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188章:余波
    秦夜出神地听着。

    没有说话,直到阿尔萨斯说完之后很久,两人都没有开口。

    他明白的,现在自己在宝安市,封闭了一切对外信息获取的通道。其他地方,根本不像宝安市这样和平。

    阳间忍受了太多,而这些苦难本身就是因为老地府玩火**,没有任何经验的政府,当然要把维稳放在第一位。

    这其中,牺牲谁都可以。

    总好过牺牲数亿人民。

    一旦他暴露真相,起码有70%以上的可能,被归于“可以牺牲”的范畴。

    活的阴差?来,人体刺身了解一下?

    前景太过灰暗,不敢想呐……秦夜叹了口气,正要继续卷自己的舌头,却忽然感受到了阿尔萨斯灼热的目光。脑袋上的天线瞬间竖了起来。

    “你这种眼神……很危险啊少女……”他干吞了一口唾沫退了好几步,靠在破庙墙壁上:“冷静……千万冷静!不管你要做什么,都三思而后行!”

    阿尔萨斯恐怖的面容扫视了他好几眼,微笑着点头:“不错,舌长三尺,勉强有些阴差的姿色了。”

    “……虽然此处不应有吐槽,但是我还是想插一句,阴司的审美到底是一种怎样的评判标准啊!”

    阿尔萨斯轻轻垂下伞:“比如本宫,曾经在阴司也是一等一的美女啊……”

    秦夜眨巴着眼睛,数秒后才违心地说道:“哦……”

    “比起对形象的关注,你的着眼点是不是错了?”阿尔萨斯回过头来,仿佛在笑:“怎么?不想试试无常的实力么?”

    秦夜继续卷着舌头,这舌头没一点感觉,但偏偏是自己的舌头,和木头一样,干燥无比。随口问道:“怎么试?”

    阿尔萨斯笑容甜美:“比如这样?”

    话音未落,她一掌轰来。

    刷!随着一掌击出,安华山所有树木狂澜,若被无形巨手拂过,空气中都响起一片恐怖的音爆。秦夜吓得魂不附体,双手一抬:“我认……”

    输字没有出口,那一掌已经猛地打在了他的身上。

    一声巨响,秦夜带着一声惨叫倒飞而出,然而,身体好似鸿毛,竟然在空中飘飞着,数秒后纸片一样站在了地上。

    “这是?”他倒抽一口凉气,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随后猛然看向身体。

    没有一丝损伤?

    身体……坚固程度好像提升了好几个档次?面对阿尔萨斯——这种自己眼中的终极boss,居然扛了下来?

    自己也成为boss了?

    “啊……”心神瞬间镇定,他淡定地抖了抖衣袍,优雅地理了理鬓发,朝着阿尔萨斯勾了勾手指:“再来。”

    “我要打十个!”

    沉默。

    阿尔萨斯太阳穴都在乱跳,老娘只是试试手感,你要不要这么多戏!

    “是么?”她的笑容非常危险,深吸一口气,七窍中的头发陡然暴涨,海潮一样向秦夜冲来!

    刷啦啦!所过之处,树木都纷纷被割裂,成片成片地倒在地上。秦夜倒抽一口凉气,这尼玛……犯规了吧?谁准许你用大招的?

    “等等……我觉得我们可以再商量……握草!你来真的!”

    阿尔萨斯根本不听对方的bb,秦夜吓得魂飞天外,太快了,肉眼根本看不清黑发的动向,他只能本能地做出防御——比如将自己蜷成一个球,以手护头,凡人最经典的被动防御姿态。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被捆绑play的时候,一阵叮叮叮的声音在躯体之外响起。

    一秒,两秒,三秒。

    不痛?

    秦夜疑惑而谨慎地放下手臂,睁眼一看,却惊讶地发现,自己体外,不知何时居然出现了一个漆黑的球体。

    那是无数阴气凝结而成,漆黑,深邃,居然将阿尔萨斯的头发挡在了外面。

    “这是怎么回事?”他好奇地触碰着那个阴气之球。入手冰凉,自己可以轻易穿过,但外面的东西却极难进入。

    “官威。”黑发如龙,刷刷刷收回,阿尔萨斯点头道:“无常以下,对你再无任何损伤,而且无常官威已经可以外放,我们叫它阴神出体,顶着它,你可以白日化出无常形态出行,而且可以白日进入新地府。”

    还有这种操作?

    秦夜好奇地戳着那个蛋壳,一下又一下,阿尔萨斯黑脸道:“无常和以往的官职差距太大……别戳了给老娘认真听!”

    轰!一声怒喝,秦夜体外的阴神出体瞬间崩溃,他尴尬地缩回手指,很好……阿尔萨斯还是那个阿尔萨斯,判官还是判官……惹不起啊惹不起……

    阿尔萨斯深吸了一口气,未来阎罗总觉得神似哈士奇怎么破?弄死犯法吗?在线等,挺急的……

    “……听好了,无常阶段,分为三个级别。初阶,中阶,高阶。而且因为管辖阴灵的急剧提升,所需阴气提升也极大。鬼差和拘魂看不出来,但无常到判官是一道天堑,拦死了不知道多少阴差。”

    秦夜微微皱眉,手一招,阴司录出现面前,刚打开看了一眼,只感觉眼球都快要凸出来了。

    姓名:秦夜(小名狗蛋)。

    籍贯:庆广市唐安县嘎子沟刘二坨子村。

    家族成员:爷爷(已故)父母(已故)。

    出生年月:1938年10月1日。

    官职:无常初阶2200点。距离无常中阶还需2200/200000。

    揉了揉眼睛。

    没看错,是二十万。

    “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多少……原来只是二十万啊。”他长舒了一口气,冷静地合上阴司录。阿尔萨斯挑着眼睛看着他。

    如此冷静,必有后文。

    三秒后,秦夜猛然一脚将阴司录踢到天边:“我特么艹你个&……@#——¥——)#!!!”

