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251章:河童
    啊啊啊!!!三更感觉快累死了,上了年纪的人果然不该折磨自己,求月票~~

    ………………………………………………

    死寂。

    高木翔鹰闭着眼睛,眼皮颤抖。心都在滴血。

    卖了这么多珍品,仍然没有夺回曜变天目碗。

    其他几位日本顶尖富豪,捂着胸口,有的揉着眉心,有的双手摁着太阳穴,叹气之声不绝于耳。

    想要啊……如何能不想?简直做梦都在想!!

    当佳德公布曜变天目碗拍卖的时候,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为了这一天,他们筹备了太多,放弃了好几个投资,有的还卖掉了自己的藏品。身上全都是揣着近二十亿来到这里。谁知道……所有人出手,居然国宝都没有落在日本!

    “日本之憾……日本之憾啊!”藤本博文兴味阑珊地推开要扶他的助理,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长叹着走了出去。

    西野未央是一位老妪,却相当有气质。但此刻,她的气质近乎无存。

    她打开了一把折扇,却挡在自己面前,肩膀轻微抽动着,竟然是……失望而泣。

    代表日本历史的名、器,日本历史上最著名的转折点见证者,这件无声证物,竟然不在日本人手中。这简直是天大的耻辱,泼天的遗憾!

    “恭喜您。”十秒后,她才在助理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眼睛都有些发红。诚恳地鞠了一躬:“请务必保管好它。”

    哪怕是早知道这一切的岩崎恭弥,此刻也无声苦笑。落寞地看着天花板。

    这种感觉,就和华国人参加拍卖,却看到了秦始皇遗失几千年的玉玺出现在名单上一样。

    一位位日本顶级富豪离去,毫不掩饰自己的颓然。刹那间,现场竟然走了接近四分之一。而直到此刻,剩下的人才轻轻鼓起掌来。

    无论如何,历史上几个最高,这场拍卖会是跑不掉了。

    三十亿的大额交易,还是值得鼓鼓掌的。

    “好……”白亦山深呼吸了几口,才说:“请问21号先生,要现场查验吗?如果需要,请和褚大掌柜交接。然后后台会有服务人员帮助您划账。下面,我们接着进行拍卖。好东西可不止这一件!”

    秦夜站了起来。朝着褚大掌柜走了过去。同时,贺茂小太郎,岩崎恭弥也占了起来。

    终于结束了……

    秦夜心中感觉一种难言的疲惫,从宝安,到东海,到海上,一路千里,一路向东。自己穿插于各种势力之间,躲避了织田信长,阴阳师,猿夜叉的危机,终于……它落到了自己手里。

    “检验吧。”他的拍品也在这次拍卖会上,但已经没有功夫去关注了。三十亿都砸出去了,经历过刚才那番惊涛骇浪之后,自己一亿多的藏品,现在实在引不起注意。

    “好。还有……请允许我表达歉意。”褚大掌柜深深鞠了一躬:“各位,请随我来。”

    ………………………………………………………………

    “呵……”西野未央穿的是一身和服。此刻,正和四位助理一起,踏上第三层,来到游轮顶部的船顶上。

    她已经七十二了。然而整个人的气质,看起来只有五十岁。她的和服是今天特意穿的,用她的话来说,这就是战袍。

    为了夺回日本历史的战袍。

    然而,这件战袍并没有给她庇护。

    她缓缓走到一座沙发上靠了下来,一言不发地看着无垠大海。这一瞬间,她忽然觉得漆黑的夜,乌蓝的海,就像她的心情一样差。

    轻摇扇子,不用开口,就有人端过了茶来。

    “小姐,还请宽心。这次的对手实在太强力了。”端茶的保镖斟酌着语气,小心道:“就算索尼那位出手,也没有抢下来。这不是您的错。”

    “是啊,不是我的错。”西野未央终于开口了。画得极好的妆容一丝不苟,居然微微一笑:“只是……不甘心啊……”

    她看着漆黑的海面,喃喃道:“曜变天目碗,历史价值太高了。我一直很欣赏织田信长,他是整个亚洲都少见的政治家,军事家。天下布武的理念何等壮阔。但是,谁想到本能寺的一把大火烧干净了一切。”

    “曜变天目碗,代表的是英雄末路。代表的是日本的历史转折。堪比华国秦朝的建立。这样的东西……”

    她声音有些哽咽:“我辈无能,居然让它漂泊国外。不过……等着吧。总有一天,我要从这位先生手上买下它!”

    没有人再开口了。

    谁都看得出来,这位大小姐需要放松一下心情。西野未央也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海天一色,心情渐渐舒缓下来。

    但就在这时,她忽然皱了皱眉:“咦?”

