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285章:交趾王
    这是一个瘦削的男子,带着白色的高帽,身穿白色长袍,黑发碧眼,口中犬牙交错。七窍中阴气四溢。此刻,对方正恨恨看向秦夜。

    这可是整个地府最核心的资料室。

    现在来到这里的,谁不是为了拿走地府资料?谁能想到秦夜忽然要打破乾坤袋?他情急之下本能地发出一声低呼,也正因为此,被对方抓了出来。

    四目相对,眼神中满是警惕,秦夜的眼睛也深深眯起,因为……对方赫然是无常官位!

    “给你一个机会,说说自己是谁,为什么在这里。是老地府的遗老遗少,还是……某位封疆大吏的麾下?”秦夜悠闲地拂过招魂幡:“否则你应该知道,正牌阴差面对非正式阴差是个什么结果。”

    对方捂着胸口正要开口,秦夜晃了晃手指:“别给我说你也是我同事之类的蠢话,老地府崩溃,只有本官才是正牌阴差。哪怕你曾经是,现在……”

    刷!招魂幡扬起,直指对方胸口:“你也不过是个无处可去的厉鬼罢了。同阶阴差对厉鬼什么结果,你应该很清楚。”

    沉默。

    男子死死盯着秦夜,一言不发,突然,他脚下升腾出漫天阴气,身形鬼魅一样爆退。秦夜目光一闪,身形如同闪电直冲入阴气之中,招魂幡兜头便砸。

    阴差对厉鬼,就是这么硬气!

    阴气中响彻无数摄人心魄的鬼哭,鬼火飘飞扰人耳目,但对他没有半分用处。轰然冲破阴气屏障,目光所及,对方身后已经伸出六只骸骨利爪,蜘蛛一样悬挂在空旷的大厅中,一边飞速倒退,一边正面秦夜,双手掐出一个古怪的印诀:“喝!!”

    四面八方的阴气猛然一沉,如同打开各大地狱,漫天鬼火飘散,一只只阴气凝聚的手捏着刀枪剑戟,疯狂朝着秦夜刺来。、

    果然是曾经的阴差……

    秦夜眼睛微眯,这绝对是阴司术法,但是……

    没用!

    卡啦啦啦!就在四面八方兵刃靠近秦夜一米之时,一层漆黑的护罩突兀出现体外,一片脆响中,所有兵刃化为阴气溃散。

    “官威?!”男子倒抽一口凉气,这一刻再也顾不得其他,掉头就走。但是他刚跑出三米,就停住了脚步。双手颤抖地举了起来。

    就在他身后,秦夜已经划破指尖,一滴血摇摇欲坠地停在招魂幡上。

    “果然是曾经的阴差。”他微笑着走了过去:“阴兵开刃的结果了解得这么清楚,而且还会老地府的术法……怎么称呼?”

    招魂幡顶在了男子后心上,对方抖了抖。终于认命地闭上眼睛,咬牙道:“……交趾王麾下阴羽……特别信使马六。”

    “交趾王?谁?”秦夜用力顶了顶招魂幡,马六愣了愣,愕然道:“你……不是正牌阴差吗?居然不知道交趾王的大名?”

    我特么知道需要问你吗?!

    秦夜用招魂幡顶了顶……擦,好硬的背,完全没有手感……

    “说。”

    马六深吸了一口气:“交趾王……高长恭大人。也叫……兰陵王。”

    哪怕秦夜早有心理准备,此刻也暗暗吞了口唾沫。

    兰陵王……居然是历史上北齐王朝的兰陵王,赫赫有名的鬼面将领,四大美男之一,居然被册封交趾!

    就算是他心情也忍不住激荡。宋武帝,兰陵王……华国到底有多少驻地?有多少名将等着自己去收集?

    “你为什么来这里?”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压下波动的心绪,他沉声问道。

    说了开头,接下来就没有那么困难。马六闭上眼睛,举着双手道:“按照道理,每五十年,所有封疆大吏,都必须前往酆都朝贡。但是交趾于上个五十年就没有得到诏令。封疆大吏无诏不得归国……兰陵王大人让我们前来看过,但是……那时阴气混乱至极,根本无人可以进入。直到前几天对马海峡忽然爆发生死簿的威压,大人才再次派出了阴羽。”

    秦夜点了点头:“而你过来就发现地府破灭的事实?同时动了地府传承的心思?但是运气却不太好,被本官发现了?是吗?”

    马六苦笑。

    何止运气不太好,本来自己在这里甄别有价值的传承,甄别得好好的,忽然你特么带着一大堆归天蛊冲了进来,楼都被弄塌了,这岂止是不太好?

    完全是霉运当空好吗!