    “二十万!你特么以为功绩风吹来的不是?!呵呵呵……拘魂才两千,无常就二十万!你以为老子功绩是睡出来的!随便加0会死人的你造吗!”

    阿尔萨斯深深颔首。

    对了。

    这才是正常反应。

    当初老娘看到这个数字直接砸了最爱的元青花呐……

    数秒后,阴司录蝴蝶一样飞了过来,秦夜喘着气看着这个不靠谱的东西,咬牙切齿道:“说说,你当初怎么苟且到判官的?二十万……有生之年系列啊……还只是个中阶!”

    阿尔萨斯淡淡道:“简单,本宫升官的时候是明朝,几场大战下来,收拾残局一场最少三四万/功绩。比如万历三大征,满地阴灵呐……我们不出动,十年内就得出一位化生。本宫侥幸参加了三大征的善后,每场都有六万多功绩。”

    “呵呵……本无常是问现在!”

    阿尔萨斯挑了他一眼:“如果打下中东,保证每天的阴灵收得你手软。”

    秦夜都被气笑了:“你开玩笑?准备第四次世界大战?”

    阿尔萨斯没有笑,只是平静地看向秦夜。

    秦夜眨了眨眼睛,数秒后张开嘴干涩道:“你别告诉我……你是在疯狂暗示本无常……打下中东地府?”

    阿尔萨斯没反驳,也没肯定,定定地看了他许久,这才幽幽开口:“无常的职能不止这些,等过个大半年,你熟悉无常能力的运用了,本宫带你回老地府一趟,看点东西。”

    说到老地府,秦夜就想起了当初那些小山一样的应声虫,干吞了口唾沫:“能不去么?”

    “当然可以。这么说来……你不要无常级别的术法了。”

    这就没法讲道理了。

    阿尔萨斯继续说道:“你现在根本无法运用无常的力量,无常的实力和拘魂天差地别,能抗住本宫一掌,狙击枪都打不死你,印子都留不下。关于无常实力的训练,地府有专门的教程……你这么看着本宫做什么?”

    秦夜小心试探:“那什么……你不知道?”

    “忘了!”阿尔萨斯理所当然地开口:“几百年前的事情谁还记得那么清楚?而且,老地府还没有完全溃散,本宫带你去阴神阁,应该还有一些术法遗留下来,从那里获得,带有老地府的规则,你应该可以使用。”

    她若有深意地看了秦夜一眼:“到了无常……你面对的鬼物绝不只是捕食区那么简单,阳间每个市区绝对存在一些捕食区之上的存在,在宝安市你可以高枕无忧,但一旦你离开第一修大,面对的就是阴灵泛滥的整个华国。有备无患。”

    ……………………………………

    “天山之父”汗腾格里峰。

    位于华国和吉尔吉斯斯坦的交界线,海拔七千米。

    汗腾格里峰的正确写法应该是:汗.腾格里。意为王中之王,这里常年冰川覆盖,冰雪时刻坍塌,根本没有人敢上来。

    就在汗腾格里峰最高的山峰之上,有一个小小的山洞,但随着它走进去,会发现洞穴越来越大,走上十几分钟,里面已经出现了一大片布满冰凌的冰湖。

    这么高的山峰应该没有动物的,但现在,几只小鸟尖叫着冲了进来,笔直飞入洞穴,就在刚刚进入冰湖边缘,空无一物的洞穴中,居然伸出一只完全由阴气缭绕的漆黑色手掌,一把抓住了所有小鸟。

    “是知更鸟……”一个沙哑的女声响起,下一秒,洞穴内刮起无边阴风。所有场景赫然转变!

    碧绿的鬼火燃烧在堆积的枯骨上,放置于金漆的火盆之中,四面八方悬挂着旗帜一样的布匹,上面纹绣着精细的花纹,一名名穿着阿拉伯服装的阴灵,拿着长枪,盾牌,笔挺地站在原地,而所有阴风轰然汇聚其中,形成一座白骨王座。

    一位蛛女坐在其上,撑着下巴,蒙着面纱,下半身是硕大的蜘蛛形态,却比前往华国的阴差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仿佛怀孕的蛛母。一道道血红的花纹盘绕腹部,无比阴森恐怖。

    几只知更鸟盘旋在她手上,她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数秒后,叹了口气,捏碎了。

    “大人。”一位阴灵悄声问道:“不接应吗?”

    “没必要……”蛛母淡淡道:“全都死了……华国竟然还有活着的阴差。或许……元老院决定的试探并不明智。”

    “准备撤兵,神州大结界,我们不能进入,西南有强敌,我们在呆在这里没有任何用处。”