    “大小姐,有何吩咐?”保镖立刻知情识趣地问道。

    西野未央没开口,数秒后勾了勾手指,顿时,一副眼镜放在了她的手中。

    她马上带好,仔细看了看。三秒后,她猛然站了起来,眼睛死死盯着不远处。

    怎么了?

    保镖也愣住了。马上看了过去。

    他们的视力极佳,正因为如此,他们看到了……让他们根本不敢相信的一幕!

    海洋里,数十上百的龟壳,正围绕在游轮周围!

    这些龟壳排列得整整齐齐,将整艘游轮都包围了起来。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过,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太诡异了……广袤的海洋本就是恐惧的根源,此情此景,简直让人汗毛倒竖!

    “等等……”西野未央忽然不敢相信地抬起手,毫不掩饰自己的震撼:“你们听……”

    没有人说话,全都竖起了耳朵。就在这一片静谧中,一种“卡拉……卡拉”的声音,悄然响起。

    好像……有什么东西拉紧了缆绳,绷得笔直一样。

    “这是……船锚。”一位保镖反应了过来,倒抽一口凉气:“有东西……在拉船锚……”

    西野未央浑身一颤,漆黑的大海,周围一片空旷,天海相连,人在其中就仿佛孤独的海岛。而现在……这片海岛,有什么东西……在深海下面拉?

    不……关键不是这里。船锚是精钢所制,能把船锚拉出这种绷得笔直的卡卡声,这……是什么样的怪物?

    海怪!

    这两个让人闻之变色的字,迅速冲上了每个人的脑海。呼吸开始急促。西野未央立刻低声道:“船锚在哪里,马上带我去!”

    “大小姐,要不要立刻通知……”

    “不!”西野未央马上打断了对方:“贸然通知只会让事态复杂,先去看看出了什么事。你们的枪呢?”

    立刻,枪握在了保镖手中。一行人飞快朝着船的另一边跑去。肉眼可见,一根铁锚没入船体,而另一头……居然被拉的笔直!

    真的有东西!

    所有保镖只感觉冷汗淋漓,夜晚的深海,有什么东西在拉着这艘船!

    “小……小姐……”忽然,一位保镖颤声开口了,手抖得如同中风,指着一个地方:“您……您看……”

    西野未央抬头看了一眼,皱眉道:“海岛?”

    海的尽头,有一个非常小的影子。

    话音未落,她忽然打了个寒颤。

    海岛……刚才……是没有海岛的!

    这艘船……在移动!而且速度极快!并且……仿佛隔绝了阻力,甚至听不到船破水的声音!

    一定出事了……一定出大事了!

    “立刻去船长室!马上!!”她毫不犹豫带着所有人,直冲一层的船长室而去。刚推开门,保镖就问道:“船长!你开船了吗?这到底怎么回事!?”

    没有反应。

    船长就这么坐在椅子前,背对着他,一言不发。

    西野未央眼中精光闪过,对着保镖偏了偏头。一位保镖一咬牙冲了上去,抓着对方椅子一转。

    “这……这是!!”“怎么可能……这、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太可怕了……太残忍了……这艘船……是鬼船吗?”

    船长仍然是那个装束。

    但是……没有脸。

    他的整张脸,已经被抠去了。从额头到下颌,只剩下一个血肉模糊的大洞!

    船长……早已经死了。

    在不知道什么时间。被谁。

    西野未央倒抽了一口凉气,然而就在此刻,门,忽然咚的一声关上了。

    所有人本能地回过头去,枪全部举了起来。然后,他们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一只怪物。

    全身都笼罩在黑气之中。有着乌龟一样的身体,却有修长的四肢。头骨光滑如镜,周围长出一圈毛发,浑身湿漉漉,张开的血盆大口中,利齿交错。三只金色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们,猩红的舌头贪婪地舔着自己的嘴唇。

    河童……

    这些保镖都是日本人,包括西野未央自己,他们马上就认出来了,这是……传说中的河童。

    “河童……是在和水边淹死的人灵魂幻化而成……但……这是大海啊……”西野未央惊魂未定地喃喃道。随即,她脑海中灵光一闪,浑身都颤抖起来。

    那些龟壳……

    那些布满船周围的龟壳……

    她忽然明白了,是什么拉着船走,那些布满船周围的龟壳,到底是什么!

    水中怨魂,河童,他们竟然被成百上千的河童死死包围在空无一人的大海!

    到底……这是从哪里来的?

    这种怪物……居然真的存在?

    是它杀了船长?为什么?对了……难道是……不让船长开船?那……它要带我们去哪里?

    “滋!!!!”就在此刻,河童张开了大嘴,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滋……滋!整艘游轮周围,尖叫声如同和应,此起彼伏,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让人鸡皮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