    现场沉默了下来。

    秦夜在考虑怎么处置马六。然而就在此刻,轰的一声巨响,通天阁再次开始了倾斜。

    哗啦啦啦……秦夜和马六根本来不及反应,他们现在正处于倾斜的夹角。两旁全都是柜子堆成的山。而这一次,远处更多的柜子全部滑了过来。

    站在倾斜的世界,看着上方无数柜子跌落,简直如同山崩海啸,所幸,他们站的位置本就是通道中央。只见两方的柜子越堆越多,后方的资料柜多米诺骨牌一样轰轰轰砸向前方。须臾之间,

    竟然堆积了十几米高。

    这一次倾斜比之前更可怕,整个楼体带着一片震耳欲聋的轰鸣,两人站在中间动都不敢动。直到令人头皮发麻的倾斜地震终于停止,两人才发现不知何时已经靠在了一起,双方都是满头冷汗。

    除了几条通道,入目之处尽皆是柜山。而因为楼梯的倾斜,他们……其实是站在窗户之上。

    “这是阴沉木……”马六脸色铁青地开口:“别说无常,就算判官要打烂它们也得费点力气,是地府甲上级别木材……幸好我们站在通道这里,否则……”

    滋呀……还不等他说完,右方柜山顶部,一只资料柜摇摇欲坠,终于哗啦一声,如同巨石坠落山巅,轰轰轰朝着他们砸落下来。

    “握草……”秦夜一声怒骂,两人默契地分开,一方招魂幡顶在前方,另一方骨扇挡在身前。那只巨大的资料柜弹珠一样咚咚咚砸在两边柜山上,最后随着一声巨响,轰然冲破两人中央的窗户,直直坠落下去。

    咕嘟……两人喉结都齐齐动了动,额头一片冰冷。

    刷……一股冰冷的阴风吹了进来。就在两人中央,一个五六米大的孔洞刺眼地躺在那里。阴风一股股地灌进来。秦夜深吸了一口气,伸长脖子看了看,入目之处,起码距地面五十来米高,下方的街道房屋简直如同火柴盒大小。

    看着就让人头晕目眩。

    更可怕的是……这些街道房屋已经看不清原貌,一层蠕动的黑色披风覆盖在它们身上,那是数不尽的归天蛊,不知何时已经聚拢到通天阁旁,拼命吞噬着这栋大楼。如同白蚁围树。

    没有人说话,谁都在因刚才的幸运而心有余悸。

    就在死一样的安静中,一种卡啦啦的声音,响彻整栋大楼。那是楼体严重倾斜,大楼主要承重已经无法承受的声音。谁都能感觉到,每一秒钟,通天阁都更加倾斜一分。就像年迈的老人终于走完了最后的路,腰部即将断裂一样。

    当这份倾斜达到临界点,接下来就是坍塌和毁灭。

    “通天阁撑不住了。”秦夜深呼吸了一口道:“你帮我找出最重要的资料,本官饶你不死。”

    “你现在还有空杀我?”马六呼吸急促地看着秦夜,舔了舔嘴唇:“我可以帮你,但是事后一人一半!”

    秦夜目光闪烁了一下。

    高长恭……要反!

    阴羽中的特别信使,应该算是对方的亲卫之一,显然知道兰陵王的想法。但是,对方现在的要求,是一人一半。

    如果高长恭没有反意,属下阴羽绝对不会“心领神会”提出这种要求,不过……想想也很正常,这位主可是生前立功无数,然后因为君王猜忌硬生生被鸩杀。要没有强大的地府绝对镇不住他。

    “没关系……已经有了个宋武帝了……再来个高长恭也无所谓……我特么就不信了!个个封疆大吏都是反王!就没一个站在地府一边!”拼命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秦夜冷冷看着马六:“你信不信……本官现在就清理门户?”

    轰!!话音未落,已经不堪重负的通天阁终于断了腰,庞大的楼体轰然倒塌。无数石木烟尘滚滚而下,如同泥沙瀑布。也就在此刻,秦夜和马六同时出手!

    骸骨扇扬起,马六用尽全力一扇,十几颗燃着鬼火的骷髅头尖叫着飞出,直扑秦夜全身所有要害,也就在同时,他的身形猛然一踩,化为阴气冲天而起,直冲柜山顶部而去。

    还是同时,秦夜根本没管骷髅头,招魂幡舞做一道银龙,直砸马六腿部。

    轰然巨响,马六一声长啸,他欣喜地发现……秦夜砸歪了!

    本来,他是抱着废一只脚的心跳,但是此刻居然没有一点痛感!就在他忍不住仰天长啸的时候,忽然,啸声戛然而止,惊恐万分的瞳孔里,映照出上方摇摇欲坠的诸多柜子。

    那不是砸他的……他一瞬间就明白了秦夜的想法。

    那是……砸向资料柜的……

    砸塌柜山底部,上面的柜子全都会落下来,到时候……他会被直接砸到通天阁外,而外面……是数不尽的归天蛊海……

    “住手!!”马六亡魂大冒,已经尖叫了起来。猛然回头,祈求地看向秦夜。浑身都在发抖。

    “无常可以短距离低空飞行。”秦夜看都不看他,轻轻抚着招魂幡:“但是……面对甲上等级的阴沉木做成的柜子,恐怕蝴蝶都飞不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