下方层峦叠嶂的冲击波淹没了小半天穹,王虫愤怒的尖叫响彻云端,这片火光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当一切烟消云散的时候,它赤红的眼睛立刻扫荡整个地府,却再也看不到对手的身影。

    “吱……吱!!”原地旋转了好几圈,它终于带着满心的不甘沉入湖泊。

    ……………………………………………………

    阿尔萨斯黑发拉着众人,在空中形成一道漆黑的流光,眼前一切都在飞快倒退,十几分钟后,众人再次回到了黄泉路上。

    秦夜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老地府一行惊险程度远超他预料。

    他深深看了一眼地平线上那个黑沉沉的庞大影子,轻叹一声:“可惜了……”

    “秦君。”忽然,织田信长的声音插入了:“当断则断。这里是归天蛊的主场,我们已经被发现,留下去毫无作用。一旦被包围,哪怕有阿落刹娑大人,我们也相当危险。而且……”

    他顿了顿,笑道道:“而且,或许我们的收获,比预想中更多。”

    秦夜愕然看了一眼织田信长,在外人面前,他的高冷范从来在线。目光从惊讶变为平静,当他开口时,却没有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而是幽幽道:“信长公,你是以什么身份说这句话?”

    村井贞胜猛然看向了织田信长。紧接着……退到了对方身后。以家臣的模样垂首矗立。

    阿尔萨斯同样扫了信长一眼,没有开口。

    织田信长目光很平静。非常平静,然而,此刻却第一次,对秦夜鞠了一躬,以一种君臣奏对的礼仪拱了拱手。还是说起了不相干的内容,缓缓抽出了自己的武士刀:“您可知道这把刀?”

    秦夜看了过去,这把刀显然是名刀,通体铮亮。而就在刀刃上,刻印着一朵菊花。

    “菊一文字。”信长轻轻划了一下:“日本战国名刀,在我死后,经过阴气千锤百炼,已经远超同阶无常的阴器。但就是这把刀,都无法斩破归天蛊的外壳。”

    不等众人反应,他笑道:“您注意到没有?”

    “所有归天蛊死后,阴气绽放,然而……外壳却留了下来。”

    “你是说……”阿尔萨斯眼睛一亮:“利用归天蛊的外壳作为甲胄?!”

    好新奇的想法!

    不是说老地府想不到,而是……老地府从没出现过这么多归天蛊!目前归天蛊的数量,足以武装一只阴兵大军!

    不,还剩余太多!

    地府十几万阴灵,能征兵一万就不错了,现在的归天蛊数目何止三十万!

    “不止如此。”这一次,织田信长还没开口,秦夜就平静地挥了挥手,目光扫过众人,笑了笑:“阿落刹娑,信长公的意思是……如果用这些甲胄武装我们的阴兵,再用这些阴兵扫荡归天蛊呢?”

    阿尔萨斯倒抽了一口凉气。

    好大的心……如果这样,他们能抢出更多传承!而且……

    练兵!

    地府新立,对马海峡一战吸引了太多目光,已经有封疆大吏坐不住了。宋武帝只是第一个而已,或者说,是坐不住的封疆大吏推出来的,最适合和地府摊牌的人。他们现在急需自己的武装力量!

    秦夜已经答应了年底的大朝会,如果让那些人看到地府无一兵一马,就算再忠心的封疆大吏,恐怕都会被影响到判断。

    只有精锐之师,才能告诉他们,老地府虽然不在了,你爸爸还是你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