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255章:阴与阳(一)
    存稿箱发布……还是一更~

    …………………………………………

    船顶。无人开口。

    海风带来凛冽的寒意,还有咸腥的潮意,漆黑的夜空,星星不知何时冒了出来,惨淡的星光带着一种死寂的银白色洒满海面。没有带来和宁平静,反而……感觉一种无形的肃杀。

    “好恐怖的邪念……”一位外国修炼者深吸了一口气:“终我一生,这恐怕是我看到过最可怕的阴气……”

    在他们眼中,对面打开了一道恐怖的裂隙,无穷的冤魂呼喊着,哭嚎着,沸腾着,在海面上翻涌不已。

    活的地狱。

    黑夜中渗透着一种抓死心脏的压抑。他正要收回目光,让加快的心脏缓一缓,忽然,他愣了愣,愕然看向海的尽头。

    不只是他,几乎所有修炼者都看了过去。因为,此刻虚空中,忽然出现了一种轻柔的哗哗之声。

    拘魂们非常清楚,海面上,这种声音带来的不是柔和,而是……致命!

    就在他们惊恐的目光中,海平面的尽头,开始缓缓起伏起来。起初很小,然而三分钟后,越来越高,越来越大!十分钟后……竟然远高出海平面数米,而且……正朝着游轮而来

    “这是……”一位修炼者终于倒抽了一口凉气,颤声道:“这是……海啸?海啸!!!”

    已经不用他说了。

    轰隆隆……海啸一旦起势,势头只会越来越高,越来越快!

    高度:五米,十米,二十米……二十五米!

    距离游轮:五千米,四千米,三千米……两千米!

    千米禁区!

    “咕嘟……”一位修炼者狠狠吞了口唾沫,千米之内,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竟然是波澜壮阔的五十米海啸!

    肉眼可见,他们前方立起了一片海水的堤坝,巨大的声音让天穹都在震荡,磅礴的呼啸让海面都在沸腾。庞大的游轮远隔千米就好似暴风雨中的落叶一样颠簸起来。而且……随着海啸每一秒靠近,颠簸越来越大,最后,随着海面的疯狂起伏上下猛烈摇摆,仿佛下一秒就会被拍成齑粉。

    “我的……天……”船舱卧室中,无数躲在在保镖的陪同下的富豪捂着嘴差点惊呼出声。这一幕太过窒息了。

    直面如山海啸,才能感觉人之渺小。

    正对大自然的伟力,才能体会天地之壮阔。

    目光所及,没有天,没有地,没有尽头,只有越来越高大,让人越来越窒息的海水之墙。

    五百米……四百七十米……四百六十米……巨浪横空。面对着这非人的画面,所有修炼者都倒抽了一口凉气。然而,还不等他们转动真气,海啸之中,忽然出现了……一双碧绿的鬼火。

    它是如此巨大,宛若海洋中的星辰。就在海啸中,隔着薄薄一层海水,直勾勾地凝望着他们。

    西野未央躲在卧室中,捂着嘴倒退了好几步,轻轻摇着头,眼前这一幕,让她汗毛倒竖,魂不附体。

    海中……有东西……

    “神は上にいます……”她颤声祈祷,闭上了眼睛。

    轰隆隆!!

    初

    闻万马声,渐觉似长城。远自三山起,高连两岸平。人,船,在这恐怖的自然伟力之下,已经如同蝼蚁,然而,就在这蝼蚁一样的游轮上,忽然爆发起一点金光。

    “各位……还等什么!”游轮之顶,面对着这震撼恐怖的一幕,两位印度僧侣齐声喝到:“孔雀王!”“天蛇王。”

    他们全都蒙着脸,穿着一身土黄色长袍。外表毫不起眼,然而,胸口上,全带着一只金色眼睛的徽记。

    鹿野苑,印度四大佛教圣地之一的核心弟子。

    “明王大法/印!”

    刹那之间,一百零八面金光屏风,将整艘船完全围死,连起来看,是蛇缠孔雀图。

    这是印度教两大至高天神,孔雀明王和天蛇明王。它们翻滚着,咆哮着,竟然在惊天海啸中将已经差点被抛起来的邮轮稳了一稳。

    “各位……”船顶之上,两位拘魂衣袍轰然飞扬,斗篷直接被吹飞,露出下面僧侣袍服,三百米远,海啸的前奏已经如同暴风骤雨,磅礴的阴气夹杂在浪头腥咸的海水雨点中扑面而至。僧侣浑身瞬间湿透,衣衫笔直后飞。然而双手死死合十,目光发红的咬牙怒吼道:“帮!手!啊!!”

    此刻,海啸距离游轮只剩三百米!

