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260章:雷神.千鸟(二)
    船舱底部。

    庆栾和夺金全力操纵着月夜见阵法。肉眼可见,他们四周的船舱已经疯狂渗入海水。每时每刻都有数不尽的阴灵冲入。然而,在布满船舱的月夜见法阵之下,迅速化为道道阴气。

    但是他们很清楚,这绝非长久之计!

    现在来的还只是些小虾米,真正厉害的大名一个都没出现。然而这里的一幕迟早都会传到猿夜叉耳中,几十分钟后……不,或许现在,已经有其他大名赶向这里了。

    “他还有多久?”夺金双手结印,额头上已经出现些微汗珠,操纵月夜见法阵,对真气消耗太大了。他已经灭掉不知道多少波阴灵,然而,这里的阴灵越来越多,海水已经齐膝深了。

    天狗军,护院僧兵已经赶到。但这还不够。还不够掩护他们离开对马海峡。现在之所以没走,是因为他们明白,现在谁离开,都会受到其他大名的阻截。没有织田信长的两千五百人马搅乱战局,这个对马海峡……就是一个海上坟场!

    快……更快一些!最好在猿夜叉反应过来之前,打开封印,趁乱离开对马海峡,否则……面对着几十位无常,他们有死无生!

    “应该快了。”明世隐也凝重无比,深深看着盘坐在中心,下半身已经泡在海水中的秦夜。此刻,他座下已经弥漫出无数阴气,距离打开织田信长的封印恐怕最多半小时。

    “您不能阻拦这些阴灵吗?”庆栾也咬牙道。

    明世隐有苦说不出。

    他是藏着包天子的一道威压,然而,这绝非是什么无限使用的东西。而是一次性用品。是它的压箱底杀招。包天子人都不在了,就算再多的威压,经过这百年,还剩多少?

    当然,以包天子阎罗之威,一口气灭杀现场所有阴差绝非玩笑。但是……它当年可是凭着这道威压躲过了地府大爆发啊!

    那时候就消耗了不少,尤其现在……猿夜叉军中很可能有人握着生死簿。不知道是谁……就像当年孙坚夺得玉玺那样,这种东西根本不会让外人知道。然而,如果它贸然放出包天子的威压,对方一旦祭出生死簿……它这道残存的威压根本没信心压过地府神器。

    最后的底牌一旦用尽,等待他们的……将是数十位无常,数千阴兵无休无止的追杀!

    进退两难,它都没想到,这里竟然会发现生死簿的踪影。

    “我的威力有一些使用条件……”它咬了咬牙,看着四面八方裂口中再次弥漫起来的阴气,恨声道:“现在不是使用的时候……你们保护好他,封印打不开,这次……我们最多只能自己离开!”

    “该死!”夺金骂了一句。明世隐装作没有听到,实际上,一道道阴气已经海啸一样汇聚进入他体内,漆黑的镜面中心,一点宛若宇宙新生的白色光点,正若隐若现地旋转着。

    无论如何……都要把秦夜带回去。这道威压是最差的情况下,杀出一条血路的最后本钱,绝不会用在现在。

    喀喀喀……还不等他们想完,四面八方的钉子倏然撤去,海水猛灌了进来。在那些人头大小,密如蜂巢的漏洞中。无数的阴灵正扭曲着往里钻来。

    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夺金深吸了一口气,月夜见再次运转。同时,庆栾双手一挥,一道道经文从袖中飞出,再次堵上那些漏洞。

    “我坚持不了多久!”庆栾回头大喝道:“阴气太浓了,侵蚀速度最多五分钟!五分钟后,经文将再次崩溃,你……”

    话音未落,他忽然顿住了。

    不止是他,夺金也倒抽了一口凉气。就连明世隐都猛然转动镜面,拼命看向四周。

    来了……来了!

    三道无常级别的阴气,正毫不掩饰地直冲过来!丝毫不比九鬼嘉隆弱!和刚才探查这里的阴灵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曜变天目碗的存在,就像黑夜中的灯塔。相隔上百海里的猿夜叉只能感觉它的存在,但一旦贴近游轮,就能清晰感觉道,它在哪里。

    明世隐一言不发,这两位无常看不到船外的情况,但它能看到。就在外面……整个海下都沸腾起来。数百上千的鬼火,围绕这中央三团巨大的阴气,直冲游轮底部船舱!

    咕嘟咕嘟……无数气泡围绕中央,阴气排山倒海,刚刚还前赴后继往里冲的阴灵刹那间齐齐爆发出一声尖叫,随后顷刻间消失无踪。

    就像……老虎下山,万兽退避那样。

    “强……很强!甚至……不论地利,还在八幡海贼之上!这……绝对是日本战国中赫赫有名的一流大名!”

