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249章:国宝拍卖(一)
    “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穿上一身帅气西装……”秦夜一边哼着荒腔走板的调子,一边在镜子前仔细打理着头发。旁边还放了一大堆润肤水,面膜,xx霜等物。

    明世隐实在看不过去了:“你说你一个男人弄这么娘干嘛?难怪小阿一直说你是弱受。”

    “这叫精致。”秦夜正了正领带,对着镜子看了一圈,哎呦~~简直帅得自己都合不拢腿……

    “你还有心情精致?”明世隐实在无法想象未来阎罗桌子上一大堆护肤品的模样,强硬打岔:“有空精致还不如想想等会儿怎么在群狼环伺之下夺下曜变天目碗吧?”

    秦夜正在涂护肤品的手顿了顿,随后一边抹着一边道:“有了规矩,就按照规矩做。三十亿的账户,只要到手,再没什么幺蛾子。你急什么。”

    明世隐一动不动看着秦夜,秦夜干脆抓过来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忙:同行十二年,不知阎罗是……什么玩意儿!

    重来一次……正确的画面应该是这样的……

    “别用你肮脏的面孔玷污了本镜纯洁的躯体!”明世隐生理性厌恶地摆脱了秦夜的手,随后又好奇地贴了上来:“哎,说真的,你真的不想弄死褚大掌柜?”

    “所以说,你永远只能当包大人的梳妆台。按照道理,你跟了他几百上千年,早该混个封疆大吏当当了。怎么不考虑考虑自己的原因?”秦夜双手从两鬓擦过,很满意自己的造型:“嘴臭暂且不提。但你有没有仔细观察过人类?”

    不等明世隐开口,他继续说道:“人啊……是一种很奇怪,也很有趣的生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做事。并且全力以赴,拘这种人的魂,我一般不会亲自动手……记录一下,以后要考。”

    我考你妹啊!

    还没当上阎罗就开始分配工作了吗?!

    不等明世隐吐槽,广播终于在船上响了起来:“各位贵宾,拍卖会预计于三十分钟后开始,还请有意参加的各位移步三层。谢谢。”

    终于到了最后阶段了……

    秦夜收敛笑容,深呼吸了好几口,人模狗样地走出了卧室。一路走到三楼,这里已经铺上了鲜红的柔软地毯。绝不廉价,踏上去如同满布云端。门口的门童帅得简直如同影星,海拔全部在一米八以上,彬彬有礼。

    “这是您的号码牌,秦先生。”一位门童递过来一张牌子,秦夜拿起来一看,21号。

    厚重的实木门被缓缓推开,出人意料,里面竟然是一片静谧。只有一曲舒缓的音乐在缓缓播放。

    他微微扫视了一圈,不得不说,佳德做拍卖还是有水平的。每一个拍卖席都隔得很远,而且,不止一个座位。

    整个房间是阶梯型。幅度不算大。每一个座位组正中是一张太师椅,前方是一个口字型的桌子,将他围在正中。而他的两侧,都各有四把椅子。

    这是为工作组准备。

    涉及十亿以上的超级拍卖,每一次加价都慎重无比,很可能关系着要不要卖掉手中某处不动产,而这些人全都属于“我哪里还有套别墅?怎么一下子记不清起来了?”那种类型。所以评估人员会实时将信息反馈到电脑上。

    空间极大,大约放了四十多个位置。而所有位置前方,是一个红色高台。

    布置得极有古华国风韵,两侧都是精致的根雕。桌椅展台全都是古华国柜台。就在后方,一面疏密长宽的led屏,正播放着佳德历代珍贵拍品。而一群荷枪实弹的迷彩,正严正以待的守在门口。

    秦夜找了个位置坐下,没有人攀谈,最多和自己的助手聊一聊。像他这样不带一个人来,又这么年轻的,全场就一个。

    秦夜没有理会其他人打量的目光,自顾自地抿起茶来。面前的桌子上都放了茶水和糕点,味道相当不错。

    时间过得非常快。就在傍晚六点半的时候,音乐忽然停止了。而大门也无声关上。灯光换为一种更加柔和的颜色,夜幕之下,整艘游轮灯火通明,仿佛海上的不夜城。

    “各位贵宾,你们好。”白亦山一身红色长袍走了上来,拱手笑道:“非常感谢各位百忙之中抽空来捧佳德的场,首先,请允许我道个歉。因为藏品室发生了一些不可预估的事件,所以不得不提前。这让几位高级vip用户没有及时赶来,给大家造成的不便深感歉意。同时,我以佳德的名义发誓,这样做,是为了保证各位贵宾的安全。”

    没有任何反应,现场只有各位顶级富豪的同步翻译轻声低语的声音。白亦山也不以为意,他主持的拍卖会多了。难道要贵宾给他鼓掌吗?