    卡拉卡拉……海潮未至,金光屏风上已经卡拉作响,无数梵文凭空而生,化为白色莲花飘散。金光再盛,面对这自然伟力,也不过沧海一粟。更可怕的是,他们清楚听到了……海啸中压抑的吞咽声。

    那是强压着对血食的渴望,吞咽唾沫的声音。

    有鬼……

    漆黑的夜,磅礴的海啸,无数厉鬼潜藏其中。正对着什么东西虎视眈眈。

    噗嗤!随着这句话出来,他们七窍都流出了鲜血,然而就在同时,一声轻喝,一朵青莲飘然飞出。

    “正一道,金丹化气。”声音不大,却在雷霆一样的暴风雨中清晰可闻。下一秒,莲中生莲,莲中再生莲,一化二,二化三,三分万物,瞬间,一片莲海开放屏风之前。

    “桃木生风。”就在莲海还没有开完的同时,又是一声轻喝,一株真气桃树无端生出海面,枝枝相连,叶花相生。紧贴着莲花,形成一片桃木屏障。

    仿佛第一声礼炮,就在他们之后,数十道术法轰然爆发!将树叶一样颠簸的邮轮映照地如同宝石。一片古老的残经出现,飞舞入空中,须臾之间形成一片经文的锁链,将游轮完全包围起来。又一枚金色的十字架升入空中,在游轮上烙印下无数英文。

    卡啦啦啦啦……疾风骤雨,就是死神的前奏,海啸浪头距离他们已经不足两百米!手持莲花的老者死死咬着牙,双手猛然一合:“合!!”

    与此同时,一位批头散发的老妪,神色狰狞,用尽力气怒吼道:“合!!”

    “合……”“合!”“给我合!”

    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文字,相同的意思,这一刻,在暴风雨中形成同一个音符。随着真气完全爆发,所有术法绽放出璀璨光华,整艘游轮之外光芒流转,须臾之间,已经形成一圈金色的,蛋壳一样的屏障,数不尽的不同文字,在上方飘然萦绕。

    三十多拘魂全力以赴,共扛这只无名厉鬼。

    咚咚!

    没有人再开口,甚至没有人撤销术法的手印。所有人掐着法诀,目光死死盯着前方,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

    十米!

    船已经完全被扬了起来,巨浪在前方形成浩瀚的阴影。随后,疯狂砸下!

    就在此刻,时间仿佛凝固了。

    所有修炼者目疵欲裂地看着前方,就在此刻,海啸之中,海浪之内,那两盏巨大的鬼火之瞳。忽然之间炸开了。

    一道道漆黑的身影在巨浪中飞快游走,那不是什么巨大的鬼火之瞳,而是无数细小的鬼火聚集到一起形成的。

    那是一具具骸骨。

    穿着日本古式神社服,带着高高的帽子,明明只剩下骨头,头上长长的头发却丝毫未损。而就在他们看过去的时候,成百上千的骸骨,眼中燃烧着碧绿鬼火,也……齐齐转过头,隔着一片海幕,直勾勾地看着他们。

    这一刻,与死亡凝望。

    骸骨在笑。

    轰!!!

    下一秒,不知道多少吨的海水直接压下,世界都在这一刻失去了声音。

    修炼者们只感觉耳边一阵嗡鸣,然后,什么都听不到了。

    在这仿佛无声的世界中,他们看到自己飞离了船体,以一种根本无法想象的姿势。周围的结界层层破裂,速度之快,他们只能看到虚空中布满一道道裂痕。

    随后,什么都听不到了。剧烈的眩晕仿佛世界毁灭。自然之伟力一瞬间清空所有,回归死亡。

    …………………………………………

    卡啦啦啦……一片寺庙之中,世界在轻微颤动。黑色的天空泛出一丝血红。而空气中,竟然浮动着一股轻微的燃烧味道。

    “你最好快一些。”织田信长全副武装地骑在马上,武士刀有些焦躁地拖在地面,沙哑开口。

    两千五百母衣众围在本能寺门口,完全阴差化的秦夜半蹲在中央,一只手放在地面,白发飞扬,已经满头冷汗。

    诡异的是,他没入地面的那只手竟然好像接触到了湖水,一圈圈金色的波纹在手边扩散,无数的梵文升腾而起。

    这些波纹越来越大,有往整个本能寺扩散的趋势。一旦消除去所有封印,这位第六天魔王就能重现人间。

    “你以为我不想吗?”秦夜咬牙道:“封印你的人实力很强,这是判官给我的解封方法……这是怎么回事?”

    他抬起头看向四周的震动,织田信长眯着眼睛道:“看样子,猿夜叉已经等不及了啊……”

    “小子,你真的快一点。我敢保证,他到现在还没有出动真正的大名队伍,最开始的接触一般都是警告,等警告结束……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地狱。”

    “或许在你们华国看来,日本的战国不过如此。但即便如此,有几只军队也是赫赫有名。我敢打赌,面对我,猿夜叉一定带上了他们,如果你不尽快,就等着给一船人收尸吧。”

    秦夜顿了顿:“他敢不顾阴德?”

    织田信长呵呵冷笑了一声:“当一个人心存死志,而且是杀了我马上就死也无所谓。那么……他还顾忌什么阴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