    轰轰轰!还不等它想完,无穷无尽的阴气带着漫天鬼哭之声猛然灌了进来,本该是海水的漏洞,却轰然化作鬼火。刹那之间,这艘船底部船舱中一片碧绿,嘶吼声,尖叫声,哭嚎声,声声入耳。

    “滋……”“啊——”“噢……”普通人在这里,早就已经吓得魂飞魄散。数不尽的厉鬼哭嚎陡然响彻船舱,万千鬼影在鬼火照耀下群魔乱舞于舱壁,就在这地狱一般的奇景中,电灯啪啪啪全部熄灭。

    滴答……黑暗之中,只有月夜见绽放出道道皎洁的光辉。突如其来的光暗交替,让人眼前一黑。也就在这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深邃压抑中,两人一镜都听到了一个轻微的声音。

    沙……

    那是……利刃出鞘的声音。

    他们……已经到了!

    时间仿佛在这一秒凝固,庆栾和夺金屏住呼吸,就连心跳都减弱了不少。黑暗里人的五感仿佛变得无比敏锐,那丝丝生寒的杀意,让他们皮肤都变得冰冷。

    就在此刻!

    一道雪亮的光华亮起黑暗,兔起鹘落,这一刀竟然直接穿过月夜见法阵,斩向夺金头颅!

    “喝!!”夺金一声怒吼,双手早就掐死的法印立刻爆发,体外金光闪耀,一尊若隐若现的佛陀虚影瞬间附体。然而下一个瞬间,刀光一闪而过,他还来不及倒抽一口凉气,生死之间的本能让他猛然一偏头。紧接着,血光冲天而起!

    “真是美味的气息……”一个淡淡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虽然同为无常,但……就凭你,也敢拦在我等面前?”

    根本来不及回答,夺金脸上已经出现了一道可怖的伤痕,道道阴气从中飘飞。若不是他刚才反应快到极致,现在头颅都飞了。

    里高野秘宝月夜见,居然没有防住这一刀。

    而直到此刻,他体外的金色虚影才轰然破碎。

    他倒抽一口凉气,立刻和庆栾背靠背,嘴唇都在颤抖,难以置信地摸着脸颊的伤痕。太快了……对方的刀居然快刀了这种程度,竟然术法都反应不过来。

    “拔刀术?”庆栾狠狠吞了口唾沫,冷汗一滴滴落下:“会拔刀术的大名……整个战国都没几个,这一刀堪称宗师,你是……”

    轰!!仿佛为了回应他的疑问,黑暗中点点鬼火萦绕船舱,绝美如夏夜萤火虫,压抑如冬日冰窟。它们旋转着,飞舞着,猛然朝着中央一合。一个全身穿着红色大铠,表面燃烧着无数鬼火的身影,睁开猩红色的厉鬼之瞳,从中缓缓踏出。

    红色盔甲很精致,他腰间别着一把武士刀。和其他2-3尺武士刀不同的是,这把武士刀足足有五尺长。

    “活人的味道……真是美味……”他张开双臂,仿佛拥抱这个黑暗的世界,喃喃道。

    就在看清这道身影的同时,庆栾和夺金齐齐爆发出一声惊呼,居然直接暴退数十米,背靠船舱,这才让自己的情绪稍微平稳下来。

    “你好像认识我。”血红的鬼火看向两人,缓缓拔出刀,铠甲手指轻轻擦拭:“那,你认识它吗?”

    咕咚……两人都吞了一口唾沫。

    怎么可能不认识……

    刀快若雷,刀迅若影。被雷劈而不死,亦为战国三大战神之一。

    五尺长刀,名为千鸟。劈开雷电。

    其名……雷神.立花道雪.

    “雪公的名字传遍天下,当然无人不识.”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黑暗中,一个全身赤色火焰的大铠徐徐走出,手中长枪拖在地面,上面不知道沾染了多少血迹.就连枪尖都是一片黑红.

    然而,两人看到这个人的身影,更是一片冰冷.

    二十一岁就统御武田赤备队的天才,血染盔甲而被成为赤鬼的存在,井伊直政!

    这次……来的居然是它们吗?

    哪怕是庆栾和夺金再有信心,看到这些历史名人所化的厉鬼之时,也忍不住心中冰凉.

    “准备好了吗?”就在此刻,最后一道影子也从黑暗中走出,轻摇扇子,穿着黑色羽织,内着白色和服。看起来根本不像战士。

    只有它,眼中是白色鬼火,然而身上的无常阴气根本做不得假.厉鬼死后实力和身前战绩有莫大关系,但凡能成为无常的,绝非易于之辈.

    羽织男子苍白鬼瞳毫无感情地扫了两人一眼:“准备好了……那就上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