    “众所周知,这一次的佳德夏季拍卖,是有一尊堪称国宝级别的藏品出现。佳德无能,不配拥有此等重宝,只能给它找一位尊贵的拥有者。各位请看。”

    随着他缓缓侧身,整个房间的灯忽然熄了。led屏幕渐渐变化图案,三秒后,一直古朴而不满瘢痕的,残缺的碗,出现在屏幕之上。

    不对!

    黑暗中,秦夜眯了眯眼睛,迅速打量了一下。耳朵轻轻抽动起来,顿时,四面八方的声音清晰入耳。

    “你这是做什么?”被绑在胸口的明世隐好奇道。

    秦夜轻轻摇了摇头,愕然看了白亦山一眼,沉吟了一下才道:“他们恐怕想第一个就拍卖曜变天目碗。而且,其他人也有所察觉了。”

    “这怎么可能!”明世隐愕然:“这种重宝不压轴?不符合规矩吧?”

    秦夜再次摇头,他懂了,褚大掌柜也怕,夜长梦多,现在他已经得罪了人,再也不敢吊他们的胃口了,直接上来就上荤菜,用压轴戏开幕。

    蠢……他嘴角牵了牵,都得罪到这个份上了。要么干脆当时放手,要么坚持到底,这是又想拍卖,又不想两头得罪人,最后……只能两头不讨好。

    比如秦夜,就绝不会觉得这是“诚意。”相信贺茂家,岩崎家,里高野,更不会这么容易被打动。

    人心这个东西,在人类社会中摸爬滚打近百年,他早玩烂了。

    “曜变天目碗。”白亦山郑重无比得说出这五个字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激动。沙哑道:“宋朝传世孤品,只有两只。一只曾落入战国大名德川家康手中。另一只,也就是图上这只,持有者为赫赫有名的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后于本能寺之变中不见踪影。”

    “所有人都以为它被烧毁。但是……在佳德不懈努力下,我们终于让它重见天日!”

    “是的,它是残缺的,但正是这份残缺,带来了一份历史的厚重。让我们仿佛重温改变日本历史的那场本能寺大火!这是历史的见证。它绝不因为残缺而不美。反而正因为有了这份残缺,它,才是独一无二的!价值甚至超过收藏在日本东京静嘉堂文库那只!”

    刷……灯光变亮。白亦山声音猛然拔高:“现在,有请佳德褚大掌柜,为大家奉上这只传世珍品,日本国宝,也是我们首件拍品:曜变天目碗!!”

    哗!!

    虽然已经有预兆,然而,这一声,直接让全场掀起了狂潮!

    果然……首件就上压轴戏!佳德这是怎么了?

    不……重点不是这个,国宝第一个拍卖,所有人手中都资金充裕,这场金钱的搏杀,必定血腥到极点!

    粗重的呼吸声开始响起。第一列座位上,一位披着阿拉伯白袍的中年男子坐直了身体。同样,旁边一位雍容华贵的日本妇女,也直了起来。第二排,第三排……所有顶级富豪,全都收敛了笑容,放下了茶杯。

    为什么第一个拍卖?

    这个答案在手上缠着绷带,明显受伤的褚大掌柜抱上魔盒之后,所有人都抬了抬眉,心中了然。

    拿不住了……得罪了谁……或者,有谁找过来了……总之,不到不得已,佳德绝不会选择这种利益最小化的拍法。

    “花钱买平安。”岩崎恭弥嗤笑着坐在第一排,端起茶杯吹了一口,喃喃道:“可这个平安,是你几亿就能买的下来的?”

    “人情债难还,人恨债,更难还。”他轻轻抿了一口:“好茶。”

    褚大掌柜什么都没解释,只是小心翼翼地将盒子放在桌子上,清了清嗓子:“各位贵宾,请容许我表示歉意。事出突然,为了保护曜变天目碗的安全,在拍卖结束之前,不能打开魔盒。一旦落槌,可以马上验证。开箱的三人全都在现场。”

    恶魔之碗……一瞬间,褚大掌柜想起了拿到碗后一切。燕京,东海,到这里,多少修炼者因此丢了命……一时间,他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但马上带上了坚决。

    走到了这一步,怎能回头!

    一切,都是为了佳德。只需要这一炮,佳德就是世界拍卖行的翘楚!

    他转头看向白亦山,正好迎来对方询问的目光。他深吸了号几口气。站到了一边的拍卖台上:“现在,我宣布。”

    “佳德今年夏季拍卖会,第一场,正式开始。”

    “首件拍品,曜变天目碗,起拍价十亿人民币。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两千万人民币。请各位贵宾出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