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284章:资料室
    “嗯?”一片宽大的街道上,一具无头尸提着日本武士刀走在中央。胸口里冒出无数柳枝,四面八方已经躺下了近百只归天蛊的尸体。

    这些柳枝如同有灵性,从不接触归天蛊外壳,反而从对方嘴巴,关节等地方没入躯体,一旦被它缠上,所有归天蛊身形迅速干瘪,叫都叫不出一声来。所以,这条路上已经布满尸骸,但是一墙之隔的归天蛊群仍然毫无察觉。

    无头尸转过身体,胸腔中织田信长的头颅眯着眼睛看向远方:“这不是村井君的方向,那……就是秦君去的地方了……”

    “如此大的动静,难道是遇到了和我一样的阻碍吗?”

    他看了数秒,转过头,不徐不疾朝着前方走去,就在尽头,一片连绵殿宇静静坐落于此。纯黑色,门口左谛听右獬豸,无数鬼火飘荡,血红的灯笼在空中四处摇摆,宛若黑夜中的兰若寺。

    阴气浓郁地几乎成为实质,不时可以看到哀嚎的阴灵腾空而起,没入地府天际。

    从这条路的后半段,就再也没有一只归天蛊。织田信长血红的披风拖在地面,一直走到了大门前,才沙哑笑道:“出来吧……我知道你等我很久了。”

    没有回答。

    “何必伪装。”织田信长丢掉了武士刀,瞳孔中魂火闪烁不定:“你那种贪婪的臭味,简直刺鼻……是因为感觉吃了我,你能得到进化么?可惜啊……”

    话音未落,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大门之后,建筑顶端仿佛被巨人冲过,轰然炸起,一道阴气和烟尘组成的冲击波疯狂冲来,瞬间冲塌了整个大门。随着一声巨响,烟尘之中,一只足足有二十米大小的归天蛊,身侧一排血红的眼睛,令人毛骨悚然的口器中淌着腥臭的涎水,死死盯着织田信长。

    “可惜啊……”织田信长说了第二次,下一秒……他全身卡卡作响,每一个关节诡异地伸长,无数柳枝伸出体外,数秒之后,竟然形成了一个如同稻草人一样的三十多米巨人!

    “可惜……我也是这么想的……”庞大的头颅上,他舔了舔猩红的嘴唇,在归天蛊惊恐的眼神中,万道柳枝直插对方而去!

    “能和我第六天魔王成为一体,是你的运气!”

    …………………………………………………………………………

    “握草!!”秦夜一声怒骂,不就戳了你一下吗!你至于吗!

    脚下地动山摇。数千只归天蛊冲击何其恐怖,一楼大厅的支撑点瞬间被撞毁。根本容不得秦夜反应,招魂幡已经本能化为巨伞,将自己牢牢保护起来。

    卡拉……提心吊胆地躲在招魂幡下,忽然,他耳中听到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这一声仿佛是礼炮的第一声,紧接着,卡啦啦啦……接连不断的碎裂声连绵响起,还不等秦夜有心理准备,轰然巨响,整个通天阁生生塌了一层!

    哗啦!从外面看去,百多米高的大楼猛然矮了一头,地面上烟尘伴随阴气齐飞,形成一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扩散四面八方。

    如同八级地震,二楼,秦夜身形一歪,头咚一声撞到柱子上,无数桌椅花瓶盆栽顺着歪斜的弧度猛然滑过来,撞在挡在面前的招魂幡巨伞上,轰鸣不已。

    剧烈的晃动,秦夜只觉得眼冒金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震动停止的时候,他这才揉着脑袋,呲牙咧嘴地睁开了眼睛。

    石木结构的大楼已经呈40度倾斜,地面上一侧堆满了滑过来的各种器具。屏风,办公桌,笔墨纸砚应有尽有。秦夜吞了口唾沫,看向因为通天阁歪斜而变到头顶的第三层入口,差点一口老血没喷出来。

    这尼玛……忽然从是男人就上三十层变成了攀岩游戏啊……

    哦,不,再加上丧尸围城的因素……

    但是,根本没有时间感慨.一楼无数的啃食声如同春雨一样响起,沙沙沙……细密,细密到让人一身鸡皮。他深吸一口气,立刻化作阴气四处观察起来。

    “归天蛊没有上楼……这是不能感受到具体的位置,只能感受到大范围的阴气?”目光微动,他飞快拨开前方倒塌的桌椅,沉吟道:“所以,只能感觉到我在通天阁,却不能确定我在哪里?”

    “如果是这样,那就好办多了。但即便如此……它们的啃食速度有多快?通天阁还能支撑多久?”

    招魂幡一甩,前方大片桌椅荡开,露出一片镶嵌的告示牌,区域图三个字赫然在目。他立刻冲了过去。

    “一共三十层,二十八层为资料库,二十九层为档案库……三十层是会议室。”手指一点点划过区域牌,数秒后,他抬起头来,深深看了下方一眼:“那……剩下的就是和这些白蚁抢时间了。”

    话音刚落,他化为一片阴风,直冲二十八层而去。

    哪怕通天阁再倾斜,也挡不住一位无常的脚步,十层,十五层,二十层……不过八分钟,他已经冲过二十七层拐角,眼前豁然开朗。

    一闪十米之大的门出

    现眼前,哪怕已经倾斜了四十度,还是能清晰看到墙壁上一道道符印的痕迹。门通体刻绘着两位阎罗王的雕塑,哪怕是破灭的现在,一种森严感也油然而生。就在门正中央,一把谛听兽头大锁,足足半米大,高悬其上。

    一步踏前,然而就在秦夜手刚碰到锁的时候,当啷一声,锁应声而落。

    卡啦啦啦……巨大的石门轰然打开,里面一片黑暗。秦夜深呼吸了一口,身化阴风正要冲进去,却忽然愣了愣,倒退回了门口。凝重地看着那把锁。

    这是一把古式挂锁。

    谛听头,两耳之间一道横梁。横梁为一种黑沉沉的金属制成。然而……现在横梁却被抽了出来。

    哪怕现在已经可以用争分夺秒来形容,秦夜仍然慢了下来。他的手轻轻拂过锁,目光深深地看着横梁。

    “这不是归天蛊所为。”他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目光如同狐狸一样扫过里面黑沉沉的空间:“如果是归天蛊,这扇门恐怕都被吞干净了。”

    “这是智慧生物的打开方式……这把锁,是对方的警钟,虚挂门口,碰到就会落下,而落下的声音……足以提醒对方,有人来了?”

    轰……就在此刻,石门完全打开,黑暗伴随阴风狂吹而出,里面影影绰绰的影子,仿佛一块块凝望他的墓碑。

    秦夜眯起了眼睛。

    有不知道是人是鬼,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抢先一步来到了这里,并且……不知道有没有离开。

    沙……他轻轻走了进去,他的瞳孔化为黑白二色,目光所及,房间内一片清晰。

    满地银色袋子!

    因为通天阁的倾斜,这里面原本放着的一排排资料柜全部倒向一边,本来该靠在墙壁上,此刻全部倒在原本的窗户那面墙壁的位置。所有柜子口几乎都因为震动而被打开了。柜口上那些兽头环锁此刻早已失去了效用,里面的袋子洒得到处都是。

    “这些就是乾坤袋?”秦夜心头火热,神智却异常冷静,这个房间极大,占据整整一层,柜子多的数不胜数。这些都是地府数千年积累的宝贵资料,同时……如此凌乱的场景,也成为藏身的最好地点。

    一片静谧。

    没有攻击,没有人影,只有他踩在木质地板上的滋呀声。安静得就像停尸房,呼吸都听不到。但秦夜却总觉得,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看着自己。好似一转过身,自己的影子就会站起来一样。

    对方压抑了自己的呼吸,屏住了自己的杀意,几乎感觉不到……不,是确实感觉不到。但秦夜就是有这种直觉。

    他从来都相信直觉。

    静静走到原本的窗户位置,因为通天阁突然的倾斜,所有柜子全部倒向这边,形成了一片片巨大的柜山。而柜山和窗户,墙壁的夹角处,全都是乾坤袋。

    保持着百分百的警惕,弯腰,拿起一个袋子,就在刚触碰到的时候。他突兀站起身,淡淡道:“出来吧,我已经发现你了。”

    没有任何声息。

    秦夜沉默地站了一会儿,再次弯下腰,这次拿起了乾坤袋。

    就在接触的瞬间,他感觉一丝阴气在自己体内游荡了一圈,是从乾坤袋上发出,速度极快。手中的袋子仿佛有生命一样跳了跳,随即马上平息下来。

    “有趣。”他微微一笑,随后猛然将袋子抛起,手中招魂幡用尽全力打了过去。

    “你……”黑暗中,突兀响起一个震撼的声音,然而对方马上发觉了什么,立刻闭上了嘴。与此同时,秦夜的招魂幡停在袋子外一厘米处。

    他笑了。

    下一秒,阴气激荡,招魂幡上符箓尽皆脱落,在虚空中化作黑白曲线,暴雨梨花一般打向出声的地方。

    当当当!符箓尽数没入木柜之中,这些木柜不知道何物所制,无常级别的阴器竟然切割不透。也在同时,木柜之后骤然炸开团团阴气,一道身影处于虚与实之间,随风冲向大门。

    “想跑?”秦夜冷笑一声,所有符箓瞬间从柜子上脱离,化为一道黑白锁链,风驰电掣一般冲向人影。

    对方快,他更快!只听哗啦啦一片声响,准确命中对方腰部。随着秦夜用力一拉,对方前冲的身形猛然一滞,倒飞而回。下一秒,秦夜一把抓住招魂幡,在空中响彻道道鬼哭,迎头砸下。

    轰!一声巨响,招魂幡落下之处,一把白骨扇突兀展开,硬生生挡住了这一击,但是对方明显不是秦夜的对手,一声闷哼,倒飞出数米开外,竟然被打破了虚实之间的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